当前位置:彭客网 彭客茶馆 长沙炼油窝点20吨黑心“猪油”主要流向学校
<option selected value='64204'>1楼---菲比寻常---未评分</option>

菲比寻常

访问他的空间

4225主题

1万帖子

57精华

十里农场
威望:25998  
通宝:11329  
发短消息 加为好友

发表时间: 2010-4-28 10:00 显示全部帖子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哦,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或者 QQ账号登录  

长沙炼油窝点制售20吨黑心油 主要流向学校
2010-04-28  来源: 红网(长沙) 



核心提示:长沙一处炼油窝点从农贸市场收购废弃的猪肺、猪皮、猪肠及猪的下脚料等,经过火炼过滤成“猪油”,然后再销售到市场上。据悉,黑心油大部分流向高校的食堂和学校工地食堂。除了这些流向,其余的黑心猪油分别销往工地、餐饮店及粮油店。

3.jpg

黑心猪油交易量


4.jpg

账本摘录


5.jpg

4月27日,五一新村一出租房的另一角,摆放着用来压榨油的设备和原料。图/记者秦楼


6.jpg

四大帐本复印件记录黑心猪油流向。图/实习记者韩敬宇


红网4月28日报道 从农贸市场收购废弃的猪肺、猪皮、猪肠及猪的下脚料等,经过火炼过滤成“猪油”,然后再销售到市场上,这是长沙一处炼油窝点制造销售“黑心猪油”的主要方式。

4 月初,夏站长接到了读者举报后,对一涉嫌非法炼油窝点进行了长达半月的调查,通过四次暗访窝点,两次跟踪送货路线,记者确认该窝点非法制售问题猪油,于是将调查情况反映给了长沙市工商局局长陈跃文。昨日,长沙工商执法部门联同高桥街道办事处,将这一地下炼油黑窝点进行查封。查封发现了从2007年开始的密密麻麻四大本销售账本,记载了“黑心猪油”的销量和流向,从今年2月23日到4月26日,一共销售了43613斤“黑心猪油”;“经济学院”和账本显示为 “*食堂”的单位这段时间共买了15100斤,超过总销量的三分之一。该作坊老板说,经济学院就是涉外经济学院,而“*食堂”大部分是高校的食堂和学校工地食堂。除了这些流向,其余的黑心猪油分别销往工地、餐饮店及粮油店。

目击:满院血污,腥臭扑鼻

当工商执法人员赶到这个位于长沙市雨花区五一新村破旧的民宅时,两位工人正在热火朝天地炼油。这家地下炼油加工坊,破败阴暗的房子,三口炼油的大铁锅及几台用来炸油的机器,到处乱搭乱接的电线以及被烟熏得黑乎乎的墙壁,让人很难把它和“白白的猪油”这个词连接起来。两个工人,则正在把发臭的边角料及猪内脏往油锅里放。放在地下案板上的肉已变质发臭。

记者在现场看到,三间朝北的平房小院外狭小的空地上有一个简易的棚子,里面地上一盆内堆满了暗红、油腻、发臭的各种猪下脚料,案板上还有正在切割的刀具和肉块。地上的肉发出阵阵恶臭,而桶内的油更是腻得让人恶心。执法人员检查发现,这些盆内的肉均已不同程度地变质。执法人员让工人打开一个肮脏的塑料桶,发现里面装满了颜色发黑的油,上面还有一层漂浮物。舀起一勺闻了闻,有浓重的腥味。

查封:当场销毁问题原料

随后,执法人员查封了现场数吨成品油,销毁了现场正待加工的问题原料(猪的边角料等)。随后,把老板周某带回长沙市雨花工商分局食安科进行了讯问。

经执法人员查证,该作坊没办营业执照,属无证生产的黑窝点。据周某交待,他们从2007年开始加工,每天可产300至400斤油。而原料则是从农贸市场肉摊上收购猪的边角料,也就是不管变没变质,只要是有利用价值就收回来一锅熬。然后以3元不等的价格进行销售。

记者暗访:“黑心猪油”是这样炼成的

“我们这边有一个地下炼油厂,我们怀疑他们的这些油有部分流入到了学校和酒店,你们赶紧过来看看吧。不仅周边的居民每天生活在‘臭气’里,更重要的是别让它再损害大家健康了……”刚刚进入4月,夏站长维权站就接到一位曾先生(化名)的举报,记者就此展开了调查。

污水横流的地上就铺了一块油布,中年妇女提起袋子双手一抖,一袋动物内脏就这么流了出来,一路滑到了她的鞋跟;一个矮矮的中年男子,用一把大铁铲来回翻动着锅里的肉和动物内脏;一块肉倒到了油布的外面,在地上滚过的肉立马就涂上了一层黑油,中年女子还是很快地将肉拨了回来……

在调查过程中,地下炼油厂的一幕幕场景让人触目惊心。

凌晨蹲守 三点多,三轮摩托车运送原料

根据举报人提供的线索,这家地下炼油厂一般是在凌晨的三点左右购进原料,整个加工炼油的过程基本是在凌晨至早上七点之间完成,下午三四点左右将“黑心猪油”运出。

在接到举报电话后的第二天晚上12点左右,记者就赶到了距离五一驾校不足20米的地下炼油厂附近,先看看这里是不是真的有“文章”。

四月初的长沙,凌晨的温度只有5度不到,而且天公不作美,当天凌晨1点居然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

几个小时的等待过程中,记者没能顶住瞌睡的侵扰,等到醒来时已经三点多了,此时的万家丽路除了路灯已经很少有人影,车流就更谈不上了。一边在心里责备着自己,一边惋惜一个晚上的光景就这样浪费掉了,带着沮丧和倦意,记者都已经决定先行撤退了。

此时,马路上突然传来了一阵“突、突、突”的声音,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驾驶着一辆破旧三轮摩托车驶进了记者的视野。由于车厢位置被油布覆盖着,起初记者也没怎么起疑心,可是摩托车的左转向灯突然闪了起来了,拐进小巷里,在举报人所说的巷口停了下来。

三步当两步,记者翻越马路中间的护栏找了一个比较阴暗的地方躲起来。虽然隔得比较远,整个巷子只有摩托车头灯一个亮点,记者还是清楚地看到:四个人不断地从摩托车上搬下来一些用红色的塑料袋装好的东西……

自荐打工 老板身后放着储油的白色塑料桶

究竟三轮摩托车运送的是什么东西?地下炼油厂是怎样炼油的?记者决定再次暗访,以打工的名义混进炼油厂,看个究竟。

4月6日清晨,记者再次来到了地下炼油厂。“老板,听说你们这里炼油,要小工吗?”,记者自荐道。

“你听谁说的呀,我们这里不招人”,老板抄着益阳话拒绝了记者,脸上明显地表露出了一丝的怀疑。

尽管遭到了拒绝,但是记者也并非全然没有收获。就在这简单的对话过程中,记者看到老板身后的巷子里杂乱的摆放着几个表面脏兮兮的白色塑料桶,这些桶在很多的小餐馆里都可以看到,一般都是放在厨房当做储油之用。

既然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这里确实隐藏着这么一个地下炼油厂,那么接下来的工作就是要掌握他们炼制黑心猪油的过程了。为了还原最真实的状况,这次另请两位帮手一同前往进行暗访。

帮手“寻狗” “一斤肉才一块多一点点”

4 月16日下午,记者一行人驱车赶到五一驾校,经过短暂的商量之后,最后决定由两位帮手以“寻狗”的名义前往小巷里面一探究竟。大约10分钟之后,两人回到车内,从他们口中得知,从巷口走进去然后右拐会有一个稍微宽敞一点的堂屋,里面杂乱的摆放着一些油桶,堂屋后面搭了个很简陋的小棚子,炼油的地点就选在那里。

令记者没有想到的是,面对两位前往小巷子里面找狗的“帮手”,炼油厂的人竟然丝毫没有起疑心,还将自己进货炼油的情况和盘托出。尽管对地下炼油厂的身份心里早有准备,但是当听到“他们说一斤肉的成本差不多一块多一点点”的转述时,记者还是大吃一惊。

虽说情况属实了,但是没有亲眼见证的话还是无法确认其炼油的事实,因此记者决定当晚蹲守在此处。

借道找东西 地上污水横流,油布上放着动物内脏

4月16日晚上12点,记者一行三人就开始了新一轮的蹲守。

经过三个多小时的等待,4月17日凌晨3点25分,从巷子里驶出来了一辆三轮摩托车。6点47分,3点多离开的三轮摩托车满载而归,他们依旧重复着记者第一次蹲点时所看到的工作,迅速地将车上的货物转移到了巷子里面。

大约10分钟过后,木棚里终于发出了弱弱的黄光,显然他们开始工作了。记者决定赌一把,到现场去“感受”一下。

走进堂屋的时候,一个30岁左右的中年妇女刚好在清理刚刚运回的货物:污水横流的地上就铺了一块油布,中年妇女提起袋子双手一抖,一袋动物内脏就这么流了出来,一路滑到了她的鞋跟……

虽然陌生人的出现让他们始料未及,但记者假称自己的东西掉进了他们的围墙里,借个道去捡一下,没有引起他们多大的怀疑。

在那个堪称“垃圾填埋场”的后院里面转悠了大概10分钟的样子,记者在撤离的过程中见到了这样的一幕:一个矮矮的中年男子,用一把大铁铲来回翻动着锅里的肉和动物内脏,然后用一个大勺将锅里半熟的肉捞到一个水桶里面,接着再倒到摊开在地上的油布上;两个中年妇女则在不停地“肢解”着刚刚出锅还冒着热气的肉。一次倒肉的过程中,中年男子不小心将一块肉倒到了油布的外面,在地上滚过的肉立马就涂上了一层黑油,尽管如此,中年女子还是很快地将肉拨了回来……

安全地撤出来之后,这些油究竟卖给了谁,这成为了记者下一步追查的关键。

看看账本 哪些是“大客户”

本报长沙讯  在记者4月25日的暗访中,该作坊的送货车开进了湖南涉外经济学院就不见了踪影。“黑心猪油”流向高校?执法人员在该作坊的床底下搜到从2007年至今年的4个账本,上面密密麻麻记录了这几年来他们的“黑心猪油”所销往的地方及数量。记者翻开今年的账本,从今年2月23日到4月26 日,一共销售了43613斤(20多吨)“黑心猪油”。仅今年3月的销量就达到22643斤(10多吨)。该作坊的销售账本记载显示,仅“经济学院”和 “*食堂”在这段时间就买了15100斤,超过总销量的三分之一。记者在采访该作坊老板的时候,他说,经济学院的食堂从他这里进货有两三个月了,而“*食堂”大部分是高校食堂和学校的工地食堂。除了这些流向,其余的黑心猪油分别销往工地、餐饮店及粮油店。

在查获的2007-2009年销售账本上还出现了“女子学校”“工程学院”等字样。

4月16日,记者在暗访的时候,一行人大约在7点左右离开炼油厂之后一直在不远处观察巷口,但是直到12点左右他们仍旧没有将货送出去的意思。考虑到他们也许还会有其它的出口,记者在这期间又多次前往观察,不过并未发现异常的情况。于是拨通了举报人的电话,举报人说,“他们上午一般不出货,出货的时间集中在下午三四点左右,而且你看见他们门口停放的面包车没,他们就是用那个车送货的。”按照举报人提供的情况,看来记者就只能继续等待了。

17日下午三点左右,一辆悬挂着湘H牌照的面包车经过记者身边并且在巷口停了一小会之后就开始驶向万家丽路。

为了摸清他们的送货路线,记者开始尾随而行,没有走出多远,记者明显感觉出对方在提防什么。为防对方调虎离山,记者决定兵分两路,一路继续跟进,另外一路继续蹲点守候。

大约10分钟之后,尾随的一路记者来到蹲守点和记者会合。原来,在记者离开不久之后,之前的那辆面包车就逆行上了公路,尾随的记者也就放弃了跟踪。这样看来的话,对方已经对我们产生了怀疑,原地蹲守显然已经失去了意义。记者决定到距离稍微远一点的地方等候,果不其然,记者的车离开还不到半个小时,停放在门口的车就开动了。

让他们放松几天戒备后,4月25日,记者再次潜伏在窝点的周边。为了不打草惊蛇,特请了两位摩的司机来帮忙。果不出所料,下午三点,发现该炼油厂开始装货了。不一会儿,一辆装满货物(油)的白色微型面包车启动了。各就各位,摩的紧跟其后,记者一行尾随追踪。

一路上,面包车好像对被跟踪有所发觉,一会停一会加速跑,在城内转了一圈后,在一个红绿灯路口,面包车油门一踩,开进了某高校里不见踪影。

为了查明真相,4月26日上午,记者一行又来到窝点处蹲守。直到下午两点,上次跟踪的那辆面包车才开始送货。为了不被发现,这次仍请了摩的相助,另借一小车紧跟其后。眼看着面包车开上了浏阳河大桥,右拐进入了丝茅冲地段,随后停在了一个小粮油店门口,卸下两桶油后离去。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

爱像水墨青花,何惧刹那芳华。
http://img.pengke.com/album/201105/11/143625zbze2albablrlfah.jpg

快速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你知道吗 作为一个外地人,彭客网让我结交很多徐州的朋友。——too_men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高速模式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彭城晚报》网络互动平台!
  ©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
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00195 苏B2-20100179  彭客网法律顾问:江苏运通-孙刚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