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彭客网 情感驿站 我暗地调查儿媳,结果被发现......

[婆媳关系] 我暗地调查儿媳,结果被发现......

  • 923查看
  • 2回复
微信扫一扫
<option selected value='2808'>1楼---听你说情事---未评分</option><option selected value='3103'>2楼---古老传说---未评分</option><option selected value='4012'>3楼---时光无涯---未评分</option>

听你说情事

访问他的空间

78主题

168帖子

3精华

中户型
威望:416  
通宝:325  
发短消息 加为好友

发表时间: 2010-2-5 15:16 显示全部帖子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哦,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或者 QQ账号登录  
  25.jpg

   时间:1月17日 地点:两岸咖啡(中医院对面) 倾诉人:王梅茵 性别:女 年龄:54岁 职业:干部 记录整理:黑白映画

  一丝不乱的头发,整洁的装束,围巾纹丝不乱地系着,神态中保持着一种庄严,王梅茵女士一看就是那种在家庭里或是单位里,说话很有分量的人——

  其他人物介绍

  儿子  一帆 公务员 29岁

  儿媳  刘玲惠   公司职员  28岁

  内容提示

  离异后,王梅茵一门心思把儿子拉扯大,总算将他培养成材。儿子恋爱了,她对他作的选择并不满意,但儿子坚持,她只得接受。儿子被公派出国一年,王梅茵怕未来儿媳不能耐受寂寞,竟然悄悄调查她,而事情就在前不久败露了……

  揭开3年前的秘密

  快过年了,我把家中所有的杂物都清了出来,准备利用周末做做大扫除。但最近一直特别忙,单位里组织各部门领导到员工家进行慰问,我又走不开。儿子一帆给我打电话,自告奋勇要帮我做清洁,我就要他自己去我家。

  在外面忙完,我顶着寒风回到家,进了门,发现屋里灯全亮着,一帆和刘玲惠都在。刘玲惠满脸怒气,一帆站在一边搓着手,不知如何是好的样子。

  我心想,这是怎么了?忽然看见地下一大堆废报纸里,有几张我熟悉的白纸。坏了!那几张白纸,是3年前我请人调查刘玲惠时归纳的一份报告,我特意清理出来准备撕毁的……哪想到他们夫妻俩一起来帮我做清洁。一帆是看过的,他怎么不知道藏一下!

  刘玲惠的眼里像在喷火,而我已经放松下来,事情已经这样了,她该知道的都知道了,我怕什么?

  “你凭什么去调查我?”这是从她牙缝里挤出来的一句话。

  我火了,“谁是你?跟长辈说话这么没礼貌,是哪家的家教?”不管我做了什么,我总是个婆婆吧。

  一帆赶紧站到我们中间,他拉着刘玲惠就往外走,打圆场,“妈妈回来了,让她休息一下,我们改天再来。”

  刘玲惠被一帆拖着走,她哇的一下哭起来,边哭边喊,“我要再来这个家,我就不姓刘!”一帆说:“好,好,那就姓王好了。”刘玲惠一巴掌打到一帆脸上,说,“滚!你把我杀一万次我也不姓王!”

  一帆硬是把刘玲惠拖出了家门,可我的心火烧火燎得疼。刘玲惠那一巴掌,就像是打在我的脸上。儿子长这么大,我没舍得动他一指头,现在结了婚了,倒任老婆打骂!

  全心全意培养儿子

  我和一帆的爸爸是同学,结婚时,他正好出差,那是名副其实的一夜夫妻,他只过了一个新婚之夜就走了。结婚不久,一帆爸爸被调到南京工作,我们夫妻相隔两地,那时我又怀上了一帆,怀孕生子,几乎都是我一个人过来的。一帆渐渐长大,本以为可以一家团聚,没想到,他爸爸又硬是要去深圳闯荡。

  他在那边经营十几年,也算是小有所成,回徐州给我们母子俩一人买了一套房算是慰劳,但不出我所料,他在深圳也有了另一个家。一帆满18岁上大学时,我和他爸爸协议离了婚。

  说起来,这20多年转瞬即逝,可是,我是吃够了两地夫妻分离的苦头。我一个女人带着孩子,还要搞工作,事情凑巧都遇到一起时,那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一帆小的时候,天下着大雪,那天我去幼儿园接一帆回家,连出租车都停了,我把一帆背在背上,走了七八站路,一步一滑,硬是从雪地里走回了家。回到家冷锅冷灶,顾不得身上都是湿的,还要赶紧给一帆煮面条,把他安顿睡了,我才去烧了点开水烫自己的脚,脚都冻木了。那个时候,我多希望家里有个人,点着暖暖的灯,烧口热饭,帮我换把手,可是没有。

  那时,一帆的爸爸在深圳站稳了脚跟,我也想过带着一帆也去深圳,可他去了深圳不久就有了个女人……我不想闹,也没这个精力闹,既然没人可以依靠,我只有靠我自己。

  工作,家庭,孩子,我一直用心经营。上天给我的回报也算可以,我前几年升了正处级,一帆的成绩也非常好,保送读研,读完研后,我又动用了很多关系给他找了份好工作。

  我们母子相依为命,没有什么比用尽心血把孩子养育成人更让人欣慰的了。

  我以为,生活终于对我露出了微笑,可是,让人头疼的事情也随之而来。

  儿子的女友像妖精

  我自己是从老式家庭出来的,生活得很严谨。正因为家里没有男人,我生怕我把儿子教成了“娘娘腔”,所以对一帆很严厉。一帆每天的食、住、行,都是按点按时的,比如晚上十点左右一定要关灯睡觉,我不允许他熬夜写作业或是看书,那对眼睛不好;比如考试成绩必须在前三名,这是个硬性指标。但我不像有些家长那样逼他学,有次放暑假时,我特意把他带到他爸爸的公司,让他去看人家如何运作一个公司,我告诉他,有知识的人永远不会被这社会淘汰。读书不是为别人,是为自己。一帆懂了这个道理,学习特别自觉。在儿子的教育方面,我是非常自豪的。

  但回想起来,也许正是我的严厉,让一帆性格十分内向。他小时候,我精力有限,怕他外出出问题,放寒暑假时,总是把他一个人锁在家里,学校组织去庐山春游,我都不让他去,怕他出事。一帆算是关起门来养大的孩子,所以比较老实天真,把社会上的人都想得特别美好。

  一帆上了大学后住校,交了一群朋友,个性也变得活泼开朗多了,看到儿子开心,我比什么都高兴。一帆大三时,终于在爱情方面开了窍,谈了女朋友,他害羞地把那个女孩带回来给我看,我吓了一跳。长得是漂亮,可她染红头发,涂蓝眼影,秋天了,她披个坎肩,坎肩下是件吊带背心,露半个肩膀出来。这分明是妖精嘛。一帆哪里是这种女孩的对手。

  我没给这个女孩好脸色看。有没有家教,一看都知道。像接饭碗不用双手端这种礼仪上的小事就不提了,就提一点,我在厨房里做饭,她和一帆挤在沙发上看一帆小时候的照片,那么宽的沙发,非要挤在一起,就光这点,我就看不上。做妻子的人,要温良淑德,这女孩,不行。

  果然,热恋来得快也去得快,一帆不久告诉我,他失恋了。我非常庆幸。后来一帆又带了几个女孩来家里,我是真奇怪了,怎么个个都看着那么像妖精,难道我家一帆就只能吸引这样的女孩吗?

  未来儿媳不可靠

  刘玲惠是一帆上班后带回来的女孩。我先对她的印象比较好,她长得漂亮,性格开朗,到家里来了,虽然并不帮忙做事,但嘴上来得勤快,“阿姨,要不要我帮忙择菜?”“阿姨,要不,我下楼去买只鸭子上来吧,省得您做一桌子菜”……听着就觉得这孩子挺懂事的。一帆也很黏她,谈个朋友轧个马路,总要搞到一两点才回家。我生怕一帆搞开放,明里暗里敲打了他几次,一帆还说我是老脑筋,说他认定了她,绝对会和她结婚。

  但没想到,他们相处半年后,刘玲惠的态度突然变得暧昧不定。有好几次,一帆约她出去玩,她都避而不见。一帆急了,非要追究原因,刘玲惠这才说,她父母不同意,说一帆是单亲家庭出身,怕他性格不好,怕婆婆成为拖累。

  一帆心实,一回来就唉声叹气地把这些话都告诉了我。我的心凉透了。我想我一个正处级,退休了有退休金,又不指望他们养老,为了儿子,我没有再婚,一门心思地把他培养成人……可我还没老,就成了他的拖累了。我不禁潸然泪下。

  我恨上了刘玲惠一家。我跟一帆说,刘玲惠再好也不要了,这样的孩子没孝心,她想嫁的男人是“有车有房,父母双亡”的那种,品德都败坏了。没想到一帆是个提不起的豆腐渣,不管我怎么劝说他不要跟刘玲惠好,他就是不听。

  那时,一帆的单位公派他出国学习一年,我喜出望外,正好利用这段时间把他们拆开。没想到,一帆出了国,不给我这当妈的打电话,倒天天给刘玲惠打国际长途。刘玲惠有时接听,有时就不理,她不理一帆,一帆就给我打电话,情绪非常低落。我拿他没办法。

  我想刘玲惠肯定是脚踩两只船,一帆的工作好,人品好,条件是非常不错的,她肯定是骑驴找马,找到好的再把一帆踹掉。越想我就越生气,我自己去找了一家调查公司,要他们查查刘玲惠的生活作息,当时就付了一万块。

  人到老来最孤独

  在一帆出国的一年间,调查公司给我送来几份报告。刘玲惠倒还好,并没有踩几条船。一年后一帆回国,我只有提着礼物上她家去提亲。

  那餐饭还是吃得别扭。刘玲惠的父母,恭顺却又带着冷眼,我也是不苟言笑,话说得不客气,“都是为了儿女,也没办法,我是觉得,一帆这孩子心太实,就希望小玲以后能多多体谅,多多爱护他。”

  听说刘玲惠后来气得要命,说自己不是在养宠物,一帆回来当笑话讲给我听,我听了还是生气,赶紧备了些钱,把一帆爸爸给一帆的房子装修得好好的让他们去住,我不想让他们在我眼前晃,晃得人心烦。

  起先,他们小夫妻还每周来看我一次,但每周来,我和刘玲惠总要因为某些话语冲突惹些闲气。后来就变成一帆自己来了,他独自回来,我还高兴些,想做吃的就做,不想做,一帆就去叫点外卖回来,我们娘俩还自由一些。

  刘玲惠怀孕了,生孩子了,他们把亲家接来照料。我也去照料了一两天,看一帆像个奴隶一样被指挥来指挥去,“一帆,冲奶”、“一帆,倒点水烫奶瓶”……可怜的一帆,每晚都起来给孩子换尿片,喂奶,不过半年,瘦得连裤子都挂不住了。我送了一万块,要让他们请个保姆,刘玲惠却把钱存了起来,说是要给孩子买基金,说一帆比保姆细心。我这气呀。

  所以,今天,当刘玲惠发现我调查她的事,我们婆媳间算是彻底撕破了脸。我虽然有点悔意,但也有点解脱感,彼此都有心结,像仇敌一样,何必非捏在一起,他们不上门才是最好哩。

  也不能怪一帆娶了媳妇忘了娘,他也有他的苦衷。只是我觉得难过,儿女们长硬了翅膀总要飞走,我总想着,希望家里有个人,点着暖暖的灯,烧口热饭,帮我换把手,可是呢?

  唉,估计今年过年,我连可爱的孙子也见不到了。怨谁呢?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专家点评

  儿孙自有儿孙福

  父母对子女的爱,永远是手心朝下,作为母亲,王梅茵希望儿子幸福,这一点,毋庸置疑。她护犊情深,总是担心儿子会摔跤,所以一直紧紧攥着他的手,碰到危险,她也会先挡在儿子身前——只是,她忘了去问儿子的感受,他喜欢这种永远被拴在妈妈裤腰带上的感觉吗?

  温室里生长的花,一旦拿到室外,便经不起风吹雨打,反而不如野草的生命力旺盛。其实,该摔跤就让他自己摔去,跌倒了,自己爬起来,那么,当下一次走过凹凸不平之地,他懂得自己绕过去。

  儿子成年了,自己有判断能力,因此,遇到心爱的人,妈妈再不喜欢,他也不放弃。这个时候,妈妈就该松松手,歇口气。将手里的线圈松一松,风筝才会飞得更高;对儿子的事管得少一点,他的世界也会更广阔一些。就算他在感情上受到伤害,也让他自己去清理伤口——儿孙自有儿孙福,母亲再爱他,也不可能陪他过一辈子。能与他携手一辈子的人,是他的伴侣。所以,要让他有自己疗伤的能力。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

古老传说

访问他的空间

8主题

82帖子

0精华

小户型
威望:43  
通宝:41  
发短消息 加为好友

发表时间: 2010-2-5 17:22 显示全部帖子
同情这个婆婆......不过下次还是别调查人家了,多不好

时光无涯

访问他的空间

44主题

276帖子

2精华

中户型
威望:251  
通宝:253  
发短消息 加为好友

发表时间: 2010-2-6 16:22 显示全部帖子
儿媳是很刁蛮,不过调查还是不应该

快速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高速模式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彭城晚报》网络互动平台!
  ©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
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00195 苏B2-20100179  彭客网法律顾问:江苏运通-孙刚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