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彭客网 直播彭城 尚振义:只抓一件衣服就赶回来了

[草根消息] 尚振义:只抓一件衣服就赶回来了

  • 1289查看
  • 2回复
微信扫一扫
<option selected value='1084570'>1楼---梦牵普罗旺斯---未评分</option><option selected value='1084756'>2楼---梦牵普罗旺斯---未评分</option><option selected value='1084838'>3楼---雁南飞啊---未评分</option>

梦牵普罗旺斯

访问他的空间

235主题

242帖子

1精华

复式洋房
威望:1200  
通宝:730  
发短消息 加为好友

发表时间: 2012-2-16 14:32 显示全部帖子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哦,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或者 QQ账号登录  
本帖最后由 梦牵普罗旺斯 于 2012-2-16 16:16 编辑

尚振义在车站望着窗外对记者说,希望不要堵车,这样再过9小时我就能看见良佳了。


res01_attpic_brief.jpg


电话中听到了女儿的身体情况,尚振义露出了哀痛的神情。


res03_attpic_brief.jpg


尚振义购买了14日15点30分宁波到新沂的车票。


res05_attpic_brief.jpg



  ■事件背后

  22岁的未婚妈妈身患红斑狼疮,住进医院半个多月,却没有一个亲人来看过她。生命垂危的她,最想见的,除了自己的孩子,还有目前在宁波打工的父亲。

  本报向《宁波晚报》互动,希望通过他们找到尚良佳父亲尚振义的下落。2月14日,《宁波晚报》的记者找到尚振义,并在2月15日《宁波晚报》A07版做了追踪报道。

  捧着报纸的手在不停发抖

  2月14日上午9点,《宁波晚报》记者王思勤打来电话称,她和同事在宁波市鄞州区洞桥镇潘家耷村恒裕水泥预制构件厂找到了尚良佳的父亲尚振义。

  听到女儿尚良佳冻僵后被送进医院、现在生命垂危的消息,尚振义有些愕然,他不相信这是真的。接过当天的《宁波晚报》,翻到A07版,他仔仔细细地看完了上面有关女儿的报道,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盯着女儿的照片,捧着报纸的手不停发抖。

  过了很久,尚振义给儿子打通了电话:“你妹妹病了,你得回家一趟,去看看啥情况。”问他是不是不打算马上回去见女儿,尚振义低下头,久久不语。问他不回去是不是有什么顾虑,他摇摇头,喃喃自语:“我回去也没用……”

  陈厂长给掏了回家的路费

  鄞州恒裕水泥预制构件厂厂长陈根囊说,尚振义在厂里工作3年多,为人老实,平时话很少。一位姓顾的工友说:“尚振义为人和气,跟每个人关系都不错。几天前,从老家回来,不知怎的,话比以前更少了。”

  工友们纷纷劝尚振义:“今天你看了报纸却不回去,晚上你能睡着?”“女儿快不行了,再拖一会儿说不定连最后一眼都见不到,以后你就后悔吧!”“现在娃儿最需要你,你有啥理由不回去?你是娃儿的亲爹啊!”

  “你放心回去看女儿,车费我出!”厂长陈根囊一边说,一边从兜里掏出钱,塞到尚振义的口袋里。

  听到女儿病危流泪了

  尚振义还是有点犹豫。王思勤记者拨通本报记者的手机,希望尚振义可以和尚良佳通个电话,用亲情呼唤他回家。本报记者随即接通了新沂市中医院ICU病房。

  ICU的王主任称,2月14日上午8点左右,尚良佳出现了严重的呼吸衰竭,无法自主呼吸,医院立即采取抢救措施,切开她的气管插入呼吸机对其进行辅助呼吸。尚良佳现已处于轻度昏迷状态,靠呼吸机维持生命,医院已经开出病危通知书。即使尚良佳的父亲打来电话,也不可能听到她说话了。

  听到这个消息,尚振义流泪了。他立即找到老乡询问当天有没有回新沂的班车,被告知第二天上午10点多才有车,尚振义显得有些手足无措。王思勤记者拨通宁波市客运中心的电话,得知客运中心下午3点多有一辆车从宁波始发到临沂,途经新沂,便将尚振义送到了客运中心。

  只抓了一件衣服就走了

  王思勤记者注意到,此时尚振义归心似箭,他只抓了一件衣服就走了。“如果不堵车,再过9小时我就能看见良佳了。”在去车站的路上,尚振义对宁波晚报记者说。

  考虑到尚振义没吃午饭又要坐长途汽车,王思勤记者给尚振义买来水和面包让他在路上吃。当把这些东西交给尚振义时,他死死地攥着手里的车票,喃喃自语:“别堵车,别堵车……”

  ●新闻特写

  15日凌晨3点赶到重症监护室

  “从宁波始发开往山东临沂的大巴现在开始检票……”广播响起,在候车室里来回踱步的尚振义冲向检票点,递上车票。

  上车后,尚振义的情绪似乎稍稍安定了一些,他在电话中告诉宁波晚报的记者王思勤:“还有9个小时,明天凌晨1点多,就能见到良佳了。”

  王思勤把本报记者的电话号码抄给了尚振义,他存在手机上。王思勤告诉他,回到新沂遇到什么困难可以打这个电话。

  周围的乘客大多昏昏欲睡,有的还发出了鼾声,但尚振义一直把眼睛睁得大大的,想着躺在重症监护室里的女儿,想到她无助流泪的样子,怎么能睡得着?

  15日凌晨2点多,终于看到了熟悉的高速公路指示牌“新沂”,尚振义下车,有点冷,他披上衣服沿着高速公路匝道走下高速。在路边等了很久才遇到一辆跑出租的三轮车,刚坐上也没谈及价钱,就向司机喊:“快!市里!中医院!越快越好!”

  凌晨3点多,尚振义终于赶到了新沂市中医院。在护士指点下,他找到了医院重症监护室,刚到门口,他愣住了——尚良佳的爷爷,他71岁的老父亲,拄着拐杖就坐在门口的凳子上。

  前天中午,本报记者找到了尚良佳嫂子的电话,并告诉了她尚良佳的最新病情,希望她能在尚振义到来之前去医院看望一下尚良佳。

  尚良佳的嫂子没想到她病的如此严重,答应立即赶到医院。随后把尚良佳病重的消息告诉了爷爷。爷爷得知孙女生命垂危的消息,当天下午就赶到了医院。看到孙女躺在重症监护室的病床上,插着呼吸管的样子,老人家心疼得直流泪。之后就一直坐在门口不肯离开。亲友劝他晚上回家明天再来,老人家怎么都不肯。尚振义走过去,想和父亲说说话,但老人没搭理他。

  “这之后的几个小时里,这爷俩一个坐着,一个站着,眼睛都盯着重症监护室紧闭的大门,直到天亮……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

梦牵普罗旺斯

访问他的空间

235主题

242帖子

1精华

复式洋房
威望:1200  
通宝:730  
发短消息 加为好友

发表时间: 2012-2-16 16:16 显示全部帖子
●人物专访

  “我真的不知道女儿这么惨”

  尚振义细述女儿生活,称对女儿又气又疼

  虽然才44岁,尚振义的头发已经灰白。一夜未眠加上三餐颗粒未进,精神状态很差。

  尚振义是苏北典型的淳朴农民,给人的感觉是谨小慎微,不善言辞。妻子去世,女儿病危,接二连三的生活打击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他对女儿又疼又气,在生活的重压下遇到很难解决的问题他会本能的选择逃避。

  我本不同意这桩亲事

  见到尚良佳的主治医生后,尚振义一再向医生解释:我真的不知道丫头的情况,真不知道。在和他相处的几个小时里,这句话他说了不下四次。

  在新沂市中医院会议室,尚振义向记者说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我在外打工8年多,没回过几次家。家里都是老婆在管。老婆身体不好,我就想着赚了钱寄回去让她看病。今年春节,我回去了一趟。没想到,大年初二,我老婆就去世了,她才42岁。以前到很多医院查过,一直没查出有什么病,她就这么走了。也就是在今年过年时,我才知道女儿得了病,但她在家里看上去好好的,也没去医院打过吊针,我怎么知道会这么严重?”说这些话的时候尚振义表情木然,很痛苦的样子。他特别强调,昨天宁波晚报的记者采访他的时候他也是这么说的。

  “我以前最疼女儿,但是她不听话。”停顿了很久,尚振义接着说,“我本来就是不同意这桩亲事的,但是良佳喜欢严家二小子。女大不中留,女大不中留。当时我在外打工,没回来,打电话给良佳说我的意见,说着说着她就挂电话。她就一心想嫁到严家去,跟他在一起。我跟她说,我们家很困难,你们年纪还小,不要定亲。她却说,她已经够大了,能自己做主,硬是要跟着严二走。他们确实办了定亲酒,我很生气,没回来。”

  她妈走了以后,我连家也不想回

  “大年初二老婆去世了,我问良佳有什么打算,她说要去严家。我想,家里只有几间大棚屋,冬天漏风只能勉强住人,儿子和媳妇也有两个小孩要照顾,就把她送到严家去了,也想着让严家帮忙照顾一下。”

  尚振义说,他把女儿送到严家后,还好言央求亲家照顾好女儿,没想到会这样。如果不是宁波晚报的记者拿着报纸找到他,他一直以为良佳在婆家过的好好的。他说,因为没有文化,不会技术,在宁波只能干一些粗笨的力气活,工资很低,每月只能拿到2000多块,遇到厂子效益不好,偶尔还有拖欠。他只想多挣点钱给良佳看病,补贴两个小孙子。

  “我不是不想女儿,也不是不想看她,但现在我就是再心疼也没什么办法。她妈走了以后,我连家都不想回。如果看到她,心里只会更难受。”尚振义说着说着眼圈红了。提到刚刚见到女儿的感受,尚振义只说了五个字:“越看越伤心。”

  我能不能告严家

  “我女儿原来好好的,俺娘说,就是给严家生了孙女之后,坐月子吃不好喝不好,才得了这种病。我能不能以这个为理由告严家?”尚振义的眼睛突然睁得很大,希望得到肯定的回答。旁边的医生说,你女儿得的是红斑狼疮,和生孩子坐月子没有关系,他的眼神立刻黯淡下去了。

  突然他好像又想起了什么,很激动地说:“她和严二2009年定亲,2010和2011年都是在严家过的。她生完孩子还能去打工,因为整天发烧才回家,怕传染孩子不敢回严家,一直由他娘照顾。这样不能告他吗?反正我认为,既然严家把小孩带走了,他们也应该把大人带走。”

  得知所有的症结都集中在尚良佳和严某没领结婚证时,尚振义无奈地摇摇头,一直沉默着。许久,他看着窗外,自言自语道:我真的不知道良佳这么惨。



  文/本报记者 林玉尘

  照片由宁波晚报提供

雁南飞啊

访问他的空间

10主题

27帖子

0精华

小户型
威望:60  
通宝:10  
发短消息 加为好友

发表时间: 2012-2-16 17:03 显示全部帖子
之前说严家人说良佳做的不对,有点埋怨良佳
可是又看到严家人也有做得不对的地方

清官难断家务事
只是严家到现在还不出面
这不是个男人
太可恶了,
今天能抛弃老婆,
明天是不是也会因为穷,
把孩子送人啊。
良佳要看清楚人啊,
不要再让自己受委屈了

快速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大秀场

看新帖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高速模式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彭城晚报》网络互动平台!
        ©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
      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00195 苏B2-20100179  彭客网法律顾问:江苏运通-孙刚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