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彭客网 情感驿站 红尘男女 孩子即将出世,我们却闹起了离婚【2012年1月11日彭城晚报 ...
<option selected value='1046953'>1楼---茕茕白兔---未评分</option><option selected value='1047006'>2楼---开心丫丫---未评分</option>

茕茕白兔 彭客实名认证 

访问他的空间

1246主题

9877帖子

83精华

十里农场
威望:20281  
通宝:6543  
发短消息 加为好友

发表时间: 2012-1-11 09:29 显示全部帖子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哦,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或者 QQ账号登录  
2012-01-01
环球雅思(金地店)VIP会所
美卉
28岁
超市收银员
秋艳
预约热线:15805218004
预约时间:8:30-22:00
QQ群:35851559
邮箱:hongchen5693528@sina.com

 

本帖最后由 茕茕白兔 于 2012-1-11 10:04 编辑

美卉在电话里告诉我,自己穿了件黄毛衣,所以,在市中心潮水般的人流里,我一眼就认出了她。新年的阳光照在这个身材颀长,眉目清秀的女孩身上,那明显隆起的腹部,显示出她“准妈妈”的身份,连笑容都多了几分母性的温柔。只是当我问起她老公时,她的眼里马上就有了潮湿的水雾——

网聊半个月,第一次见面我跟他回了家

婚姻对我来说,就像一场噩梦。就在一年半前,也就是2010年的7月,我还是个用幻想在等待一场花开、一个人来的未婚女孩。


我的家是一个多子女的家庭。家里姐弟4个中,我是老大。但悲催的是,弟弟妹妹都已成家立业,唯独我这个老大姐,26岁还是独身一人。家有剩女,成了父母的一块心病。每到逢年过节,看到弟弟妹妹们都是夫妻双双把家还,唯有我孑然一身,心里便会涌起一阵苍凉。相亲无数次,千帆过尽皆不是,我的真命天子究竟在哪里呢?

2010年7月,那个流火的夏日,当我在网上漫无目标地闲逛时,一条征婚信息忽然进入了视线。男方自称家在沛县,是做金融工作的,年龄27岁(大我一岁)。他说自己只想找一个能够真心实意过日子的人。但最初抓住我眼球的,不是这些所谓的“条件”,而是信息上方的头像。这是张3个月大女孩的照片,大大的眼睛,圆圆的脸庞,一脸天真的笑容。多么可爱的女孩啊,那一刻,我的心一颤,突然就有了种母性心理:自己老大不小了,哪怕是给这个女孩当后妈,我也心甘情愿啊!

就是这种奇特心理的驱使,让我走进了路辛。初次相识,我们互相介绍了各自的家庭情况。路辛说他家有父母和一个已婚的弟弟,他未婚。那么那个女孩是谁的呢?他避而不谈。直到第3次聊天,他才告诉我,那是弟弟的孩子。既然是未婚没有孩子,路辛在我心里的天平上又多了块砝码。于是在那个闷热的夏日,我专程赶到沛县,去会一会这个在我心里有几分神秘的男人。

路辛已在车站等候多时。这是一个中等身材,相貌很一般的男人,第一眼看上去老实中带点木讷。虽说离自己想象中的还有距离,好在我也不是个外貌控,客套了几句,我便乖乖地坐到他电动车的后座上。30里路,我们一路颠簸,午后时分来到他家门口。

相识一个月,两家吃了定亲饭还定下了婚期

路辛的父母都是淳朴善良的庄稼人,他们热情地将我迎进屋里。听说路辛的女友来了,左邻右舍都来看热闹。“看,多漂亮的闺女!”听着大伙的赞扬,我羞得头也不敢抬。

那时我在市内一家超市做收银员,路辛来徐州找过我,我也到他家吃过两次饭。这样接触了三四次,在对他初步了解后,我感到有些失望。我们在消费观等很多问题上有着很大的分歧:比如,有一次我们一起吃饭,我买了一只鸡。没想到他沉下脸,发牢骚嫌我“不会过”,来时的满腔热情,一下子就被他搅得荡然无存,好好一顿饭吃得索然无味。

考虑再三,我觉得我们在一起不合适,便打电话告诉路辛的父母。他父母劝我说:“路辛是个老实人,别跟他一般见识!”还说我们俩年龄都不小了,找一个合适的不容易,成了家就会好的。这些年来,我做梦都想有自己的家,一想到这里,我就打消了分手的念头。

父母听说我交了个男友,要我带回家看看。为了顺利通过这一关,我特意上街给路辛挑选了一身新衣。当衣着光鲜的路辛出现在父母面前时,父母听说他家里只有一个弟弟,生活无负担,农村有房子,县城还有一套,自然是十二分的满意。

等路辛回家,向父母汇报了到我家相亲的情况后,他父母当即决定:两家父母见个面,吃定亲饭。在定亲饭上,路辛的母亲给了我8800元钱的见面礼,还把结婚的日子定在22天后。

两个月的时间,我走完了从相识到结婚的全过程

算起来从认识到结婚的全过程,我只用了两个月的时间,标准的闪婚。

离婚期还差10天,我们去拍婚纱照。穿上洁白的婚纱,挽着心爱的人走进婚姻的殿堂,是我梦寐以求的愿望。可是真到了这一天,我却高兴不起来。

我和路辛一起来到照相馆,他看了半天选中一套最便宜的,1100元。对此我也没有异议,反正照相就是个形式。谁料在老板要求付定金时,路辛和他发生了争执,死活不肯付。他说:“拍好再给钱,不满意不付款!”店老板一再解释:“这是我们多年的规矩!”拍照本是件高兴的事,我劝路辛:“别吵了,付就付吧”,没想到他转头就同我吵起来。我不想扫了兴,自己拿出200元交了定金,这才平息了这场风波。

第二天上午去拍照。拍摄过程中,不知为何我们俩总是配合不好,貌合神离的。照片拍完后看了样片,老板提出付余款,这下又惹恼了路辛。他坚持取照片时再给钱。看他们吵得不可开交,我只好再次掏钱付了余款。

回到家,想想路辛的所作所为,我心里就有种说不出的失望。自己要和这样的人过一辈子,真让人别扭。我再次向父母提出和他分手,两家父母一致反对,都劝我结了婚就会好的。

婚礼的安排路辛也不同我商量,全是他自己做主。按风俗,婚前男方应该给女方家送大礼的,他家没送;我父母都是老实人,也没有计较。就这样,我在无奈中走进了婚姻。

婚礼来得匆忙,婚后我们才忙着装修新房。装修的过程中,又发生了很多不愉快。不管是材料的挑选,还是装修的风格,我们的看法都有差异,但最后都是他一人说了算,根本不考虑我的意见。

怀孕五个月我才见了他一面

婚后一个月,他去了徐州,说是和朋友一起炒股。我这才恍然大悟,所谓的做金融工作,也就是炒股。

路辛在市内租了房子。我去找他的时候,他两眼盯着电脑,只顾看盘,对我爱理不理的。去了两次我再也不想去了,就在沛县找了份宾馆服务员的工作。路辛一个月回家一次,不冷不热的,丝毫也没有新婚的甜蜜。向他要生活费,他说没赚到钱,好在我那时每月还有收入,也不在乎他的钱。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一个人在县城,举目无亲,寂寞和孤独中,想要个孩子的愿望也越来越强烈。路辛不来,我只好到徐州去找他。这样去了几次,我就怀上了孩子。怀孕两个半月后,我辞了工作回沛县老家养胎。没了生活来源,我向路辛要生活费。要了多次,他总是以没赚到钱为由推脱。婆婆在苏南某城给弟弟看孩子,家里只有公公和奶奶。婆婆让我向公公要钱,可儿媳妇怎么好开口向公公要钱呢!再说我的情况公公也不是不知道,他也没说过要给我钱。胎儿要营养,我身无分文,只好回了娘家。

怀孕4个半月了,我们连一次面都没见。打电话告诉他怀孕的消息,他只淡淡地说了句:“嗯,知道了”,连一丝将为人父的激动和喜悦都没有。

父母知道后大为不满,要找路辛的父母论理。电话打过去,公公非常窘迫,嫌到家里太丢人,让我们到舅舅家。到了舅舅家,路辛却不露面。我告诉公公他在徐州没工作,就是炒股,公公还不相信。等到天黑还不见路辛的人影,舅舅急了,到徐州把路辛拖了回来。那是我怀孕5个月了,才第一次见到路辛。

一见面我就明确地告诉路辛,再这样不管不问,就只有离婚。路辛耍无赖,说离婚可以,但要赔他10万元精神损失费。公公和舅舅你一言我一语,苦口婆心地劝他回家好好过日子,父亲甚至跪倒他的面前,老泪纵横地央求他不要胡闹。可路辛反过来还向父亲要20万,他说现在股市是抄底的好机会,有这20万元他就摆平了。舅舅一听,上去就给了他两个耳光,一家人乱成了一团。

到了半夜12点,路辛找了个借口又溜了,就这样将我扔在舅舅家不管了。

怀孕七个月,夫妻难得一见我不得已提出离婚

在舅舅家过了3天,我在无奈中又回了娘家。中秋节,万家团圆之时,路辛却没来接我回家,甚至连我的电话也不接。月光下,我流着泪,独自吞噬着无边的寂寞……

肚子一天天大了,路辛总是不露面。我父母急了,又去找他父亲和舅舅商量。迫于压力,路辛极不情愿地将我接到舅舅家。中午大家一起在外面吃饭,吃完饭,路辛又说有事先走,让我跟舅舅回家。这一走又是一个星期不见人影。舅舅打电话要他回来,让他给我生活费。这一回,他说开资了,掏了700元给我,然后溜之大吉。

舅舅家非久居之地。我又回了老家,拖着笨重的身体,帮路辛照顾80多岁的奶奶。一天天我望眼欲穿地盼着他回家,盼着夫妻团聚,和和睦睦地守着自己温暖的家。可就这么简单的愿望都实现不了。肚里的孩子已经快7个月了,打电话给路辛,他厌烦地说:“你走吧,把你的衣服都拿走,不要留在房间里让我看到!”我瞬间崩溃,当即叫了搬家公司,把屋里的家电和衣服全搬走了。

晚上他回家一看,屋里的东西没了,气急败坏地打电话,让我把肚里孩子打掉,去办离婚。我说流产要医药费,他让我把家电卖了,因为那家电是用他家给的两万元聘礼买的。我只好给外地的婆婆打电话,可婆婆听说我把家电拉走了,也马上变了脸。去找公公,公公也不管:“孩子要不要随你便,儿子我都指望不上,何况孙子!”

拖着笨重的身体四处奔波,一次次忍气吞声地求公公婆婆,我只想挽回这个家。我觉得自己是那么无助,就像一只被遗弃在海滩上的小舟……

早知今日,后悔当初不该如此草率

生孩子不能回娘家,我只好在外租房子住。

我托邻居转告公婆,我在外面欠了4000元债,让路辛把钱还了,接我回家。可始终没等到他的人影,也没人管没人问我。现实的冷酷彻底粉碎了我的幻想,我起诉到法庭要求离婚,可是案子要等过年后才能审理。我真的已经不起太久的等待,再有两个月,孩子就要出生了……

肚里的孩子检查结果是个男婴。当初告诉公公婆婆,他们很高兴,因为弟弟的两个孩子都是女孩。如今他们家已放出话来:“等孩子生下来,就由弟弟出面打官司把孩子要来!”

我不甘心就这么白白地把孩子给了他们,早知今日,当初真不该要这个孩子,我更后悔,怎么就这么草率地走进婚姻!明天,成了我日历中不愿翻开的一页。

事已至此,再苦再难我也要把孩子抚养成人……(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采访手记:

作为准妈妈,美卉的脸上没有一丝将为人母的喜悦,相反却是满满的忧虑和惆怅。

今天这个年代,快节奏的生活也催生了花样翻新的爱情快餐,闪婚闪离早已屡见不鲜。这hold不住的爱情,就像没有根基的工程,免不了会像“楼脆脆”一样轰然倒塌。可婚姻不仅仅是一纸契约,更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但愿每个走进婚姻的人都能谨记。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

我想我已经老了……

开心丫丫 彭客实名认证  彭客达人认证 

访问他的空间

275主题

4533帖子

5精华

独栋别墅
威望:7454  
通宝:2862  
发短消息 加为好友

发表时间: 2012-1-11 09:47 显示全部帖子
网恋 害了好多人  网上本身就是一个虚拟的东西  你摸不到看不到猜不透  切记 如果网恋了 一定要了解清楚对方的人事物 如果网恋了 一定要相处好长一段时间 结婚 如果网恋了 一定要学会保护好自己
现在因为网恋发生了很多的悲剧 所以警告大家 不要网恋 如果同一小区啊 近距离的 我就不反对了 呵呵

嘻嘻我就是我 我就是开心娃娃

快速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你知道吗?我喜欢在彭客网教育版跟妈妈们交流育子经验,她们教会我怎 样和孩子做朋友。(我爱我嘉)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高速模式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彭城晚报》网络互动平台!
  ©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
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00195 苏B2-20100179  彭客网法律顾问:江苏运通-孙刚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