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彭客网 情感驿站 红尘男女 漫漫寻你的路,令我肝肠寸断【2011年12月28日彭城晚报】
<option selected value='1030235'>1楼---茕茕白兔---未评分</option><option selected value='1030417'>2楼---敏敏剪纸---未评分</option>

茕茕白兔 彭客实名认证 

访问他的空间

1246主题

9877帖子

83精华

十里农场
威望:20281  
通宝:6543  
发短消息 加为好友

发表时间: 2011-12-28 09:42 显示全部帖子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哦,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或者 QQ账号登录  
2011-12-22
环球雅思(金地店)
吉炜
28岁
自由职业
灯火阑珊
预约热线:15805218004
预约时间:8:30-22:00
QQ群:35851559
邮箱:hongchen5693528@sina.com

 

吉炜走遍徐州的大街小巷,寻寻觅觅却不见老婆和女儿。数月前又在一个论坛上贴出了他们一家三口的照片和一封信,情真意切的信读来无不动容。是怎样的心境让他如此的纠结和痛苦?瞧,他来了。

吉炜中等个头、蓬松着的满头鬈发、俊朗的面容以及他那良好的气质,像是水乡走来的小帅哥,其实他是河南人。吉炜微笑着与我寒暄,那笑容中却带着与年龄不符的苦楚。

她的美令我着迷

今年,我多次从老家河南来徐州找我的老婆雪儿和6岁女儿海花。可是走遍徐州,却一次次无果而归。期间采取了各种手段,真可谓踏遍铁鞋无觅处。想当初我和雪儿是多么的恩爱,为什么铁定的海誓山盟也会遇大风吹落。唉!这事还是从几年前说起吧。

我的家在河南的农村,初中毕业在家务农。2003年,19岁的我,心里唱着外面世界真精彩去了上海。那是我久已向往的地方,在上海工作的叔叔帮我在某电子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

工作不久,我被同级位上的一个女孩深深地吸引。她叫雪儿,比我小两岁。是徐州人,她的美让我无法收回自己目光。于是我对她展开了强烈的追求攻势,起初她左躲右闪不同意。

半年过去了,雪儿仍不同意与我交往。就在我感觉自己要败下阵来时,却发现她对我的态度有了一点点转变。这令我欣喜不已,于是,我继续努力,我的真情终于打动了她。雪儿第一次收下了我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她感动于我对她的点点滴滴,所以无条件地与我交往起来。

当我们正沉浸在热恋中,却雪儿的妈妈发现了。一听说我是个河南人,还是个无车、无房、无稳定的职业的“三无”穷小子,坚决反对雪儿与我交往,并且采取了很多措施。开始我还担心雪儿会抵不住压力,对我说分手,未承想雪儿的心紧紧地与我贴在一起,与她妈妈周旋、抗争。

就这样我们度过了难捱的8个月,雪儿的妈妈不但没有缓和的余地,反而变本加厉。我实在受不了,更怕失去雪儿。于是,我悄悄地带着雪儿逃回了河南老家。我爸爸妈妈看我带回来个如花似玉的媳妇来,当然是喜出望外。

刚刚到家不久,雪儿的妈妈打电话追来了。雪儿坚定地对妈妈说一定要嫁给我,而且已经怀孕,求她祝福我们。雪儿的妈妈拿着话机好一会不说话,再开口时,已不再是不依不饶的强硬态度,她在电话里说:“既然这样,生米都煮成了熟饭,我也不再说什么。你愿意嫁给他,我也不反对。”这让我看到了一丝希望,过了一会她又说徐州的几个姨都很想雪儿,让雪儿来徐州住几日。

第二天,雪儿就要动身来徐州,我不放心,想和她一起。雪儿却泪眼婆娑地说,她妈妈只让她自己回去看看,又说自己已经是我的人了,而且还怀上我的孩子,让我放心,一个月一定回来。看着她对我千恩万爱不舍的样子,我放松了戒备之心。

她再次被我感动

我流着泪将雪儿送上了来徐的列车,我纵然有一千个不情愿、一千个不放心,都只能作罢,因为这是雪儿妈妈的旨意,她的长辈也应该是我的长辈。

看着徐徐启动的列车,我的心底顿生丝丝不踏实的感觉,似乎手中风筝的线突然被剪断,难道她从此便从我的生命中飘走了么?不会的,不会的,她也接受了我不是么?看着消失在远处的列车,我不停地安慰着自己。

然而,事实证明我的预感是正确的。雪儿到家之后,手机始终就处在关机状态,无奈我又拨打了她们家的座机。电话都是雪儿的妈妈接的,只要听到是我的声音,她立刻恶语相向。诧异之后,我并没有放下电话,听由她骂,我想等她骂累了,或许能允许我与雪儿说上一句话。但她总是说休想,便挂断了电话。之后的十多天,雪儿的妈妈只要看到的是我的电话,就挂断。我跑到电话亭去打,她可能看到有我们城市的区号,还是不接电话。

我度日如年地在家痴痴等了一个月,仍毫无音信。无奈之下,我爸妈带着聘礼陪我来了徐州。可是雪儿的家人怎么都不告诉我他们家在哪里,连句话也不让我们对雪儿说。她在哪儿?她和腹中的孩子还好吗?我们不得而知,问他们什么,都说不知道。在徐州待着也毫无希望,万般无奈之下,我和爸妈又回家了。

回到家的日子,我的心备受煎熬,真是度日如年。但我仍不死心,我相信雪儿是爱我的,眼前的状况一定是不得已。天天如坐针毡的我,在家里没有久留,又自己返回了徐州。

这一次,我决心一定要见到雪儿。下了火车,天色完全暗了下来。我记得她告诉我她们家在矿区,下了火车乘1路公交车,再转车。下了车走不远有个小商店,旁边就是她的家。那天我下了1路车,已没有开往那个矿区的班车。我打的找到她所说的“地方”,已经是夜阑人静,只有四起的狗吠声。我站在她“家”门口,又斗胆拨打了她们家的电话。这一次恰好是雪儿接的,我激动万分地告诉她:“我在你们家门口,你出来一趟吧。这里的狗都围着我要咬我。”雪儿倒冷静地扑哧一声笑了:“你又说笑话,怎么可能?我没听到狗叫的声音。”说完,她竟然将电话挂断了,我再怎么打也打不进去了。那附近也没有旅店,我走到旁边的家贸市场,在那里坐了一夜。

天色朦胧亮时,我才知道自己走错了路。一路打听,终于找到她们家附近的商店,我再次拨打她们家电话,没想到老天真的很眷顾了我,让我的祈祷成了真,当我再次听到雪儿的声音时,不知道是一夜受了寒,还是激动的,总之我浑身发抖,断断续续地告诉她我就在她们家门口。

片刻雪儿便奔了出来。真的见到我日思夜想的雪儿,我泪流满面立刻迎了上去:“我一个月见不到你,太想你了!”她满脸愧疚地说:“咱们的孩子,没,没了。”我怔了一下,转而说:“唉,这是我预想过的,但我不能没有你!”然后,我跪下来求她跟我走。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那是我第一次对人屈膝。她真的被我感动了,不顾一切地又一次跟我私奔了。

甜蜜相爱的一幕幕

我拉着雪儿柔弱的手,辗转又去了上海。在郊区一家工厂找到了工作,又在附近租到了房子作为我们暂时栖息的家。我把雪儿安顿在“家”里,买了一个新彩电,和很多好吃、好喝的东西对她说:“宝宝,你什么也不用干,好好地养着。等以后让你妈看看,她的宝贝女儿跟着我没受罪。”看着雪儿坐在床上,满足地一边吃东西一边看电视的样子,我掩上门去上班了。

收工回来,我再下厨房烧菜煲汤端到床边。平时我也不让雪儿做家务,洗衣、打扫卫生,我统统包了,甚至她的小内衣,都是我洗。每一次发工资,我都会带她去买衣服、买她喜欢的小饰品。时间就这样在不经意间过去了半年。

一天,雪儿说要去我们单位上班,又说这样便可以天天看到我。只要是雪儿提出的要求,我总是会想尽一切办法满足她,不几天,雪儿便成了我的同事。我在仓库做发料员,而她被安排在另一个职位。

每天我们牵着手出双入对,恩爱无比,相互的昵称都是宝宝,发短信也是如此。

不久,由于工作的需要,我们俩上班时间调成了对班。我每天下夜班到家时,雪儿就要在上班的路上。我无论多么疲惫,也要等到她告诉我到了单位,我才能安心地睡觉。而在我休息时,我总会到工厂门口接她。好多工友无不羡慕地感慨:“好般配的一对。”雪儿上班一年多后,又有了身孕。

之后,我再次带着雪儿回到了老家。因为我们还不到法定的结婚年龄,没法登记,我的父母只好先为我俩举办了婚礼。带着浓浓乡情的婚礼,热闹而令人难忘。这已是2005年的劳动节的时候。而后,雪儿将这事告诉了她的妈妈。无奈之下,雪儿的家人要我们来徐州,在这里,她的妈妈为我们办了酒席。之后,我们又回到了上海。

是谁击碎了我的美梦

在我们结婚的当年,我们的女儿海花来到人世。她是那么漂亮乖巧,给我们带来了幸福和快乐的同时,也带来了经济压力。原本还过得去的日子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工厂的那点收入完全不够我们日常的开销。

我辞去了工厂的工作,自己做起了生意。我先后开过棋牌室、早点铺等。可是,事与愿违,不仅没有赚到钱,反而还赔了本钱。我又想各种办法挣钱,仍不见效。无奈之下,我又回到工厂上班,经济上虽然只能维持简单的生活,但雪儿没有嫌弃我,我们带着孩子相依为命,恩爱却依然。那时候我相信和雪儿会牵手到永远的,我真是太爱她了。

直到2008年,不知从哪天起,雪儿迷上了网络,以至到了对家不管不顾,也不管孩子的地步。雪儿一天到晚地待在网吧,回来时总是带着一身烟味和网吧污浊的味道。又有一天,10点多了还不见雪儿的身影,我便抱着海花去网吧找她。当时她正专心致志地敲着键盘与人聊天,我悄悄地走了过去,屏幕上一行行暧昧的语言映入我的眼帘,我气得发抖,但却极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当雪儿转身看到我时,一脸诧异,然后跟我回家了。

我说:“咱都是结过婚有孩子的人,你还和别人互称宝贝?那种乌烟瘴气的地方,你以后不要去了……”那天,我们不可避免地吵了一架。

为了维持生活,我拼命地挣扎着。在上海、徐州两地尝试着好多种工作,再苦再累我都挺过来了。雪儿有时也带着女儿到徐州过一段时间。

去年3月份,我想来徐州接她们娘俩儿,之前我在上海给雪儿打过电话。雪儿说:“我妈妈不喜欢你,你回家吧!”平时我对她是言听计从,但这一次我没有听她的,我是想给她一个惊喜。再说我多日不见老婆孩子, 也的确想她们,所以我便直奔徐州雪儿妈妈家

当我兴冲冲地拎着行李朝她们家走去时,我却看到雪儿穿着一身极性感的衣裙和一个陌生的男子从她们家出来。雪儿坐在那男子推着的自行车上,亲亲密密的样子令我气恼。我一步跨到她们面前,雪儿先是吃惊,尔后惊慌地解释说那人是她的远房表弟,这是带她去赶云龙山会的。我不信她的解释,大闹一场后,我就再也没有见到她们。

之后我在徐州待了一段时间,走遍大街小巷就是找不到雪儿母女俩。因老家里有事,我便回了河南老家。这一年我又无数次地来徐州,寻遍我所知道的亲朋好友,他们却都闪烁其词地说没有见到她们。

期间,我无数次地去雪儿妈妈家,只有一次碰到她们家有人。那一次我是拎着新买的近千元的她们娘俩的衣物去的,可是雪儿的家人硬是不让我见,无奈之下,我就将东西放在门口离开了。今年7月,我又买了一千多块钱的东西,找到了雪儿的姨家,将衣物和一封信留下,拜托她交给雪儿。我怕雪儿看不到信,我又在衣服的每一个口袋里分别放了字条:“亲爱的雪儿,我依然爱你。”“这一段时间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我都会原谅你的。”“老婆,你带孩子回到我身边吧,孩子只有跟着自己的父母,才是最快乐的天使。”……

现在,我想对雪儿说:亲爱的,回来吧,我们的女儿只有跟着我们才有幸福可言。假如你真的找到了自己的幸福,我会祝福你,但请让我与你通话。如果雪儿能看到这篇文章,我希望雪儿能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让我不再徘徊在这寒冷的十字路口。(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采访手记:
吉炜对雪儿的一片痴情令人感动,从他的倾诉中不难看出,他是有担当意识的人。然而,孩子已6岁,而他俩仍是“单身”,可见其法律意识的淡薄,两人的关系也得不到法律的保护。两次感动,吉炜得到雪儿,而后一味对她付出,可是一旦出现了状况,就劳燕分飞。想对吉炜说:爱,是双向的,而非一方一味地付出。两情相悦才是爱情和婚姻的基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

我想我已经老了……

敏敏剪纸 彭客实名认证  彭客达人认证 

访问他的空间

104主题

9913帖子

5精华

花园别墅
威望:16484  
通宝:999  
社区:下淀社区
发短消息 加为好友

发表时间: 2011-12-28 10:52 显示全部帖子

快速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大秀场

看新帖

      你知道吗?彭客的花样女人指导了俺好几招美丽密诀哦。(无人敢稳)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高速模式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彭城晚报》网络互动平台!
        ©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
      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00195 苏B2-20100179  彭客网法律顾问:江苏运通-孙刚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