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彭客网 情感驿站 红尘男女 遥望天堂的夜空好难熬【2011年12月23日彭城晚报】
<option selected value='1024671'>1楼---茕茕白兔---未评分</option><option selected value='1026078'>2楼---敏敏剪纸---未评分</option><option selected value='1086044'>3楼---冬虫夏草---未评分</option>

茕茕白兔 彭客实名认证 

访问他的空间

1246主题

9877帖子

83精华

十里农场
威望:20281  
通宝:6543  
发短消息 加为好友

发表时间: 2011-12-23 11:15 显示全部帖子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哦,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或者 QQ账号登录  
2011-12-12
电话采访
斯尔
43岁
自由职业
灯火阑珊
预约热线:15805218004
预约时间:8:30-22:00
QQ群:35851559
邮箱:hongchen5693528@sina.com

 

那晚夜空仿佛是一幅展开的凄美画卷,一轮残月悬在深蓝色的天空中。窗外没有一丝风,万籁寂静的一切仿佛静止在这个冬夜。电脑上的音乐正在断断续续播放着《别哭,我最爱的人》。斯尔比约定的时间提前了5分钟——

当初她不顾一切嫁给了我

我生长在距市区不远的一个村庄,近年来我一直在咱们这座城市打工。11月27日,我值夜班,妻子阿岚也在她所在公司的工地加班。像往常一样,我们多次通过手机唠叨一点家务事。刚刚放下电话10多分钟却传来了她的不幸。仅仅过去不到半个小时,一个鲜活的生命似乎在瞬间就消失于意外倒塌的现场。我顿足捶胸无法接受,然而人死不能复生。我一病不起,不见任何人。让自己走回与阿岚相识、相恋、相爱、相濡以沫的美好日子。一切如昨,渐渐地又浮现在我的面前。

21年前,经人介绍,我认识了阿岚。我当时23岁,而她当时只有18岁。我还记得那是一个晴朗的午后,我远远地看着介绍人带着她向我们走来。阿岚中等身材,齐刷刷的短发托着她那张俊美的脸蛋。穿着一身合体的蓝色西服,煞是好看。也许是一见钟情吧,这样一眼就让我满心喜欢。她能看上我吗?心底正打着问号,介绍人拉着她的手介绍给我。阿岚大大方方朝我莞尔一笑,那一笑一下拉直了我心里刚刚冒出的问号。

我们的交往并不顺利,阻力来自阿岚的家人。他们家人嫌我家穷,嫌我没有正式体面的工作。的确,他们的反对不无道理,我们兄弟姐妹几个,我居二,下面还有几个正在上学的弟妹,生活拮据得很。我虽然有工作、有技术,却只是个没有编制的临时工。我和阿岚就是在一声高过一声的反对中,走过了“漫长”的半年。

母亲爱女儿,希望孩子嫁到一个经济状况相对好一点的人家,这是人之常情。可是倔强的阿岚,偏偏不理解妈妈的苦心。因为与我谈恋爱,常常和家人怄气、争吵。在又一次激烈的争吵,阿岚挣脱了妈妈拉扯她的手,奔到了我家。来我家不久,我们家人倾其所有,为我们举行了简朴而热闹的婚礼。

爱妻总是乐观的面对困难

结婚时,家里只有3间平房。床是我自己做的,又添置了几件最简单的家具。新婚燕尔,面对如花的新娘,我却高兴不起来。深深的愧疚感如无声的海水,一点点将我淹没。我暗暗下决心一定好好努力,给她幸福。

阿岚也许看出了我的心思,信心满满地对我说:“斯尓,我既然嫁给你,就不在乎眼前的困难,这些都无所谓。咱俩都有一双手,我就不信有过不好的日子!”

结婚之初,我在距我们家10多里外的水泥厂上班。我每天下班回家,走到村子时,总会远远地看到阿岚翘首以待的身影,那是我最幸福的时刻。我加快脚步牵起她的手,踏着夕阳走回我们的小屋。

回到家时,阿岚将早已烧好的饭菜端上桌。我看着她忙碌的身影,看着热腾腾的饭菜,总是心怀感激地想,自己何德何能娶到了这样如意的媳妇。每逢下雨下雪,阿岚都会去厂里给我送雨衣。我身边好多工友望着阿岚的背影,无不羡慕地说我好福气。后来的20多年的生活告诉我,阿岚的确是能干的贤妻良母。她爱我如初,我每次到外地出差,她必定打电话叮嘱我注意安全等一些事情,总是怕我照顾不好自己。在家里,阿岚说我在外打工辛苦,几乎包揽了所有的家务活。就是很多力气活,她也悄悄地做了,农村最累而且十分紧张的事情莫过于收麦种稻。每年,阿岚总是赶在我上班的时候抢着赶完。

结婚不几年,在我们共同的努力下,生活条件得到了改善。餐桌上的饭菜也渐渐丰富起来。不管做了什么好吃的好喝的,阿岚总是先盛出一些,打发我或者孩子给我爸妈送去。她也和其他的女人一样喜欢逛街,可是每次买回来的衣物都是我和儿子的,她自己都是在小店里淘上一些减价的穿。我让她自己买件像样的衣服,她便说等咱盖好大房子再讲。得益于阿岚的理财有方、省吃俭用,盖房子的钱终于攒够了。

今年春天,我们准备翻盖几间房子。那段时间我所在的单位忙得不可开交,我纠结着不知道该如何对她解释。平日里就大大咧咧的阿岚说:“你忙你的,这点小事就包在我身上了。”家里盖几间房子到哪里说也不是一件小事,可她为了安慰我,却说成是小事。现在回想起来,我们牵手走过这二十几年的光阴,我对阿岚是挺依赖的。在这次盖房子的过程中,我基本上是甩手掌柜。从筹集资金、设计,到买料、进货等等,事无巨细都是她做的。

在阿岚的操持下,5间宽敞明亮的房子如期完成。我们才刚搬进不久,而她却仙然去了另一个世界。

定格在我心底的黑色夜晚

阿岚出事故前的晚上,她通过手机多次与我唠叨儿子小帆的事。已读高中的儿子,上的是寄宿学校。那天下午,小帆放学后去参加一位同学的生日聚会,没按时回校,阿岚牵挂的不得了,跟我商量去找孩子的事情。最后一次通话是告诉我小帆已回校,那时大概已10点多钟。可是刚刚过了大约一刻钟,我的手机再次响起。我满心欢喜地接了电话,却是阿岚工友打来的,告诉我阿岚出了点事,已送到了某医院,让我尽快过去。

我十万火急地赶往那家医院,坐在风驰电掣的出租车上,猜想着她受伤的程度,也最多是折了肢体的某个部位。我走近抢救室,那里已围了好多人。看到我时,几个我熟识的人立刻迎了过来。他们走到我对面,却都避开我急切询问的目光。我仍没有想到她会在那个夜晚离我而去。然而令我始料不及的事情还是无情地摆到了我的面前。白色的被单下躺着的竟然是我的阿岚!
她双眸紧闭,静静地、毫无声息地仰着那张我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面孔。我不顾一切地扑上去,她身上竟然还有丝丝的温热。我有点失控地大声嚷着:“她还活着,你们怎么不救她呢?”周围的人都掩面而泣。我看没有人理我,又跑到走廊上大声呼喊大夫,仍没人应我。我急得昏了过去,后来是怎么离开医院的,我已不记得了。

待我清醒过来,窗外已经阳光灿烂,我知道那光影里再也没有我的阿岚。我的泪顺着眼角泉涌一样打湿了枕巾。疼我爱我的阿岚走了,我无力回天。我是男人,撕心裂肺的痛我不能哭天抢地、不能悲嚎,只能自己默默地舔砥着流血的伤口。我不思茶饭、拒绝见任何人。一切都定格在那个黑色夜晚里,任由我的思绪与她神游。

我无法将她忘记

阿岚活着的时候真的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送她“走”的时候我把她打扮得漂漂亮亮。希望她在另一个世界不再寒酸,体体面面快乐又时尚。

我的家人帮我料理了阿岚的后事,他们怕我睹物思人,将我接到他们家,但我心底无法将她放下,白天夜晚、睁眼闭眼全是她的音容笑貌。什么事情都不想做,什么事情也做不了。

20多年来,我们牵手走过的点点滴滴时时浮现在我的面前,感觉阿岚并没有离开我和儿子,没有离开我们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家。昨天夜阑人静之时,我悄悄地从兄弟家里出来,慢慢地踱回自己的家,静静地坐上一会,那里似乎还留存着阿岚的气息、阿岚的笑声。我默默地对着向我微笑的遗像唠叨唠叨。想想我真的很愧对深爱的阿岚,这么多年来我将大部分的精力用在了工作上。她既没有吃好穿好,我也没有好好的照顾她。现在生活刚刚有了些改善,她却悄无声息地走了,连她最疼爱的儿子也撒手不管了。

平日里阿岚对儿子小帆管教十分严格,更是疼爱有加。几年前,小帆在一所离家较远的中学读书,她认为初中是孩子成长的关键时期。阿岚怕他受不良环境的影响,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照顾小帆的生活,一住就是3年。现在小帆已上高中,妈妈突然的离去,他有多苦只有他自己知道。

性格内敛的小帆默默地隐泪承受着早年丧母之痛。昨天傍晚小帆的班主任打电话来,告诉我他的情绪极不稳定,同宿舍的室友说他在夜里说梦话、大哭、大叫,近几日他常常自己又对着墙壁一阵拳打脚踢。我去学校看他,他却安慰我,说自己没事。儿子长大了,却成熟得令人心疼。

从我们家出来,锁门的瞬间又觉得阿岚就在我的身后,似乎一转身就可以拥住她。我多么希望转过身看到她正在朝着我坏笑。可惜我无数次的转身,无数次只能任凄然的泪水长流。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采访手记

中年丧偶是人生三大不幸之一,听了斯尔的遭遇,让人扼腕痛惜同情深深。常言道:人有旦夕祸福。猝不及防地遇着了,哭过、痛过还要顽强地让精神站起来。要想让死者安息,活着的人就要咬紧牙关学会尽快抚平被崩塌的心灵。最美的花虽然今天凋落,但是明天的人生还有很多风景要走过。在这里祝斯尔早日走出寒冷的冬季!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

我想我已经老了……

敏敏剪纸 彭客实名认证  彭客达人认证 

访问他的空间

104主题

9913帖子

5精华

花园别墅
威望:16484  
通宝:999  
社区:下淀社区
发短消息 加为好友

发表时间: 2011-12-25 00:31 显示全部帖子

冬虫夏草

访问他的空间

0主题

13帖子

0精华

小户型
威望:60  
通宝:12  
社区:风华园
发短消息 加为好友

发表时间: 2012-2-17 16:08 显示全部帖子

快速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你知道吗?三个多月没来彭客了,如同失恋般落魄。(温柔坏男人)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高速模式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彭城晚报》网络互动平台!
  ©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
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00195 苏B2-20100179  彭客网法律顾问:江苏运通-孙刚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