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彭客网 情感驿站 红尘男女 除了他,一切繁华都只是背景【2011年12月20日彭城晚报】
<option selected value='1021899'>1楼---茕茕白兔---未评分</option>

茕茕白兔 彭客实名认证 

访问他的空间

1246主题

9877帖子

83精华

十里农场
威望:20281  
通宝:6543  
发短消息 加为好友

发表时间: 2011-12-21 16:30 显示全部帖子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哦,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或者 QQ账号登录  
2011-12-01
电话采访
小米
27岁
文员
寒崖
预约热线:15805218004
预约时间:8:30-22:00
QQ群:35851559
邮箱:hongchen5693528@sina.com

 

  小米在电话中用低沉而缓慢的声音告诉我,她不知道该庆幸还是该痛惜在那个特定的时间里与江洋的相识。“该庆幸的是,我认识了他,和他有很多共同感兴趣的话题,并碰撞出许多诗意的灵感火花;痛惜的是他像流星一样在我的生命里划了一道痛彻骨髓的伤痕……”

  爱上他,只因为一个称呼

  第一次和陌生人说很多话,是对江洋说的。在网上说的。

  那天,送走来看我生活的妈妈,便被莫名的伤感包围,于是走进车站旁边的一个网吧。

  他在线,我们从陌生人开始交谈,具体说了什么,已经不记得了,好像告诉他我失恋了。呵呵,我没有恋爱过,自然不知道什么叫失恋。只是耍赖地希望博得他更多的同情,他上当了,给了我很多安慰。喜欢他傻得可爱的语言,就加了他为好友。

  做设计的他和做文案的我都是网虫。

  一个爱过的人怎么可以这么幼稚。他看了我在网上的文集,给我的评论就是那句话。

  傻子,我当然没有爱过。至于失恋嘛,呵呵,要到许多年以后了。我嬉笑着回答。

  小丫头,这么刁蛮,当心嫁不出去。他给了一句警告。

  说实话,我有过很多担心,比如加不加工资,考不考得上研究生,以后社会发展了,找不找得到好的工作?就是没有担心自己嫁不出去。甚至连嫁不嫁都还没考虑过。但我喜欢他对我的称呼。说不清那是一种怎样的心境,怎样的一番滋味,有一种好温暖的感觉,像久违的春风拂过冰冷的心湖,荡起一圈圈温婉的涟漪……

  我爱上了那个傻子,仅仅是因为那个称呼。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江洋的公司在我生活的城市成立了一个分部。做分部技术员的他是一个180厘米,不胖也不算瘦的男孩子,既不帅得张扬,也不丑得出奇。但和他在一起感觉很开心。

  公园很普通,但梅花很可爱,令人不舍离去,或者说,我们不想离开彼此。直到没有了公交车,才猛然惊醒。城市太大,我生活的圈子太小,许多地方我还很陌生。在他居住的那个角落,我怎么也找不到旅店。北方的冬天真的很冷,在他临时租住的小屋里,我们坐到很晚。本就不结实的我承受不了夜晚的严寒,不停地打喷嚏。

  “你睡吧,小丫头,我在床边陪着你。”他怜爱地看着我说。

  在他的小屋里,他的床上,他给我盖上被子,我开始睡觉,但睡得很不踏实,朦朦胧胧中,感觉他不停地给我掖被子……

  “你困吗?”看着他疲惫不堪的面庞,我改变了和他聊天时的调皮和诙谐。很心疼地问他。

  “放心,小丫头,我是大男人啊,只是担心你会一病不起,我无法向你的亲人交代。”他抚着我的脑袋,欣慰地说。你好了就好。

  有一丝被宠爱的温暖,有一种被唤作“感动”的情愫弥漫了我整个心房,在那个静寂的暗夜里,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孩。我渴望时间停留在那个时刻,他陪在我的身边的时刻,永远不前。但时间不会因为我的心情而停留他的脚步。

  “……付出的青春不可惜,难得今生有这份约定……除了你,一切繁华都只是背景……这份爱,用生命演下去……”我们哼着一首歌,再次漫步在那个有梅花的公园里时,江洋牵着我的手。有风拂过,他就用他的大衣把我裹在怀里。游玩中,他一直像个唠叨的大哥,我喜欢手被他握着的感觉,很甜蜜;喜欢寒风中被他拥在怀里,很温暖;也喜欢他的唠叨,有一种被人宠爱的幸福。是他让我知道了,世界上除了亲情外,还有一种真情叫做“爱”!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我愿意和他就那样牵手一生。

  一切繁华都只是背景

  我是一只懒猫。早饭一般是在公司用微波炉热一个面包、一杯牛奶。午饭、晚饭和表哥,还有他的好友明越一起吃。周五晚上被表哥捎回姨家。

  认识江洋以后,我变得贤惠而勤劳,到超市里买来百合、江米、花生、大枣等,学着妈妈的样子给他煲香香的粥;围上小小的围裙,开始学着摆弄油、盐……

  我不记得有多久没和表哥一起吃饭了,也不记得有多久不再在周末的晚上回到姨家。我很快乐地过着那种像古代小媳妇似的日子。姨不愿意了,把我抓回家里,很严厉地训斥我……

  如果她软言细语,我会因惭愧而有所收敛。我倔强但还知道好歹。可是,很遗憾,我没办法领她老人家的情,我知道江洋不帅,没有很好的职业和身份,和表哥及他圈里的人比起来,有些贫困,有些可怜……

  但是,爱是一种生命的感动,是一个生命倾听另一个生命;是一个生命被另一个生命领悟的温暖;是一种暖入心底的、深深的感动;不是追逐名利的虚荣心的满足,而是一种可以为之失去生命的快乐;不是任何外在的行为、物质可以制造出来的,那是一种心灵的感觉,非言语可以形容,怎么讲给别人听呢?别人又怎么会明白呢?

  我从来就没有想过我先生该有多英俊、有多体面的工作,没有想要挣很多钱,我只是希望我们能相互懂得,相互欣赏,因爱而相互接受彼此的缺点。我想,如果我爱上一个人,就会一辈子和他相濡以沫地守在一起,不管生活多苦、多难,不管生活经历怎样的风云变迁。我喜欢他,就是要和他一生一世在一起,就算回到他的故乡种地也好。呵呵,我不会种地,但我愿意陪爱人一起忍受任何一种磨难。

  记得有人说过:着了情魔,为情所困之后,任你多聪明、多睿智也要变成愚昧无知。我不得不承认,我变成了一个笨蛋。我已经不是那个任意撒娇、任意胡闹的我了,我甚至学会了害羞。

  也许,我开始了恋爱?很可怕的一种感觉!

  原本想,今生的愿望,就拼命的让它在今生实现,至于来世,来世哪怕是一朵蔷薇、一只夏蝉、甚至仅仅是一滴朝露也无憾了。爱上他就和他在一起,管他贫穷和辛苦,还是富裕和安逸呢,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就算吃糠咽菜,也是莫大的幸福。但是,我错了,我用亲人的关爱,用已经习惯了的生活及将来的人生去赌,却换来了一场虚无……

  “刁蛮丫头,当心嫁不出去。”我耍赖的时候,他隐忍地逗我。

  “嫁不出去,不嫁。”

  “那就嫁给我吧。”他也赖皮地反击。

  “你?哼!少臭美!叫我姐姐。”

  “你能大过我?小丫头!我孩子都好几岁了。”他好像突然明白说错了什么,停住了话语。但这几个字,却像雷鸣般在我的耳边炸响。

  我被孤独和凄凉包围着

  由于业绩显著,江洋被调到了别的城市开发项目。在送行的月台上,他把我紧紧地拥在怀里,像要把我揽到他的身体里去,他的拥抱弄疼了我的骨骼,但我却感不到一丝的温暖。

  思念的日子总过得很慢。

  “ 想你了,但我走不开,你来看我吧。”五一”前几天他天天说。

  “好,只是我怎么住呢?”

  “我和人混住的,实在不行,住宾馆啊。”我又开始生气,在我的城市,他是自己一个人住一间屋子的,怎么在他的城市他反倒没有地方住了呢?他可以把他的房子让给我住。我是一个见不得光的第三者啊,他都有孩子了,不是吗?

  原本把什么问题都看得很简单的我,突然就细腻起来,想了很多乱七八糟的内容。思考的结果是自己受了很大的伤害。

  “五一”我要加班,没时间陪你……“五一”前夕,他说。

  “那算了,我不去了。”我故做轻松地应着。

  当然不会不去,如果那样,我就不是我了。

  江洋做梦也不会想到,我如期飞到了他的城市,而且对他进行了跟踪。我做梦也不会想到,跟踪的结果使我自己受到了致命的伤害:他进出的那套房子里,有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和一个很淘气的孩子!

  在那个陌生城市的时时刻刻,我都被孤独和凄凉所包围着,我的眼睛一直被一种唤作“眼泪”的东西所浸润着……

  误会让我们分离

  我失魂落魄地逃回到我生活的城市。但是表哥去了外地出差,那是唯一一个支持我和江洋交往的人啊。

  江洋像许多次一样,到吃午饭的时候,没见到我就到我的公司叫我。

  “小米,你怎么啦?”江洋看着默默地往嘴里塞着饭、一言不发的我,关切地问。

  低垂着脑袋,我开始流眼泪……

  “我以为,你有一天会长大,总归会明白的……”他叹了一口气。

  “你知道吗?小米,其实,其实,我很喜欢你的,喜欢你的任性、喜欢看你耍赖过后得意的神情,喜欢你不施粉脂、穿着牛仔衣服,随随便便的完整的你。”

  我迷茫地看着他,不知道他要说什么。

  “你以为你公司旁边的饭很好吃吗?只是我喜欢和你一起吃饭的感觉,喜欢你把不喜欢吃的东西赖皮地扔到我的碗里。”

  “你是哥哥,和表哥一样,我不喜欢吃的,你当然也得吃。”

  “那你就还把我当哥哥吧,你已经长大了,你当然知道我在说什么,你很痛苦,是不是?你需要一个肩膀依着哭泣,你需要一个胸膛盛纳你的痛苦和委屈是吗?”

  是的,我想。可是,那个人不给我那样的环境,他不关心我的痛苦!我在心里喊。

  泪,涌了出来……

  我成了明越、一个IT工程师的妻子。看我总是不高兴,先生就带着我到了他家乡的城市。

  两年后,一个旧日朋友约我喝咖啡,告诉了我关于江洋的消息:他从我的城市离开后,到了一个边远山区的小县城。作为主管的他很快完成了公司的工作,回到公司总部他就给我发消息,让我五一去他那里玩,不巧的是公司又安排他给外地的客户进行员工培训。完了以后,他来了我的城市,但我已经在和明越筹备婚礼了。

  “那我看到他住的屋子里的女人和孩子呢?”我问,很不甘心,我的亲眼所见。

  “他一直住在他表姐家里啊,就像你在你姨家一样。”

  一滴清泪从我的脸颊滑落,我突然发现,我的逃避,我的漂泊,都在这一滴泪中崩溃……

  我冲出咖啡屋,跑到公园,已经不是梅花盛开的季节,更不是那个我和他去游玩过的公园,我找不到一点点梅花的影子……靠着一棵树,我像一只被抽了筋的猫,颓伤地滑倒在地上……

  许多天以后,我在BBS上帖了一首小诗:……我是你的一片叶子/你倒下了/从此/化做千丝万缕心/随你的魂魄/四处飘零……

  在以后的人生里,总会有一个人的笑容在最美的日子、最不经意的时候,浅浅地浮现在我的眼前;在某些落叶飘零的清晨、华灯初上的薄暮时分,总会有一段对白极轻、极轻却又极为清晰地在我耳畔响起: 小米,这么刁蛮,当心嫁不出去。嫁不出去不嫁。那就嫁给我吧。你???哼??!少臭美!蓦地,我的心便会很痛、很痛……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小米说她经常会在睡梦中醒来,眼角总是湿漉漉的,因为梦中会有江洋,她总是会看见江洋孤零零的背影。她痛恨自己对江洋的不信任,如果当年的自己不是那般冲动,如果当年把事情弄明白,也许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眼泪了。只是时光已经悄无声息地流走,旧日的爱情已像指尖沙般消散在风中。过去的已无法追回,那就让往事随风而去吧。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

我想我已经老了……

快速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大秀场

看新帖

      你知道么?在彭客网你能知道怎么样去畅游徐州,还有各种有趣的活动。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高速模式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彭城晚报》网络互动平台!
        ©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
      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00195 苏B2-20100179  彭客网法律顾问:江苏运通-孙刚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