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彭客网 情感驿站 红尘男女 一份份真情为何总是付之东流【2011年12月4日彭城晚报】
<option selected value='999252'>1楼---茕茕白兔---未评分</option><option selected value='999302'>2楼---ybyb0912---未评分</option><option selected value='1004805'>3楼---ybyb0912---未评分</option><option selected value='1005836'>4楼---香水有毒0621---未评分</option><option selected value='1026091'>5楼---敏敏剪纸---未评分</option>

茕茕白兔 彭客实名认证 

访问他的空间

1246主题

9877帖子

83精华

十里农场
威望:20281  
通宝:6543  
发短消息 加为好友

发表时间: 2011-12-4 18:27 显示全部帖子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哦,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或者 QQ账号登录  
2011-11-15
环球雅思(金地店)
力辉
43岁
自由职业
灯火阑珊
预约热线:15805218004
预约时间:8:30-22:00
QQ群:35851559
邮箱:hongchen5693528@sina.com

 

力辉风风火火赶到,手里的布兜往地下一放,我看到裸露出的是瓦刀和泥抹子。他顺我的目光说,“我是泥瓦工。去年开始在徐州打工,我以为离开老家,会将那段情留在身后。可是……”他无奈地摇摇头将目光投到窗外,慢慢地讲起了让他挥之不去的经历。

十多年痴痴为等一个人

我曾经痴痴等待的人,是我的初恋,她叫枫儿,是我的中学同班同学,还是我的一个远亲。我们两小无猜,情同手足。当我对情有了懵懵懂懂的意识时,我在心里暗暗下决心——长大后一定娶她为妻。在我心里她是那么的干净而又美丽。

初中毕业后,我们又同时考入一所高级中学,更令我窃喜的是枫儿仍和我在一个班级里。我能与她朝夕相处,哪怕不说话也可以天天看到她。可惜只读到高二,我便离开了学校走进了军营。而枫儿却一直在上学、参加高考、复读再考大学。

几年后我从部队回到了村子,枫儿仍奔波在考大学的路上。我觉得她考了那么多年,总是名落孙山,劝她放弃,并且希望她答应我的求婚,与我一生携手。枫儿说她一定要考上大学,考上以后就和我结婚。她是个执着的人,我左说右劝她仍不放弃自己的梦想。我想爱一个人就应该支持她、帮助她实现她的梦想。于是在之后的若干年里,我在经济上全力支持她。终于在她25岁那年,枫儿如愿以偿考进了北方的一座高等学府。

在送枫儿上火车的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她不会兑现她的诺言了。但我仍心存侥幸,痴痴地等她回来,梦想着她与我牵手走向红地毯。我一如既往地在各方面支持她,把她当做我的爱妻一样疼爱。该我做的不该我做的,我统统甘心情愿为她做、为她付出。

一晃几年过去了,大学期间,枫儿早已同其他男生卿卿我我。对于这个事实我虽然心知肚明,她放假回家,我还是一如既往地对她好,期待着她在结束学业的同时,也能结束短命的校园爱情,再回到我的怀抱。直到她大学毕业,与那人结婚,我才彻底绝望。

同情让我动了恻隐之心

我是一个对感情专一的人,爱一个人不容易,忘掉一个人似乎更难。结束了10多年的初恋后,很长时间我都无法从那段近乎亲情的恋爱阴影中走出来。朋友们陪我、开导我,也骂我,都无济于事。他们说要想让我真正走出阴影,就必须开始新的恋爱婚姻生活。于是,他们开始说服我学会接受现状,接受新的感情,同时给我张罗着介绍对象。

枫儿结婚的时候我已经30多,我周围,甚至亲朋好友的周围,适合我年龄的未婚女青年大都嫁做他人妇。

一天,朋友大宝找到我说,他的老邻居嫚芝很会料理家务,不久前丧夫。人倒是不错,不过经济状况不好,还有一个上中学的孩子。之前嫚芝为了挽回丈夫的生命,倾尽了家里的一切,所以生活十分拮据。还说她过日子应该没有问题,建议我和她先认识认识。朋友们的热情和诚意让我无法拂之,再说我也想让自己从昨日的情感中走出来。

第二天吃过早饭,我准时到大宝家去见面,刚刚坐下不久,随大宝的媳妇进来一位村妇,中等个头,本本分分的模样。大宝介绍说她叫嫚芝,比我小2岁。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嫚芝,她是怎样的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啊,瘦弱的似乎一阵风就能吹倒,两眼无神地间或瞟我一眼,穿着过时又陈旧不堪,却很干净利落。我的心莫名一动——多可怜的人儿。

我们在大宝家聊了整整一个上午,谈得非常开心。我这30多年来第二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女性,随着与嫚芝谈话的深入,渐渐地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也许,我是个感性多于理性的人吧,当时我想眼前的这一位也许才是伴我一生的人。

中午在大宝两口子的热情招待下,我俩在他们家吃了中午饭。又坐了片刻,嫚芝对我说:“到我家看看吧。”我暗暗窃喜,抬脚就随她去了。大宝俩口子,送我们出来的时候乐得合不拢嘴。

平凡的日子令我满足

我们一路谈笑风生,没走多长时间就到了嫚芝的家。推开大门,不大的院子里有三间破旧的老房子,和两间更不像样的耳房。她引着我走进了主房,眼前的一切令我暗暗吃惊。昏暗的房间里,几乎家徒四壁,让我顿感凄凉。侧身看看站在我旁边的嫚芝,突然感觉这张面孔亲切起来。仿佛我们不是刚刚认识了几个小时,而是早已相处了半生。那一刻更大的同情,如泛滥的河水一点点将我淹没。感觉自己有责任对她好,从而改变她的生活。我就这样愣愣地看了她好一会,直到她热情地招呼我坐下,我才回过神来。

当我们相向而坐时,我真诚地对嫚芝说:“如果你可以信任我,我会伴你一生一世,把你的孩子抚养成人。”嫚芝笑了,笑得那么开心,脸上还泛起了淡淡的红晕。之后嫚芝问我:“你愿意来我家生活吗?”当得到我肯定回答后,她更加高兴。

当时嫚芝的孩子在较远的一所寄宿学校读中学,晚上不回家。我在她热情的招待下,在她家一起吃了晚饭,又聊一会我就起身告辞。她却大方地说:“天黑路不好走,明天再回家吧。”这样的挽留令我十分意外,再看看她一脸认真的样子,我确定她讲的不是客套话,难道她对我也是相见恨晚?

那晚我真的留了下来,也是自从那天我们像多年的老夫老妻一样过起了日子。

半年之后,我带她离开老家到上海,在那里我们租了一间小房子。她精心地把“家”收拾得温馨又干净。我们各自找到了一份工作,白天一起打工,晚上一起回家。煮饭烧菜、洗洗涮涮,房间里飘散着饭菜的香味,也弥漫着温情。我越来越感到,嫚芝是我今生的归宿。

第二年嫚芝怀孕了,我更加怜惜她,尽可能地照顾她,并让她辞去了本已做得挺好的工作。我仍然在上海打工,每天我特别渴望夜幕降临,那时我才能收工。下班后,我买上一些嫚芝爱吃的东西,归心似箭地回到我们租住的房子。

此时的嫚芝,已准备好了晚饭在等我。温暖的灯光下,我们一边吃饭,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尽管不是山珍海味,我却觉得那是最好的美味。我十分享受那种生活状态,也很满足那段平凡的日子。

在嫚芝临产前,我们回到了老家。2004年3月,我们的大女儿出生了。为了更好地照顾她们,我没再出去,全心全意地在家伺候她们。待女儿两个月时,我又去了上海打工,所赚薪水除了留下基本的生活费外,其余的我全部寄给了她。农忙时,我再请假回家收割、耕种。

2007年,我们的二女儿出生后,为了方便回家,我辞去了上海的工作,在徐州打工。大概一年也能赚两万多块,也全部交给嫚芝支配。

十多年来我们相濡以沫,过着平凡却温暖的小日子,我以为我们可以携手到老呢。

她悄悄地离开我身边

令我始料不及的事情发生在去年。这个时候,我们不仅耕种着她村里分给她的几亩地,我自己家还有十多亩地也要我负责。有一天,吃过晚饭聊天时,嫚芝突然说让我不要外出打工,她自己到本村小建筑队干活,让我在家带好两个孩子管好地。我就同意了,觉得那么多的地,她也管不了。

之后,我每天在家带孩子做饭,等她回来吃。不经意间又过去了一段时间,嫚芝慢慢地有了些变化,开始隔三差五地晚归,究其原因总是解释为加班,这时我没有对她产生任何怀疑。后来当我看到和她一同干活的邻居都正常回家,而她仍说自己在加班时,我开始怀疑她了。

不久,我了解到,嫚芝明说加班,实际上早已与包工头暗度陈仓了。震惊之后,我开始兴师问罪,而嫚芝矢口否认后的解释又漏洞百出。我们共同生活了这么多年,无论遇到什么事都是有商有量,从没吵过嘴。可自从发生了这件事,我们原本温馨安宁的港湾,从此便是大吵三六九,小吵天天有。

在又一次争吵后,嫚芝带着两个孩子走了。那天很晚了,还不见其归,我就开始四处找她们。直到多日后,在嫚芝的妹妹家找到了她们。看到孩子,我的泪水就无法控制,一切尚在懵懂中的女儿们一起扑了过来。我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把她们小姐俩抱到我的自行车座上转身往回走,嫚芝也默不作声地跟在后面。

夕阳西斜,风儿撩起我的衣襟,也撩起我们牵手走过的一幕幕。我不由地深深地叹了口气,走到这一步今后的路怎么走?看着更加乖巧的孩子,我考虑更多的是她们的成长。我带走?她们都还尚小,没有妈妈怎么可以。不带走,我自己离开?想孩子的日子我又受不了。再说孩子在一个残缺的家里长大,总会带来这样或那样的遗憾。为了她们能在一个正常家里健康成长,我还是忍吧,想到这,我的泪再次潸然而下。

回到家后的一段时间,我们如过去一样带着孩子过日子,可是我再也找不到曾经的感觉。去年秋收后,嫚芝带着两个孩子再次离家出走。这一次如人间蒸发,我再也没有找到她们。听说她们去了邳州,我赶到那里,找到所说的村庄,却一无所获。

又是一年叶落时,我仍没有找到她们。我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打工,每月所得几千块钱。除了维持我的基本生活外,剩下的都存入了银行。我期待着有一天能找到她们,为孩子、为家所用。

我还年轻,我想找到她们,我更想有个家,萧瑟的北风卷起满地的落叶打在我的身上,我仍然四处漂泊着,哪里才是我栖息的港湾?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听着力辉的诉说,感觉他也是个重感情、有责任的人,他的遭遇的确令人同情。而带着两个不懂事的孩子四处躲避的嫚芝,就真的会幸福吗?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

我想我已经老了……

ybyb0912 彭客实名认证 

访问他的空间

192主题

4582帖子

6精华

禁止访问
威望:7827  
通宝:454  
发短消息 加为好友

发表时间: 2011-12-4 19:36 显示全部帖子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ybyb0912 彭客实名认证 

访问他的空间

192主题

4582帖子

6精华

禁止访问
威望:7827  
通宝:454  
发短消息 加为好友

发表时间: 2011-12-8 12:25 显示全部帖子
内容发自掌上彭客 http://wap.pengke.com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香水有毒0621

访问他的空间

0主题

30帖子

0精华

小户型
威望:64  
通宝:3  
发短消息 加为好友

发表时间: 2011-12-9 11:04 显示全部帖子
所以说,再好的感情也敌不过生活的磨难。

敏敏剪纸 彭客实名认证  彭客达人认证 

访问他的空间

104主题

9913帖子

5精华

花园别墅
威望:16484  
通宝:999  
社区:下淀社区
发短消息 加为好友

发表时间: 2011-12-25 01:07 显示全部帖子
在婚姻中有外遇的都是少脑子。

授予知识是有价之物,开发智力是无价之宝。剪纸可以最佳的提升宝贝动手动脑的能力

快速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大秀场

看新帖

      你知道吗?在教育版板块,让我们更加的了解孩子。看到自己的不足!我喜欢彭客网!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高速模式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彭城晚报》网络互动平台!
        ©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
      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00195 苏B2-20100179  彭客网法律顾问:江苏运通-孙刚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