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彭客网 彭客茶馆 写给残酷世界的100条微博(名人篇)
<option selected value='96374'>1楼---畅游小鱼---未评分</option><option selected value='96598'>2楼---才子呸佳人---未评分</option>

畅游小鱼

访问他的空间

695主题

1373帖子

92精华

栏目版主
威望:8453  
通宝:6182  
发短消息 加为好友

发表时间: 2010-6-8 15:41 显示全部帖子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哦,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或者 QQ账号登录  
本帖最后由 畅游小鱼 于 2010-6-8 15:42 编辑

他们有的在现实中出类拔萃,有的在网络上扬名立万,他们用自己的能量和方式向社会传播思想。


  蔡康永(电视节目主持人):森林不残酷吗?有雨火猎杀,而动物兀自美丽着。宇宙不残酷吗?荒寂无止尽,而星辰兀自美丽着。社会也残酷的,人死罐破,井干路绝,而人还是美丽的。我捡拾善意,如捡拾蛛网垂挂的露珠,时光压出的琥珀,我知道我不能仰赖陌生人的慈悲,但如果遇到,我会珍惜贮存,因为还有来日。


  姚晨(演员):剧组有一头拍戏用的奶牛,眼见着它越发消瘦,眼神也变得忧郁,我很心疼它。昨日它杀青,望着它离开的背影,我庆幸:可怜的家伙,终于能回农场吃好喝好睡好了。却得知,因为担心污染,回到农场,它将要被人道处理。我好难过,因为我无法救它,这是残酷社会的残酷生存法则,我和它都要遵循……


  黄健翔(体育评论员):看留言,挺有意思。大家的心态挺微妙,各种的都有。其实呢,都拿自己当人,也拿别人当人,既不仰视也不要俯视,平等交流,怎么样都是好的。别先入为主有罪推定带入立场,一切都是愉快的。说个球,说别的,都一样。咱们不是就想要个民主吗?能民主对待别人和自己才是起点。


  陆川(电影导演):满嘴真理的人,内心往往绝对自私和自我中心,不信试试让他为你牺牲一些,不能。他自认是寞理的化身,一切人要为他的真理臣服。甚至在你被他真理的光芒切割得遍体鳞伤的时候。你也不可能得到他真心的温暖。你交出了身体和感情,他给你一堆道理;这样的完人,慎重交往。


  刘若英(歌手):我们不择手段地强迫别人变成圣人,我们不能不微笑,我们不得不善良,我们对一个人肯定的时候往往是他死去的时候。坚持真实而缄默的人,被认为虚假不堪。问你,你不回答,我就帮你找答案,问题都有答案,没有真不真实,只有动不动听。感同身受是最难感同身受的一件事。


  陈晓卿(纪录片导演);我是一个怯懦的人,面对残酷,更多的时候我会躲避,甚至忍让。我只能做到不和助纣为虐者为伍,并且永远对那些反抗者心存敬仰。


  庄雅婷(自由撰稿人、专栏作家):如果你眼中的社会是残酷的,那么你的心未必不是冰冷而暴虐的。那偶尔的温情和善意也等同于烧香还愿式的救赎。我不是教你天真和软弱的善良,只是人们往往以为去除丑恶是让这个世界变得美好的方式,却往往忽视了经营美好才是更直接的。生命只有一次,世界其实很美善温存。


  止庵(学者):再引述一遍周作人的话:“盖据我多年杂览的经验,从书里看出来的结论只是这两句话,好思想写在书本上,一点儿都未实现过,坏事情在人世间全已做了,书本上记着一小部分。”


  粱咏琪(香港艺人):试着接受好听的话多半是假、难听的话多半是真的这个事实。所以要认清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不光靠别人的话来肯定自己的价值。


  蔡润(美食家、作家):对付残酷的世界,杀人最低招:高招是杀鸡杀鸭,吃个饱,怒气全消。


  李承鹏(足球评论员):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扯淡的人生。


  闾丘露薇(凤凰卫视记者、主持人):在大部分人还没有形成独立思考的习惯的时候,媒体追求收视,吸引眼球,只会让这个社会更加的浮躁,甚至误导民众。媒体是应该拥有社会责任的,特别是中国的媒体。因为中国民众的选择目前并不多。


  吴晓波(财经作家):在寂寞中寸进,在攻击中顽抗,在屈辱中沉默,在卑微中独存。


  郑渊洁(作家):为中国孩子写的歌词《我要活着回家》:1亲爱的爸爸妈妈,我去上学啦。希望这不是永别,我要活着回家。2亲爱的老师校长,我来上学啦。您不能让坏人碰我,我要活着回家。3亲爱的叔叔阿姨,我在上学啊。您有不满去上访,我要活着回家。


  蒋方舟(作家):我对社会的残酷没有怨言,只有好奇。我想沿着“残酷”,去寻找苦难,寻找它的父辈,它粗大的根系。我要溯流而上、期待憧憬着巨大苦难之源如世间最壮丽之美景扑面而来,你敢吗?你来吗?


  曾子墨(凤凰卫视主持人):自由、爱情、一切温暖与美好,曾经拥有继而失去,或从未曾拥有,哪个更残酷?


  张颤武(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世界有许多不公平,人性有许多不理想。我们自己进入社会,就会感到残酷。残酷其实是我们宿命的一部分,但残酷和希望从来就是挛生兄弟,我们从来也没有让世界没有残酷,但也从来没有放弃希望,我们就会在其中付出努力,得到回应,我们就会有些幸福感。


  老榕(专栏作家):每天上午送孩子出门上学,总想起很早前看过的一句话:社会,现在开始,我就把孩子交给你了。我们总要把孩子,把未来,交给社会。社会,你虽然残酷,可是我们都应该像关心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可能影响你未来的一举一动永远保持敏感。


  大仙(专栏作客):你今天在大酒中坚持着,坚持到最后,产生于再坚持一下的努力奋斗之中。残忍的是明天还是大酒,后天更是大酒。混一次酒局大一次,大一次再混一次,再混一次再大一次,再大一次再混一次一完全是愚公移山那种不讲道理的活法。


  石述思(《工人日报》要闻部主任):世界最残酷的事:你爱一个人他却永远在爱别人;你爱奋斗却总是没有结果;你爱国家却总是被当成多余人:你爱父母却总是在异乡为生计挣扎无法相伴;你爱自由却总是走不出一个又一个囚笼:你爱生活却总是在为生存挣扎一旦依然不能放弃,接受世界是改变它的前提。


  王小山(榕树下同站总编辑):年轻人少存钱,多长本事,如果不知道怎么拿钱长本事,把钱都换成路费,到处走走就行。


  路金波(万榕书业创始人):许我公平“法”,报以微薄“爱”。至于其他,各自梦想、行走、忍耐。


  张发财(设计师):把眼睛蒙上,把嘴巴蒙上,把耳朵蒙上,把身体蒙上,你就远离这残酷社会,享受内心的平静。可是,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木乃伊。所以,享受这残酷吧。


  连岳(作家):爱是你让我终于不怕身处这个残酷的世界。


  魏寒枫(《东方企业家》杂志执行主编):当搏命理想,记得抽空理财:当奋战都市,记得回乡散心;当愤怒填胸,记得偶转视线;当忙碌营生,记得你是公民:当繁花乱眼,记得聚焦一事;当追求完美。记得deadline:当按葫起瓢,记得持之以恒;当待不下去,记得移民美国。记住辩证法,记住太极图,原则为主,灵活为辅。


  慕容雪村(作家):我期待这样的生活;天是蓝的,水是清的,打得起官司,买得起房子;不经我同意,没人可以闯进我家,走在街上,不害怕警察,也不害怕流氓;受了冤屈,可以讨回公道,不用跋山涉水,持有异议,可以大声讲出,不会被请去喝茶:让电视不再说谎,让孩子不再受伤,让该笑的人笑出声来,让可怜的人从此坚强。


  宁财冲(编剧):别说,做!即使做错了,失去一些机会,但因此而获得的经验教训,比一堆漂亮话值钱得多。


  俞白眉(编剧):世界永远是残酷的,不只我们现在这么觉得,孔子、老子、释迦牟尼、耶稣、狄更斯、巴尔扎克、马尔克斯……大家伙都这么觉得。在这问题上,我们既然没中头彩,也没必要发最多的牢骚。


  马伯庸(网络作家):一个缺乏真相的社会,其实并不算残酷,可悲归可悲,自有乐在其中;残酷的社会,是容许你去渴望真相,却没有足够的力量去发掘;但真正最残酷的社会,是把所有的真相全都摆出来,没有矫饰没有遮掩——真的,没有比这更残酷的事了。


  和菜头(腾讯博客总监):扼住命运的咽喉吧!否则,你就只能堵塞它的肛门了。/如果对于一部分人的残酷被视为一种必要的牺牲和成全,那么所有人最后都会深陷残酷,无人得救。


  五岳散人(时评作家):社会有多残酷,生活在其中就应该有多勇敢,不然的话,活得就会更加不爽。您这么想吧,反正也是一辈子,伸头是一刀,缩头还不是一刀?


  平客(《南方周末》文化编辑):说给自己:你要敢于直言,但需停止抱怨。不要让愤怒把自己变成一颗小原子弹。残酷治愈不了残酷时代,也救不了你自己。实在郁闷,就回到年少时光,冥想、沉思,那些星星伸手可得的好日子。就算船要沉了,你也要记得泰坦尼克号上那几位小提琴手,鞠个躬,继续演奏,然后葬身海底。


  今伺在(作家):我能想到最残酷的事,就是抱着心爱的女孩,站在帝国大厦之巅,和她一起仰望满天的灰机……


  西门不暗(《南部周刊》执行主编许庆亮):把仇恨交给热爱,把残忍交给宽容,把绝望交给黎明,把恐惧交给阳光;让孩子牵手未来,让青春邂逅激情,让梦想亲吻明天,让脚步遭遇远方。


  包月阳(中国发展出版社社长):有因才有果,有因必有果。且不说不可思议的三世因果,就多数人而言,当世的因果链就看得很清楚。中年的境遇是青少年的积累,老年的状况是中年的积累。有时候,当天就能兑现因果。当因缘成熟时,好事坏事都已不可避免。培养善念,多行善举,给你遇到的每个人一个善缘吧,你会得到善的回报。


  程益中(《东方企业家》执行出版人):为了把祖国花朵培养成合格接班人,我们抹煞孩子的童年:为了不给衙门丢脸,我们驱赶在城市挣扎的同胞;为了不给官府添乱,我们暂住在自己家里;为了改正小恶,我们犯下大罪:为了遏制暴力,我们动用更大的暴力……


  刘春(凤凰卫视中文台执行台长):我们时代最大的残酷往往背负在那些乡土少年身上,走出来,一路坎坷一身伤疤,体验数不完的生的残酷:而更残酷的是,不走出来,又几乎死路一条。


  刘旗辉(商界传媒董事长、总编辑):在这个残酷的世界里,追求成功的同时,别忘记追求意义,在意义中给灵魂找个家。


  李栓科(《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社长):梦想激发斗志,成就想煌。负重者能前行,挫败时能奋起,都源于梦想不灭。希望总在不远处等着我。因此在放弃之前要学会尝试,学会坚持。梦想与失望犹如欢愉与疼痛,都在时刻提醒我们这是充满活力的生命体。与梦同行,有梦同在,还有什么不能攀爬的山巅和沟壑。


  何力(《财经》杂志主编):如果你有一口痰,你不必把它吐到残酷的人的脸上,但你必须吐出来,你可以把它吐在一张纸上,然后扔进垃圾箱。


  钭江明(《时尚先生》杂志主编):我为复仇归来,但我用爱来复仇。


  胡淑芬(喜剧工厂厂长):凡尔杜先生说:“你必须学会无情,才能活在这无情的世上。”可我更喜欢多情地活在这个多情的世上,哪怕是我自作多情。


  杨锦麟(凤凰卫视主持人):残酷的社会,只是“微博”是不够的。只要“温柔”,也无法抵御残酷的残酷。


  Chensir(广州著名主持人陈扬):用光明驱逐黑暗,用温暖对抗残酷。假如还有希望,就用希望战胜恐惧。


  唐师曾(新华社记者):一、不死!二、不疯!


  陈晓楠(凤凰卫视主持人):我只能相信,这世界有多么残酷,就有多么温柔。


  李小萌(CCTV新闻频道主持人):“在这个世界上,你必须成为你希望看到的改变。”——圣雄甘地。


  光头王凯(CCTV财经频道主持人):何为残酷?残者,一曰凶恶狠毒;二曰缺损不全。酷者,至极也。故残酷社会有二解,一曰:凶恶狠毒至极之社会;二曰:极不健全之社会。我恐惧于前者绝望于前者盈盈垂泪于前者,我生存于后者理解于后者默默祝福于后者。前者耶?后者耶?对曰:光头闪烁其词矣……“酷”乃残暴之意!答曰:汝忒残酷!


  俞敏洪(新东方教育集团董事长):我们处在一个剧变的时代,政治结构、社会结构、经济结构、个人行为体系都在发生巨大变化,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人们对于幸福的定义不会改变,人们希望过上平安稳定、有尊严的生活的态度不会改变,这是万变中的不变。中国所有的改变和变革,都应该从这一中心出发,让每一个人都过上有尊严的幸福生活。


  王冉(易鼠资本CEO):当犀利哥大步走来的时候,我们的社会没有变得更温暖,只是变得更娱乐。在这个权力和财富都畸形分布的地方,制造残酷只要有一块黑幕就足够了,而营造温暖却需要让阳光照射到我们社会的每一个角落。真正残酷的不是那些被残酷了的命运,而是其他的生命因此而放弃对于阳光的渴求。


  许洋(SOHo中国剐总裁):如果和20世纪大规模的杀戮、饥饿以及乌托邦社会实践造成的人类灾难相比,21世纪这十年算不上“残酷社会”,反而表现为在温柔的物质享受中陶醉和沉沦。


  候小强(盛大文学CEO):无论社会怎么残酷,你都要坚信以下词汇:拥有理想,努力,懂得妥协,富有同情心,与人为善,坚信家庭,最好你还拥有一个信仰。


  樊建川(建川博物馆馆长):人与人斗,怨声载道,尸横遍野,光阴或将抹平残酷。人与天斗,污烟瘴气,山穷水尽,光阴定会累积残酷。与人斗,乐无穷,与天斗,乐无穷,来自残酷的现实和残酷的决心。残酷的悲哀。


  欧阳奋强(演员、导演):当我们看到不公还会愤怒、看到弱势还想帮助的时候,表明我们内心的良心和善心还没有泯灭。


  人大张鸣(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系教授):一个农民被屈打成杀人犯,关了11年,妻离子散,连祖坟都被刨了,仅仅因为“死人”复活而得以申冤,居然坐监不想上诉,出来感谢法律。


  叶匡政(诗人、学者):剥夺者会因掠夺的贪婪,或变得惶恐无措,或沉浸动物般的享乐;被剥夺者会因丧失的利益和尊严,每天承受屈辱与奴役,变得心灰意冷。整个社会因残酷,处处布满溃烂的伤口,它让谎言成为人们奉行的真理。重建人们对仁慈、善良、正义、良知、同情、怜悯的信仰,或许能给残酷社会带来一些抚慰。


  胡歌(演员):炊云煮泉。


  杜汶泽(香港演员):我爱你。

    柯蓝(主持人、演员):伤痕累累的我依然要拥抱你。不是为了你,而是因为我更爱自己。


  毛丹青(旅日华人作家):从东京闹市走过时看到一位流浪汉,穿得很破,蓬头垢面,路走得也很艰难的样子。他推了一辆平板车,上面装满了破旧的纸箱子,箱子上站了三只野猫。这时路人谁也不看流浪汉,哪怕就在眼前也当没看见一样,但唯有那三只猫一直看着他,不管闹市有多闹,它们一直看着他。


  严锋(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新发现》杂志主编):人活着,不能什么都怀疑,总得相信点什么。肉包子信不过了,还有菜包子。菜包子信不过了'还有馒头。馒头也信不过的话,还有面粉。真正到了面粉也有毒的那一天,我们还可以去练辟谷。


  马日拉(我来房产网创始人兼总裁):感谢你,使我成长,接受洗礼,褪去善良、单纯和与世无争,学会了冷漠、圆滑与弱肉强食。


  春树(作家);当一个诚实善良有追求的成年人,在这个国家里危险极了。唯有让善的力量更强大,才能战胜恶。


  袁岳(零点研究咨询集团董事长):如果凶手可能随时出现,最佳对策是平时把周围的任何人都发展为朋友,所以你就有随时的帮助。


  陈志武(耶鲁人学金融学院教授):到了中年,小时候事大多忘了,但忘不了三十几年前的秋冬,为赚几毛钱,白天步行几十里,去外地扛一百多斤重房梁回家卖。为躲开木材拦截站只能半夜走小路,又黑又怕又冷又饿,那种悲情真让我看不到有未来。但此刻我正走在纽约大街上,人生还真得靠自己双脚呀。


  范以锦(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坚持公平、正义,社会将变得越来越温柔!


  杜子建(华艺百创传媒公司总裁):我愿以微弱并且凌厉的声音向大荒中的你我呼唤:“底线,挺住!”那些要脸和不要脸的、那些有耻及无耻的、那些霸道或孱弱的、那些尊严及卑微的你我,请筑牢并加固你我最初的底线!当底线成为动态,那道德变态必将成为社会常态!底线,请你挺住!


  宾得(美国化学博士):自私,是人的天性;倾轧,是共生的法则;作恶。在转念之间:行善,如逆水行舟。也许,这个社会是残酷的,也许,这里的人性多是伪善的,但,请不要放弃对公正秩序的渴望和对美好的憧憬,甭则,这世界也会放弃你。wecadrebuildabetterworld。为改变这社会做点什么,趁还来得及。


  蒋一读(读图图书创始人):我在梦里给老天爷写了一封信:“老天爷,您好!《新周刊》举办‘写给残酷社会的100条微博’活动,我不知道该怎么写,特向您请教。”老天爷很快回了信,是一封纸张残缺、斑斑驳驳的信:“小蒋,我知道《新周刊》,你这么写吧:残缺不全才叫酷,简称残酷!”


  孔二狗(网络作家):我最怕听到的词有两个。排名第二的是“好于预期”,因为只要说出这四个字就能知道所谓的“预期”一定极低;排名第一的是“情绪稳定”,一听到这词我就知道一定有很多人情绪极不稳定。


  徐德亮(相声演员):当搞笑堂而皇之地变成粗俗、无意义、没逻辑、胡拼乱凑的理由时,这个社会就太搞笑了。搞笑的时代气息压迫着大多数人只能搞笑而且乐于搞笑,这是一种残酷,但不是终极残酷,当有一天你发现你只能被别人搞、自己还不得不笑时,那才是终极残酷,所以,继续笑吧。


  李牧(加拿大专栏作家):什么时候中国人和人打交道,不需要先了解国籍,不需要先注意肤色,不需要先观察穿着,中国就是一个现代国家了。


  陈朝华(《南部周刊》总编辑):“人生而平等”是当代丛林社会最大的谎言,让人心态失衡,更像致幻剂,容易让弱者心灵迷失。只有正视不平等,才能更加珍惜自己的生命。任何选择,都意味着错过,成功背后也都深藏着无言的虚妄。要知道每个人都是被时间撕碎后独自粘接的拼图,不完美是常态,关键要有自知之明,知足常乐,知不足而自强。


  医生哥渡子(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渡):尽管社会学家认为人性的溃败发生在社会溃败之后,也不管人们如何说腐败分子治理腐败现象,但是作为社会一分子,一位正直而有良心的人,虽然你不能阻止什么,但不应随波逐流,应该坚信自己的信念,保持基本的道德底线!这也许是对社会最大的贡献。


  倪捷(绿源集团董事长):官谣:少征费,少花钱,勤查下水道;束城管,慎拆迁,不扣电动车;与民休息,常怀恻隐之心:不与民斗,释放公民尊严。民遥:多挣钱,多花钱,常看新周刊:勤学习,上围脖,绝对不自杀;爱人爱己,恪守自然之心;戒躁少斗,乐观残酷社会。


  朱学东(《中国周刊》执行主编):即便是在残酷的社会里,也要珍惜哪怕是点滴的进步。只存心里怀有阳光的人,才能从黑暗中看到光亮,看到希望。


  郎永淳(CCTV新闻频道主持人):中国语言一音多字、一字多音的特点,契合了中国文化中的变通。社会现实总是残酷的,作为中国人,我更愿意把残酷理解为还没让人“惨哭”,至少,我们看到,大到大灾来临人间有爱,小到重症儿童求药几万微博转帖,车到山前会有路,有路不必愁残酷。


  马志海(南方电视台主持人):对兔子来说,大森林肯定是残酷的。而社会之所以残酷,也许是因为兔子太多。


  飞象网项立刚(飞象网总裁):残酷的社会是我们自己造就的,不是我们是好人别人是坏人。这个社会需要做而不是说,需要平和而不是极端,需要默默牺牲而不是炒作自吹,需要改良而不是革命。用抱怨社会残酷的时间,做一点有用的事,这应该是智者的选择。


  刘兴亮(红麦软件总裁):即使社会再残酷,即使我们仅有我们自己,我们仍是自己命运的主人。不管在实现梦想的路上碰到多少困难,都要去冒险,不退缩,危险才是最大的鼓励!


  慕容继承(大旗网副总编辑):凌晨4点半起床,5点半排队,7点开始放号,7点半挂上号,9点看专家,9点5分看完,然后排队,交费,排队,验血,排队,拍片,排队。看结果。11点,排队,交费,排队。取药,再转到旁边的输液楼,排队,输液,13点输液完毕,回家,堵车,14点半回到家,吃饭……“你好,这里是北京儿童医院。”


  旺秀才丹(西北民族大学副教授):刚开始走路,走得自然、自在、潇洒;后来看指南,听说了许多方法,越走越觉得别扭,不舒服,不是自己;再后来,又重新学会走路,知道了节奏和舒缓,感到了脚下的大地。遇到过许多坎,虽然艰难,但都在细致平和中最终迈过。好险哪,我差点对道路和方向失去耐心和信心,差点让慈悲和智慧的种子远离自身!


  桑兰de文明号(原国家女子体操队队员):生活总是给我们带来快乐,但也会让我们体会艰辛:生活总不会顺着我们的心思,但要想让自己更加快乐,那么迎难而上,不要屈服:生活就像一本书——《勇不屈服》,只要你有一颗勇敢的心:生活属于我们每一个人,珍惜它你就足最快乐的!


  董璇(演员):莫言说:“当众人都哭时,应该允许有人不哭。”面对残酷选择不哭,把眼泪留在湿漉漉又不愿拿出来晾晒的日记里,专属于他……


  令狐磊的杂志发现室(《生活》杂志创意总监令狐磊):其实,还有比做杂志更残酷的事情吗?又残又酷。


  科尔沁夫(音乐人):不要强求自己成为想成为的那个人,但要强求自己不成为自己不想成为的那个人。


  信海光(媒体记者):天地虽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可天地亦生人、养人,社会虽残酷,但张牙舞爪之外,也依旧有它温暖的下腹部。不要轻易放弃,我深信在这个世界,爱与善良并没有绝迹。


  逆风蝴蝶(海外作家):每一个人的权利都是自己争取的,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利益集团总是盯着公众,尝试大众的耐性,我们能做的就是扩大自己的影响力,发出每一个声音,汇集成民声!


  连鹏(加拿大媒体人):面对社会残酷现实,我们总是轻易地愤怒,却又迅速地遗忘。不知是已成习惯,还是彻底麻木。仿佛大剧场,突然聚集很多人看戏,掌声欢呼声悲叹声哭声一片,剧完散戏了。又恢复一片沉寂。但历史是靠人推进的,公众拥有的正义感和勇气,才是推动社会发展的最大动力。


  后宫优雅(微博红人。自称“新加坡人”):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哪怕在别人看来或许很傻,因为你的愉悦才是你该在乎的全部;把事情想得简单一些,因为这世界没有复杂的事,只有复杂的人心。有一次出席奥斯卡典礼,麦当娜姐姐也在,于是我用流利且纯正的英文问她,what'syour名字mean?她羞涩地说,因为我喜欢吃麦当劳。


  龚晓跃(《潇湘晨报》执行总编):我的意思是,我们都要好好活着:对勇敢的人保持敬重,对怯懦的人保有宽容,不行骗,也不委身于骗局,不作恶,并对恶行有所警惕,做力所能及的事,过内心自由的日子。好好活着就是对现实最大的贡献,就是对未来最有力的保障。


  任晓雯(作家):慌张绝望处,更该热爱文学音乐,及一切的美。譬如乱中赶路,突然停下,指着一朵花说:你看,真美。这美,于路、于方向、于前境,都无甚意义。而此刻此地。生命的意义,是停在这美里的。


  赵波(作家):亲爱的残酷社会:你就像一个让我既爱又恨的男人。给我一分幸福要拿十倍的不幸作回报,对你真心你要怀疑,对你不理你又无耻勾引,你摧残掉我的美丽纯真,让我爱上回忆,恋上忧伤,一切于事无补,沉沦之后还要靠自己拯救自己,学会坚强,没有神仙皇帝……一切只有自己靠自己。


  鹦鹉史航(编剧):长大以后,我遇上多么残酷的事情,都不该觉得委屈。因为小时候,我杀了太多的蜜蜂和蚂蚁。它们要是还活着,现在也该子孙满堂了吧。对不起。


  秦海璐(演员):社会的进步本身就是残酷的,沦落在社会中的人们又怎能不去面对?于是生活在残酷社会的我们也就只能开始自娱自乐地写写微博了!


  周志懿(《传媒》杂志副社长):与觉得社会残酷的人共勉:要尊严得有实力,要么有足够小康的钱、权,要么你还要努力。实力是尊严的最好证明。


  蓝维维(《汽车生活》杂志主编):在父亲因医疗事故过早离世后,很长时间里我都有报复社会的冲动,因为社会医疗资源实在分配不公。直到看见我七岁的儿子用了一下午时间画了一幅《寒假里最难忘的事》,内容竟是他爷爷的坟墓。一格一格的红砖,整齐而严密,非常干净、简洁。从此,我自己绝望,也要给孩子希望。


  钟宜霖(旅英女作家):中国人喜欢做梦,却缺乏理想,喜欢忠君报国,却总是忘记了那90%的普罗大众。这样下去,社会对平民来说将永远是残酷的,百姓也永远都只是案板上的鱼肉。要彻底地改变残酷的历史,创造贫者富者社会权益均等的和谐,必须从根本上重建我们的社会结构,重建我们中国人最后的精神家园。


  皮力(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艺术管理系讲师、策展人、批评家):深圳是一个什么样的城市呢?无论是阳痿的强奸者,还是血淋淋的十连跳,我们看到的是原始积累对于个体的蹂躏。深圳和重庆处在资本和权力的两极,也是今天中国的缩影。从这个角度上看,任何一个城市都有着它们的缩影,区别不过是比例不同而已。


  封新城(《新周刊》执行总编):跟空气打个招呼,跟山水打个招呼,跟孩子打个招呼,跟爱情打个招呼,跟仇恨打个招呼,跟喧嚣打个招呼,跟孤独打个招呼,跟苦难打个招呼——别忘了,我们只是路过这个世界。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

才子呸佳人

访问他的空间

8主题

26帖子

1精华

单身公寓
威望:84  
通宝:41  
发短消息 加为好友

发表时间: 2010-6-8 20:34 显示全部帖子
才子呸佳人:很多时候才子是配佳人的,可是往往有些时候才子需要呸佳人!

快速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大秀场

看新帖

      你知道吗?你知道吗?每个成熟社区都有其独特的文化积淀和氛围,这和谁管理人员无关。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高速模式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彭城晚报》网络互动平台!
        ©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
      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00195 苏B2-20100179  彭客网法律顾问:江苏运通-孙刚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