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彭客网 影音娱乐 西安事变何应钦落井下石欲致蒋介石死地
<option selected value='91452'>1楼---hadision---未评分</option>

hadision 彭客实名认证 

访问他的空间

897主题

5368帖子

7精华

花园别墅
威望:13915  
通宝:5190  
发短消息 加为好友

发表时间: 2010-6-2 16:29 显示全部帖子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哦,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或者 QQ账号登录  
一封不被人重视的电报

  还是在灯红酒绿的大世界舞厅,向影心仍然时常打扮得妖艳迷人地前来报到。但是她来这里并不像从前那样,单纯地为了打发时间和卖弄风情,她还有一个重要的目的,那就是和毛人凤接头。

  最危险的地方也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灯光昏暗、人来人往的舞厅里,很少人会去关注一个女人在和谁跳舞。向影心和毛人凤在搂搂抱抱之中,就顺手把钱和情报相互交换了。但这天,向影心看毛人凤眉头紧锁,性质不高,便悄声问:“毛股长,出什么问题了吗?”

  毛人凤向来不愿把自己的心事告诉别人。但是向影心似乎别具一种魔力,让他不能隐瞒。他从心底感觉向影心像是他多年的老朋友,甚至像亲人,让他可以尽情诉说。

  毛人凤把情报泄露的事情简明扼要地说给向影心听。向影心笑了一下说:“我以为什么大事,原来就这样。你放心,既然他们有不轨的行动,那么就一定会有证据。我回去再调查一下,一定能够得到让戴先生满意的消息。”

  向影心两只手勾在毛人凤的脖子上,贴着他的耳朵低声说着。虽然谈的是杀人越货的勾当,但外人看上去,只是一对热恋中的男女正在耳鬓厮磨。毛人凤心里十分感慨,他觉得这个女人会成为自己最好的帮手。

  果然不久,向影心发来密报说,杨虎城身边不但有共产党活动,而且杨的夫人谢荷祯就是共产党!

  毛人凤离开把这件事连同《活路》一事向戴笠做了汇报,讲明了前因后果。戴笠听了大吃一惊,但是他没有责怪毛人凤,而是连连埋怨江雄风潦草,晏道刚误事。然后他饬令毛人凤扩大侦察范围,一定要把这件事弄个水落石出。

  这时距离蒋介石要去西安的日子已经不远了。原来,蒋介石借口要避五十大寿,打算来往于中原古都洛阳、西安、济南、太原、兰州之间,与各方面的军政大员进行会谈,秘密进行军事上的部署,催促东北军与十七路军对陕北的红发动进攻,然后再集中数十万中央军完成最后歼灭红军的计划。如果这次蒋介石去西安有危险,那么戴笠、毛人凤这些人悬在裤腰带上的脑袋也都保不住了。而如果杨虎城通共的消息只是谣传,那么又会误了蒋介石的正事。这样一来,蒋介石打骂责备他们事小,怕的是他从此对军统失去信心,给了中统和CC派上位的机会,对戴笠他们来说也是损失惨重。

  在这个紧要的阶段,幸好向影心的消息也是一条接一条而来。毛人凤每天足不出户地坚守岗位,指挥埋伏在杨虎城周围的所有暗线认真工作,一有风吹草动就立即向他汇报。他自己不分日夜地将所有这些情报整理、分析、斟别,然后拣重要的发给戴笠,供他向蒋介石报告。

  当蒋委员长笠临国民党中央军校洛阳分校小憩,戴先生匆匆从南京赶到洛阳,向蒋委员长做了秘密汇报:“根据西北区毛人凤的紧急情报称,杨虎城与陕北红军的某一负责人正在进行秘密接触,很可能做出一些对党国不利的事情。”

  蒋介石皱着眉头说:“你们说杨虎城通共,说了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我要的是证据,证据在哪儿呢?那些民间的谣言你们都不要说给我听,我要的是眼见为实的凭证!你们继续扩大侦查,在没有发现确凿证据之间,我去西安的计划不会更改。”

  戴笠挨了顿训,回过头来也对毛人凤如法炮制了一顿教训。毛人凤心里却不敢有丝毫的不服气,他暗暗苦恼自己一直寻找不到突破点,没办法让蒋介石对自己刮目相看。可他自己也没有办法,只能希冀向影心可以送来让自己获得奖赏的情报。

  这天和往常普通的一天一样,毛人凤早早地便来上班。他桌上总是整整齐齐地放着情报,看过的在一边,没看过的在另一边,加急加密的另有专门的柜子存放。他刚开始看昨晚没看完的文件,译电员就送来了昨晚刚收到的各地的各种各样的机密电报。毛人凤精神马上一振,立刻查看其中是否有重要的情报。果然,他看到一个代号“舞伴”发来的情报,十分喜悦地打开。但是看完之后,他激动得浑身发抖。原来,向影心给他发来的密报上写着:“据杨虎城身边的亲信称,张、杨将采取‘兵谏’的方式,副迫委员长停止剿共,领导抗日。”

  这是第一次有人这么肯定地表示张、杨通共的行为,而且连他们将要采取的方式都了解,可见情报十分准确。这真是一个惊天动地的消息,这可是牵系到国家前程、民族安危、领袖性命安全等头等大事,连自己的前途,都被紧紧地拴在蒋介石飞往西安的班机上。毛人凤无法抑制自己激动的心情,他催着译电员立即拍电报发给戴处长,几乎恨不得顶替电报,飞往戴笠身边报信。

  戴笠也十分激动。他知道蒋介石虽然一直器重他,但是军统却不能拿出像样的成绩让蒋介石满意,等于是自己的失职。尤其是中统在反共方面的进展十分卓越,不仅成功抓捕并策反了顾顺章这样的中共领导人,而且对各地中共地下组织的破坏都是成绩斐然的。这让戴笠更想要和他们一拼高下。

  但是戴笠的电话打到洛阳的时候,接线员告诉他们蒋介石一行已经开赴机场,甚至可能登机了。戴笠急得不顾规章制度,连声说:“让飞机停下,我有急事,我有急事!”

  蒋介石刚走上登机的阶梯,身后就跑来一个调度员,大声喊有电话。蒋介石觉得这样对自己的西安之行来说,很不吉利,一肚子火一下子就蹿起来了。他忍耐着返回候机楼,接起电话,听到戴笠在那头喊:“蒋校长,你不能去西安,杨虎城和张学良要进行‘兵舰’!他们要强迫你一起抗日!”

  谁知道蒋介石不仅没有夸奖他,而且非常气愤地呵斥道:“这是什么话?怎么能在电话里这样说?我来了西北之后,你们就不停地跟我报告,什么‘张、杨不和’、‘互有冲突’、‘张、杨有不法举动’,我耳朵都快听出茧子来了。我说过要证据,证据呢?还是没有?我不是说了,没有证据你不要跟我汇报。张学良是什么人,他怎么会置我于死地?他的夫人是我岳母的干女儿,哪里有兄弟互相残杀的道理?你这个情报太不准确,我才不能因为这样就不去西安。”

  戴笠急得满头大汗,他没有办法,只能苦口婆心地劝道:“蒋校长,这次是杨虎城的亲信发来的情报,绝对准确……”

  蒋介石勃然大怒:“娘希匹,我要去西安,你就想办法阻止我去西安是不是?你说他们通共,我就是要去号召和督促他们坚决和红军开战,把共产党消灭干净。我倒要看看是我说动他们剿共,还是他们能说动我抗日。这趟前去如果有不顺的地方,也都是你这个倒霉电话惹的祸。万一真出什么事,看我不要了你的脑袋!”

  蒋介石去意已定,骂了几声“娘希匹”之后,坚决地登上了前赴西安的飞机。戴笠焦急地搓着手,不知该做些什么,也只能等待毛人凤给他送来最新的情报。

 1936年12月12日凌晨,毛人凤和军统的其他特务们还在酣睡之中,东北军驻西安的总指挥部却是灯火一片通明,张学良的警卫营正整装待发。凌晨l点,毛人凤突然被译电员的敲门声惊醒。他下意识地反应过来,蒋介石出事了。他迅速接过情报,果然向影心告诉他:今早发生兵变,蒋委员长被扣,生死未卜。

  毛人凤立刻披上衣服冲到西安站的办公处,江雄风也接到东北军内部的特务打来的电话,并且说现在东北军和西北军内部相当团结,估计将有进一步的对特务处不利的行动。

  大大小小的特务都赶到特务站。这一消息一传开,很多人立即显露出惊恐的神色。因为这些特务平时依仗戴笠作后台,在西安城里是无恶不作,东北军和西北军的将士都敢怒不敢言,现在他们连蒋介石都敢绑架,对这帮小喽罗还不要连锅端了。

  这时,一个人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地闯进来,大家一看,原来是晏道刚,他说:“根据可靠消息,陈诚、蒋鼎文已经被扣留,张学良的军队已经在西安戒严,来逮捕特务处的军队已经开拔,请诸位尽快想办法。”

  江雄风见此,早吓得面无人色。毛人凤看到他偷偷从抽屉里摸出一把手枪,知道他想跑,一把抓住他说:“你现在还不能走,赶快给戴先生打电报。”江雄风看大家走的走,跑的跑,谁都只顾自己,哪里还管得上别人。于是他马上说:“我命令毛人凤留在单位给南京发报,其他人立即撤离。”说罢,也不等毛人凤的回答,首先冲出房门。

  毛人凤听完也是心惊肉跳,依他在西安对西北军的破坏,如果被抓住只有死路一条,他直埋怨自己为什么不多忍一忍,非得抢这个头,结果反遭江雄风暗算。但是特务处本身还没有发报机,发报只能到西安警察局去发,而现在警察局什么情况,谁也不知道。想到这,毛人凤直觉一股凉气从下到上直窜心窝,仿佛看见了大刀在自己的眼前晃动,但是命令如果不服从,等待他的也是鬼头大刀。没办法,他只好立即起身走出房门。

  西安的大街上天还没亮,但是已经显出了一派忙碌和紧张的气氛。士兵和车队时不时列阵通过,每个路口都有许多士兵巡逻站岗。原来今天一大早,西安事变刚爆发,按照预定的计划,十七路军的城防司令孔从洲就缴了警察的枪,控制了西安的大部分警备。

  毛人凤越走心里越慌,他远远看到警察局门口站了一群不眼熟的士兵,就隐隐感觉到不好。他按捺住紧张,假装走错了路,回身返回,不料却已经被那群士兵盯上。当兵的对他喊了声:“那个穿大衣的,就是你,别跑,再跑我们就开枪了!”

  毛人凤心里偷喊一声不好,只得慢慢的转过头,举起手,堆着笑脸向士兵们问好。

  “你是哪个部分的?证件。”

  毛人凤顿时吓得浑身直出冷汗。五个士兵把他团团围住,他慌忙说:“我是东北军十一师师部的。”说着拿出了预先为防止不测事件而准备的假证件。那几个士兵看了一看证件又问:“你是东北军?怎么是南方口音?”

  毛人凤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吓得腿都软了,只好沉默不语。

  他心里绝望地想着:难道我的前途就毁在今天了吗?

  疾风知劲草,板荡见人心

  传统的中国人都喜欢讲因果报应,简单地说,就是如果你做了善事,那么一定会得到好的回报;如果你总是作恶,那么肯定也不得善终。而毛人凤这样的特务在危急时候竟然能大难不死,逢凶化吉,就说明这种因果报应只是迷信。

  正当毛人凤身处一群士兵的包围圈中,一个十分面熟的人走了过来,几个士兵对他都很尊敬地行礼,只听他说:“不要难为这位先生,他确实是东北军师部的。”说完掏出一个证件。几个士兵一看,点点头,便松开毛人凤,走回驻防的岗位。

  毛人凤心有余悸。大气都不敢吭一声。待士兵走远后,他才怯生生地问:“先生,你是哪一位?”

  那位先生哈哈大笑起来:“毛人凤,你怎么连我也不认识了,我是周养浩啊!”

  毛人凤心里一块石头下了地,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周养浩是毛人凤的同乡,论资格,还是毛人凤的学生,现在西安警察署担任科长职务。今天戒严,他在路上巡逻,一眼就认出了毛人凤。他还以为几个士兵正在敲诈毛人凤,上去替他解了围,没想到这样竟是救了他一命。毛人凤向来就一直听到戴笠如何策反周伟龙的事情。今天又这个机会,当然也照猫画虎,用尽生平不曾卖弄过的口才,努力说服周养浩叛变投诚。周养浩本来也是钻营之辈,见到有机会,当然是要紧紧抓住。最后周养好把毛人凤带回了自己的住处,谎称是自己老家的亲戚,让他暂避风头。

  这一头按下不表。那一头南京方面仿佛炸开了晴天霹雳。何应钦见风使舵,把中央委员都召集在自己的官邸,想要引导大家同意攻打西安。而宋美龄为首的一群人强烈要求和平解决。一时间会场上议论纷纷,莫衷一是。

  何应钦站起来说:“诸位,我看应该马上派飞机轰炸西安,坚决讨伐逆贼。”

  “对,应该出兵。”

  “要给张学良和杨虎城一点颜色看看,叫他们不把中央放在眼里。”

  戴笠转头一看,附和何应钦的竟然是复兴社的老成员,蒋介石曾经信任的桂永清,贺衷寒,邓文仪等人。他们认为此次事变是中共指使张、杨干的,蒋介石生还的希望渺茫,因此急于重新寻找新的主子,就投到了何应钦的门下。

  宋美龄是又急又气,她站起来大声疾呼:“轰炸西安是置中正于死地,我坚决不能答应。我这么做不只因为他是我的丈夫,而且因为他是国家的领袖,他要是有什么好歹,中国将陷入更大的混乱。”

  可是在何应钦等人的强硬意见下,宋美龄一个女流之辈的声音是如此微弱。

  戴笠虽然是站在“主和”这一边,但他并不敢发言。因为事变发生以来,已经有不少人质疑他和特务处和张、杨内外勾结,故意骗蒋介石去西安。他一开口,就会有更多的反对和质疑的意见砸向他。他只好坐立不安地保持沉默。

  就在场面出现一边倒的情况时,忽然戴季陶站起来说:“我是信佛的。活佛在拉萨,去拉萨拜佛有三条路,一是由西康经昌都,二是由青海经玉树,还有一条是由印度越大吉岭。这三条路都可通拉萨,诚心拜佛的人三条路都走,这条不通走另一条,总有一条走得通的,不要光走一条路。”说完又叩了一个响头,退了席。与会者都看见这一幕,特别是主攻的人知道戴季陶转了向,也不再提反对意见了。

  宋美龄等人得到了难得的喘息时间,抓紧时间和西安进行联系。12月21日,随蒋介石去西安的英籍澳大利亚人端纳从西安带回消息,说张、杨只想让蒋介石接纳“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请求,并无加害之意。宋美龄、宋子文决定跟随端纳去先亲自劝说蒋介石先答应条件,再秋后算账。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

[我一路向北,离开有你的季节,你说你好累,已无法再爱上谁

快速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大秀场

看新帖

      你知道吗?彭客网每位彭友,都有一颗善良的心!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高速模式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彭城晚报》网络互动平台!
        ©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
      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00195 苏B2-20100179  彭客网法律顾问:江苏运通-孙刚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