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彭客网 情感驿站 红尘男女 19岁的爱情一路折腾过来【2011年9月18日彭城晚报】
<option selected value='805808'>1楼---茕茕白兔---未评分</option>

茕茕白兔 彭客实名认证 

访问他的空间

1246主题

9877帖子

83精华

十里农场
威望:20281  
通宝:6543  
发短消息 加为好友

发表时间: 2011-9-18 22:28 显示全部帖子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哦,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或者 QQ账号登录  
2011-09-03
两岸咖啡(中医院对面)
龙欣
19岁
厨师
秋艳
预约热线:15805218004
预约时间:8:30-22:00
QQ群:35851559
邮箱:hongchen5693528@sina.com

 

龙欣是个90后的大男孩。他身材挺拔,一件粉色的印花T恤,穿在身上阳光时尚又青春飞扬。离约定的时间还差20分钟,他就早早等在门口。“我是一个好人中的坏人,坏人中的好人!”一见面,他就这样介绍自己。就是这句话引起了我的好奇——

“龙哥,我喜欢你,你就是我想找的人!”
——她脆生生地叫着,我心里浸了蜜一般

遇到我生命中的第一个女孩,是在2009年中秋节后。

那时,有着两年厨师经历的我,在朋友开的饭店帮忙,朋友老婆的表妹倩倩就在店里做服务员。那年她才16岁,就像一株幽兰,散发着诱人的清香。特别是齐齐的刘海下,那双大大的眼睛,仿佛一汪澄静的湖水。

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了这个清纯美丽的女孩。情窦初开的时节,总有一些莫名的情愫,如暗香般在心底涌动。每天干活时,我总是找机会多跟她说几句话。店里忙完了,我们一起去市场给业户们送饭。倩倩性格开朗,一路上我们说说笑笑,哪怕干到再晚,我都不觉得累。

我住在矿大附近,倩倩和姐姐一起,离我不算太远。每天早上,我接她一起去上班。我骑电动车,她就坐在我身后,紧紧搂着我的腰,晨风吹起她的长发。“龙哥!”她就这么脆生生地叫着,叫得我心里浸了蜜一般。

有天晚上,我们跟老板一起外出,回来时天晚了。那条路上经常出事故,倩倩的姐姐就留我在家里住。三人挤在一张大床上,姐姐很快就进入梦乡,可是我却难以入睡。紧贴着倩倩温热的身体,感受着她的温暖、她的气息,只觉得周身被燥热包围着。
倩倩转过身来:“睡了么?”她小声地问。“睡不着呢!”我答。她悄悄靠近了我,伏在我身边嗫嚅着:“龙哥,我喜欢你!你就是我心目中要找的人,不高也不矮,不丑也不俊……”黑暗中,我一句话也说不出,只是将她紧紧地拥入怀中,用以传递那难言的爱恋。

早就喜欢倩倩,只不过没有勇气表白。因了自己的身世,我一直以为自己只有被选择,而没有选择的权利。我从小就失去了父母的爱,两岁那年父亲去世,母亲随之改了嫁。我跟随年迈的祖父母长大。在老辈人的眼里,孩子不打不骂不成材,因此我就是在打骂声中长大的,从小就不合群,自卑感也如影相随。小学快毕业那年,我偷了家里的钱,坐车跑到徐州。

我讨过饭,给人刷过碗。后来饭店的师傅介绍我学了厨师,从此开始自食其力。这么多年,我一直活在自卑中,是倩倩的爱,温暖了我那颗孤寂的心……

“你去哪里,我就跟你到哪里!”
——回丰县的日子,我笑了,为她的真情和真诚


因为有了爱,生活也变得有了色彩。

就在我们如胶似漆好得形影不离时,老板因为赌博,赔光了家产,饭店也不得不关了门。

临走那天,我问倩倩:“你是留下来,还是跟我走?”她毫不犹豫地答道:“龙哥,我跟你走!”她搬来和我住到了一起。在饭店干了两个多月,没开一分钱工资,身无分文,朋友介绍我去丰县一家饭店。“你愿意跟我走么?”我问。“你去哪我就去哪!”她爽快地答。我笑了,为她对我的那份真情和真诚。

在丰县的那段日子,由于囊中羞涩,每天我们只能吃清汤挂面。日子很苦,但也很甜蜜。白天,我们一起去店里上班;晚上同床共枕品尝着俗世的快乐,乐此不疲……倩倩年纪小,有时也很任性,说好的她不听,可是我一沉下脸来,她就有了几分畏惧,马上一声不响。好起来的时候,她又小鸟依人般。

快乐的日子水一样地流过。在丰县干了几个月,我们又去了台儿庄,后来又回到徐州,在市区租了房子住。这时我们之间也开始有了小摩擦,常常会为了一点小事吵嘴。那时她在宾馆当服务员,有时就住在店里不回来。有天晚上,她说朋友过生日,一起去唱歌。因了她的年纪小单纯,我总怕她在外面吃亏,便要她早点回家。

我买了只电饭煲,一锅黑米粥整整煮了两个小时,她还没回来。我骑上电动车,给她拿了件棉衣,到了KTV门口给她打电话,她说再玩一会,我只好在门口等。正值隆冬时节,凛冽的寒风中,冻得我瑟瑟发抖。我在夜幕下踱步徘徊,直到半夜12点,她才和朋友一起下来。

为此事,我们吵了一架。早上我去上班,她将衣服收拾好也走了。晚上我去店里找她,同事说她哭着走了。在矿大门口我找到了她,气急败坏地将她打了一顿。她哀哀地哭个没完,闹着要分手。

“以后你就是再打我,我也不离开你!”
——她怀了别人的孩子,却对我痛哭流涕


打完倩倩,我又陷入悔恨中。第二天特意请了假,到她单位门口等。

等了半天,看到倩倩和一个男孩一路走来,男的手里拿着她的衣服。倩倩头发凌乱。曾听她说过在单位喜欢一个男孩,不知是不是眼前的这个。我不由妒火燃起,一把将她拉过,质问她是不是去开房间了?倩倩矢口否认,只说出去一起玩,接着又提出分手。

这一幕让我心碎。“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分就分吧。从此我一蹶不振,一连多日神思恍惚,夜夜孤灯下吞云吐雾,用香烟麻痹神经。我一心想离开这个伤心地,恰巧在山西煤矿的堂哥让我过去。正打算第二天上路,倩倩来了电话,说想我了,在超市门口等我。我喜出望外,急忙将她接了回来。一夜颠鸾倒凤,我们重归于好。

倩倩答应跟我一起去山西。我们一路风尘仆仆地到了目的地,下了车才发现与想象中的大相径庭。这里地处偏僻山区,整天不是下雨就是下雪,晴天煤灰满天飞。如此恶劣的环境,倩倩能离乡背井,却毫无怨言地跟着我,我深感愧疚,也在心里发誓,一定要好好爱她,绝不让她受委屈。

到山西一个月,倩倩发现自己怀孕了。想起曾经分手半个多月,我心里便有隐隐的不安。问她这个孩子到底是谁的?她支支吾吾说,到时就知道了。我向哥哥借了钱,带她去医院做流产。看到她术后苍白的面容,我止不住一阵心痛。

回家后,我给她买了鸡,买了补品。无意中我翻了一下病历,这才发现她的怀孕日期,恰恰是我们分手的那段时光!这个事实就像一把刀子,生生地扎进我的心里,痛得我无法呼吸。我将病历一扔,穿着睡衣,一头扑到门外凛冽的寒风中。踉踉跄跄地跑到山上,我席地而坐,放声大哭。原来她怀的是别人的孩子!

我哭得天昏地暗,任寒风将我冻成了一尊雕塑。不知何时,倩倩也上了山。她抱着我哭:“龙哥,以后你就是再打我,我也不离开你了!”我们哭成一团。

“我和别人只是搂搂抱抱,什么都没做!”
——我忍不住一番拳打脚踢,打得她鼻血直流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里,我们的关系出奇的好。不吵也不闹,我发誓再也不打她,她也保证再不做对不起我的事。尽管心里还有疙瘩,毕竟一年多的感情,我原谅了她。

在山西干了3个多月,我们又回到徐州,在原处租了房子住。口袋里有了点钱,我们过了一段闲适的日子,每天上网、逛街、吃饭。钱花的差不多了,我们才一起出去找工作。到了一家饭店门口,我推她先进去,她又推我先进,推来推去,她生气走了,去了姐姐那里。

结果我应聘上了这家饭店。干了两三天,没见倩倩的面,我就去她姐姐那找她,可是却不见倩倩的踪影。“她没来,在家呢!”姐姐对我说。我急忙跑到她们租的房子那里。房东疑惑地打量我:“你就是中午来的那个男的吧?”中午已经有人来过了?我心里一惊,又跑去找姐姐。姐姐拿起手机打电话,说“让倩倩下来吧,她男朋友来了!”

姐姐刚放下手机,我按照刚才那个号码打过去,对方是个男人的声音。我再打,对方就不接了。毋庸置疑,倩倩是和那个男的在一起的。我的心里泛起一阵悲哀。倩倩下了楼来,我发疯似的叫着那个男的名字,让他下楼,可是回答我的是一片沉寂……


我把倩倩拉回家。路上忍不住一番拳打脚踢,打得她鼻血直流。倩倩哭着又提出分手。原来和倩倩一起的那个男孩是个大学生,家庭条件优越,暑期在烧烤摊上打工锻炼的。他喜欢倩倩,倩倩也对他有好感。但倩倩只承认刚才他们在屋里只是搂搂抱抱,别的什么都没做……

两三天后,倩倩又回来了。看到她,我忘记了所有的不快。可这时她偏偏接到了家里的电话,小姨病危,催她和姐姐赶快回家。一个本来属于我们的温馨的夜晚就这样被打碎了。

“我想你了,你还在乎我么?”
——分手半个多月,她又打了电话来


倩倩走的第二天,正好是七夕情人节。看着满街的鲜花和花丛中的情侣,一种深深的孤独袭上心头。我忍不住往倩倩家打电话:“今天是情人节呢,我找你去吧?”倩倩让我别过去了。可我却神差鬼使的,放下电话就乘车去了倩倩家。

下了车,天空飘着淅淅沥沥的小雨。由于来得匆忙,我身无分文。于是打电话让倩倩来接我。可是等了一夜,不见倩倩的踪影。我只好徒步走到她家。我穿着拖鞋,十几里路,从下午两点多一直走到天黑。鞋子磨破了一只,我就光着一只脚前行。来到村口,我借了电话打过去,这回她来了。手里拿着双拖鞋,身旁有姐姐和两个高大的男人。我明白了,姐姐是怕我再对倩倩动手。

倩倩不愿跟我回去。我只好光着脚走到她家。已是晚上8点多钟,我的两只脚都磨出了血。在她家里吃了饭洗了澡,她妈又给了我100元钱做路费。第二天,我去邻村找了我妈。我们母子也是这两年才相认的。母亲给了我3000元钱。拿着这钱,我给倩倩买了衣服和一个金坠,我只想换来她的开心,弥补以前所有的过失。

可是没几天,倩倩又去了姐那里。倩倩没电话,只能打姐的。姐姐讨厌我,把我打入了黑名单,电话我打不进。整整半个多月我们失去了联系,后来我打听到她去了常州。

这半个月里,我沉浸在无以言表的痛苦中。每天泡在网吧里打发时光。多亏了朋友的劝说,我才渐渐走出阴影。可是前天忽然接到倩倩的短信:“我想你了,不知你还在乎我吗?”她用的是母亲的手机号。我急忙打过去。倩倩说,失去了才知道我在她心中的位置。她还幽幽地告诉我,好像又怀孕了,这一次肯定是我的。我也告诉她,如果真有了,我会负责任的。

可是我又不想过早地走进婚姻,也许朋友说的对:“趁年轻出去闯闯,男人不能没有事业。”我不能让家庭束缚了手脚。我想趁着爷爷奶奶身体还好,出去干一番事业……(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采访手记

倾诉过程中,龙欣的脸上已现出了曙光的迹象。

他说只要爱过、经历过,人生就没有遗憾。至于婚姻,他决定等25岁以后再谈。说着他拿出几张彩照,临行前倩倩向他要照片,这也是他特意在照相馆照的。照片上的他,俊朗帅气……

龙欣走了,他是带着满满的自信走的,脸上已找不到一点刚来时的沮丧。

19岁,金子一样的年龄,属于他的是锦绣一片的前程,而不该是模棱两可、折腾来折腾去的爱情。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

我想我已经老了……

快速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大秀场

看新帖

      你知道吗?成为彭客网的网民,很幸福。(阳一妈)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高速模式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彭城晚报》网络互动平台!
        ©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
      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00195 苏B2-20100179  彭客网法律顾问:江苏运通-孙刚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