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彭客网 情感驿站 柴米油盐的日子,让爱情变了滋味【5月22日彭城晚报】
<option selected value='82609'>1楼---世纪偢偢---未评分</option><option selected value='84150'>2楼---我爱加菲---未评分</option><option selected value='84151'>3楼---世纪偢偢---未评分</option>

世纪偢偢 彭客实名认证 

访问他的空间

783主题

1万帖子

50精华

十里农场
威望:27534  
通宝:5777  
发短消息 加为好友

发表时间: 2010-5-23 17:42 显示全部帖子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哦,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或者 QQ账号登录  
本帖最后由 世纪偢偢 于 2010-5-23 17:52 编辑

      天霖是徐州人,为了生活,几年前他背井离乡到浙江打工。也是在那里,他收获了自己的爱情。可是漂泊的生活,总会有许多难言的苦涩。去年春节回家,晚报《红尘男女》引起他的注意,看后,他悄悄地将热线号码存到了手机里。心里的郁积实在无法宣泄,他拨通了热线,浓浓的乡音,穿越千山万水,就这样在我耳边响起——

  他乡打工,邂逅了一位南方女子

  这些天来,我从来没像这般心烦意乱、神思恍惚。饭吃不下,夜不能寐,就连工作也时常走神。我们的婚姻已走到了崩溃的边缘,何去何从,我在十字路口徘徊。可当初,我是那么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她,不顾众人的反对,也许从一开始我们就是错。

  4年前,我和玉荷在同家工厂打工。我在仓库当保管,她在车间做检验。干保管经常下到车间催货,这就给我们的接触提供了方便。玉荷是贵州人,比我大4岁,有着娇小的身材,清秀的面庞。接触两次后,相互间都有了好感,吃饭时也常坐在一起,聊个没完。下了班,我们相约一起散步、逛商场。心里的寂寞驱散了,枯燥的日子也变得有了生气。

  厂里的同事劝我,玉荷的性格不适合我,就连业务主管都不看好我们。可我却固执地以为,自己的事自己做主。当时已是26岁,老大不小的年纪,每次回家父母都以婚事相逼。我想,只要有感情,性格总是慢慢会改变的。

  虽然家不在一地,生活习惯也不尽然,我们还是有着那么多的默契:心里常会想着同一件事,嘴上也会不约而同说出同一句话:“上街”或是“吃饭”。有时候,说完就是一阵朗声大笑,寂寞也被赶走了许多。

  对于玉荷的过去,她只告诉我,以前谈过几个男朋友没成功。她不想说的事,我也不想过问。我以为,只要相爱,这就够了,又何必去追究她心里有没有不堪回首的往事,记忆中有没有不可触及的创伤?

  认识一个多星期后,就是国庆节。我邀玉荷跟我一起回家,如果感觉还可以,以后就在一起;感觉不好,就只当一般朋友。玉荷欣然同意,跟我回到了徐州老家。

  父母见到她后也很满意,我们的关系就确定了下来。回到浙江,我们的事已经在厂里传得满城风雨。玉荷原来住在亲戚家,亲戚听说后,气得将她赶了出来。她就搬到了厂里。后来我们干脆租了房子,开始了同床共枕的同居生活。

  朝朝暮暮的生活,让我们增进了解,也开始出现了分歧。那天,因一件小事翻脸后,一气之下我提出分手。玉荷说:“分手可以,你要赔我青春损失费!”我的心凉了,这还有什么感情可言呢?憋了满肚子的气,我借酒浇愁,朋友劝我:“你们的事,家里厂里都知道了,不如就这样吧!”

  我们又和好如初。

  婆媳大战,我夹在中间两头为难

  第二天春节回家,家里为我们举办了婚礼。

  走进“围城”后,我充分体会到了为人夫、为人父的艰辛。盖房子和婚宴花去了几万元,让本不富裕的家庭,背上了沉重的负担。父亲的意见是,让我和弟弟共同承担债务,可玉荷不接受,她以为钱都给弟弟盖房子了,不该我们还。

  玉荷是南方人,为了照顾她的生活习惯,家里特意买了电饭煲做米饭;她不吃辣,母亲做菜也少放辣椒。我一再叮嘱母亲,她是外地人,多包涵点,可婆媳之间还是经常为了家庭琐事,闹得不可开交。弄得我夹在中间,两头为难,说谁都不是。

  母亲心直口快,看到她哪儿做的不好,就当面指出。比如见她花钱大手大脚,就唠叨她:“天霖在外赚钱不容易,你就不能省着点?”玉荷接受不了,总以为母亲欺负她是外地人,弟媳花钱再多,母亲也不管。

  春节时,我们买了几盒富硒康孝敬父母。可是,玉荷和我母亲发生冲突时,竟说:“给你们买的那些补品,怎么吃的,就怎么吐出来!”这话伤透了父母的心,他们打电话向我告状。我一番指责,她才勉强认了错。

  就因为她是外地人,她是奔自己而来,对她我就多了几分宽容和忍让。有一次,我动手打了她,她哀哀地哭了一晚,我的心也痛了起来。等到后来我不忍心打她时,她却反过来打了我,我也因此落了个“怕婆”的美名。

  油盐柴米的生活中,我们之间的矛盾日渐凸显。我从小过惯了苦日子,生活上格外节俭,经常是三四天才吃一次肉;衣服也总穿工作服。我一直认为:出来就是赚钱的,不是来享受的,因此能省的就省。可玉荷却不同,在家排行最小受宠惯了,花钱大手大脚,买菜总喜欢买刚上市时鲜的,衣服也是买了一件又一件。怕我反对,她总是瞒着我,买来就放到密码箱里。

  爱美是女人的天性。买衣服、化妆品我不反对,可总要量力而行才是。在无锡打工时,我们租了房子住,她非要花上200多元买张小床,我说了句:“出来打工,这床能带回家吗?”结果又闹的一场不快。

  生活拮据,让矛盾日益凸显

  孩子刚出生时,我回到徐州打工。等到孩子刚会走,我们俩就一起去了无锡。因工资待遇低,玉荷一年换了5家工厂,我也换了2家,这样一直干到年底。

  生活的拮据,也加剧了我们之间的矛盾。玉荷嫌我的工资不交给她管,说别人家都是老婆管钱,我只好将大权拱手相让。可是,一个月过了20天,家里就闹了饥荒,生活费花得一干二净。在无锡人生地不熟,我只好打电话找老家的朋友,借了300元钱,打到卡上,这才过到月底。

  到了第二个月,我只好收回财权,那个月不仅钱够花了,到月底还略有结余。后来她的工资不再交给我,而是自己偷偷去买东西。我的工资,除去生活费,还要寄给家里,这样干了一年,还是两手空空。

  到了年底,弟弟打来电话,说联系好了到广州电子管厂打工,要我过去。这边玉荷也给浙江的亲戚说好了,要我们一起过来。我知道,这次如果我们分开,必然会导致感情的破裂。电子管厂女孩子多,在那边再找一个也很容易,可我不想孩子没有亲妈,还是决定和玉荷一起回浙江。

  进厂后,工资拖到第二个月才开。我只好向老板娘借了300元钱,钱花光了,我要玉荷去找她亲戚借钱。回来时,她拿回了30元。真是人穷志也短,区区30元还拿回家。我气得说不出话,这要在徐州,哪家亲戚也不能只给30元!想想也不能怪玉荷,我咽下了这口气。

  上个月,玉荷提出:孩子的生活费每人一半,其余的钱各人花各人的。虽然我不乐意,但活得那么累,我也懒得再与她争吵。

  心底深处,还有不可触及的伤痛

  实行了AA制后,我们之间也有了距离。半个多月没过夫妻生活,同床异梦的日子,心也一日千里的远了。

  玉荷总说我只顾自己的大家庭(父母兄弟),不管我们的小家庭。作为男人,我有苦难言。既要孝顺父母,又要照顾妻小,两方的利益都要兼顾,稍有不当,便会招致怨言,我实在太难了。

  生活的重负已压得我透不过气,但这些年来,我心里还有解不开的疙瘩。夜深人静之时,它常常会像蛇一样,噬咬着我的心,让我难以入眠。

  尽管我曾对玉荷说过,不追究她的过去,可心里却是那样的矛盾。玉荷生孩子时,几乎没怎么疼痛,在我们忙着去找车的时候,她在半道上就生下了孩子。那顺利,简直让人难以置信。都说头胎难生,弟媳在医院里呆了一整天,才生下孩子;朋友的老婆也是晚上进产房,第二天才生。莫非她不是第一次生孩子?

  我想问,可又不敢问,我知道,那一定是她心里不可触及的伤痛。一问,便是点燃了导火索,加速了夫妻感情的破裂。

  玉荷不愿与我交流。偶尔说几句话,她也是顾左右而言他,远离主题。那些辗转难眠的夜晚,我会点燃一根根香烟,在明明灭灭中,将缓释不掉的心痛燃为灰烬。我努力去想她的好,想她那么疼孩子,总是唯恐照顾不周,她的位置无人可以替代。

  这些天,玉荷总是躲着我,去哪儿也不告诉我。一个女人在外边,我总是为她担心。我们的关系将向何处去?这婚姻还能不能长久?如今我是一筹莫展……

  谁是谁非   老婆也有话说

  (天霖倾诉过的第二天晚上,老婆玉荷又打了电话来,她说自己也有话要说。她的声音柔柔的,透着南方女子的温婉细腻。虽未见其人,但我想象得出,她一定有着清秀的外貌,温柔的性格。玉荷说的都是些家庭琐事,言谈话语中,我感受到了她心中的惆怅和落寞。)

  

  我和天霖算是自由恋爱,有过甜蜜的过去。

  几年前,我们在一个工厂打工。他是仓库保管,我在车间做检验。产品检验完后要送到仓库,我们一见面就有说不完的话,他也经常打电话来。那时候,他是那么温柔,一点也不像现在,一说话就没有好气,整天冷冰冰的。连我也受了他的熏染,没了往日的温柔。

  我们之间的矛盾,主要是我和他家人之间的矛盾。婆婆总是看不起我,说我是个外地人。我是技校毕业,弟媳小学几年级的文化,婆婆还觉得我不如弟媳。弟弟夫妻俩吵架,婆婆总是替弟媳说话;而我们吵架,婆婆总说我的不是。再加上老公习惯当人面指责我,这就更让婆婆看不起我,说话那颐指气使的口气,让我实在难以接受。

  天霖的大男子主义也特别严重。事事都是他说了算。结婚后,弟弟盖房子欠的两万元债,家里让我们还,我无法接受,可老公却省吃俭用帮弟弟还债。别人钱都是交给老婆管,他弟弟家也是老婆管钱,他却总要我把工资交给他管。而我,也不能不为儿子着想,孩子上学以后需要钱,我只想多赚点钱,以后把孩子接到身边。

  最让我无法容忍的,就是他无端的猜疑。谈恋爱时,他说不计较我的过去,其实那是口是心非。我生孩子顺利,他就怀疑我不是第一胎。之所以顺产,也得益于怀孕期间婆婆教我多活动,我整天不是走,就是干家务。孩子顺产了,没想到他却落下了疑心病。

  夫妻间连最起码的信任都没了,这感情还会长久吗?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记者手记

  

  多一份理解和宽容,退一步海阔天空

  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一段美好的姻缘,有着坚实的感情基础,也有着甜蜜的过去,可就因为一些油盐柴米的家庭琐事,闹得不可开交。既没有感情出轨,又没有“小三插足”,矛盾能至于到不可调和的地步吗?

  有句名言“结婚前要睁大眼睛,结婚后就要半睁半闭”。离婚,你们为什么不为孩子着想呢?也想劝劝天霖,不妨相信你的老婆吧,别让那些猜疑再折磨自己,也折磨别人,还是把握住眼前这份真实吧!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

人要活的大气,哪怕是当乞丐,也要做不乞讨只吃鸡的洪七公

我爱加菲

访问他的空间

0主题

1帖子

0精华

单身公寓
威望:1  
通宝:0  
发短消息 加为好友

发表时间: 2010-5-25 10:14 显示全部帖子
回复 1# 世纪偢偢


    致天霖:只想问问你找媳妇是想干什么的,你认为媳妇买菜买时鲜的也算是“大手大脚”,女人衣服多买几件也成了罪状(不了解天霖认为的“多”是多少,但是如果吃肉都舍不得吃,我都替他媳妇难过)。看到这些,真的为玉荷不值。还有,你跟玉荷结婚以后,你们就已经组建了一个小家庭了,这个小家庭是你们两个的,靠你们两人来维系,你替你弟弟还债,你弟弟能替你养孩子吗?自己都不替自己的生活考虑,竟然还嫌媳妇不够省钱?难道只有媳妇省吃俭用替你弟弟还债才是“贤惠”?媳妇娶过来是用来疼的,不是跟你们家当带薪保姆打工还债的。、
  致玉荷:好好跟天霖谈谈吧。如果他骨子里的观念不能改变,那么,你跟着他一起生活还有什么意义?你们之间的感情是真的,但是,靠感情来维系的生活是脆弱的,如果一些生活的理念不能统一,那么,感情也很快会被磨灭。希望天霖能改变观念,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希望你们能一起奋斗,有一个幸福的未来。

致编辑:不论能否发表,希望能让两位当事人看到我的评论,可能有失偏颇,但是,希望天霖能看到玉荷的委屈和心愿,公正的审视自己的不足,两人重新拥有幸福的生活。

世纪偢偢 彭客实名认证 

访问他的空间

783主题

1万帖子

50精华

十里农场
威望:27534  
通宝:5777  
发短消息 加为好友

发表时间: 2010-5-25 10:16 显示全部帖子
回复 2# 我爱加菲

感谢您对版块的支持。

快速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大秀场

看新帖

      你知道吗?彭客网是我们彭城人的博客,彭城博客,博客彭城。(莲花小萱)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高速模式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彭城晚报》网络互动平台!
        ©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
      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00195 苏B2-20100179  彭客网法律顾问:江苏运通-孙刚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