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彭客网 彭客茶馆 鉴宝

[灌水版聊] 鉴宝

  • 496查看
  • 0回复
微信扫一扫
<option selected value='770430'>1楼---hadision---未评分</option>

hadision 彭客实名认证 

访问他的空间

897主题

5368帖子

7精华

花园别墅
威望:13915  
通宝:5190  
发短消息 加为好友

发表时间: 2011-8-31 20:52 显示全部帖子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哦,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或者 QQ账号登录  
1

有天吃饭,大家听说一位老哥喜欢收藏,说去您家喝个茶鉴赏一下吧,他老婆在座,听这话脸一紧,冲老公一斜眼睛“你自己说”。

她老公嗫嚅“全是宋瓷……”

“都是假的”老婆又钉他一眼“看都看不住”

为了不让他收假瓷器,老婆不让他出门,不给他身上装钱,他让卖瓷器的人到楼底下,拿只小绳捆起一团钞票,扔下去,再把瓷器包好挂上拉上来。

他辩解“我懂鉴宝的,我自己半夜去坟上看的呀,刨挖开了,现场给的我呀”

大家笑得前仰后合。

“真的呀”他说“坟上长了草的呀”
连老婆都憋不住笑了,他一看老婆脸色松快了,立刻眉飞色舞起来“后来草我也不信了,他们带我去沉船上找瓷器,那个船我亲自潜到水底下去看的呀……”。



师叫岳工,好多人发照片请他鉴定玉石。 有张照片上硕大无比的黄色石料,上面歪歪扭扭写着三个大字“和田玉”,边上还写了办证电话。求鉴定的人说“不知道您为什么把我的照片删除了,千万不要删除了,这块料是什么玉?3.6吨呢” 岳工一脸黑线,回复“大石头” 还有一张照片上,是一个挂件,上头用小篆写着“飞仙”。问的人心里也有点怯“不管什么年代,把仙女刻成一只蚂蚱是不是不太值钱啊?” 岳工回答“不过如果能确定是旧石器时代的作品就不同了” 我看着最心酸的一张照片,是好大一块粗壮结实的大石盘,上面有点青苔。底下留言的人都看明白了,中间挖了可以当猪食槽。问的人想让鉴定是什么玉,说“我爷爷留下来的” 岳工估计沉吟了很久,回了一句“好歹是老人一番心意,留下吧” 4 有回采访,碰上个人说自己是国民党中将的后代,临死前在山洞给自己留了48亿美金的古董财宝,要给人投资,有不少人信,给他付手续费。我说你们为什么信这么个事啊。有位投了一百五十万的大哥说“他拿祖传的《清明上河图》给我抵押啊。” 我无言了很久,才继续问“怎么不报案哪?” “你能怀疑么?那么多人都在里头,政府都不怀疑,就你怀疑?被他知道了,不给你投了”这人有在某某地方投资上亿的合同书,底下盖着地方政府的章,政府的人也不
2

前几天,业界一位大佬,被人请来北京鉴定玉和瓷器,大概都是收的礼,一大堆,他看了又看,努力找出最好的一个说“这个玉……挺接近和田玉了”。

对方还问“真的啊?是哪儿出的呢?”管他到底有没有这个钱,说“反正我们也没损失,宁信其有” 我采访这中将的后代“你有多少钱?” “嗯?” “你到底有多少钱?” “什么?” “你到底有没有钱?” “一分钱没有” “那你捐资投资的钱从哪儿来?” “马上批文就下来了,这个事情大了,我有基金会呀,报到国务院侨办了,中央很重视,正在派人反复调查” 他穿着黄色的囚服,里头还穿着买来的假军服,大背头一丝不苟,在看守所里接受采访。我问“你还在等中央来人?” “对对对对对”他说,“我心里是有底数的” 我那时候年青不厚道,说了声“不着急,您慢慢等” (贴下昨天采访“花甲背包客”节目视频地址http:news.cntv.cnprogramkanjian20110828105223.shtml)
他噎了一会儿“新加坡的”

人家有点喜气上了眉梢“能看出来?”

“嗯”他转过身去,小声嘀咕“新的,假的,破的”。

师叫岳工,好多人发照片请他鉴定玉石。 有张照片上硕大无比的黄色石料,上面歪歪扭扭写着三个大字“和田玉”,边上还写了办证电话。求鉴定的人说“不知道您为什么把我的照片删除了,千万不要删除了,这块料是什么玉?3.6吨呢” 岳工一脸黑线,回复“大石头” 还有一张照片上,是一个挂件,上头用小篆写着“飞仙”。问的人心里也有点怯“不管什么年代,把仙女刻成一只蚂蚱是不是不太值钱啊?” 岳工回答“不过如果能确定是旧石器时代的作品就不同了” 我看着最心酸的一张照片,是好大一块粗壮结实的大石盘,上面有点青苔。底下留言的人都看明白了,中间挖了可以当猪食槽。问的人想让鉴定是什么玉,说“我爷爷留下来的” 岳工估计沉吟了很久,回了一句“好歹是老人一番心意,留下吧” 4 有回采访,碰上个人说自己是国民党中将的后代,临死前在山洞给自己留了48亿美金的古董财宝,要给人投资,有不少人信,给他付手续费。我说你们为什么信这么个事啊。有位投了一百五十万的大哥说“他拿祖传的《清明上河图》给我抵押啊。” 我无言了很久,才继续问“怎么不报案哪?” “你能怀疑么?那么多人都在里头,政府都不怀疑,就你怀疑?被他知道了,不给你投了”这人有在某某地方投资上亿的合同书,底下盖着地方政府的章,政府的人也不
又看瓷器,一边看一边用拳头堵着嘴咳嗽想混过去,架不住对方逼问“这是哪个朝代的窑啊老师”,他说“啊,江窑”

“什么是江窑啊老师”

“就是江总书记当政那十年产的窑”

管他到底有没有这个钱,说“反正我们也没损失,宁信其有” 我采访这中将的后代“你有多少钱?” “嗯?” “你到底有多少钱?” “什么?” “你到底有没有钱?” “一分钱没有” “那你捐资投资的钱从哪儿来?” “马上批文就下来了,这个事情大了,我有基金会呀,报到国务院侨办了,中央很重视,正在派人反复调查” 他穿着黄色的囚服,里头还穿着买来的假军服,大背头一丝不苟,在看守所里接受采访。我问“你还在等中央来人?” “对对对对对”他说,“我心里是有底数的” 我那时候年青不厚道,说了声“不着急,您慢慢等” (贴下昨天采访“花甲背包客”节目视频地址http:news.cntv.cnprogramkanjian20110828105223.shtml)
3

豆瓣上有个和田玉的鉴定师叫岳工,好多人发照片请他鉴定玉石。

有张照片上硕大无比的黄色石料,上面歪歪扭扭写着三个大字“和田玉”,边上还写了办证电话。求鉴定的人说“不知道您为什么把我的照片删除了,千万不要删除了,这块料是什么玉?3.6吨呢”

1 有天吃饭,大家听说一位老哥喜欢收藏,说去您家喝个茶鉴赏一下吧,他老婆在座,听这话脸一紧,冲老公一斜眼睛“你自己说”。她老公嗫嚅“全是宋瓷……” “都是假的”老婆又钉他一眼“看都看不住” 为了不让他收假瓷器,老婆不让他出门,不给他身上装钱,他让卖瓷器的人到楼底下,拿只小绳捆起一团钞票,扔下去,再把瓷器包好挂上拉上来。他辩解“我懂鉴宝的,我自己半夜去坟上看的呀,刨挖开了,现场给的我呀” 大家笑得前仰后合。 “真的呀”他说“坟上长了草的呀” 连老婆都憋不住笑了,他一看老婆脸色松快了,立刻眉飞色舞起来“后来草我也不信了,他们带我去沉船上找瓷器,那个船我亲自潜到水底下去看的呀……”。 2 前几天,业界一位大佬,被人请来北京鉴定玉和瓷器,大概都是收的礼,一大堆,他看了又看,努力找出最好的一个说“这个玉……挺接近和田玉了”。对方还问“真的啊?是哪儿出的呢?” 他噎了一会儿“新加坡的” 人家有点喜气上了眉梢“能看出来?” “嗯”他转过身去,小声嘀咕“新的,假的,破的”。又看瓷器,一边看一边用拳头堵着嘴咳嗽想混过去,架不住对方逼问“这是哪个朝代的窑啊老师”,他说“啊,江窑” “什么是江窑啊老师” “就是江总书记当政那十年产的窑” 3 豆瓣上有个和田玉的鉴定
岳工一脸黑线,回复“大石头”

还有一张照片上,是一个挂件,上头用小篆写着“飞仙”。问的人心里也有点怯“不管什么年代,把仙女刻成一只蚂蚱是不是不太值钱啊?”

岳工回答“不过如果能确定是旧石器时代的作品就不同了”

管他到底有没有这个钱,说“反正我们也没损失,宁信其有” 我采访这中将的后代“你有多少钱?” “嗯?” “你到底有多少钱?” “什么?” “你到底有没有钱?” “一分钱没有” “那你捐资投资的钱从哪儿来?” “马上批文就下来了,这个事情大了,我有基金会呀,报到国务院侨办了,中央很重视,正在派人反复调查” 他穿着黄色的囚服,里头还穿着买来的假军服,大背头一丝不苟,在看守所里接受采访。我问“你还在等中央来人?” “对对对对对”他说,“我心里是有底数的” 我那时候年青不厚道,说了声“不着急,您慢慢等” (贴下昨天采访“花甲背包客”节目视频地址http:news.cntv.cnprogramkanjian20110828105223.shtml)
我看着最心酸的一张照片,是好大一块粗壮结实的大石盘,上面有点青苔。底下留言的人都看明白了,中间挖了可以当猪食槽。

问的人想让鉴定是什么玉,说“我爷爷留下来的”

岳工估计沉吟了很久,回了一句“好歹是老人一番心意,留下吧”

师叫岳工,好多人发照片请他鉴定玉石。 有张照片上硕大无比的黄色石料,上面歪歪扭扭写着三个大字“和田玉”,边上还写了办证电话。求鉴定的人说“不知道您为什么把我的照片删除了,千万不要删除了,这块料是什么玉?3.6吨呢” 岳工一脸黑线,回复“大石头” 还有一张照片上,是一个挂件,上头用小篆写着“飞仙”。问的人心里也有点怯“不管什么年代,把仙女刻成一只蚂蚱是不是不太值钱啊?” 岳工回答“不过如果能确定是旧石器时代的作品就不同了” 我看着最心酸的一张照片,是好大一块粗壮结实的大石盘,上面有点青苔。底下留言的人都看明白了,中间挖了可以当猪食槽。问的人想让鉴定是什么玉,说“我爷爷留下来的” 岳工估计沉吟了很久,回了一句“好歹是老人一番心意,留下吧” 4 有回采访,碰上个人说自己是国民党中将的后代,临死前在山洞给自己留了48亿美金的古董财宝,要给人投资,有不少人信,给他付手续费。我说你们为什么信这么个事啊。有位投了一百五十万的大哥说“他拿祖传的《清明上河图》给我抵押啊。” 我无言了很久,才继续问“怎么不报案哪?” “你能怀疑么?那么多人都在里头,政府都不怀疑,就你怀疑?被他知道了,不给你投了”这人有在某某地方投资上亿的合同书,底下盖着地方政府的章,政府的人也不
4

有回采访,碰上个人说自己是国民党中将的后代,临死前在山洞给自己留了48亿美金的古董财宝,要给人投资,有不少人信,给他付手续费。

我说你们为什么信这么个事啊。

有位投了一百五十万的大哥说“他拿祖传的《清明上河图》给我抵押啊。”

我无言了很久,才继续问“怎么不报案哪?”
“你能怀疑么?那么多人都在里头,政府都不怀疑,就你怀疑?被他知道了,不给你投了”这人有在某某地方投资上亿的合同书,底下盖着地方政府的章,政府的人也不管他到底有没有这个钱,说“反正我们也没损失,宁信其有”

师叫岳工,好多人发照片请他鉴定玉石。 有张照片上硕大无比的黄色石料,上面歪歪扭扭写着三个大字“和田玉”,边上还写了办证电话。求鉴定的人说“不知道您为什么把我的照片删除了,千万不要删除了,这块料是什么玉?3.6吨呢” 岳工一脸黑线,回复“大石头” 还有一张照片上,是一个挂件,上头用小篆写着“飞仙”。问的人心里也有点怯“不管什么年代,把仙女刻成一只蚂蚱是不是不太值钱啊?” 岳工回答“不过如果能确定是旧石器时代的作品就不同了” 我看着最心酸的一张照片,是好大一块粗壮结实的大石盘,上面有点青苔。底下留言的人都看明白了,中间挖了可以当猪食槽。问的人想让鉴定是什么玉,说“我爷爷留下来的” 岳工估计沉吟了很久,回了一句“好歹是老人一番心意,留下吧” 4 有回采访,碰上个人说自己是国民党中将的后代,临死前在山洞给自己留了48亿美金的古董财宝,要给人投资,有不少人信,给他付手续费。我说你们为什么信这么个事啊。有位投了一百五十万的大哥说“他拿祖传的《清明上河图》给我抵押啊。” 我无言了很久,才继续问“怎么不报案哪?” “你能怀疑么?那么多人都在里头,政府都不怀疑,就你怀疑?被他知道了,不给你投了”这人有在某某地方投资上亿的合同书,底下盖着地方政府的章,政府的人也不
我采访这中将的后代“你有多少钱?”

“嗯?”
“你到底有多少钱?”1 有天吃饭,大家听说一位老哥喜欢收藏,说去您家喝个茶鉴赏一下吧,他老婆在座,听这话脸一紧,冲老公一斜眼睛“你自己说”。她老公嗫嚅“全是宋瓷……” “都是假的”老婆又钉他一眼“看都看不住” 为了不让他收假瓷器,老婆不让他出门,不给他身上装钱,他让卖瓷器的人到楼底下,拿只小绳捆起一团钞票,扔下去,再把瓷器包好挂上拉上来。他辩解“我懂鉴宝的,我自己半夜去坟上看的呀,刨挖开了,现场给的我呀” 大家笑得前仰后合。 “真的呀”他说“坟上长了草的呀” 连老婆都憋不住笑了,他一看老婆脸色松快了,立刻眉飞色舞起来“后来草我也不信了,他们带我去沉船上找瓷器,那个船我亲自潜到水底下去看的呀……”。 2 前几天,业界一位大佬,被人请来北京鉴定玉和瓷器,大概都是收的礼,一大堆,他看了又看,努力找出最好的一个说“这个玉……挺接近和田玉了”。对方还问“真的啊?是哪儿出的呢?” 他噎了一会儿“新加坡的” 人家有点喜气上了眉梢“能看出来?” “嗯”他转过身去,小声嘀咕“新的,假的,破的”。又看瓷器,一边看一边用拳头堵着嘴咳嗽想混过去,架不住对方逼问“这是哪个朝代的窑啊老师”,他说“啊,江窑” “什么是江窑啊老师” “就是江总书记当政那十年产的窑” 3 豆瓣上有个和田玉的鉴定
“什么?”
“你到底有没有钱?”
“一分钱没有”师叫岳工,好多人发照片请他鉴定玉石。 有张照片上硕大无比的黄色石料,上面歪歪扭扭写着三个大字“和田玉”,边上还写了办证电话。求鉴定的人说“不知道您为什么把我的照片删除了,千万不要删除了,这块料是什么玉?3.6吨呢” 岳工一脸黑线,回复“大石头” 还有一张照片上,是一个挂件,上头用小篆写着“飞仙”。问的人心里也有点怯“不管什么年代,把仙女刻成一只蚂蚱是不是不太值钱啊?” 岳工回答“不过如果能确定是旧石器时代的作品就不同了” 我看着最心酸的一张照片,是好大一块粗壮结实的大石盘,上面有点青苔。底下留言的人都看明白了,中间挖了可以当猪食槽。问的人想让鉴定是什么玉,说“我爷爷留下来的” 岳工估计沉吟了很久,回了一句“好歹是老人一番心意,留下吧” 4 有回采访,碰上个人说自己是国民党中将的后代,临死前在山洞给自己留了48亿美金的古董财宝,要给人投资,有不少人信,给他付手续费。我说你们为什么信这么个事啊。有位投了一百五十万的大哥说“他拿祖传的《清明上河图》给我抵押啊。” 我无言了很久,才继续问“怎么不报案哪?” “你能怀疑么?那么多人都在里头,政府都不怀疑,就你怀疑?被他知道了,不给你投了”这人有在某某地方投资上亿的合同书,底下盖着地方政府的章,政府的人也不
“那你捐资投资的钱从哪儿来?”
“马上批文就下来了,这个事情大了,我有基金会呀,报到国务院侨办了,中央很重视,正在派人反复调查”

他穿着黄色的囚服,里头还穿着买来的假军服,大背头一丝不苟,在看守所里接受采访。

我问“你还在等中央来人?”

“对对对对对”他说,“我心里是有底数的”

我那时候年青不厚道,说了声“不着急,您慢慢等”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

[我一路向北,离开有你的季节,你说你好累,已无法再爱上谁

快速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大秀场

看新帖

      你知道吗?彭客网带你遨游徐州美食。饭醉团伙等着哟!(东店子万成)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高速模式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彭城晚报》网络互动平台!
        ©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
      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00195 苏B2-20100179  彭客网法律顾问:江苏运通-孙刚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