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彭客网 情感驿站 红尘男女 性急之下,我抄起水果刀伤了他【2011年8月29日彭城晚报】 ...
<option selected value='764707'>1楼---茕茕白兔---未评分</option>

茕茕白兔 彭客实名认证 

访问他的空间

1246主题

9877帖子

83精华

十里农场
威望:20281  
通宝:6543  
发短消息 加为好友

发表时间: 2011-8-29 09:17 显示全部帖子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哦,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或者 QQ账号登录  
2011-08-14
电话采访
樱兰
36岁
个体经营
灯火阑珊
预约热线:15805218004
预约时间:8:30-22:00
QQ群:35851559
邮箱:hongchen5693528@sina.com

 

本帖最后由 茕茕白兔 于 2011-8-29 09:21 编辑

樱兰的家在县里,原本她要来徐面谈,她说自己的委屈几个小时也诉不完。可惜与我们联系时已近中午,担心来回的时间不足,于是我们约好下午某个时间电话采访。她提前拨通了我的电话,于是在那个炎热的午后我倾听了樱兰的一段人生——

“三进三出”我还是嫁给了他

上世纪90年代初,我中学毕业,离开了生我养我的农村,投奔在矿区生活的姑姑,并在那里找到了一份工作。环境是陌生的、人也是陌生的。战胜这些、适应这里的一切对于我来说是有难度的。然而,这些还不是令我最纠结的事,让我最为不堪的事情却是寄人篱下的难过。

那年,我拎着自己简单的行囊,来到矿区。新鲜与兴奋的感觉很快被第一次出远门的胆怯所淹没,矿区除了姑姑,再也没有其他的亲人。于是我在姑姑家住下,令我始料不及的是很多的不便和难堪的事情接踵而至,矛盾越来越大。

我俞发地想摆脱这种生活状态,老家我是不想回了,留在矿区就要继续这里的度日如年。怎么办呢?有人说女孩子大了总是要嫁人的,不然找个婆家把自己嫁了。

那时我刚刚20岁,对爱情、对未来的婚姻,心底还是充盈着美好的幻想。然而具体想找个什么样的夫君,我却是茫然的。


不久有人上门来说亲,介绍的正是这个矿的工人。他叫阿更,家是矿山附近的,比我大5岁。听介绍人讲是阿更的父母看上了我,才托他过来的。

我与阿更见了面,感觉没有“眼缘”,就不想交往。之后又了解到他与一个名声狼藉的女人莉莉恋爱,因为阿更父母的极力阻止,他才与之分手的,我当然更加不想与之交往。因而这第一次见面后,就没有同意建立恋爱关系。可是没过多久,他们家人又托人来说,我仍是没有同意。

当媒人第三次登门做工作,并且说明他与莉莉彻底了断了。虽然仍有几分不情愿,但为了尽快离开姑姑家,我还是同意了。认识一年后,我们结婚了。

家让我有了人生的满足感

我和阿更是1996年结的婚。婚后,他仍然在矿上上班,我觉得他辛苦,家里的活我几乎全部承揽了下来。而他还和婚前一样,下了班与工友打牌、喝酒,没有什么家庭观念。我觉得多少年在矿上工作生活,那种习惯已经形成了,想想也就随他去吧。第二年,我们的女儿佳宝出生了。阿更那时下班就不常出去玩了,也帮着做做家务,佳宝偶尔病了,他还会很悉心地照料襁褓中的女儿。他在家里无论是给孩子洗澡、擦身都是很细心的。看着他们开心地在一起,听着他们欢快的笑声,我就特别高兴。这是我的家,我们过着平凡的生活,这也许就是我想要的生活。那时虽然累点苦点,可仍有一种满足感充盈着我的全部身心。孩子的出生,虽然给我们带来了快乐,但随之增加的费用,也使我们原本就不富裕的日子,变得拮据起来。

为了走出经济困窘的状态,2000年的时候,我在矿区开了一家小饭店,没想到生意挺红火。饭店虽然没有多大的规模,但是样样都要操心。只是再忙再累,家里的事情我依然不用阿更操心。每天我要送走最后一位食客,才能关门。回到家往往近子夜,我再打扫卫生、洗衣服,结婚这么多年,我没有让他洗过一双袜子。我觉得他工作辛苦,平时都是单独为他开小灶。再苦再累我愿意,阿更是我丈夫,我真的非常爱这个家。这样一年里里外外忙下来,赚几万不成问题,从而改变了我们的生活。

莉莉的再度出现

10年多的婚姻生活,忙碌而充实。佳宝可爱乖巧,看着她一天天长大,我觉得一切都充满希望。

那时矿区相对城市各个方面都有所滞后,但我知道婚姻有“七痒八痛”之说。孩子10岁时,我以为自己与阿更已经走过了婚姻的危险“地带”,会执子之手白头偕老的。虽然他仍爱打牌、仍爱喝酒,还是那么的哥们义气当前。我们也像其他夫妻一样,经常会因为生活中的一些琐事拌嘴闹气,但很快又会和好如初。我与他彼此间已经有了一定的默契,对他还是很信任的,我认为无论怎样,阿更至少在感情上是不会背叛我,因为我知道曾经令他心仪的莉莉也已结婚生子。

即使阿更出轨的初期,回到家对我和佳宝总是横挑鼻子竖挑眼的,我仍没有朝着这个方面怀疑。直到有一天,我明确地知道他相好的女人不是别人,还是认识我之前的情人莉莉时,我一下懵了,自己先大哭了一场。

那是4年前的事情,当我知道阿更与莉莉整天偷偷摸摸幽会的事实后,真的很震惊。我大闹了一场,又找到公公婆婆,哭诉阿更的背叛。我觉得自己不能过那种同床异梦的生活,提出离婚。而两位老人的反应也特别激烈,他们安慰了我一番,坚决不同意。之后公婆找到阿更训斥、教育,甚至明讲暗求。

我告诉婆婆他们不久,年迈的婆婆背着我找到莉莉家兴师问罪。她原本是想让莉莉对阿更放手的,可谁知婆婆这一闹,莉莉的丈夫提出了离婚,他们很快办理了离婚手续。

这期间我们这边倒是平静,阿更每天正常上班下班,也没有我想象的事情发生。我想阿更是个孝顺的儿子,在他父母的一哭二闹三上吊的高压下,是改邪归正了。

他偷偷地带莉莉逃到大连

去年2月,阿更说有个朋友给他说大连有个工程,做完可以赚一笔。如果他愿意去,工程可以承包给他。阿更告诉我他打算去,但原单位不好办停薪留职。我完全信了他话,便托熟人给他办妥了所有的手续。他说还需要启动资金,我又让他带走了家里的所有的存款。他离开家时一切都很正常,他交代我好好带好女儿,看好家,我都一一答应着。我满以为他是为我们的这个家更好的明天出外打拼的呢,心底还涌起过丝丝的心疼。

因为要做工程,阿更走时还带去了一些劳力。他说让我按月给带走的工人家里送工资。我照他吩咐的按时给劳力的家属送钱,当然这些钱是我在矿上饭店的所得。我在家里带孩子,持家还经营着饭店,这其中的辛苦是不言而喻的,可我做梦也没有想到,就在我辛苦操持着一切时,阿更却在大连和莉莉“度着蜜月”呢。

阿更离开我半年后,当我得知这一事实时,简直要疯了。比我更气愤的还有公婆,他们自以为能够掌控家里的一切,怎能容忍如此出格的“逆子”。于是他们带我直奔大连,那是去年的8月。我们找到了阿更和莉莉同居的租房。一阵唇枪舌剑,我气不过把莉莉狠狠打了一顿。在这个过程中,阿更说,带莉莉出走要怪罪我,说如果不是我找莉莉丈夫,他们也不会离婚,他说是我把人逼上“梁山”的。这真是没理的倒变成有理的了。

而如今,阿更和莉莉不但在一起,而且还有了孩子。我们的女儿佳宝因为家庭的变故,由一个乖乖女变得叛逆、桀骜不驯,不肯学习,甚至离家出走。佳宝目前已经离家出走多日,我发疯似的四处寻找。女儿是我的生命,我该怎样拯救我的女儿?阿更去大连时带走了存款,而我的收入也全部为他带走的工人家属发了工资,现在我是人财两空。

两个月前,阿更回来过一次,我抓住他原想和他鱼死网破。性急之下,我顺手抄起了水果刀,伤了他。这件事情发生后,原来唯一可以给我安慰和希望的婆婆那天却说:“眼珠子没有了,眼眶也不要了。”


事到如今我该怎么办呢?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采访手记

每一次采访过类似的故事,我都会对“婚姻大事”这个词有进一步的理解。人啊,千万不能让眼前的利益左右你对婚姻大事的选择。那可是一步错了,步步为难!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希望樱兰沉下心,理清自己的心绪,千万不要再冲动,冲动是“魔鬼”,它对于事情的发展而言,无任何益处,只会令你变得更加被动。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

我想我已经老了……

快速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你知道吗?彭客网的客服都很热心!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高速模式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彭城晚报》网络互动平台!
  ©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
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00195 苏B2-20100179  彭客网法律顾问:江苏运通-孙刚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