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彭客网 情感驿站 红尘男女 结婚前,他突然“冒”出一个女儿来【2011年8月1日彭城晚 ...
<option selected value='704427'>1楼---茕茕白兔---未评分</option>

茕茕白兔 彭客实名认证 

访问他的空间

1246主题

9877帖子

83精华

十里农场
威望:20281  
通宝:6543  
发短消息 加为好友

发表时间: 2011-8-1 08:47 显示全部帖子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哦,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或者 QQ账号登录  
2011-07-28
QQ
萝萝
25岁
自由职业
阿狸
预约热线:15805218004
预约时间:8:30-22:00
QQ群:35851559
邮箱:hongchen5693528@sina.com

 

本帖最后由 茕茕白兔 于 2011-8-1 08:47 编辑

在视频里,萝萝的神情充满了焦虑,她说她的困惑,她已经走到原谅了果子的欺骗,却不知该如何和果子那突然冒出来的女儿相处……

爱上他的老实与勤劳

其实我和果子的年纪也就相差一岁,我25,果子26。果子的老家在农村,上面有3个哥哥一个姐姐,果子是最小的一个孩子。果子非常能吃苦,一个人在外好多年,家里帮不上果子,全凭他个人努力。我认识果子时,果子的生意做得很成功,在市区买了两套房子,一辆别克轿车,也算得上事业有成了。

我和果子开始交往后,有时我也会像别的女孩子那样,追问果子在我之前谈过几个女朋友,果子总是一笑了之,实在被追问急了,果子说:“天天这么忙,哪里有那份闲心。”我相信了果子的话,他只顾忙生意的事,没有时间去交女朋友,再说,果子是个很老实的人,有时我们在外吃饭,我的女朋友也跟着来了,果子都会显露出拘谨,从不主动和人交谈。见果子这个样子,我更加坚信,果子是因为不善于和女孩子交流,所以在我之前一直没有谈过恋爱的。而我和果子之间的交往,我的主动要多于他,在男女关系面前,果子是个木讷的人。

每隔十天半月的,果子都要回一趟老家,走的时候,果子要买好多东西带回老家,吃的,喝的,衣物什么的,有时还有小孩子的衣服、玩具、膨化食品等等,我奇怪,怎么还有小孩子的东西,果子说他哥哥姐姐的孩子都在父母家,所以要给侄子侄女们带点礼物回去。不过每次果子回去,从不主动招呼我,说实话我也不想去农村,怕生活的不习惯,所以乐得如此。

今年6月19日,是我和果子相识一周年的纪念日,也进入了谈婚论嫁的阶段。我和果子平时住在市区的一套小高层里,新城区还有一套别墅,但我从来没有去过。我和果子商量,要不把别墅装修一下,把那里当做我们的婚房,日后怀孕的话,住在那里空气好,对胎儿更健康。果子却坚持将市区的房子当做婚房,说生意忙,天天往新城区跑太辛苦。见果子这样说,我只好同意。不过有时我会想,是不是果子骗我了,根本没有那套别墅?果子平时将一些重要的东西都放在家里,包括那些房证什么的。有一天我打开了果子的抽屉,看到确实有一套新城区的房产证,我暗笑自己太多疑了。

女孩原来是他的女儿

有一天,和朋友开车去新城区玩,突然想起那套别墅,我让朋友开车带我去看看我从来没有看过的那套别墅。我也说不清是哪一套,但看到一套大房子,房前房后都种着菜,一位老太太正在院子里晒衣服,一个小女孩在老太太的身边跑来跑去,看上去让人眼热,想想日后我和果子的日子,也是这样子,该多好,我甚至想,今后如果住在这里,果子的母亲或者我母亲来帮着看孩子,一定就是这种情景。朋友一边开车一边问:“是哪套啊?”我也稀里糊涂,当时只看了一眼房证,只记得大概,具体到哪一幢楼,我哪里能记得这么清楚呢。所以绕了一圈,也没找到,就回来了。晚上,等果子回家,我对果子说:“我白天去看咱们的那套别墅了!”果子一愣,问我:“你又没去过,怎么知道在哪里?”我笑嘻嘻地说:“可我上次看见房证了。”我想,都快结婚了,恋人之间还有什么可隐瞒的呢?但果子有点不高兴,说:“你别乱翻我的东西,有些生意上的东西,被你翻乱了会很麻烦的。”见果子不快,我也不高兴,说:“什么生意啊,我只是看了看房证而已,你也不至于这种反应啊,再说我又没拿你的房证去改我的名字,真是的。”这是我和果子第一次闹矛盾。

我和果子在他公司附近租了一套房子住,并开始装修新房。装修的事我从不过问,都是由果子来操持,我又不需要上班,每天无所事事,可越是无所事事,越是来事。7月初的一天,女友突然给我打电话,说刚和果子错车而过,她看见果子的车上,坐着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女友开玩笑说:“果子经济条件这么好,不会在外面有个私生女吧?”我回答:“呸,他这么老实的一个人,连女朋友都没谈过,哪里来的私生女。”女友笑:“越是老实的人,越是玩阴险。”挂了电话,我心里也不踏实,立即抓起电话打给果子:“你在哪里了,是不是你带了一个小孩子在身边,那是谁的孩子?”在我心里,虽然开始有些隐隐不安,但同时还心存侥幸,果子的哥哥姐姐这么多,说不定那是果子哥哥或者姐姐的孩子呢,经过几秒钟的沉默,果子对我说:“回家再说。”电话挂断了,我心里有种不好的感觉,那小女孩和果子,一定有着非常特别的关系。

黄昏时分,果子回来了,身边没有什么小孩子,只有果子一个人。果子疲倦地坐在沙发上,对说我:“萝萝,对不起,不该隐瞒你这么久,我之前有过一次婚姻,而且我还有一个女儿。”

不相爱的前妻因车祸去世

果子告诉我,其实他20岁那年就结婚了,那时他刚和一个青梅竹马的女友分手,对方去了外地读大学,彼此再不联系。那时果子整天心灰意冷,也没有精神帮助家里做农活,农村孩子普遍结婚早,果子也逃不了这种命运。不久,父母给果子介绍了一个女朋友,叫小满,就住在果子的邻村,两家相隔不远,小满既不漂亮,家庭条件也不好,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第一次相亲,果子乖乖地去了,但见过面,吃完饭后,果子居然连小满长的什么样子都没能记住。第二次见面,就是订亲,下彩礼,3个月后,果子听从了父母的话,把小满娶回家。果子说,当时他失恋,整个人跟行尸走肉似的,所以家里怎么说他就怎么做,怎么安排他就怎么听从。婚后没多久小满就怀孕了,但因为没什么感情,果子并没有因为小满怀孕而对小满的态度有所改善,还是每天往外跑,打牌、斗狗,甚至赌博,就是不肯回家。小满挺个大肚子家里家外的干活,对果子却没有一句抱怨话。生下女儿那一天,果子去外地收狗,没能赶回来,等次日果子赶到家里,看见疲惫的小满身边,躺着一个小生命时,这才意识到,他当爸爸了。

但果子还是一天到晚往外跑,女儿的事很少过问,女儿6个月的那一天,果子接到一个电话,小满在去县医院给女儿拿药回来的路上,被一辆农用车刮倒,从身体上碾了过去,当场死亡。当果子赶到车祸现场时,小满已经被拉到火葬场了,小满留下的遗物是买给女儿的新衣服。

果子含泪说:“我不是个人,我对小满一天都没正眼瞧过,小满她是带着一肚子的憋屈走的。”小满走后,果子一改常态,努力挣钱,就是为了给幼年失母的女儿创造最好的条件。而那套别墅,最近果子父母一直带着果子的女儿在那里住。我这才明白,那么我看到的一老一小,应该是果子的母亲和果子的女儿芝芝了。果子说,之前他已经对不起小满了,不相爱,结婚就是过错,而婚后,对她故意冷淡更不应该,而他唯一对不起我的,就是他隐瞒了婚史并且有一个孩子的事实,因为他怕失去我。
果子说如果我不肯原谅他,那么他同意分手,并对我进行补偿。我对果子说:“如果当时你把这一切告诉我,我会体谅你的,而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不想离开果子,但我也无法原谅他。

试图相处却发现困难重重

新房装修好了,果子给我打电话,让我回去看看满意不满意。其实我很想回去,一个多星期没见了,很想果子,毕竟除了隐瞒他的婚史之外,果子对我一向都很好。父母见我搬回家住,知道不止是因为房子装修的事,在母亲的追问下,我说出了实情。母亲叹口气,说:“小孩子很可怜的,你如果感觉真的不能接受她,那就趁早和果子分手,别互相耽误。如果你只是气果子欺骗你,而不在于孩子身上,那么你也可以尝试着去接受那个孩子。”

母亲的话让我茅塞顿开,当果子又给我打电话,约我出去吃饭时,我去了,同时我问:“芝芝呢?在你那里吗?”能听出果子很紧张,他非常在乎我对芝芝的态度,果子说:“在我这儿呢,幼儿园放假,趁着这两天多带带芝芝,一会儿我先把芝芝送回我妈那里。”我说:“一起出来吃饭吧!别让芝芝跑来跑去的了。”

果子非常意外,同时非常开心。为了让芝芝喜欢我,我专门跑到金鹰,挑了一件礼物给芝芝。

其实算起来,我是第二次见芝芝了,这孩子非常瘦小,胆子也小,躲在果子的身后,无论我怎样拿礼物哄她,她也不肯露出头来。而且芝芝的眼神里,明显有种警惕,她非常不喜欢我。

吃饭时,果子问芝芝:“阿姨过两天带你去常州恐龙园看恐龙去好不好?”“不要。”芝芝干脆地回答,然后用一种敌对的眼神瞪着我;吃完饭,上车时,芝芝抢先拽开副驾的门,坐了进去,我刚想嘱咐芝芝当心别被车门挤了手,芝芝故意“咣”地一声把车门关上,我当时心就凉了下来,发现我的小对手,她的敌意,是这么的强大。

孩子如此,果子母亲的表现更是让人无法忍受。芝芝跟着果子还好,跟着我,却如临大敌一般。

一次果子临时有急事,让我陪芝芝一会儿,这事让果子母亲知道了,没想到她会坐公交车赶过来,打车带走了芝芝,好像我是一个大恶人,单独和芝芝相处,会害了芝芝。

小满的死,让果子和果子母亲背负了一个很大的良心责任,所以他们就试图在芝芝的身上来弥补,芝芝要什么给什么,说一不二,这样下去,迟早会将孩子教育成一个不明事理的孩子。

有一次,到了吃饭时间,芝芝坚持不回家,要在外面玩个够,我只是说了声芝芝你不该这样,果子就在一旁说:“玩是孩子天性,不要用规矩约束的太死。”我顿时明白,芝芝的教育,因为果子和果子母亲这一关,我永远是插不上手的。我突然想起了母亲对我说过的尝试二字,我尝试了,却发现我也许做不到接受这孩子,其实,是果子、果子母亲和芝芝共同组成的一道屏障,让我永远无法逾越。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采访手记
自古后母就很难做,让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去做后母,更是有难度,萝萝还是爱着果子的,只是爱情太顺利,所以遇上了麻烦,不由得向后缩。但感觉如今的果子是个很有责任感的男人,谁没有过去,要看的是他的现在和将来。既然已经原谅了果子,那么芝芝还是个小孩子,更不要把她定位在小对手的位置上,与众人树敌。换种看法,再多一些尝试,说不定会有好的突破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

我想我已经老了……

快速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大秀场

看新帖

      你知道吗?有事没事就来彭客网,这里有一群热心的妈妈们—“百事通” 。吃喝玩乐行,样样都精彩。(夏日随风)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高速模式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彭城晚报》网络互动平台!
        ©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
      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00195 苏B2-20100179  彭客网法律顾问:江苏运通-孙刚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