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天笑有哪些好听的歌

热度 3已有 974 次阅读 2010-5-10 07:24 |关键词:谢天笑

首先听《幸福》吧,“睡觉、梦、很远的地方、墙、网、神秘···”这都符合摇滚的气息,不过有着类似先锋文化的内涵,不象老多地下摇滚人漫无目的的呐喊、咒骂,也没有猛烈的尖叫和可怕的锐声——这也符合我那时的心情,只想一个人忧郁地坐着或忧伤地躺下,静静的想些什么,好象没有寄托,却在静想中得到寄托——这就是谢天笑与冷血动物给我们的饱满内敛的意象和蕴涵的爆发力,从第一首歌我就听到了以后看到的介绍中的赞誉。当时我说不出来,不过给人的惊奇却无疑是丰富多采的。《窗外》则明显将节奏加快了,我觉得谢天笑很善于用词,而且他的词语象诗人一样用之不竭,比如说这首歌里的“抓住、纷乱、碎片、消失、无声无息、满足、冰雪”虽然都是一些常见的词语,但用在一首歌中就撑起了语言的丰满,而且具有一种言之不出的特色,简单又连续,逐层推进,达到高潮,让人回味无穷。暂不说后面歌曲的语言特点吧,另外觉得谢天笑的歌曲中充满鬼魅的踪影,“鬼魅”是我最喜欢的一个词语,若有若无,飘忽不定,但它有一个宗旨,就是它的精神,套用专栏作家曹操的话“操,是一种精神”,我把它改编一下,“鬼,是一种精神”。仿佛他所有的歌曲都充满这种精神,《永远是个秘密》、《埋藏宝藏的地方》、《墓志铭》、《昨天晚上我可能死了》无不是一种死亡的沧桑感觉,配合主唱沙哑的、略带山东地方口味的话语将那种深度表现得淋漓尽至,我相信喜欢他的人都沉浸在这种气氛中,若深若浅,渐入佳境。  而我最喜欢的一首歌就是大家公认经典的《雁栖湖》,不知道大家什么感觉,反正我每次听的时候都想放声痛哭,每当唱到“我醉倒在路旁的草地是没有信心的结局/不用再抱怨幸福的童年是多么短暂的一瞬间/时光慢慢的把我改变不管躲在什么里面/雨水快淋透我身体就把我埋在雁栖湖边”,心总是忍不住颤抖,灵魂就跟着他的节奏来到一个湖边,是青海湖,还是瓦尔登湖,湖水轻轻的荡漾着,听见泛起的水声,天空没有月亮,在一片漆黑中,一个喝醉了的人来到湖边,然后醉到在湖边的草丛中,没有人发现他,他就这样睡到腐烂··· 很久以前》、《循环的太阳》是比较轻快朴实的两首了,虽然朴实但同样也有让人品味的余地。听说他们的乐队就是一把鼓、一把吉他、一把贝司的简单组合,(当然后来也稍加了点古筝弹奏),但展现出来的却是缤纷多彩的,可见一些小细节还不是问题,重要的看这个乐队的组合和灵魂。他们要表现的是中国摇滚,中国文化,从细节中看,这明显受着“道”“宿命”的影响。我们说中国的内涵是宽广的,是包容万象的,一些经常说脱离中国影响,学习国外的东西的人何不在自己身上发掘呢。 这张专辑的“消极因素”不如前张多,或许谢天笑正如自己所说的,成熟了。成熟了也不顽固愚昧不开化,象《是谁把我带到这里》里唱的,人们会有迷茫的时候但他终会明白一切的:他告诉我如果要回去,需要用我一生的时间,可是这还需要很多年···这也算是谢天笑够成熟的一张专辑,当然我说的是他的心态和音乐的态势,两方面他都具有,所以说这是一张成功的唱片,也将名留中国摇滚史册的唱片。另外专辑里依然有首承袭上张专辑《绝症病人》气势凌人、咄咄逼人风格的歌曲《阿诗玛》、《剔剔牙》。这是谢天笑的另一面,没多少变化。但另一面却圆润得多,象《冷血动物》、《再次来临》、《约定的地方》、《向阳花》都是可圈可点的,编曲比上一张华丽了很多,但它还是严肃的,里面的古筝也是用得恰倒好处,无疑增加的中国音乐的戏份,而且更加吸引我们的乐迷。《琴弦之歌》曲风却异常类似流行音乐了,但用上神秘、意象却不能让你小瞧它。谢天笑好象走在了更加宽广平坦的大道了。细细听下去也会发现一些歌曲,如《约定的地方》和《很久以前》貌似,而《是谁把我带到这里》分明是把大家带到《埋藏着宝藏的地方》,可能这也是乐评人说他们没进步的原因吧。  我们重复强调说它的中国性,虽然说它是师承涅磐,回归“雷鬼”乐,但它确实沐浴在中国深厚文化气息之下的,而谢天笑的美国之行没有让他更加依赖国外的底蕴,他的想法,或许也是大家的想法,让它们更有中国味,让它们走出中国,让更多不了解中国音乐的人知道我们也有自己的东西。最后说一句,谢天笑带给我和大家的并不在音乐表层,而是它内在的魅力,它的感受,它的哲理,它的意义,我相信大家都会受益不浅的。 作为老前辈,身居摇滚圈多年,征战无数的谢天笑最终离开冷血动物,对我来说,可能记忆最深的还是他们在上一张专辑《谢天笑与冷血动物》里面,那份对Grunge世代最狂妄的表达。而,现在的谢天笑,不再是那个当年的愤怒青年,已经逐渐地归于平静的生活,这张全新专辑《只有一个愿望》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里面就有几首有别于谢天笑以往的作品,是一次创新的尝试——雷鬼风格,包括专辑点题作“只有一个愿望”、和“风是外衣”。 好的音乐人都会在思考自己怎样走出自己的风格,这次谢天笑估计是和古筝拧在一块儿了,除了在他那两首雷鬼的作品里引用了古筝,“释放”之中也有古筝的演奏穿插在其中。大概在一两年前,第一次在现场看到他带着冷血动物和一个古筝手一块儿演出的时候,就已经很清楚谢天笑将会用这种乐器,来作为他在音乐领域上的独特标志。而今,中国的古典乐器在他的歌里被磨合的非常纯熟,这个独一无二标志已经成为了他,获得更多赞誉的武器。 在谢天笑的新专辑中,给我最强烈共鸣的是一首“孝妇河”。本身这个名字就很有冷血动物时期的感觉,而其中迂回的Bassline和突然推入的强大吉他声场,营造出了一个Post Punk之中才有的阴郁与癫狂并进的瞬间。同样,“无”也让我重回到当初激情飞扬的那个POGO年代,古筝的旋律在Grunge的Bassline之中横扫,切入谢天笑的歌声,高潮迭起……一切都配合的天衣无缝,这首作品的编曲简直足以令人叫绝。

1

路过

雷人
2

握手

鸡蛋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林雨樱 2010-5-14 18:24
回复 hadision 2010-5-15 09:20
林雨樱:
好啊
回复 李继玲 2010-11-1 15:18
拜访新朋友!问好!

facelist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知道吗?彭客网旅游版块能让我们广交五湖四海朋友,让我们心胸更加 宽广,视野更加开阔。(心好先生)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高速模式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彭城晚报》网络互动平台!
  ©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
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00195 苏B2-20100179  彭客网法律顾问:江苏运通-孙刚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