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读卢梭的《忏悔录》

已有 100 次阅读 2011-4-25 21:27 |关键词:%D7%F3%D0%FD%C8%E2%BC%EE%CA%B2%C3%B4%C5%C6%2C%CA%B2%C3%B4%C3%C0%B0%D7%B2%FA%C6%B7%D0%A7

重读卢梭的《忏悔录》
朱蓬蓬
在知识分子思想意识逐渐多元化的时期,在整个市场经济交易中充满着假冒伪劣的铜臭气息的今天,人们开始意识到只有真实、诚信才能带来真正的自由。
什么是真实、诚心呢?他能带来什么样的自由呢?这是一个很奇妙的问题。
是的,在这个世界上,许多人的活法是不一样的。
既有师东兵这样的作家,出版了100多部、3000多万字的作品,左旋肉碱什么牌子好,却是行走于政、商两界高层的骗子。也有辽宁鞍山郭明义这样一辈子做好事帮助别人的"雷锋传人"。更有坚持真挚勇敢写了《大迁徙》而被渭南警方到北京抓捕的谢胡平…
我们这个社会的人,不去说那些杂皮、流氓、二流子,就是正经人也是鱼龙混杂,良莠不齐,但谁又能说我们的子民乏善可陈呢,大多数可圈可点的还是驰骋于时代的中坚。
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杨照先生就想"改变习惯于躲躲藏藏装点门面的社会,建议人们应该拿起卢梭的《忏悔录》来读一读"。
我是读过许多次《忏悔录》的人,但我一直没有懂得卢梭写这个"忏悔录"的本来意义。
杨照说:"卢梭做的事情是从来没有人做过的事。他要彻底诚实地表白自己,什么美白产品效果好,原原本本将自己一生做过的事写出来,即使其中有许多别人认为不妥、尴尬甚至羞耻的行为。"
不仅如此,杨照还指出:"卢梭要举着他的《忏悔录》到上帝的座前,搜狐张朝阳对中国现状建言:接受普世价值,要求上帝叫每一个人都同样检视自己,对王亚丽案件的再解读,然后看谁觉得自己有权利说:'我比那个叫卢梭的人好'。"
笔者坦然地承认,自己写《谜一样的人生》,也是彻底诚实地在表白自己。但还没有卢梭那样的勇气,说谁能比自己的为人更好。
也许因为要弄清楚事情的原委,我再次阅读了《忏悔录》。
《忏悔录》共有三份手稿。第一份,最早的那份,是不完整的,在第四章便中止了。在他的委托人杜贝伊鲁逝世后交给了纳沙特尔图书馆。第二份是全的,保存于巴黎议院图书馆。还有一份就是日内瓦手稿,卢梭把此稿定为发表的文本。
卢梭自以为是坦率的,这我同意。他是想做到这一点的,连自己身上丑恶的东西也不隐瞒。比如他承认自己过早地染上手淫的恶习,承认他在女人身边感到的胆怯来自一种可能产生类似阳萎状况的过度的敏感,承认他和华伦夫人的那种半乱伦性质的爱情,尤其是承认他那奇特形式的暴露癖。但是这里要提请大家注意的是这种坦率的目的是要引出卢梭在性的方面的态度和表现而已,而这方面的坦率恰恰又是某种形式的暴露癖。写自己乐意去做的事。这就使他的放纵行为有了成千上万的观众,自己也因而感到分外快乐。在这一题材方面所表现的恬不知耻使那些和他是难兄难弟、共染恶习和一丘之貉的读者同他建立起亲密的关系。一个一心想在这方面下工夫的作者撒起谎来,总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
我无法查证卢梭时代的真实情况是否真是如此,但有一点是我在重新学习中感受到,卢梭不过是侧重在探索地表白自己在男女之间性事的种种,这种大胆到底有什么实际的意义呢?如果能让自己"感到分外的快乐",这又有什么值得忏悔的呢?也许这是在向上帝的挑战,因为上帝在创造亚当和夏娃的时候,是让他们赤身露体,没有让他们有羞耻感的。但当他们偷吃了禁果,就完全变了…
对照我自己写的《谜一样的人生》,有朋友在读后告知,这本书写得好,就是不应该把那些男女之间的事拿出来叙述…
笔者懂得某些人的心理,但这个提醒却让我把自己和卢梭的《忏悔录》区别了开来。
卢梭的忏悔很大程度上纯粹是人成长过程中的性的自发表现,而我在《谜》一书的称述则是和时代的动荡、变迁的政治,惊心动魄地你死我活地联系在一起的。如果没有没有政治为背景和铺垫,那么在我身上的男女性事也不会这样畸形,更不会这样痛苦地令人刻骨铭心…
写忏悔录的作者以为是在回顾他的过去,但事实上他所描述出来的是这一过去在今日的记忆。解释某些行为,而这些行为在当时之所以产生,却纯属偶然,或因我们难以忍受,例如,卢梭存在的自身生理和心理上的缺陷…
在所有的人身上都有装假的一面。司汤达在他的主人公身上以及在他本人的日记里很好地向我们说明了这种疯狂和逻辑的混合,而作品里的这种交替出现要比在生活中更为常见。除本性外,如不强加给它更多的其他的性格,那还叫艺术吗?卢梭的《忏悔录》不过是骗子无赖冒险小说里最好的一部。一切传奇性的素材他都具备:一个放任自流的少年,多种多样的环境,各种性格的人和众多的场面,谈情说爱和旅行,对社会缓慢的认识过程--年过四十而对它还几乎一无所知--,就是这些素材塑造出一个伤感的吉尔?布拉斯,而卢梭在这些方面是什么都不缺的。
仅仅是如此而已。卢梭的真实并不见于他的反省,更难说是忏悔,他在和华伦夫人、克洛德?阿奈形成三人同居的男女关系之后,又去和圣朗拜尔和乌德托夫人重建三角恋爱关系。所见到的不过是他以极其蔑视的口吻讲述出来的那些事实上。
最后,结论就出来了。卢梭就是属于这一类作家。在一个所有作家都由社交活动造就的时代里,他们一步步从十七世纪雍容华贵的贵族文体发展到十八世纪的马里佛文体,再发展到离经叛道、玩世不恭的阶段。这位既非法国人又非贵族的日内瓦公民,毫无贵族的风采可言,却多愁善感胜过风流情种,乡间的孤寂较之沙龙更常在他心头萦回。他使我们饱览瑞士和萨瓦地区的景色…使文坛充满一种标新立异的气息…
中国在政治极大的变异情况下,众多知识分子有各种各样的表现,应该说,经过这许多年的考量,许多人都走向毁灭自己的道路了,许多人都从此销声匿迹了,真正坚持真实、诚信的人有,但不多,这无论如何是一种悲哀。
2010年10月2日星期六


路过

雷人

握手

鸡蛋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知道吗?彭客网很多员工都住北区。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高速模式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彭城晚报》网络互动平台!
  ©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
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00195 苏B2-20100179  彭客网法律顾问:江苏运通-孙刚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