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花开

已有 84 次阅读 2011-4-1 10:14

那时花开

铃铃铃……”终于考完了。等待了十几年的高考终于结束了。 收完试卷,云磨磨蹭蹭地收拾着东西。所有人都走了,包括风。 也许是上帝的眷顾吧,在最后一科考试时,云和风坐在了同一个 网络安全厂商试室里。虽然云一直和自己说好,不再和风有关系了,可昨天看到风和自己在同一个试室时,还是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两个小时以前,还在一个试室里坐着时,云忍不住回头看了一下坐在最后一排的风,却发现风也在看着她,熟悉的四目相对竟让云心中泛起一丝喜悦的涟漪。然后习惯地,他们都慌张地转移了目光。 云走到门口时,已经再也看不到风的身影了。六月的中午,太阳这个火球正在头顶狠狠到晒着,丝毫没有考虑到这些刚刚从考 展示工程场出来是学子此刻是多么的脆弱。隔壁的试室外面,一位穿着蓝色衣服的女生在掩面痛哭,是舍不得这即将分离的三年同窗,和已经结束的高中生活,还是…… 突然,云心里涌出一阵恐惧,和风就要分开了,可能是永远分开了,以后都不能再见到风了…… 云越想越恐惧,有种想要立刻见到风的冲动控制着她拼命地寻找着风的身影。云快步走到走廊边, 标摊租赁踮着脚尖,努力地朝校门口的方向,眯着轻微近视的眼睛,在那片人海中寻找那个熟悉的身影。 云熟悉风的每一个身影,在球场上打篮球的时候,在校道上慢慢地走着的,参加校运会百米赛跑的,背着书包回家的,和朋友互相打闹的,在卫生区打扫的,风的身影已经深深地,深深地刻在云的心里了,再多的人,云也能一眼认出风来。 云朝人群中张望了一会儿,惊喜地发现风还没离开学校。风此刻正朝着校门口快步走去,独自一人,清瘦的背影在人群中显得有点孤单。风依然像以前一样,左肩斜跨着一个书包,穿着校服,白色的上衣,蓝色的裤子,依旧是个乖孩子的样子。 这么晒的天,怎么不打伞呀? 云还记得曾经在《中学生博览》上看过一篇文章,故事中的女孩是坐在男孩是后面的,就像他们以前一样。 工业UPS电源在他们即将分离的时候,那女孩从后面拉着男孩的衣服说:我以后要是想你了,怎么办?看到这里时,云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风的脸,她在想,等我们即将分离的时候,我也这样拉着你的衣 美国山特蓄电池服这样问你,你会怎么回答呢? 风一定不会和那个男孩揉着那个女孩的头发一样揉着云的头,笑着说:我以后不在你身边了,要自己照顾自己,不要再耍小孩子脾气了。风一定会转过头来惊讶地看着云说:你神经病啊?脑子进水了?还是没吃药啊?可是,现在无论风怎么回答都不重要了,因为他们玻璃钢制品已经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这样子打闹说笑了。三个月前,他们已经开始冷战了,两个月以前,风不是云是前桌了,云再也没有机会拉风的衣服了。 可云还是忍不住想问风:现在我已经开始想你了,怎么办?路过饭堂时,云没有走进去,而是直接走回了宿舍。这时已经有人搬着行李,准备回家了。更多的人则是像往常放学一样,三五成群,嘻嘻哈哈地走进饭堂。 回到宿舍,云找出很久没听了的MP3,随手塞上耳塞,开机 中国猎头公司排名,播放,是小美的《亲爱的你怎么不在我身边》,把声音开得很大,单曲循环。云躺到床上,盖上被子,闭上眼睛。小美清流的嗓音在耳边缓缓地流淌着。好想就这样睡去,不再醒来…… 云的MP3也是苹果的,和风的MP4是同一个牌的。记得以前上自习时,云总是喜欢借风的MP4听歌。云喜欢塞上耳塞,耳朵边只有音乐没 移民美国的条件有其他嘈杂的声音的感觉。或者塞着耳塞静静地看着风的背后发呆。那是云黑色的高三日子里,最开心最幸福的时候。 可是,后来在高考前的三个月,风却不再理云了。虽然那次争吵有点莫名其妙,也许是风心情不好吧,虽然事后云也道歉了,但是风还一声不吭地搬到其他组去了。云一直觉得很委屈:为什么你就是不肯原谅我,难道我真的那么罪大恶极吗?难道我们两年的前后桌友谊就这么不堪一击吗?从那以后,他们就再也没说过一句话了…… 那时,云真的觉得老天已经抛弃自己了。

 


路过

雷人

握手

鸡蛋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高速模式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彭城晚报》网络互动平台!
  ©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
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00195 苏B2-20100179  彭客网法律顾问:江苏运通-孙刚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