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德福幼儿园的经历(二)成人的视角

已有 86 次阅读 2011-4-27 22:15 |个人分类:华德福教育|关键词:幼儿园 blank 成人

作者:Lynne Oldfield 李泽武/翻译

 

    在一所华德福幼儿园,孩子实际经历和品质是孩子体验结果的表现,孩子的体验极可能是孩子家长选择华福幼儿园的主要依据。在这里陈述不同的人对华德福幼儿园的个人体验,包括孩子,家长和老师。

  

家长的视角

 

澳大利亚堪培拉 Orana 华德福学校,茱丽和迈克·韦娄拜写道:

 

“作为父母,我们远不仅是从文化技能的学习看教育。教育还必须包括孩子整个的发展——情感的,身体的,智力的和精神的。我们感觉斯坦纳学校通过爱和照料来达到所有这些领域。要在一个永远变幻的世界里幸存,孩子们需要感受整个内在的存在,自信能做好他们所做的事,并且与社会有良好的互动关系。无论成人还是孩子,我们同样感受到这个世界里充满压力,孩子为了发展强健的内在感觉必须有一个简单的,无损的童年。斯坦纳学校就给孩子这样一种东西。当我看见我五岁的孩子结束一天的幼儿园生活回家,满意又安宁,我知道她去的是该去的地方。我们也敬佩幼儿园教职员工的奉献和自醒意识。他们有安详的内在,也用这种安详地尊重孩子。他们为孩子和我们这些家长树立了不起的典型。

 

最后,华德福教育给整个家庭提供了一个不错的社区生活。尽管不是所有的家长有这样的生活观,我们却几乎全部地分享着发展孩子敏锐的感觉,照顾那些渴望在这个麻烦不断的世界中成为不同个体的想法。”

 

剑桥 Rosebridge 华德福幼儿园,苏·卡曼,写道:

 

“当我第一次坐在华德福幼儿园里,我感到回到了家。在这里我的孩子们在学习知识之后,可以自由地发展一种自然产生出来的技巧。他们不会被强求去展现自己。

 

早期智力成果的丰硕,无论主观愿望怎样好因为那样极可能留给他们的是枯燥,没有好奇心的早期岁月。这种教育不会要求他们一败再败地去获取概念,无论他们怎样鹦鹉学舌,但必定始终远离他们的能够达到的那个东西。在这里他们会发展一种自然节律。他们会发现成人怎样把麦子变成面包,把木头变成木制工具,把布变成布偶。他们将在一个混合的年龄群里,这就要求年长的照顾幼小的,幼小的模仿并学习年长的。生活是关于想象和好奇、自然和群体——但还不是数学和抄写。作为一名家长,我快乐地参于到节日活动、家长晚会、社会聚会中。孩子们看起来非常自重、自信、有创造力和好奇心。这些都是迈向未来的重要工具,这比幼儿教育中能读能写重要。几年后他们就会做读写这些事情了,而那些学读学写很早的孩子能够补偿他们失去的游戏时间吗?或许他们会一生老老实实地坐着“被教”而不是主动学习?”

 

印度 SIOKA 华德福学校苏达和拉维·马达哈雷写道:

 

“在印度,许多家长两岁半就把孩子送到学校去。主流学校从很早就开始教读,写和数学。在印度,要想从教育上的得到回报,给孩子选择一个学校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我们画一张我们梦想学校的画,那极可能是孩子正在学习过程中受到激励。学校应当是安静,与自然融为一体的地方。那里充满发现的快乐和求知的精神,那里应当是分享,给予,集体的发展。那里由爱孩子爱童年的人组成。

Sloka 华德福学校承诺尽量接近这种理想。回想一下,它没有令我们失望。认识孩子的整体观有了深刻含义地发展。在老师们的奉献下,培养了良好情感,点燃人文精神,这种教育表现在允许孩子成为孩子,并在自然发展的步调中成长。”

 

泰国曼谷旁若泰华德福幼儿园,苏帕托·万良皮特克写道:

 

“当别的幼儿园把焦点集中在智力发展的时候,旁若泰华德福幼儿园发展着孩子的意志和精神自然。在这个学习过程中,孩子看得见他们自己创造的价值——这种价值在我们这个消费主义遍布,在教育中也是如此的时代显得十分重要。在这个世界中,孩子对既成答案的学习远远胜过他们自己提出问题并寻求解答。现如今对与错的界限模糊,因此他们怎能对他们生活中面对的问题做出决定?

童年在当今社会影响下变得越来越脆弱,而内心的坚定就十分重要。这里的孩子被相信、敬畏所打动,它远胜于对这个世界只是明智、合理的认识。我认为这种信任和敬畏远比信息和知识重要。尽管孩子们在未来会遇到很多困难和复杂的局面,但他们会有一种使其变好的力量。”

 

马来西亚槟榔 Taska Nania 华德福幼儿园 , Kimiko Miyashita 写道:

 

“我是有两个女儿的日本母亲。当我在日本送大女儿到幼儿园去的时候,我感兴趣的只是她的早期智力发展。我们因我丈夫的工作关系搬到马来西亚以后,我把 Naho ,我的第二个女儿放到了 Taska Nania 华德福幼儿园。那里别的日本孩子也去,老师也是日本人。九个月后我把她转到了一所国际学校多学点智力的东西。在试读的两周里她从不快乐,并且盼望回 Taska Nania 学校,后来我终于同意她回去。她以前是一个害羞和安静的孩子,现在她活泼,有热情。 Naho 在幼儿园表现出的很好的平衡和自然的引导点醒了我,在那里没有过度的压力和情感伤害,她惯于在她的同伴中享受着她的童年,发展着社会技能,也发现她自己,同时在学习的过程中发展着自主性。”

 

丹麦 Noekken 日托中心托和华德福幼儿园,克瑞斯汀·豪加斯·洛作兹写道:

 

“我们很幸运地在第一个孩子出生之前搬到这里与 Noekken 幼儿园为邻。选择 Noekken 跟这里是否有鲁道夫·华德福幼儿园没有任何关系。我们只是模糊地感觉到这个邻居能提供给我们女儿一些不平凡的东西。当然我们最后的决定是在幼儿园和我们相互了解和交换意见后作出的。那时我们还没有意识到这个决定的全部后果, Noekken 绝不是像那种只是你为了工作而寄存孩子的地方。

我们被迫为减少的工作时间重新找工作,因为下午两点半之前就要去接我们女儿,这是一个困难的任务,但是我们完成了。现在我们为决定半天工作深感幸运。通过 Noekken 我们获得了新的知识,并且越来越有意识地关注教育、健康、营养问题。我们找到了令许多人激动的、富有启发的主张和实践,并且这些主张和实践被丰富化。其中之一的结果是我们对食品、药物、玩具和电视的审慎和反思。它对我们从我们的观点出发,区分我们在 Noekken 遇到的由‘内在的'‘外在的'各个方面所产生的矛盾思想是必要的。能这样做的原因是我们父母和 Noekken 的员工能在开诚布公的基础上讨论问题,并对不同的意见预以尊重。

许多事情需要依靠家长的帮助:花园和房屋应当修缮,糕点面包需要做好,会议需要组织,庆祝需要安排,等等。当然,这些‘责任'不仅仅是工作,更重要的是使 Noekken 幼儿园和家庭间建立有价值的联系。这样的结果是,我们和许多家长成为了非常亲密的朋友,同样我们更好地了解了幼儿园员工们。

 

    当然,最重要的是我们女儿在那里度过了几年美好的岁月,这也是我们经历的一部分。 Noekken 的平稳和连续性意味着她在那里有一种强大的信任和自信感觉,并且所有户外游戏和健康食品为她的身体健康和幸福起到作用。那些节日提供了巨大的欢乐和丰富的经历。

更重要的是她遇到的老师们的内在情感和爱。这种个人的品质当然在其它的地方也可以发现,但是我们

坚信这种品质是斯坦纳教育特别之处。因为老师的这种品质是通过他们的训练和个人意愿形成的。所有这些并不是说斯坦纳的方法是完美无缺的,这种品质和所保持的良好状态依靠于它对教育的不同看法,对不同教学原则的探讨,因而发展着它自己的主张。”

 

美国新罕布什尔州 Monad nock 华德福学校,玛格丽特·福克斯威登写道

 

“一些人知道他们希望给他们孩子这种斯坦纳教育。另一些人是‘偶然'发现它。我们在这两者间。我们的邻居给我们介绍过华德福理念,在学校开放日我们也参观过学校。我们对这个教育中灌注给孩子敬畏的力量感到印象很深。我们赞同这个从孩子发展观点出发的理论,我们也喜爱全人教育的观点,包括手和心,还有头。

作为一名华德福家长,我参予了节日庆典,在(降临) Advent spiral 活动中被严肃的态度,跳动的火焰和清鲜的绿叶香所感染,产生出敬畏。当然还有欢迎春天的音乐,五月节的笑声和舞蹈。学校庆祝的节日在家里继续着,给我们的家庭带来季节的韵律。

我见到也体验过孩子和成人都在努力地照顾别人,或是工作。在这里孩子们学东西是‘深入骨髓'( deep in their bones )的,这也激励我投入到我自己的工作中。我和其他父母们一起学习和讨论,我们在自我发展过程中作为成人、家长、持家者相互支持。

我们这些‘华德福家长'( Waldorf parents )是‘各式各样的人 ' ——单身父母,在家父母,工作父母,疲倦和不知疲倦的父母。我们在与我们朝夕相处的这个教育、教师、社区中找到了各自的路。我们一起把善、美、真的光芒带向每一个孩子心里,也带向我们自己心里。作一个‘华德福家长',它激励我在普遍的诱感中有意识地精神自觉。而这样做的挑战,当然是花费时间在我的家庭里去重塑这个健康的韵律和节奏,并在朝我们理想奋斗的过程中对我自己和对他人有耐心。没有华德福学校的帮助我能达到这一步吗?可能,但对我来说,无论如何,作一名华德福家长就给我搭起了很好的框架。”

 

格洛斯特郡,曼迪·贝尔写道:

 

“我三个孩子中的第一个去上华德福华德福幼儿园,与其说是打算好的,不如说是偶然遇上的。根据我们新邻居的建议,我的女儿和我去试一试他们的父母和幼童玩耍小组( toddler group )。一开始,我就被他们展现出的不同完全地困惑了——与我对学前教育的期待极不相称。看不见一个字母!老实说,当时我不大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情。

在那里,我想抓住我的是那些自然的东西。没有孩子们需要承担的压力,环境是轻柔而和谐的,尽管孩子们的举止只不过是普通孩子的举止!在这之前,我的主张是送孩子到主流学校去,我为我作出孩子 5 岁之后在华德福继续学习的决定忧心忡忡,因为那意味着错过小学的整个学前班学习(在英国,孩子们越来越多地 4 岁开始上学)。我知道我的孩子在幼儿园里茁壮成长,也感到她还没有为前进一步作好准备,但我又担心她可能在教育上落后于其他的人,从而使她发现自己很难在已经形成的团体中交朋友。

7 年来,我的三个孩子在政府的教育体制中、社会和学业方面都得到良好发展。他们都在五岁后进入了主流学校,因之其中两个也就错过了学前教育年那一步。我对斯坦纳幼儿教育与主流教育的是否能和谐共存不再抱有疑问,也不再质疑推迟进入‘正式'学校是否有益。孩子们提供给我了我需要的所有证据。”

 

莫利奎·贝克,一名荷兰华德福学校的家长写道:

 

“为什么我给我的孩子选择了华德福教育?因为我十分欣赏我第一次去学校时所看到的气氛。那是美丽的教室,里面有许多由自然材料制作的刺激想象力的简单玩具——这几乎就是幼年时代我梦想的学校!我在孩子们去幼雅园之前读了一些关于华德福教育的书。这些书打动我的地方是,华德福教育建立在孩子整体发展的基础上——不仅仅是心灵,同时还有身体和精神。我不是人智学人士,所以开始时书中的一些主张使我疑惑,通过我参加学校为家长提供的座谈会,亲眼看到那些主张被运用于教室中,并在我对其日益熟悉之后,我认识到它的价值,和对孩子的帮助。

我发现华德福教育真正尊重、培养和保护学前阶段孩子的自然天性发展。华德福教育对待这个发展与普通小学很不同,它不是极力推动智力发展,而是稳而不宣。我非常欣赏幼小孩子的自然宗教倾向得到尊重,并且通过美的理想,惊奇和对自然的敬重而使其得到滋养。我同样十分高兴在学校里,我能发现整个家长群都分享培养他们孩子的这种理想,并希望一起努力为孩子们创造一个温暖和受保护的环境。”

 

格洛斯特郡,林登斯华德福幼儿园,路易斯·凡·德·穆仁伯格写道:

 

“我女儿艾丽莎·露娜三岁的时候上幼儿园,这是她第一次和一个群体在一起游戏,也是第一次离开家。她在她的幼儿园里先学到的是生活在一个群体里。她也学到了很有意义的游戏。穿着雨衣在野外玩,全神贯注地做泥饼或创造一个‘神话花园',或是种植种子;边安静地听故事,边和别的孩子游戏;在磨面做面包时玩耍;她的手用毛毡做小球;创建小“戏剧”;用手边的柳条筐和床单或别的什么做游戏;在她生活之中空余的早点时间游戏。她最高兴的是她发现朋友的关爱和挑战。

我所见到的是我女儿在一个安静和充满爱护环境里,通过玩耍来成长成为她自己,而且在那里她可以通过自己的方式发展,没有‘能成为什么 '(could be) 或‘可能成为什么 '(might be) 的期待。她在那里的成长中,感受到是世界的神奇和美丽;感受到万物的生长,创造和跟别人在一起――还有时说‘不'。

艾丽莎·露娜 5 岁时死了。死之前她写下了她朋友们的名字,她玩她的玩偶,讲故事,唱她爱唱的歌。这两年对她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也很丰富。我庆幸我为她选择了这样一个好地方让她享受生命。”

 

 

老师们的视角

 

南非开普敦创造教育中心教师培训员,安·夏夫曼写道:

 

“我们的工作证明了华德福教育能够在不那么富裕的环境下发生,就像在南非的城镇。幼儿园办成了,并正常运作了!绝不像欧州华德福幼儿园的样子,也绝不像我们所期待的。但是我们用我们自己适当的办法创造了不同,并且我们受到关注。

对我们来说,不管怎么说,看到的是孩子的成长和苏醒。我们在规定的时间内交出了约 30 种玩具——一个筐里装满木片,木偶,填充动物,玩偶,衣服,球果,贝壳,织品等等。在儿童中心,开始孩子们只是坐着,看着大人从包裹中拿出玩具。他们看着看着,只是不动。他们不能想象出这样漂亮的东西对他们有什么意义。然后请他们玩,他们很犹豫,但很快就得到自信,并开始兴致勃勃地玩每一件东西。你可能想象得到,没有什么东西改变,能够玩就使这些小家伙开始表现出孩子的真正活动。有一些班级孩子有每日的早晨圆圈活动时间,故事、木偶、线画、泥塑、画画,这种不同叫人吃惊。”

 

澳大利亚堪培拉噢拉那学校幼儿园教师,朱迪斯·李写道:

 

“在从事二十多年主流教育的幼儿教育和教育干预的工作后,我开始了我的斯坦纳华德福教育历程。越来越多的澳大利亚幼儿学校有一种可怕的倾向——剥夺孩子玩耍时间。这些地方鼓励孩子尽可能地装信息,在计算机前越坐久越好,回答一些毫无意义的问题。不过我发现,华德福幼儿园承认童年是一个特殊的阶段,并为其提供充满养份的保护性环境。

在华德福幼儿园里,孩子被给予时间——使用他们的身体、四肢强健地生长,在每日和每周的节奏中感到安全。他们在美丽的环境中开动感官,模仿成人做真正有意义的事,除此之外,更有好奇和敬畏——季节的,自然的,生命的——这些通过每日的儿童活动和季节庆典带给了孩子。一所斯坦纳幼雅园承认并支持孩子存在的每一个特征,它是真正的全人教育。”

 

威柏克·高兹丘克, 幼儿教师受训人员,伦敦,父母与孩子团队负责人,柏德斯通,英国

 

“老实地说,我从不想做一名幼儿园教师,但有时生活的轨迹是很有趣的。我在出生地德国受训当一名医生,可是我去了英国年幼者办公室当一名官员。当我怀上我第一个孩子的时候,那时我刚开始我的官员基础实习培训。人们通常说孩子改变你的生活,简直说得太对了!突然间,我开始读育儿、儿歌和教育书籍而不是读医学杂志,我读得越多越清晰:那就是我想让我的孩子接受斯坦纳华德福教育。幸运的是当地就有一所华德福亲子园,不过从我的家到最近的华德福幼儿园也要一个小时的车程。

我们需要在我们自己这片地方建立一所华德福幼儿园,为此,我们需要提供资金,当然还有——一名教师。由于斯坦纳华德福教育运动的真正蓬勃发展,幼儿教师非常缺乏。因此对于我来说,虽然打心眼里不是那么愿意成为一名教师,但那是必须要做的事情。我还必须赶快补充,我所读的斯坦纳华德福教育中,每一样东西都越来越使我着迷和神往。现在,我刚从幼儿教育训练课程的第一次实习周回来,我真心地说我不后悔我的选择。我是在我该在之处。”

 

英国伦敦幼儿教师受训者,挪利其亲子园负责人,里查德·豪斯写道:

 

“我是从漫长的学术和心理治疗的背景而来的,并且作为一名职业咨询师工作了几乎十个年头。我越来越感到创造一个尽量减小对情绪、精神和肉体伤害的童年世界,远比依靠成群的治疗师来‘拾回碎片'( pick up the pieces ) , 那些多年沉积的东西更合理。这个意识引导我多方寻找着帮助幼儿的办法,从我探究的结果来看,只有一种办法从所有的办法中脱颖而出——斯坦纳华德福教育。

对我而言,理解这个教育的总出发点是对孩子的爱、对他们自由的尊重和遗传智慧的认同。我发现,它的世界性视点和极富实践性的教学法,很好地回答了我脑中经常浮现的关于孩子整体幸福的重大问题。

后来我接受华德福主课教师培训( 1997-99 ),并且积极地参予到挪利其华德福学校初创工作中。我确信不管孩子在怎样的学习背景下,老师面对学生时临场素质( the quality of presence )是关键。在我的华德福教师培训体验中,强调这种‘无形'教育的重要性是非常独特的。

这个教育也强调华德福教师自身的持续提高——另一个特别又无可估价的华德福教育特征。

总而言之,接受培训做做这样重要的工作是非常崇高的。”

 

泰国曼谷旁若泰华德福幼儿园,阿鲁奴图·查来旁门蓬写道:

 

“我是从 1997 年开始知道华德福教育的,那时我在为我的孩子找一所小学。在我读了一些这方面的书,并访问了泰国旁若泰华德福学校后,我决定在那里为我的孩子报名,并且参加了学校的学习小组。我很快发现这个教育强调孩子的内在发展,而不是只简单地老师把信息灌输给学生。那时候那个学校很小,而且需要老师,因此,我决定加入该校当一名教员。从那以后,我认识到华德福教育不仅仅对孩子是积极的,作为一个教师我也与孩子们一道成长,从他们那里同样地学得很多东西。作为一个人就要求我无时不刻不断发展自己。”

 

南非卡叶利兹巴教育看管中心幼儿园老师和田野工人,玛利亚·蒙色本兹写道:

 

“我是因为我们城镇幼儿灵魂的需求参加培训的。我相信这类教育能使我们寻找到人与自然接触的之根,非洲之根——一种正在城镇中消褪的体验。我想这是因为这里的骚乱造成的。

讲故事的文化消失了,电话和电视占据了人与人之间的相处。讲故事的丰富性(真正灵魂的分享)消失,孩子们所面对的是那些他们不能亲身体验和想象的事情,因此,他们为丰富他们精神自然去抗争。

我相信这种教育是治疗被损伤的我们孩子灵魂的载体。它非常独特而深邃。华德福教育中的艺术方法揭示出人生灵魂的特点。我希望通过这种教育来滋养我们非洲灵魂的种子,当根在土壤里扎下来,这株植物会有幸存的机会,并且甚至在这里如此困难的条件下,它也将结出果实。

我幼儿园的孩子走过来对我说,天上有一道彩虹。他们说真美丽啊!我从没想到过城镇的孩子会注视到彩虹的美丽,很少听到这样说……他们同样注意到了花,我几乎不敢相信。”

 

美国新罕布什尔州蒙拿诺克华德福学校幼儿园教师,里比·汉多考写道:

 

“我过去的 31 年里是幼儿教育工作者。最近的 18 年,我作为一名华德福教师奉献着自己。我经历的这 18 年远远超过我做过的其它教育,华德福教育有与生俱来,帮助年轻人发展二十一世纪所渴求的强健的人和天资的可能性。我们忍受着分裂的人际关系,生理和智力的不健康,以及环境污染。这个教育确实在教会分离边缘的青年相互间勾通、合作,爱,和照料我们的大自然方面有极大价值。

我们帮助孩子形成健康的身体。我们提供通过创造性游戏建立孩子内在稳定性,想象力和生命乐趣的机会。我们防止孩子被过度刺激,因为他们要通过感觉来学习,在他们以后的生命中,这会发展他们形成与他人和物质环境健康关系的能力。我们通过言语,运动,肢体和歌曲来丰富孩子的语言体验。这将会帮助他们表达他们的情感和体验。”

 

印度海德拉巴特华德福学校教师,夏拉吉·拉切瑞蒂写道:

 

“我们的学校是 1996 年开办的。它开始有 23 个婴幼儿。我在来这个学校之前当了八年教师,我至今为一个华德福学校能在印度生存下来感到吃惊——因为这是一个精神始终活跃着的古代哲学国家,而华德福课程建立在另一种哲学基础之上,并且在这里它的实践是崭新的。我们在家里做祈祷和许多祭典活动。通过人智学我开始明白为什么我们做些事情,并且我学会通过手来工作。”

 

美国洛杉矶圣索菲亚项目儿童项目负责人,卡洛·柯尔写道:

 

“在过去的四年里,我是拉斐尔大楼儿童项目负责人。拉斐尔大楼是无家可归家庭的避难所。在洛杉矶,大多数孩子( 85% )来避难所的时候只有五岁,甚至更小。华德福儿童幼儿教育无论在短期或长期项目中都是妈妈和孩子们的依靠和受到鼓舞的源泉。

华德福教育扎根于人类的深层观念中。这种观念我们每个人都有,它深刻、宽广、复杂。通过渐渐地领悟什么是完全的人,孩子和母亲们都要求回归到人的尊严中。他们的心灵创伤能够开始被治愈。

与这种变化最相关的是建立起来的各种联系。孩子和母亲们以前生活在分裂和孤独中,现在通过游戏、故事和艺术活动,孩子与自然、色彩、音乐和整个宇宙建立了联系。孩子和母亲们发现他们自己的处境,以及与群体的联系。华德福教育提供建立一种可靠的与生活相联系的道路。这些在我们今天的工作中已成为有力的治疗方法。

在这个教育中,这些联系是依照孩子的发展步骤建立起来的。华德福教育建立的步骤是有价值的,特别通过我们家长和孩子的工作中表现出来。当我们帮助非常幼小的孩子缓慢发展时,家长们开始重视和保护想象性游戏,因为他们懂得他们孩子在建立自己内心的力量,因此学会告诉别人他或她自己世界中的故事。他们知道他们的孩子将需要这种内心的强健。父母能同样通过他们孩子的学习看到模仿性游戏的力量,并且通过对这种力量的认识,他们开始重新呼吁他们孩子深入其中,极大影响孩子成长的社会环境的重要性。我们看见这些妈妈和孩子通过自身经历的华德福教育,开始要求返回到整体的人。

我们自信地说,如果我们继续下一步——例如在一个健全有力的社区组织中发展这个工作——这种治疗性和它对社会的影响将会增强。”

 

印度阿姆斯特丹资助的 Sloka 机构教师,弟娜·布鲁斯曼写道:

 

“华德福课程给教育带来意义,尽管在印度的文化背景下,却不是英国化的课程,而是提升劳动者的尊严。老师和学生们从十三种母语和七种宗教中来到这个学校,这些不同却能被这种教育所包容。在一个教育已经成为仅仅只是表演、记忆、竞争的国家,一所华德福学校带来的是教育之外的深刻含义。”

 

爱尔兰华德福幼儿教育培训协调人,皮多斯·欧谢尔写道:

 

“无宗教或多宗教的斯坦纳华德福幼儿教育特征是爱尔兰人特别关注的。在北爱尔兰,教育常常被传统地根据教派界限划分,好莱乌鲁道夫斯坦纳学校是一所最早的混合学校之一,学生来自于所有的宗教传统背景。

在爱尔兰共和国,斯坦纳华德福幼儿教育在那些反映爱尔兰变化的社区,被富有生命力地采用了。许多爱尔兰血统家庭返回爱尔兰,并且决定重新定居,他们正在寻找一种教育和照顾他们孩子的新方法,还有新的社会意识。斯坦纳华德福教育用事实显示,它不是建立在传统宗教和民族上的,而是以孩子发展的需求为本的教育。这种需求告诉那些正在寻找的人们,什么是普遍的人。”

 

俄国莫斯科华德福幼儿园培训中心班研究生,列吉拉·赫卡写道:

 

“我相信,华德福教育提供给俄罗斯孩子最重要的事是一个安全的地方,在那里孩子们能被允许成为孩子!过去的十年,俄国被一连串的经济和政治危机所震惊。一个‘正常的'俄罗斯家庭能幸免而存,除非父亲有两三个工作,母亲有一至二个。工作生涯常常意味着随时准备对付不能预测的麻烦。

俄罗斯孩子访问德国,最感到吃惊的是德国妈妈现在和以后都有时间和他们的孩子一道玩。俄罗斯孩子失去最多的是空间和安全,节律,以及有人有时间给他们。在这之上的是政府教育系统太智力化,而普通幼儿教育每天充斥的是命令。

一所华德福幼儿园常常类似家庭的替代品。在许多华德福幼儿园里,孩子呆在那里一整天(如早上 8 点—晚上 6 点)。在这里他们感到安全,爱和温暖,集体的接受,以及成人有时间来他们在一起。他们的一天之中充满了节奏和有意思的内容。

他们在这里,通过老师积极组织的活动,发现参与创造性游戏的机会,以及他们整个个性的发展。这里他们的童年是安全的,并能为以后对付在生活中遇到的问题集束能量。”

 

尼柯斯·卡冉查克斯,《格瑞克报告》

 

孩子的大脑是柔软的,肌肉是柔嫩的。太阳、月亮、雨、风、安宁都向他降临……孩子贪婪地吸收世界,接受它……吸收它把它变为孩子自己。我常常记起太阳照射到大地上的时候,我坐在我们房子的门阶上……满足地闭上我的眼,我惯常伸出手掌等待。上帝常常降临——只要我作为孩子存在。他从不欺骗我——他常常降临,一个像我自己一样的孩子,分发他的玩具到我手中:太阳,月亮,风……

尽管我不知道这些事(因为我那时正在经历它),但我拥有上帝独一无二的能力,我创造我想要的世界,我是一团软软的面团,因此是一个世界。”


路过

雷人

握手

鸡蛋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高速模式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彭城晚报》网络互动平台!
  ©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
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00195 苏B2-20100179  彭客网法律顾问:江苏运通-孙刚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