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徐普话,大家乐哈哈

已有 198 次阅读 2011-7-4 13:40

主持人: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同样的,一方水土也培育一方语言。徐州话是豪爽的、直接的、干脆利落的。下面请欣赏这样几个起椰子场景,愿给在座的每一个人带来欢乐。

场景一:学生宿舍
(双簧,甲表演,乙配音)
甲:(半躺在椅子上,伸懒腰,坐起来,四周看看)须舍的人呢?大清起来就不支拉声地走了,这几个妖业蛋真是不讲义气。(看表)现在是章温了?我的娘来,8点了,(蹦起来)别的同学一定都到了,我又是老灭,老师又得熊我了。嘿嘿,我这个人脸皮厚,不柔他(3遍,甲:你紧紧说,紧紧说什么的?乙:对不起,我得异的!)
甲:上——镜子!(镜子上) 我来照照镜子,萨姆萨姆我的光辉形象,呦,这几个黑缺子真难看,章温卢会计多发几杯块钱,卢会计,卢会计,你章温多发几杯块钱?我杯分之杯地让激光给piu_piu_piu给kei掉。唉呦,看我一脸的刺目乎,真阿囊人,快乎的,章易子洗把脸,上——手捏子,这可是韩归的手捏子,这一面绣着光光蜓,这一面绣着爹搂龟儿,来,木楼木楼。 镜子、手捏子撤!
甲:该走喽!我得把门锁上,哎?月才呢?我得找找,(四处翻找)您看看,这群赖呆哄,床上像狗窝一样,到处滴里打挂,床单跟尿介子似的,我晕!告——诉大伙,这群赖呆哄晚上从不洗决丫把子。找到了,月才找到啦!我赶紧段他们去!

场景二:课堂上
师:上课!
生:老师好!
师:同学们好!请同学们王王黑板,我画了一条直线,剔直剔直的,请大家拿出米打尺,迷楼着老师的样子也画一条直线。
(生演示,学生甲身体扭动)
师:哎,你紧紧古宁什么的?
生甲:老师,我筋骨痒痒,想kuai,kuai不着。你帮我够够。
师:(指乙)你又一会儿合丝、一会儿蹬歪什么的?
生乙:(指丙)老师,他将将咯吱我,还掐我的格勒绷子,又揣了我一皮锤,我的胳膊让他揣得血酸血酸的。
师:(生气地)你,你不是聊才吗?太妖业了!
生丙:(举手)老师,她瞎话篓子,他pai了我一次,我不让他pai,他紧pai,紧pai,fai!fai!现在还须青须青的。
师:行了,行了,你们俩画完了吗?
乙、丙:没有。
师:还蔫什么,快乎的!
生甲:(举手)老师,电灯抛子没开,我眼睛近斯,看黑板看不群量,我一王,怎么弄么短,我一才心,你当门少画一骨碌。。
生乙:老师,他不画,手里老摆乎黄色的小拉球。
师:搁哪了,掏出来。
丙:老师,不是我不想画,是我的桌子不平量,上面有个凹科腾,捞不啄画,不能剔直剔直的,怎么弄呀?
师:艳的来,挪一个地方。
(大家都举手,喊:“老师,老师!”)
师:行了行了,躁死我了,别咂昏了,如果你们再击歪,这节课就没——法——上——了!
(下课老师走了,三个学生做鬼脸,师回来。)
师:刚才挨嚷的妖业孩子下课都白想玩,到书记办公室,书记杯分之杯使劲熊你们!

场景三:饭馆里
甲:走,上了一天的课,饿死了。
乙:咱们到饭馆去kei饭吧。
(甲和乙扒膀子,来到一个饭馆前。)
服务员:(鞠了一躬)您好,欢迎光临,请坐。(甲乙坐下)请问,你们想kei点什么?
乙:有归打子吗?
服务员:归打子?没有。
甲:有烙馍馍吗?
服务员:对不起,请等一下,我忘了拿杯(笔)了。
甲:连杯(笔)都不拿。
乙:这个服务员肯定是刚咪(聘)的。(服务员上)
甲:给我们四个烙馍馍,帮我们磁——两包豆奶粉,再用筷子格喽格喽。格楼匀,不要有疙瘩。
乙:炒几个菜,炒豆决子,白菜乎牛肉,一炒一乎,艳好。再点一个——
(甲拽乙)
乙:再点一个,你白不喽我,今天我请够kei,我请kei。(服务员下)
甲:够吃就管,白乱抛斯钱。
乙:(点头)抛斯就是犯罪!
(服务员端盘子上。)
服务员:这是你二位要的烙馍馍,这是刚磁的豆奶粉,
乙:格喽了吗?
甲:你王王,还有摸(沫)来。
服务员:看看,撒北(白)撒北(白)的!意嘻,白提多办四了!
甲:(指着一盘菜)服务员,这个菜怎么区不黑?
服务员:不好意思,这个菜章酱油章多了,我们锅屋的大厨是刚咪的,没有经验。
甲:又是刚咪的!
乙:散了散了,咱们kei吧,给你筷子,刀菜、刀菜。
甲:(吃了一筷子,皱眉头)这个菜是怎么回事?后(第一声)咸后咸的!
乙:我尝尝,(夹菜)艳来,这是什么黄子!还冰砸凉,吃得我直想约(第三声)!
甲:杯答花钱!一个毛戈都不能给她。
服务员:真是太抱歉了,我们马上给你们换一盘,好吗?
乙:管,我们等着。
甲:(吃饭)刀,刀!
乙:瓦,瓦!——唉,怎么服务员仅仅不来,仅仅不来!
甲:躁——死我了!服务员!
服务员:不好意思,任哪来的菜都卖完了.
甲乙:(惊讶地)啊?

结束语:祝大家kei得好,喝得足,玩得字儿!如果我们表演得好,就给我们呸呸扒,呸呸扒! 

徐普话(野蛮版)


  早清起来 须舍(宿舍)的其他人都不支拉声(一声不响)的走了。我让俺下铺的妖业蛋(人,反正不是褒义词)给合丝(闹)醒了.一照镜子,才王(看)见一脸的此木乎(眼屎),赶紧拿块易子(肥皂)洗把脸..... 然后用个绣着光光蜓(青蜓)的手捏子(手帕,毛巾)擦完脸 我就想去帐(吃)饭..... 不知道从脏晚(什么时候)开始...还得磁(泡)包豆奶粉。 张(放)点开水一磁 撒白撒白的...拿根筷子搁喽搁喽(搅拌搅拌).. 噫嘻....白(别)提多办四(事,办四是很好意思)了!!!

    食堂的菜今天摆乎的(做的)吼咸(太咸了)..吃地我齐心(很)想约(想吐)... 于是 我去他们锅屋秋秋(厨房看看)...心恍(想)哪孩子盐张地这么舍种(舍种是大方,不吝惜 的意思,徐州话里是贬义词)?!..... 谁心想他还是个易歪蛋(脾气很差的人)加恶老将(好和人家争吵,抬杆的人).我一皮锤(拳头)把他料倒(打倒).逮他个脸又呼(打耳光)又 pai (踢)...把他揣的鼻脸须青(发青).歇趟地(血流的)忽忽叫(不停)!!! 我一咂混(叫,嚷) :"上" 筋骨(后背)后边好几个人, 艳好(正好)都是徐州地,于是 一呼噜群儿上去就掏 (打)把他揍地合嚎拉险 (呼天抢地)连俺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几个伙计越揣越上瘾,我一看要毁(情况不妙),那个伙计眼看都就要散熊(不行了),格绷子(脖子)耷搂着,歇躺了一溜地(血流了满地)…… 我说:"弟几个咱拉倒(算了)吧,白恨(太)过分。"一个伙计把那孩子(人,这里又是贬义词)扶坐起来,问:"下回还敢到能事包(逞能不)?"那孩子晕了呱唧(迷糊)的也不知道嘟囔的啥(说的什么),几个伙计烦了,扫脸呼他两耳八子(照他脸了煽了二巴掌),拿个硬子缺子(包装用的箱子纸板)把他一盖,自儿迷(高兴)的要走……

    孩子一球不管了(一看不行了),爬(撒)腿就跑。。那一呼楼群人就跟后面断(追)。把那孩子断个噶牙 (角落,死胡同) 里面去了。这一呼楼群人拿棍就舞。 有个老马马(老太太)跑去报警列。龟孙揍的(骂人的话,同他哈哈之类的)逮(朝)着老马马头就血(砸)。 警察过来要把几个人逮走。这几个人真圣人蛋(说这个人很横,不管对错都是他的对)连警察也敢kei(打)~~


路过

雷人

握手

鸡蛋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知道吗在彭客网里看见了好多老朋友和网友。——71268459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高速模式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彭城晚报》网络互动平台!
  ©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
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00195 苏B2-20100179  彭客网法律顾问:江苏运通-孙刚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