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别山游记之皖西大裂谷

热度 4已有 538 次阅读 2013-12-25 14:45 |个人分类:游记|关键词:大别山

       朝阳喊了一声"嗨"就站起来了,站到地平线的眉尖上,打了个红通通的呼哨,万物都醒过来.罗汉松弯下腰身掬起晨风洗脸,白杨们拍拍手掌开始一天的好好向上。朝阳是顽皮的,一会藏在青山后,一会藏在广厦间,有时将旷野的薄雾裁作霓裳,袅袅婷婷,笑出一团红脸。出发,在清晨的路上,总有无数的发现和惊喜。
                              皖西大裂谷
       上午11点到大裂谷。原想裂谷定在深山,不承想周边并无山影叠翠,只有几座土丘,佝偻着少绿无红的腰身,有悲凉之意。买票时颇费了些功夫,人是多的,声是吵的,队是挤的。进得门来,别有洞天。一路小径幽深,毛竹高耸,枝繁叶茂,间生幽谷野棘,或斜或依,或躺或卧,或立或翘首以盼,全无章法,本自然之真性。踏石阶,循人声,拈起转角的一方晴空。渐至无路,进两山夹峙,两崖对立。南崖底部青苔漫布,茅草斜眺,中部则腆胸凹肚,似山之口,有吞噬之欲。两崖侧身相邀,仅容一人而行,命其名曰:地缝,让人心生惊恐——地狱的堂姐?然游者众,欢言笑语,击岩碰壁,轰然有声,一水细流,淙淙碎响,两侧山崖壁立,无以立足。游人手足并用,借凹凸之势,或铁钉之力,间以牵拉绳索,缓缓而行,真可谓步步惊心,寸寸费神,此为“一道闸”关口。
       至点将台,豁然开朗,可容五六人并肩而行。一侧碧水窈窕,一侧碎石坡陡。两崖苔色尽染,兰草悬挂,丛丛野棘凌空斜挑,有飞翔之志。两畔崖石嶙峋凹凸,刀劈斧斫之痕累累叠加,更有雨水冲刷之迹,恰似大山难忍之痛泪肆流,大有英雄暮年之悲怆。此山多为砾岩,岩中含球形或似球形火山弹,岩性坚硬,富含钛铁等矿物,胶结物有硅质、钙质、铁质、泥质之别,故有凹陷深缝纵横,参差不一。相传农民起义军领袖张献忠曾在此屯兵,利用谷口设立暸望哨和点将台,并凿石立旗,有三道关隘闸口、点将台、屯粮洞等遗迹。
       “二道闸”窄如缝隙,坡度高陡,谷底一径溪水,叮咚不绝。有时需侧身而过,有时要攀一米上下。难在无处落足,借两壁低处凹凸之势,间以铁钉铸石,佐以绳索,惶惶怖怖,惊惊喜喜。时值正午,间有阳光深探,在两崖写下影影绰绰光语,伸手可触,转眼变入昏暗,几不能视物。此必是大山隐密之处,隐其形?隐其性?隐其情?想来是隐其心。不由你不抬头,亮在高天处。是两崖撑天?是光劈巨岩?还是一座山突然开口的呼喊?光在几十米的崖畔上高蹈,舞起虹的羽裳,低吟浅唱,醉了的野棘身影趔趄,轻轻摩挲梦的边缘。若有雉鸟飞过,当是竹海弹出的一颗流星,摇曳着鸣啼。过“一线天”,南崖上一条五米宽的地方经年滴水不断,夏季雨后,50米的瀑布从天而降,人由瀑底经过,气势恢宏,声势浩大,撼人心魄,可惜我们无缘得见,深以为憾。攀天梯,过云梯,有步步登天之慨。跨出裂谷最后一步,回头看去,人皆低首,手脚并用,一心于前行。于前不得速达,于后不得缓退,人入此境,当如是。脚踏实地,一湖的安全感一下子托住两公里悬空的心。
      下山,依畔而行,竹海跌宕,偶有风动其间,微澜四起。雄起岩下凹上凸,有倾覆之险,围合之意,恰似大别山列出的一个大于号,至于山里大于山外,还是山外大于山里,大自然列出的方程式要现场才能作答。

路过

雷人

握手

鸡蛋
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知道吗?自从上了彭客,俺知道颈椎在哪了。(紫阳)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高速模式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彭城晚报》网络互动平台!
  ©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
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00195 苏B2-20100179  彭客网法律顾问:江苏运通-孙刚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