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登泰山

热度 2已有 164 次阅读 2013-7-23 16:33 |个人分类:游记|关键词:五针松 style 泰山 徐州 孔子

     登高望远,当首选泰山。孔子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我们十几俗人,也想打开视野,拓宽眼界,作为新年的一个提升。从徐州出发,地上一层薄霜,天阴着脸,与我们的心情恰成对比。到泰安地界,四周白茫茫一片,寂静被打碎,均匀地摊在积雪上,晕染到天边。偶尔几棵五针松挑着一朵朵雪蕾,像春天一声声甜蜜的叹息。

                                   从趣意盎然到挑战极限

     下雪,泰山的盘山路封闭,车只能开到革命烈士纪念碑附近。雪下得不深不浅,正适合我们的心在上面翻滚、跳跃。雪后的天晴好,照得积雪越发晶莹夺目,摄人魂魄。雪在松柏上、斜坡上、凹陷处妆点着、素裹着,将泰山打扮一新,推给世人欣赏。只有壁立的岩面拒绝任何尘世的抚摸,裸露着筋骨,陡峭的伤口,在岁月中黯然消磨。李健吾雨中登泰山,得以观赏到烟雨变幻的泰山风光,我们雪后登山,想来也眼福不浅。踏上台阶才知道雪后登山惊险而艰难。化雪的地方不多,踩实后的积雪滑如冰块,且凹凸不平,难以落脚踏实,加上路面石块经千年磨砺光滑如玉,要步步留意,阶阶小心。但上山下山的游客人来人往,络绎不绝,众人心生豪气,别人上得,我们如何上不得?道旁多有摆摊设点的生意人,经营一些挂件、摆设、背包、拐杖等,众人买了根拐杖以增加稳定。有人笑说:这成了三条腿走路了。

     经斗姆宫、三观庙,发现门内皆设有免费领香处。众人多没有佛教信仰,上香者无几,偏有儿童新奇好就,乐于尝试,却被管理人员告知儿童不宜。天下寺庙众多,更有教堂林立,大有要救世人于水火的豪愿。愿是好愿,只是经由世人的口与手传过来时,就走了味,变了质,失了色。一路行来,过经石峪、总理奉安纪念碑、柏洞,大家都低头专心登阶,无暇观景。忽一树横道悬空而卧,身披白雪,大有阮籍酣醉不醒、洒脱不羁的风范。一哥哥欲立其上与之合影,想来是脾气相投,趣味相近。到回马岭,有人说:不能再走的可以打马回府了。此时,众人多半已气喘吁吁,却无人愿打退堂鼓。到中天门,大家分两批,女性坐索道上山,我随同男性一起攀登。我登山不为望远,是要考验自己的意志,我想征服的是自己。

     一路行来,我们多选雪厚处落脚,将雪踩出吱吱咯咯的歌吟,缭绕在松柏林间。很多树木年代久远,成为泰山的血脉、家族成员。两侧巨石危岩累叠,或杂乱无章,或自成一统,或稳如静湖,或倾如飞翅,各各不同。斩云剑锋芒毕露,直指蓝天,有年轻人与之合影,想来定有凌云之志。到云步桥,一侧巨石浑圆,层叠有致,积雪纷披,中间部分坡势较缓,托住厚厚积雪,周边薄雪消融,形成雪挂,一眼看去,却是一泓纯白的瀑布,飞珠溅玉,动势十足,哗哗流入桥底,给人如梦似幻之感。道旁石刻、碑碣一路随行,数不胜数,皆名家帝王所题,或龙飞凤舞,或珠圆玉润,或拙朴无华,或浑厚滞涩。有的碑刻在岁月里消融了筋骨,只余一抹淡淡的呼吸,有的深深咬进山石,璨若新痕。听说泰山是一个艺术博物馆,不少现代艺术名家到泰山观摩、学习。

     到十八盘时,众人都汗水潸潸,老公脸上汗珠饱满,大有一跃而下之势。十八盘有慢十八不紧不慢又十八紧十八之说,共计1630余阶。至紧十八时更是少有缓坡,阶阶相连,阶面陡窄。此时大家只能歇一会登一段,我累到无语,眼望高高在上的南天门,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登上去。人做事往往在于一念,困难的时候,坚持一下就挺过去了。听说紧十八西崖有巨岩悬空,似佛头侧卧,高鼻秃顶,慈颜笑目,名迎客佛,我一心登山,竟错过了。

 

                                           高处不胜寒

     在南天门,与坐索道上来的同伴会合,逛名符其实的天街。儿子花了十元钱买了一个鸡蛋煎饼,一是补充体力,一是品尝绝顶处的风味。眼观四野茫茫,万物俯伏,白雪渲染,巨石突兀,蓝天一碧如洗,一如刚刚渲染的墨宝,远方层云变幻,风涌浪卷。人生际会,莫过于此。天空似一球形晶体,我们是晶体里的小小气泡,如果能飞起来就能摸到不远处的天边。二十年前登临时,云雾煮腾,飘渺虚幻,并不见天的全貌。泰山奶奶有众多的传说,总结起来是有法力有善心,两者结合就成了人类膜拜的偶像。我们并不曾到唐摩崖、玉皇顶和日观峰。一段阶梯滑若冰阶,无从下脚,我累到不能抬腿,几位男同胞自去,我们在一背风处小息。之前在心中设计了一个经典的镜头:几个男人一起做个航母姿势。他们登高为望远,也为放飞豪迈的宏愿。在山顶时却将此念头完全忘却,深以为憾。 

     记得观日出处有一石,一端悬空,摇摇欲坠,似大鹏展翅,似英雄迎风孑立,似避世高人酒醉酣卧。我曾立于其上,感受天风猎猎、惊心动魄。山顶有永远的罡风,正准备钻出体外的汗水瞬间退回体内,湿了的内衣冰凉地贴在身上,有越抱越紧的冲动,似乎它们也经不住这高寒。山顶巨石多浑圆、平滑,没有棱角,经过千万年的风雨侵蚀,谁还能锋利如刀。已是中年,越收越紧的光芒,渐转为温润。

                

                          索道里的惊呼和摔痛的笑声

     大家坐索道下山。吊笼封闭、透明,关住我们叽叽喳喳雀跃的心,缓缓起动。自平地进入悬空状态时有一泻千里的冲动,众人无不惊呼,却又瞬间减慢了速度,缓缓飘移,虽坡势陡峭,却行速缓慢,大家渐放好噗噗乱飞的心跳。两边松林相送,松针捧着朵朵白雪,怕是泰山送出的一份份哈达,一句句祝福。远方积雪松柏掩映,巨石嶙峋,似有千古的风深藏其间,不曾为世人所扰,也不曾动过凡心,它们沉于自己的世界,寂静或倾听,就这么过了千年。谁能如自然一无所恼、一无所忧、一无所挂、一无所求?

     到中天门步行下山,方知上山容易下山难是至理。阶梯陡滑,平地也滑不留脚。众人无不小心翼翼,专心致志于下山的每一个动作,虽如此,仍滑倒者众。不时有人啪叽一声摔倒在地,引起一片笑声。摔者眯眼皱眉,眼、口、鼻挤往一处,似乎努力要去安抚摔疼的腰和屁股,噢噢的呼疼声激起更多的笑。我们一边忙着伸手去扶,一边将笑尽情泼在摔者身上,笑声并没有幸灾乐祸的意思,摔者也并不恼。我得益于刚买的登山鞋,鞋底凹槽有致,抓力平稳,十几同伴,只有我和一位侄女不曾体会摔倒的惊险和疼痛,以此为傲。

     到山脚才放下紧张的神经,才发现一心一意于下山,将一路风景错过了。好在风景无处不在,它在这里,在那里,在心里------ 


路过

雷人

握手

鸡蛋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天道 2013-7-25 08:28
啥时的事,现在才写。。。。看样子,玩的挺过瘾。。。。

facelist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高速模式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彭城晚报》网络互动平台!
  ©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
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00195 苏B2-20100179  彭客网法律顾问:江苏运通-孙刚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