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仔裤

热度 5已有 384 次阅读 2010-9-17 16:05 |个人分类:校园小说|关键词:牛仔裤 淑女裙 外交官 校园小说

牛仔裤

龚房芳 

陶晓婉恨透了牛仔裤。

牛仔裤不是什么可恶男生的外号,也不是让人不顺眼老师的别称,更不是为哪种游戏设定的特有代码,她恨的就是穿在身上的牛仔裤,哦,确切地说是套在腿上的牛仔裤。

陶晓婉的妈说牛仔裤是懒人裤,脏了看不出,旧了看不出,耐磨不说,即便是穿破了也没关系,那叫有个性。妈说的这话一点也不错,她半个月才洗一次衣服,一边洗一边唱“让我一次洗个够……”因为她和爸爸每天都要坚守在她们家的小店里,那个卖鸭血粉丝汤的小店,顾客的多少,盈利的多少,直接影响着爸妈的心情和脸色。

从上学起,陶晓婉穿的就是牛仔裤,鞋子全是运动鞋,跟牛仔裤很搭配的,还方便上体育课。她的发型也一直是短的,最多是齐着耳朵的长度,就像现在。陶晓婉看过一幅插图说自己是胡兰子的发型,同桌郭凯有一回拿了个紫红色的洗发水瓶子送给她说:“沙宣姑娘,记得用哦。”陶晓婉在家洗头的时候才发现那是个用完了装满清水的瓶子,她恨死了郭凯,同时也记住了自己的发型还有个名称叫沙宣型。

陶晓婉和所有的女生一样,过着平凡快乐的日子,偶尔有些小的烦恼,但很快就会被别的事挤走了,用她的话说是来不及发愁。直到最近,班里来了个闫粒粒,陶晓婉才有了真正的烦恼,开始知道了发愁的滋味。

让陶晓婉受威胁的不是闫粒粒的成绩,而是她的形象。她也留着陶晓婉那样的发型,可她在做自我介绍时,鞠个躬,那头发就随着她的身体晃动着,齐齐的,顺顺的。她说:“大家好!我是新来的闫粒粒,很高兴认识你们。我的名字听起来和《巴拉拉小魔仙》里的严莉莉一样,其实不是那三个字,不过我的发型倒和她是一样的。”说着,她转身在黑板上写下“闫粒粒”三个字,大家立刻被她好看的字镇住了。

后来同学们和陶晓婉都发现了闫粒粒除了自己的名字写得好,其他的字并不怎么好,可见她是苦练过签名的。尽管如此,陶晓婉和班里的女同学仍然很喜欢和闫粒粒玩。

闫粒粒第一次跟陶晓婉说话,就有些惊讶地说:“听你的名字好淑女呀,原来你是这么英姿飒爽的。”对于飒爽的确切解释陶晓婉还不太有把握,但她看出了自己和对方的区别,除了发型和身高相同,她们俩的差距太大了。闫粒粒穿着白色的长裙,脚上是小巧的皮鞋。陶晓婉穿着彩绘的T恤和发白的牛仔裤,脚上是一成不变的运动鞋。也就是说如果她们俩中有淑女,也是闫粒粒而不是陶晓婉,陶晓婉更像个假小子。

“那样才是女孩子的样子,才够好看呢。”陶晓婉写完作业在店里帮妈妈洗碗时说。“她还练过舞蹈呢,身材修长,走路轻盈,有节奏感,有韵味……”陶晓婉把自己知道的形容美女的词都说了一遍。妈妈笑咪咪地看着陶晓婉,应该说是看着她的牛仔裤说:“我女儿的腿也修长,也秀美呀,瞧,多好看。”

陶晓婉张了张嘴,又犹豫了一会儿,她最终下定决心跟妈妈说想买条裙子时,却进来一个人,妈妈用比对女儿还亲热的笑容把人家招呼到座位上,然后冲着操作间的爸爸喊了一声:“一份大碗鸭血粉丝汤,加3块钱的鸭肠。”陶晓婉咽了口唾沫,用眼光狠狠剜了那个食客一下,继续洗一只碗上的两个黑疤,其实她也知道这黑疤是洗不掉的,买来的时候就有。

平时妈妈是不让陶晓婉来帮忙的,她一般会在小区里的水泥地上玩会儿轮滑,那种类似飞的感觉让她很满足,她玩的花样比其他人也厉害多了。或者她对那帮踢足球的小男生实在看不下去也会露一两手,那些小家伙也就刚上一二年级,却天天没命地踢球。他们争着大叫:“晓婉姐姐,来我们这一边。”陶晓婉就会在球场跑出一身汗来。过完足球瘾,陶晓婉每次都会觉得刚才的疯跑、冲撞对不起爸妈给自己取的这名字。

体育课上,看似文静的闫粒粒也不简单,毕竟是练过舞蹈的,身手不凡。只是那天上午,陶晓婉看到闫粒粒穿这裙子来上学,就为她担心了,体育老师是不允许谁穿裙子的。鞋子就更不用说了,必须规范,那次郭凯穿着皮凉鞋来,被体育老师狠训了一顿,说是不安全,让他旁观了一节课。陶晓婉看看闫粒粒的脚上,穿的是帆布鞋,和那裙子很般配。

陶晓婉犹豫了一节课,终于在课间好心地提醒闫粒粒:“第三节课是体育,老师不让穿裙子的。”闫粒粒很好看地笑笑,从桌子的抽屉里拿出一个纸袋子:“瞧,我带了裤子的。谢谢你!”

这一次,拉近了陶晓婉和闫粒粒的距离,她们成了最好的朋友。体育课上,闫粒粒穿着运动裤的样子很好看,不动的时候同样很文雅,这又让陶晓婉看呆了,羡慕了许久。

陶晓婉发现,闫粒粒爱微笑,笑得恰到好处,怎么看怎么美。她很安静,说话的声音不高也不低,她连走路都是认真的,标准的。陶晓婉心里说:闫粒粒更配婉约这个词,我不配。

闫粒粒和陶晓婉趴在三楼的栏杆上,看楼下操场那些在课间玩疯了的低年级学生。闫粒粒问:“你为什么爱穿牛仔裤?你喜欢男孩子衣服?”陶晓婉眯着眼睛,说了牛仔裤和自己、爸妈,还有鸭血粉丝汤,闫粒粒的眼睛越睁越大:“听起来多好呀,我都没吃过呢,也没穿过牛仔裤。”这回轮到陶晓婉差点把眼珠子瞪出来了,拯救她们的眼珠子的是上课铃,很及时地响了。

下一个课间,陶晓婉才知道闫粒粒的生活。从小,她就被妈妈刻意规范着,吃饭、穿衣、走路、睡觉等。笑到规定的程度,牙齿露的刚刚好。坐的时候,手怎么放,脚怎么放。还有上楼、下车……陶晓婉打断她说:“你妈想让你当模特啊?空姐?”闫粒粒摇摇头,习惯性地微笑着说:“都不是啦,她想让我做女-外-交-官。”陶晓婉张大了嘴巴,半天才被闫粒粒一手按着头顶,一手托着下巴给合拢了。

“我最大的愿望就是穿一穿牛仔裤,我喜欢牛仔裤。”闫粒粒说这话的时候,阳光从走廊的柱子间穿过,停在她的脸上,那脸就多了一层好看的红。陶晓婉强忍着,最后还是大声笑出来了:“相反,我的愿望是不穿牛仔裤,我厌倦了牛仔裤。哈哈!”阳光也停在她的脸上,却多了一份生动。

周六的下午,她们在实施一个计划,这计划又大又小,两个人都同样激动。“7号楼3单元五层,那个阳台上挂着许多牛仔裤的就是我家。”陶晓婉故意不说清楚,只在电话里这样交待一句,让闫粒粒先感受一下牛仔裤阵式吧。

很容易的,闫粒粒就准确按响了陶晓婉家的门铃。陶晓婉开了门,指挥着闫粒粒绕过几个泡着鸭血块的大铁皮盆和一些装满干粉丝的蛇皮口袋。屋里充满着些许腥味,这还多亏陶晓婉从一早就开了窗,平时味道比这重多了。闫粒粒夸张地吸着鼻子说:“我喜欢这样的味道,喜欢你家的感觉。这是什么?”

陶晓婉看了一眼门后挂着的信插,那是用她穿小了的牛仔裤改缝的。裤子屁股上的口袋正好能放书报、钥匙什么的。厨房里的筷笼子,妈妈梳妆台上的首饰盒,书橱边的杂物盒,连卫生间里的纸架也是旧牛仔裤改制的。闫粒粒惊喜不断,“哇哇”地叫个不停。陶晓婉提前告诉她了,来这里尽管放松,可以惊呼,可以大笑,可以手舞足蹈,唯一不需要绷着自己。。

“好了,外交官,趁着家里没人,我们开始吧?”陶晓婉说着,拿出几条牛仔裤,递给闫粒粒。闫粒粒也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三条裙子,一条棉布长裙,是本白色的;一条丝质中裙,是天空那样的蓝色;一条点缀着蕾丝的连衣裙,是鹅黄色的,还有着层层叠叠的纱。这是闫粒粒精心挑选的,避免雷同。于是,这个下午,她们就在卧室里上演“大变活人”。

第一次穿牛仔裤的闫粒粒,站在穿衣镜前,对自己的长腿看不够,她向陶晓婉要了件白色印着手绘猫咪的T恤套上,镜子里的她一下子变了样。她一会儿皱皱眉头,一会儿耸耸鼻子,伸伸舌头做几个鬼脸,又蹦又跳地从这屋跑到那屋,还窜到客厅,险些打翻了一盆鸭血。陶晓婉大笑不止:“瞧你,一点淑女相也没了。”

“没有就没有。”闫粒粒做出一副张牙舞爪的样子,扑到陶晓婉眼前:“快,把这些裙子穿给我看。”陶晓婉手忙脚乱地,甚至不熟悉那些裙子上的绳子、带子,闫粒粒熟练地帮她穿上,又把自己的小草帽发夹拿下来,夹在陶晓婉的头发上,这才把她推到镜子前。

陶晓婉呆了两分钟,一直在怔怔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闫粒粒打趣说:“在练习做淑女吗你?”陶晓婉不回答,闫粒粒看到她的眼圈有些红,也不说话了。

过了好一会,陶晓婉去给她们俩倒水,自己很慢很文静地喝,跟平时不一样。闫粒粒则坐在床前的地板上,边翻一本书边喝水,这要是在以前,她想也不敢想自己会有这样的姿势。

接着,闫粒粒又试穿了陶晓婉的另一条牛仔裤,这是微喇的款式,更显出闫粒粒的挺拔。陶晓婉也把另两条裙子换了穿,寻找不一样的感觉。她们放了点音乐,在屋里走猫步,笑着,闹着。

陶晓婉的妈是回来取鸭血的,周末的生意总是特别好。她看到两个女孩,愣了一下。说了句“我差点没认出哪个是我女儿”就提着鸭血出门了。临走,她回头说:“晓婉,带你同学去尝尝我们的粉丝汤啊。”

两个人又疯玩了半天,直到觉得饿了,陶晓婉才带着闫粒粒去了她们家写着“陶记鸭血粉丝汤”的小店,可能是陶晓婉的爸爸特意给闫粒粒弄了“贵宾餐”吧,闫粒粒竟然吃了两碗。陶晓婉一会儿乐呵,一会儿撇嘴说:“哎呀,这么能吃的孩子我们家可养不起哟,啧啧!”闫粒粒嘴里吃着,眼睛瞪着陶晓婉,咽下一口才说:“你再说我,我就再来一碗!”吃完了,还追着陶晓婉,作势要打她。

陶晓婉举起双手:“我投降,不敢说了,保证也不外传。”这个下午是她们在笑闹声中送走的。

晚上,很晚的时候,陶晓婉才和妈妈从店里回家,今天的生意好,妈妈的心情也不错。月光和路灯照在她脸上,泛着淡淡的光,那是兴奋的光。只有这时候,妈妈才有空和陶晓婉说几句话。

“这就是你说的小淑女,未来的外交官?”妈妈说起闫粒粒,有些不相信。“我看她一点也不文静呀,跟你平时一个样,尤其是她穿牛仔裤的时候,和你像极了,也是假小子吧?”

“她平时不是这样的。”陶晓婉想说这句,又咽回去了。

妈妈还在说:“你穿那条裙子真好看,倒有点淑女的样子了。嗯,等妈妈有空,也给你买裙子穿,女儿长大喽。”说着捶了捶自己的腰。

陶晓婉那个高兴呀,她贴近妈妈,边走边帮妈妈捶腰。她想说以后我自己学着洗裙子,不让妈妈操心。又一想,还是等妈妈真的买来裙子再表这个决心吧,大人的话,有时候不能太当真的,陶晓婉有这个经验。

   “闫粒粒一时半会儿还穿不了牛仔裤吧,唉!”临睡前,陶晓婉还在这样想。
 

路过

雷人
4

握手

鸡蛋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回复 悔悔 2010-9-17 20:24
牛仔裤,想起自己的第一条牛仔裤啦!
回复 郭运菊 2010-9-17 21:02
娴熟的手笔,贴近生活,向您学习!
回复 李继玲 2010-9-18 22:47
芳芳好,前来拜访,看到你的这篇美文,和童话文学相比又是另番滋味,但都是生活的美味,学习了,呵呵
回复 一两风 2010-10-9 12:12
欣赏,问好啊。
回复 龚房芳 2010-10-21 21:42
曹伟: 欣赏,问好啊。
是您呀,幸会!

facelist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知道吗?彭客网给叫我了解有用的信息,叫孩子有了快乐的童年。(亮亮崽)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高速模式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彭城晚报》网络互动平台!
  ©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
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00195 苏B2-20100179  彭客网法律顾问:江苏运通-孙刚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