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系山水

已有 203 次阅读 2011-1-16 13:03

       情系山水

腊月里一个雾气朦胧的早晨,气温降到了零下八度,我执意去小南湖。老公说,你是看窗外的冬日景色有些水墨江南、米芾山水的情调吧?近年来他有了揣摩画的闲情逸韵,说出的话我受听,此话里就有乐于一同前往的意思呢!

家离山水不远,走不多时就到了湖中路上。宽阔的视野,尽展严冬寥落的色彩。远山近水,远的山朦朦胧胧的黑,近的水氤氤氲氲的白,竟呈现出我要出第二本书的封面底色,真是梦中渴求的宋代水墨色彩!我书中的文字呢,惭愧其单薄浅显,可都是些真性情的流露,如眼前的山光云影、依依垂柳,渲染得质朴、浓淡相宜。

湖面上结了薄薄的一层冰,一排蓝白相间的游船静静地躺着,等来两只野鸭的闲逛,远看像浓墨勾出的大浑点,扑楞楞钻入水中却没了踪影。湖边从南方移来的棵棵大树都裹上了冬装,还住进了湘西吊脚楼似的小房子。我暗忖那才子沈从文亲水,湘西的水,波光潋滟如这一湖碧水,荡漾在水中的小木船使他望眼欲穿:“我就这样一面看水,一面想你。我快乐,就想应当同你快乐,我闷,就想要你在我必可以不闷……”眼前浮现出爱恋情意的景色,暖暖得如春风拂面,驱赶了烟雨云雾的湿冷严寒。

说到情意爱恋,还是日本作家渡边淳一,光听这名字就知是挑战男女“终极之爱”的大腕儿。《失乐园》、《爱的流放地》,几百万册的销量使纯爱之风吹遍日本大地。他接着掀起一股强劲的逆流,是否能平息菊治绝望的呼喊,愈合人们身心的创伤?

南湖不远处,曾经有个小村庄,山坡有菜地、山芋地,拆迁建景区,使记忆中的东西没了痕迹。还记得文革开始的那一年冬季,我们下乡劳动在小庄里。有一伙戴红卫兵袖章的女同学准备晚上开会整我,事先我一点也不知道。劳动了一天,早早的就在草地铺上睡了,被气势汹汹的女同学喊醒,还没明白过来什么,喊我的人被人叫出去了,一大会儿,沮丧地回来了,整我的事从此没了下文。几十年一过,今日又来到这小庄的原址,故事被老公娓娓道来。他对我说,看你如今跟她那么好,当年就是她要批斗你,我们几个男生早已看出苗头,正巧知道了具体时间,喊出去教训她一顿,杀了她的威风才没了下文。我听他说的正合当年的情景,那变幻莫测的风云气象,都随时光渐渐地淡去了,正如这冬日的薄阳。贾平凹《古炉》里的主角,也就我们当年的那般年纪。身边的人,小小年纪,看中了才女,眼光不一般,从而演绎了青梅竹马的豪爽情意。

漫步湖边,心中深藏不漏的小秘密就要实施,不禁有些激动。一缕暗香浮动,是梅园到了,一株株腊梅花开,开得简约、明快、袭人。猛然记起了这样一段文字:“喜欢梅花的人大都是超凡脱俗的,比如《家》里面的那位,一定是叫梅表姐,而不是牡丹、海棠或者芍药之类。”每年冬天来到这梅林,我会欣喜若狂地转上几圈,情不自禁地俯下身来嗅一嗅、看一看,摸一摸,与梅花的约会使熟悉的人生场景一一复活,暖阳从心中升起。每一株梅花,每一个骨朵都融入了生命的记忆。不忘四下里张望,偷偷地摘下一捧在手心里,这是每年不忘的小秘密。

年年带回不易枯萎的腊梅,也带回了寒露、月光、雾霭云岚、自然风物、山水情意……

 

 


路过

雷人

握手

鸡蛋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知道吗?在彭客网学做美食不要钱。(恒恒Mum)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高速模式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彭城晚报》网络互动平台!
  ©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
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00195 苏B2-20100179  彭客网法律顾问:江苏运通-孙刚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