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老户人家

热度 2已有 143 次阅读 2010-12-19 14:22 |关键词:徐州

  徐州老户人家

       

        回想我的祖辈,从曾祖父起就在徐州南关千里巷安家落户了,在早呢?可能还要早吧!这个郭家大院是怎么辛辛苦苦、泥衔草粘、一砖一瓦建起的?老太爷、爷爷都去世的早,三辈子单传的父亲生前又处在一个不能有甚言语的年代,在能说真话的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父亲他老人家又走了,母亲痴呆了。所有的记忆,都停留在曾祖母、祖母、母亲日常数落的重言倒语中,一点点连接编织起来,还有就是从姊妹兄长儿时的记忆中拼凑吧。后院老邻居中有位是如今的民俗专家,他说你们家的情况在老徐州志里有记载呢。兄长们听说了也没人去多问,念想都在心里了。算不着大户人家的我们从祖辈经历的太多苦难中,学会了淡定从容。

    

     “青灯有味是儿时”。时光回到五十多年前,生了一场大病的我五岁了还不敢走路,整天坐在屋门口,看着三间大堂屋的后土墙略略倾斜着,就老是怕房子哪会塌了,记性里很有些后怕。娘总是说:“不怕,不怕,外墙有石垛子戧着呢。”记得后来我家在道平路上的小店没了,蒙胧中听大人说是“公私合营”了,一个大木头货架成了运祥大哥的学习小屋。祖母带着我经常在路边拦着闲人和乞丐,怕打扰大哥学习。父亲曾经很悲观,把家中一半现金给了徒弟小宋,叫他回河南安家。四世同堂一大家子,连着老姑奶奶一家都靠小店养活,老太太说你爸爸背地里难为地哭了不知多少回。想想那时,潮流涌着人走,口号是“跑步进入社会主义”。

       

        后来每到月初,父亲一开工资,就会郑重其事地把二哥、三哥叫到跟前交代:“放学后别贪玩,赶紧回家拿钱去粮店、炭店,把米面油炭买回家。剩下的钱你娘好买盐、买菜。”能剩下几个钱呢?一个巷口里学问、书法最好的大哥中断学业去上班了,大姐、二姐也都找了工作,帮着养家糊口。下班回家的父亲首先直奔米缸面缸,一看还空着就发脾气。两位哥哥会说:“排队的人太多了,直到天黑粮店下班了还没排上。”父亲听了后说:“钱票别丢了,明天再去。”吃的烧的一买到家,父母亲的脸上就有了笑容。可又能吃多少日子呢?日子算计着过的情景我都记在了心底,生活仄逼地使人忘不了。

 

        那时家里人口多,曾祖母的娘家在安徽萧县农村,乡下的亲戚生活也紧巴。割资本主义的尾巴,割得大伙没吃的,表叔表姑时不时地会到城里来。娘再难也会留人家住上几天,想着法子给面黄饥廋的亲人弄吃的。日子过到了一九六六年,开始搞文化大革命了,乡下的亲戚只有小表姑能来了。时不时地听出点内情来:乡下的姑姥爷是地主,年轻时就有文化,解放前做的事很开明。供两位表叔上出了大学在南京做事。其中一位表叔一九五七年被打成右派,听说有一天,他和女朋友在江边洗手绢双双掉江里淹死了。现在知道了表叔两口子是当年全国五十五万右派中的两份子。在乡下守着老家的小表叔,独自戴着个地主帽,受了大罪了。开了几次斗争会,听说最后一次,村里造反派头头集合村民,叫每个人都打他一下,结果要了他的命。那年头,有些事情总也说不清。心量很宽,年轻就守寡的曾祖母默默承受了这一切,直到九十多岁去世。

 

        话说到一九六九年底,一场风起云涌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开始了。我家摊上三人:二哥、三哥和我,那是永远难忘的一段历史长歌。好在艰辛的劳作,给足了以后面对生活的勇气。七十年代末又全都回城了,还有了很好的工作。

 

       九十年代初,老宅拆迁,我们家的新生代也成长起来了,个个是对社会有用的人材。有在国家大型企业做事的;有国家公务员,有人民教师,有医务工作者等。和和睦睦的一大家子人,聚在一起,被老邻居称为“大相公、二相公”的大哥、二哥,身上还是浓浓的徐州老户人家的儒雅做派。

 

       前年,南京的老表叔来了,来看老家,说了姑老爷就是他父亲有着“潜伏”的身份。

 


路过

雷人

握手

鸡蛋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张无忌 2013-4-6 20:23
  

facelist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知道吗?彭客网的地址是金山东路云泉山庄向西300米路南,云龙湖派出所隔壁。(442413851)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高速模式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彭城晚报》网络互动平台!
  ©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
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00195 苏B2-20100179  彭客网法律顾问:江苏运通-孙刚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