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呆的母亲(第四届“漂母杯”全球华文母爱主题散文大赛征文)

热度 8已有 657 次阅读 2012-4-20 09:32 |关键词:的 母亲 家务活 老实人 脑细胞

  痴呆的母亲、(第四届“漂母杯”全球华文母爱主题散文大赛征文投稿)
  
  郭运菊
  
  1、我的母亲,一世精明能干。不幸的是在六十五岁那年夏天,患了过高热,脑细胞损害,成了痴呆人。母亲是民国八年生人,在那兵荒马乱的年代,十二三岁就领家过日子,伺候着她的父母及哥嫂和七八个侄子一大家人。母亲二十五岁那年晚嫁给二十九岁丧妻的父亲,是从一个贫寒繁忙跳进另一个贫寒繁忙里。父亲是三辈子单传的独苗,上有他的祖母、母亲,下有三岁的女儿,一岁的儿子。
  
  当年,父亲在街上开个小店,一天到晚长在店里,家务活都落在母亲一个人肩上。瘦小的母亲会拼命干活,手脚麻利得很。我儿时的印象里,母亲总像个超人似地奔来奔去,手拿肩扛一家人的吃喝穿用。背着口袋挎着篮子买粮买菜,挑着担子买煤担水;上河沿、井台洗衣物;忙里忙外赶做三顿饭,闲下来就做针线活、杂活。记得母亲很少坐下来正式吃顿饭,转来转去地不停忙乎。
  
  祖母的婶婆,我的曾祖母,经常闲言倒语的,使得祖母和母亲的关系处的有些别扭。祖母是老实人,年轻守寡,守着一双儿女过得不易。她长相俊秀,却很早就累得弯腰驼背,整日里少言寡语的,过日子本事不大,不会女红也不会做美食,手里也不出活。母亲却不得了,凡祖母的弱项竟都是母亲的强项,做得一手好饭菜和针线活,女红好的赢得一个巷子里人的喜欢敬佩。亲戚邻里的婚丧嫁娶,母亲是有请必应,不请自到,手里出的活计真是漂亮。
  
  母亲瘦小身材,皮肤白皙,最喜黑白布衣,几十年不改的老式头型,那是与宋氏姐妹一样的发式,再忙再累头发却一丝不苟。平日里一副吃大苦耐大劳,泰山压顶不弯腰的劲头。母亲一生有四男五女九个孩子,亲生的七个都是她自己在家接生的,亲手剪断的脐带。休息一顿饭的功夫就下地做一大家人的饭了。祖母经常在背后说,你娘太能了,无人能比,语气里透着一些佩服心疼。记得祖母费了心给孙女们扎的辫子,总是歪歪扭扭的。母亲三下两下拆开返工,揪痛我们的头发,我心疼祖母的难堪,内心里反感母亲的强势。记得有一天夜晚,母亲在拆祖母缝的邹邹巴巴的衣服时,嘴里叨念着原谅的话语,我心一阵柔软,抱住母亲亲热一番。母亲笑了,那是被人理解的欣慰一笑。我们有时会缠着母亲听她讲日本侵略时,她往乡下“跑反”;在南关小布市遭日本鬼子飞机轰炸,躺在血窝里;与抗日英雄侯五嫂来往并接济她的故事。
  
  2、母亲一辈子的用武之地是锅台、家务、伺候老人、针线筐,还有上山砸石子、糊火柴盒、缝帽沿、加工剥蒜、搓皮子等。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生活的风霜雪雨把母亲磨练得坚硬无比,难得有好心情的时候。她躁脾气,发疯的时候也训斥孩子,但从不给大女儿大儿子急,我的大哥大姐也疼爱母亲一生。祖母常常自言自语,你娘是好人,就是躁脾气,伤自己的身体呢。一旦母亲跟曾祖母、祖母闹小矛盾了,我们会四下里讨好,极力摆平矛盾。母亲也体谅人,伤心只是一时,片刻过去,照样没事一样伺候老人。曾祖母以近百岁高龄,祖母以八十五岁高龄去世,晚年都是母亲伺候。三人相处的和谐温暖,我家年年被评为街道的五好家庭。后来记得听娘感慨地说,祖母去世出殡的那天,正赶上她六十岁生日,唯一的孝子娘子,整整磕头跪拜哭泣一天。娘说自己彻底是个苦命人,劳碌命。
  
  母亲的针线活精致得很,极大满足了我们的爱美之心。裁剪得体,做工精细,盘扣、小饰品、绣花堪称一绝。春夏秋冬的深夜,煤油灯下,母亲的影子总是在晃动,纳鞋底、做棉衣。全家十来口人的布衣、单、棉鞋,都是母亲亲手做。母亲的双手满是老茧,右手的大鱼际肌肉瘪了,双手也磨砺劳累得变了形。
  
  3、我们兄妹九人虽然听话,但一个个长大成人成家立业可也没让母亲省心。大姐找了对象是部队的军官,老家是福建的,母亲为这也担心。大哥十几岁参加工作,离家二十多里路,干活辛苦,母亲也担心。二姐小小年纪在灯泡厂吹灯泡,烫得手背上都是泡,母亲没少掉眼泪。二哥一次脸部外伤,差点破相毁容,母亲哭得最凶。后来我们兄妹三人下放农场,母亲整天里像掉了魂似的。现在想想,九个孩子耗费了母亲多少厚重质朴的爱啊,心早已操碎了。
  
  母亲没有文化,只是扫盲识字班的水平,但她对识字的人一辈子敬重。黄花剩女的她,久待闺中,一眼看中父亲并甘愿填房做继母,就是因为父亲有四五年私塾的底子,识文嚼字有文化,有双手打算盘的绝活。平日里母亲只要看到儿女捧本厚厚的书,她心里就敬畏支持。母亲再忙都纵容孩子在家看书,一个巷口里怕只有我母亲这样的高人了。我念中学的时候,因文革荒废学业在家读书自学,母亲高兴得逢人就夸,打心眼里喜欢爱学习的孩子。后来我上卫校、考自学本科、晋升专家,写文章出书,都是按母亲的意愿而为之。
  
  4、精明能干的母亲在65岁那年夏天,一场过高热差点送命。母亲住在我工作的医院里,抢救过程中,我和家人全力配合医生救治母亲,过高热使母亲陷入了深昏迷。中西结合的治疗措施一直实施着,关键时刻采用了中医药治疗。针对着我母亲昏迷不省人事的闭证之阳证,治则是清肝熄风,豁痰开窍,方用至宝丹、安宫牛黄丸、羚羊钩藤汤鼻饲。方用大承气汤荡涤实热,通腹泻热,凶险症状一一改善。我九十斤的体重掉了十三斤,当年本来就消瘦的我,走路都打晃地硬撑着。母亲是活下来了,可脑细胞损害,日渐出现了情绪急躁,近事记忆缺失,定向力改变等老年痴呆症的症状。自己不会料理自己了,穿不好衣服就急得乱发脾气;一双袜子穿在一只脚上,满头大汗再找另一只袜子;大冷的天,穿不好棉裤,一条腿只穿着单的罩裤就往外跑;急得满头大汗要做饭,说有十几号人等着吃饭;人坐在家里,却认为这不是家,叫儿女带着她找家。她急切要找的家只是儿时的一段记忆而已,谁又能给她找到呢?心疼地看着母亲茫然的眼神,紧紧地抱住她,贴着头皮,似乎能听到吱吱的脑鸣声。糊涂起来叫不出儿女的名字,有时会很客气的问我们,为什么对我这样好?你们是谁?整天焦急地打理好一个小包袱,准备全副武装的去找家,找亲人。难忘那些下班回家与痴呆的老母相依相伴的日子。整天里哄小孩似得转移她的话题,尽力照顾好母亲的生活起居,以柔和耐心使她慢慢平静下来。清晨一觉醒来的母亲,神情举止像极了龙应台《雨儿》中的老人:“天微微亮,她轻轻走到我身边,没声没息地坐下来。年老的女人都会这样吗?身子愈来愈瘦,脚步愈来愈轻,声音愈来愈弱,神情愈来愈退缩,也就是说,人逐渐逐渐退为影子。年老的女人,都会这样吗?”这段话让我感同身受。坚信,善待痴呆的老母亲,和谐、温馨、孝心,一定能延迟她脑细胞的衰老。
  
  母亲的名字叫张荣兰,一个普通且兰气生香的名字,像极母亲的人品。父亲说你娘不愧是我们家的掌舵人,一辈子不易。辛勤劳作一生,晚年痴呆的母亲,如那一抹夕阳,令人无限留恋心疼。在儿女的呵护中,母亲时清时浑又生活了十几年,以八十高龄去世。无奈哪,医学总是滞后疾病一步,母亲还是受罪了,儿女替不了她。
       
       注: 本文见2012年6月8日《彭城周末》城市读爱记
 
三十岁的母亲,端庄秀丽。

病后的母亲与二儿子运作

祖孙三代八十年代在云龙公园留影(患病后的母亲和女儿:运菊,孙女:敏敏)


路过

雷人

握手

鸡蛋
8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回复 那年的我们 2012-4-20 22:34
母亲永远是最伟大的!我们如何也弥补不了母亲对我们的爱!!!
回复 花舞蝶 2012-4-22 12:15
母爱的那种无私那种不求回报都是无法替代的  母爱永远是最伟大的!!!
回复 郭运菊 2012-5-5 15:50
谢谢文友来访。
回复 郭运菊 2012-8-24 14:40
谢谢苏齐儿的鲜花与分享。

facelist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知道吗?彭客的花样女人指导了俺好几招美丽密诀哦。(无人敢稳)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高速模式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彭城晚报》网络互动平台!
  ©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
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00195 苏B2-20100179  彭客网法律顾问:江苏运通-孙刚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