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不断的亲情

已有 101 次阅读 2014-2-15 15:19 |关键词:initial white style 烟火

烟火不断的亲情

  

  筠菊

  

  刚退休的小姑子打来电话:大哥,咱们还一起过年吗?”“过,过,一切照旧,这团圆饭不能少。

  

  家有长子,国有大臣。在父母亲相继去世的六、七年里,年年的中秋、春节,我们都召集两位弟弟妹妹,五个小家庭聚在一起过节。有说有笑的一大家子人,愣是没应了那句树倒猢狲散,四分五裂不再聚首。我们不愿像那风中的蒲公英,飘零中各奔东西,冷漠相望于人世。从彼此相似的眉目容颜里,相互看得见遗传基因血溶于水的不可分离,看得见往日青涩稚嫩的自己,看得见儿时生活的艰辛,看得见缺席的两位老人依稀健在的身影……

  

  时光如白驹过隙,时逢甲午,过年是特别想老家想爹娘的时候。父母亲过世以后,兄弟姐妹不争不吵遗产的事,老大说一切商量着办吧。老屋斑驳的墙面,拂尘的家具,老式的供桌,青花瓷的帽筒都还在那儿摆着,一切还是老样子。窗外的香樟树,飘着淡淡的香气,油亮浓郁的绿叶丛里,几只麻雀在叽叽喳喳张望,昔日的主人哪儿去了?阅尽千帆皆不是,兄妹五人成长过程里的酸甜苦辣都融入岁月里没了踪影。老屋里,父亲在桌前写字,母亲在缝补浆洗,那是沉淀在记忆里的一段温暖清苦的幸福时光。一母同胞的五个人,老大小小年纪就知道大人的辛苦,利用假期四处打零工补贴家用;老二斯文的像女孩,家务活、做饭都是他,面食做得最好;老三心灵手巧,业余时间的一手木工活达到了专业水平;两个妹妹懂事的让人心疼;兄弟姐妹是世间最知根知底荣辱与共的人。

  

  时光穿越到三四十年前,那年那天的火车站里,拉满新兵的列车一启动,瘦弱的母亲就跟着车厢跑,紧跟着一起跑的二兄弟把瘫软的母亲揽在怀里。两兄弟和两个妹妹含泪和大哥说再见。以后的蹉跎岁月里,大伙平时都很忙,老大负责单位的管理,一天忙到晚,退休了又忙着看孙子;转眼间,二弟早已是医院外科的一把刀,两鬓已斑白的他退而不休依然忙碌在手术台上,心脏有些毛病的他太累了;三弟的头发稀疏地露着光亮的头皮,目前想的最多的是会不会摊上延迟退休;大妹妹在厦门看外孙女,一到过年就飞回来团聚;小妹也退休了,儿子在南京,她恋的还是眼前这一大家子人。

  

  春节团圆宴,老大领头先给爹娘摆上碗筷,斟满酒,酒香里说上几句思念的话语。接着不忘给山东老家的老舅、老叔通上一番电话,烟火不断的亲情,在年节里显得更是弥足珍贵。

  

  注:本文见2014年2月15日《都市晨报》

 


路过

雷人

握手

鸡蛋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知道吗?在彭客网,吃住行游购娱,网上大百科!彭友们精神富足!(心素如简)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高速模式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彭城晚报》网络互动平台!
  ©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
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00195 苏B2-20100179  彭客网法律顾问:江苏运通-孙刚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