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于白发老人的道歉

已有 74 次阅读 2014-1-15 17:01 |关键词:社会主义 红卫兵 大字报 初中 汗衫

  有感于白发老人的道歉
  
  郭运菊
  
  已是满头白发的陈小鲁,在去年10月向全社会作“公开而正式的道歉”。“已经47年了,将近半个世纪,经历了风风雨雨,那是一段不堪回首、但要终身面对的日子。”他如是说。而近日又传来宋彬彬的“道歉和感谢”。看来“道歉”到了最后时刻。
  
  我是经历了那场风雨的人。文革开始,我的初中学业被中断,校园里贴满大字报,校长、老师被批斗、劳改,戴高帽子游街。记得停课不多久,初夏的一天上午,渴望着能再开课上学的我,跑到学校看动静。靠近大门的和平楼里,几个红卫兵正在打老师。用的是宽宽的皮板带,没头没脸地狠命抽,鲜血瞬间染红了老师的白汗衫,血腥混乱的场面把我惊呆了,我焦急茫然地问窗外围观的同学:“他们为什么打人?为什么打老师?这样会出人命的。”有同学赶紧把我拉到一边说:“你赶紧回家吧,不然一会儿就得惹上麻烦。”
  
  看着江源校长披着草席,挂着写着黑帮分子的牌子游校,我想这早年参加革命的人怎么会反党?反社会主义?厚重的木牌子压得老师们弯下了腰,没有人敢出来制止,救助。多数学生都和我一样,心痛、彷徨……静观多日,打人闹事的始终是那少数几个人。
  
  还记得当年班主任张菊华老师含着泪水,偷偷告诉我们几个她喜欢的学生:“听说明日要批斗我,你们有什么好办法帮我?”“放心,我们一定保护好您。”不知张老师带着幼小的儿子怎么过那些提心吊胆的日子,但她一定能看到,不分白日夜晚,我们几个的身影一直在她家附近转悠,转悠。多年后退休回了江南老家的张老师还捎话说想你们了,老师想念的是那些人性的温暖和纯洁的师生情谊。
  
  作为那段荒诞岁月的过来人,48年前的经历溢满了痛苦,是决绝告别的时侯了,灵魂需要一场彻底的救赎。“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可那段回忆印在脑海却总是挥之不去。文革中我没打过老师,没参加过打砸抢,我是恨当年自己的弱小无知无作为。后来在医院里工作,给了我道歉、报答的机会。八十高龄的老校长来看病,他不认识我,我主动打招呼介绍自己,搀着他找各科的专家诊疗会诊;当年的大队辅导员杨华山老师来了,我的成长他没少费心,介绍最好的神经内科专家给他治病;教二哥三哥语文物理的两位王老师,教英语的侯老师,那些当年受到伤害的人们和我谈起文革,谈起那不堪回首的往事,他们说你们兄妹可都是好学生。48年太久,不说出来难以平复心中的伤痛。
  
  对于道歉,陈小鲁说:“实际上已经有点迟了,为什么这么晚才公开道歉,因为你过去不愿意面对这个历史。”“再不道歉就没机会了。”开国上将宋任穷之女宋彬彬向文革中被伤害的师生道歉,她表示“没有反思难以接近真相”。这来自时光深处的唏嘘,忏悔,是一种道德的反思和人性的抵达。
  
  “现在的孩子们可能对‘文革’没有什么概念了。我挺希望他们能了解那段历史……”,通过道歉引出的故事和话语,让我们学会善意、宽容,懂得法律及守法,懂得保持及维护人的尊严。
  
  

路过

雷人

握手

鸡蛋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知道吗?彭客网很多员工都住北区。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高速模式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彭城晚报》网络互动平台!
  ©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
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00195 苏B2-20100179  彭客网法律顾问:江苏运通-孙刚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