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子熟了

热度 5已有 249 次阅读 2010-10-5 13:51 |关键词:麦子

                                              麦子熟了

 
     麦黄杏上市了,那夹杂着麦穗的甜香果味,总让我想起乡村田地里金黄的麦子;想起当知青时割麦子的情景;想起躬腰在大田里劳作的辛苦;想起田间那小鸟的鸣叫:咕咕咕咕、咕咕咕咕、打场垛垛、打场垛垛……
      
在麦收的季节里,蛰居在都市深处的我,内心却涌动着开镰收割的情感冲动。每每看到任何角落的小花草便会联想到麦子熟了的模样。看那墙缝中探头探脑的馒头草,整株挂满了圆圆的花籽,如旺仔小馒头般大小,像极了果实累累的麦穗。有了麦穗,才能磨面、蒸馒头,我很佩服为这种草起名的先人。那路边的燕麦草、苦菜花、紫云英、猪耳朵棵都层出不穷的开满星星点点的碎花及籽粒,它们在夏日里收获着并播种着自己。柔和温热的风儿,带着远处飘来的麦香,定格在我抹不掉的记忆中。
      
年复一年,麦子又熟了,花草们也就跟着饱满起来,演绎着大千世界的春华秋实。
      
按说一个城市里长大的孩子与麦收应无多大的缘分,可我儿时却着了迷的喜欢麦收时节,饥饿总让人想起面包。想那年头,每到吃饭,大人总夸我吃得少,不挑食,我的精神海拔被撕扯着,不吃也就算饱了。总想着粮食是个好东西。要知那时的城市就这么一点点大,不经意间就可以看到一些麦地。郊区的同学时常带来些灌了浆的青麦穗,嚼起来有点扎嘴却清香满口。麦收时节去拾麦穗,回家就做滑润爽口、筋筋道道的麦仁稀饭。母亲总是摘些庭院中的扫帚菜调拌来吃。我便会胡思乱想,那扫帚菜为什么不发出麦穗来,也免得越吃它越饿得慌。
     
回想在兵团农场一望无际的金黄麦浪里挥洒汗水,累极了就躺在麦个子上歇息。舒坦地把自己摆成个大字,面对着蓝天、白云、小鸟。不知谁在麦浪里喊:“这鸟鸣咕咕咕咕不可只翻译为打场垛垛,还应译成光棍好过,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又有人回应着:“是光棍难过,光棍好苦。如果指导员那光棍好过,不苦,他还会为难南京女知青娟姐吗?”
      
连队的女知青娟姐是60年代南京的少年小提琴手,拉得一手好琴,人也长得漂亮有气质。其父亲曾是南京伪总统府的高级职员,那年头娟姐活得很不容易。指导员认为,娟姐找了他就可以脱胎换骨,但娟姐不以为然。于是打场、脱粒、挑粪、挖渠,最苦最累的活都安排给她了。承受着这一切,娟姐最喜欢挺直腰杆拉的曲子依然是“红梅花儿开。”以后的年年麦季,每当看到金黄的麦穗,就会想起她的那份坚强及忍耐。我真切感悟到了麦性——那麦粒与麦芒的神圣组合,绝不亚于羽泉及水木年华。
     
关于麦子,童年的饥饿与贫寒,搓合我亲近它,研究它。分配到医院工作,我对小麦就知道的更多了。捡最最丰满的麦籽用来炮制出的叫怀小麦,其功效是养血安神。瘪瘪的麦粒能浮在水上,谓之浮小麦,其益气、除热、止汗。麦粒生出小芽取名生麦芽,其健脾、和胃、通乳。文火炒成黄黄的麦粒药名叫炒麦芽,其行气、消食、回乳。总也忘不了的是困难时期青黄不接时,民谣中唱到:“椿树握个卷,穷人翻白眼”,饿得蔫蔫的内心最盼的就是麦收,麦子熟了,地里树上能吃的东西也就多了。
      
西方《时代周刊》上有一篇文章,谈论中国的文化和人性时说,中国的味道就像麦子的味道。谈到中国文化,谈到麦子,不由地会想到古老《诗经》中《国风·鄘风·载驰》的许穆夫人“载驰载驱,归唁卫侯……我行其野,芃芃其麦。”凭着一颗为家救国的心,在茂盛油绿的麦浪中,孤身扶辕驾车,去救国救民。许氏的为人当如此,是滚滚麦浪里的麦香涌动。那是我记忆中最早的麦子形象。麦子熟了,带来了岁月的安然、平和、温热了人们的情感。




路过

雷人
4

握手

鸡蛋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李继玲 2010-10-6 21:40
这涌动的麦香,相信同样也温热了读者的情感

facelist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知道吗?彭客网旅游版块能让我们广交五湖四海朋友,让我们心胸更加 宽广,视野更加开阔。(心好先生)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高速模式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彭城晚报》网络互动平台!
  ©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
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00195 苏B2-20100179  彭客网法律顾问:江苏运通-孙刚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