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六七十年代的生活——往日的外贸宿舍大院剪影

热度 2已有 527 次阅读 2013-12-9 17:04 |关键词:父母亲 体育课 徐州 黄河 外贸

  记六七十年代的生活——往日的外贸宿舍大院剪影
  
  郭运菊
  
  六十年代初那些困难的日子,使小小年纪的我,对缺衣少食就有了一定的感悟。家住小巷老房子里,土墙歪斜着看上去老是有向后倒的视觉,刮风下雨便担心会墙倒屋塌。因为过日子艰难,父母亲总是唉声叹气的。平日里尽管很饿,我却尽量少吃些,为的是能省点口粮下来给父母分忧,偶尔喝上碗炒面糊糊,那香甜可口跟过节一样。
  
  儿时的夏天,酷热难耐,没有空调、电扇,夜间蚊子臭虫还赶着凑热闹。冬日里衣着单薄,冻烂手脚是常事。春秋天里也不好过,脱了棉袄就是单衣,衣服鞋袜寒碜,最怕上体育课,怕因补丁衣服挣破而出丑。后来经历了上山下乡,回城工作,家里生活一直还是紧巴巴的,那时家家户户都过着捉襟见肘的穷日子。个别有钱人,拿着钱却也买不到东西享用,偷偷摸摸的不敢冒富。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我婚后住在故黄河西头外贸宿舍大院里,换了环境,可还是过着清贫日子。那年头,徐州城西北的故黄河沿岸,满目荒芜、芦荻漫天,北岸路边尽头的外贸宿舍大院有我的小家。十平米不到的小屋,光线差、不通风,冬冷夏热。记得那年酷夏,家里一台自制的小电扇打伤了那位的手,从此不再敢享受那“土电扇”的微风清凉。那个年代的男婚女嫁很简单,在露天或单位会议室举行的婚礼更像一次座谈会。不兴收送礼钱,只是买个水瓶、茶缸、脸盆等小物件。记得1977年秋,我们的婚礼是在大饭店办的,公公单位里一位赴宴的中年科长笑着说:“还是你们气派,十年前我结婚时,选的花童是局长的儿子和今天的新郎官,婚礼就是请大伙吸烟、吃糖,两个花童钻桌子底捡烟头回家拨了烟丝给大人抽。这话要在今天说,谁信呢?局长吸儿子捡的剩烟头?”记得我的那位听得连连点头:“是的是的,小时候放学后经常约好小伙伴偷偷光顾父亲单位的会议室,捡烟头、卷纸烟,供大人抽。省了钱,大人孩子都高兴。”
  
  进了外贸宿舍大院的门,迎面是一座红砖红瓦小二楼的西山墙,楼下西头住着局长一大家人。公婆一家住在东头,还有几户职工住在中间。各家室内陈设相同,是解放后组建单位搞供给制时统一分发的桌椅家具。那时候的干部好像没有什么特权,每户都是30平方两室一过道的小房子,局长一家祖孙三代挤在一起住,小屋还西晒阳。局长两口子都是抗战时期参加革命的。我下班回家,经常撞见他们在过道吃饭,一家十几口围坐在桌前,桌上就是一大盆青菜、萝卜烩在一起,一瓶辣椒酱蘸葱,一锅馒头吃得香甜。局长的老爹在黄河滩拾大粪晒粪饼子卖钱给孙辈们上学用。文革中,局长两口子被造反派五花大绑游街,听说我公公躲批斗,藏在羊圈里才逃过一劫。姓刘的书记也是打过鬼子的老革命,文革中不忍屈辱,挥刀血刃自己,命大未死赶上了好时光。1970年亲自拉着板车,行李铺盖一车子,送女儿到一百多里地的农村插队落户。
  
  一切稍微恢复正常以后,这位局长叔叔和分管业务的公公便经常下到有出口任务的农村乡镇果园蹲点指导工作。到了夏秋季,果园就送西瓜、苹果、梨子,乡里还有胡萝卜、山芋、大白菜送来。分明是送给领导的,每次却都被分到近邻的几户人家,不论职务高低,按家里人头分。说是分,还是要付钱的,只是很便宜。送菜的人拿了钱也不客气,他们知道,不收钱人家领导立马翻脸,你就得带着东西走人。小国光苹果又脆又甜,萝卜白菜水灵灵的,市上很难买到。人与人之间的淳朴真诚,不计前嫌,平等的实在是令人感动。
  
  六七十年代,那时的人过着穷日子,吃的住的相差不大,生活模式一个样,活得简单清贫,少了一些不必的闹心、牵挂。
  

        注:本文见2013年12月28日《彭城周末》
  

路过

雷人

握手

鸡蛋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知道吗?彭客网为徐州市区200多个小区开设了网上专版。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高速模式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彭城晚报》网络互动平台!
  ©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
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00195 苏B2-20100179  彭客网法律顾问:江苏运通-孙刚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