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里的莠

热度 1已有 167 次阅读 2010-9-29 21:10 |关键词:诗经

    那棵山楂树,让我想起一段难以释怀的青葱岁月。随日志发出我的“知青记忆”12篇小文,应该是一些怀旧且干净的文字。

《诗经》里的莠

     
上古的文化,随着人们从《诗经》里顺手拈来的歌谣,仿佛一夜之间便“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地渗透开来。
     
手捧着《诗经》这中国最早的美文,我不禁回想起青葱岁月时就喜欢吟唱的“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直看到那“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原来骗取了众人几多泪水的著名爱情小说家从《诗经》里取出枚美玉——“琼瑶”作为自己的名字,顶着这玉,她沾了《诗经》多少绚丽的光芒,是世人皆知了。
     
我从《诗经》里收获的岂是一枚美玉?在那上山下乡的行囊中珍藏着一本破旧的《诗经》,从中品读出了多少美丽的画面:潺潺的清泉,曼妙的少女,滚着露珠的莠、葛垒、荇菜……。痴痴地直觉得那书里的天蓝、云白、山清、水秀、草绿、花香、人美。在没有GDP数字的诗经年代,静谧和谐之中,无数远古的精灵穿越时空与现代的人们交流,游戏得何等纯洁、随意。
      
想那儿时,总有太多的时光亲近自然,亲近花草。朦朦胧胧的记忆画面中,最常出现的竟是那在风中摇曳的狗尾巴草。它在墙根、石缝、沟边、屋顶悠然自得地生长着,不在乎风雨也不在乎水土。决定其顽强生命力的基因排序中没有羞涩、没有屈服。拔了再长,挖了再生,那生生不息的劲头真不愧为粟的祖先——莠。
     
儿时的伙伴们又叫它“毛谷谷草”。酷热的夏夜,家家户户的孩子们扯着草席在老院子里纳凉。揪几把毛谷谷草,一会儿编出只毛茸茸的小兔,一会儿又编出只翘尾巴的小狗,狗尾巴草本色柔韧地竖在它最该显摆的地方。孩子们贴着墙根站着,把草编物高举在头顶,月光斜映在墙上跳来跳去的小动物影子上,心神演绎的皮偶戏引诱着孩子们进入甜蜜的梦乡。
    我用童年稚嫩的小手采撷着毛谷谷草,把它小心地夹在书本里。粒粒细小的种子撒落下来,真希望它能变成金黄的谷子堆满家中常空的米缸。喜欢上它的渺小、充实、倔强及质朴。自卑的内心只觉得自己就是那微不足道的毛谷谷草。
      
当《国风·齐风·莆田》里:无田莆田,维莠骄骄。无思远人,劳心忉忉。无田莆田,维莠桀桀。无思远人,劳心怛怛……这些诗句朗朗上口的时候我已在兵团的大田里劳作四年了。难忘那年秋天在连队的1号棉田拾棉花。干农活也受文革极左思潮的影响,连队领导一天一夜都没叫奋战的知青们出棉田,拾花最多的人创下二百斤的纪录。我不忍心剥那青棉桃,只摘有五十多斤。夜晚困得实在不行了,铺着棉花,枕着棉布兜就睡着了。迷迷糊糊中竟觉着有儿时的伙伴在用狗尾巴草毛茸茸的鞭毛瘙我的耳朵眼。笑醒了睁眼一看,哪有什么狗尾巴草?分明是几条棉铃虫在往我耳朵眼里钻。我儿时鲜嫩的狗尾巴草到哪儿去寻找?
      
有一句成语叫“良莠不分”,我从内心不喜欢听它,莠怎么了?狗尾巴草怎么了?它是人类与大自然生物链中的一环,它是鸟儿们的开心果,甜又香的坚果。鸟语花香牛羊肥壮,人才能活得滋润,才有丰美沃土及粟米满仓。
      
那年头,给远方插队的同学写信,每次都寄上一棵小小的狗尾巴草,寄上那份微小、坚强及忍耐。学它的不择地而生,不择水而栖,学它的天地悠悠生存于世的使命感。
      
思念那在风中摇曳的狗尾巴草,想念它的繁茂及苍凉,想念当年对它付出的“花儿与少年”的一片纯情。




路过

雷人
1

握手

鸡蛋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李继玲 2010-9-30 15:57
知青记忆里的《诗经》久远而难忘,敬佩啊!

facelist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知道么?在彭客网你能知道怎么样去畅游徐州,还有各种有趣的活动。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高速模式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彭城晚报》网络互动平台!
  ©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
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00195 苏B2-20100179  彭客网法律顾问:江苏运通-孙刚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