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里的春天

热度 4已有 447 次阅读 2012-3-8 22:24 |关键词:桃花源记 白里透红 鲁迅先生 青春无敌 忽逢桃花林

  诗经里的春天
  
  郭运菊
  
  “桃花开了杏花败”,春寒使得杏花迟迟不能粉墨登场,我期盼的野蔬满地桃花云烟又在后台哪儿呢?手捧一本四言短板的《诗经》,来一回穿越吧,回到从前,回到远古,何愁寻觅不到春天的美景?
  
  沿着那清澈见底的小溪水信步走来,顺便与杨柳、菖蒲、葛藤、蒌蒿打声招呼。然后走向湖畔,走向山坡,走向村口,去访《桃夭》里的那位美女村姑,来分享她的桃园美景及和谐生活。女子白里透红的肌肤,白里透红的颜面,端的是“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数千年来吟诵的桃花开成绚烂娇美的花海,美在它饶有层次的粉色:粉白似雪,粉红似梅,优雅端庄,温婉豪放。一朵朵挤满枝丫,粉色娇嫩似片片胭脂,染红了桃树,也染红了瓦蓝的苍穹。落英缤纷芳草鲜美的仙境,不由地会让人想起陶渊明的那流传千古的《桃花源记》。“忽逢桃花林……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点缀灼灼的桃花,引诱的你定不会去做那武陵渔人。先人以艳丽的桃花比喻女子的娇媚馨香和青春无敌,鲁迅先生一定是看了《桃夭》,才有了那句感言:“第一个把花比作女人的是天才。”“人面桃花相映红”,人世间第一朵女人花——桃花,盛开在《诗经》的字里行间!
  
  早春的阡陌野地,有你熟悉和陌生的不下几十种的野菜。浮生偷得半日闲,穿越的你拎个篮子或布兜,哼着歌谣,与青衣麻衫的村姑们去采摘野菜,保管你采也采不完。“春日迟迟,卉木萋萋。仓庚喈喈,采蘩祁祁。”蘩,是白蒿,它让我想起童年时吃得最多的扫帚菜,那一定是粗粝而温柔的蒿的弟兄吧。“陟彼南山,言采其蕨”,蕨,是蕨菜,油汪汪的眀脆细滑之物,足以撩动食者的春心荡漾。“采薇采薇,薇亦柔止”,薇,是嫩豌豆苗大巢菜,淖一下去去野气,麻油点了香满口。“谁谓荼苦,其甘如荠。”荠,是荠菜,这是当今人们最熟悉的野菜了,难得它含辛茹苦一副千年不改的亲人模样。“采采芣苡”,芣苡,是车前子,小名猪耳朵菜,亦食亦药的山野传说清新空灵。“焉得谖草,言树之背”———谖草,是萱草,即黄花菜,餐桌上暖暖的爱的风范。“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嫩嫩的艾草,淡淡的绿微微的香,炖汤煮粥做绿色米团子。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吟咏的就是它,千年不变的相思草。“采采卷耳,不盈顷筐”那可是一株思念的苍耳!卷耳,又叫苍耳子,嫩叶正憨时可做食蔬,盈果时周身的短刺勾连着千年情感的牵挂。童年多彩的记忆里有它的故事,调皮的把苍耳摘了,扔到小伙伴的头发上粘得扯也扯不下来。野草里一趟,常常被其牢牢地拽住裤脚带回家来,弄得人哭笑不得。采荇菜的姑娘被秀水缭绕的“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这些田间地头水边蓬勃而出的野菜,在诗经里是如此经典丰硕,自然清新。难怪美食家苏轼耐不住地吟出:“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
  
  穿越方能领略春天的原野上演绎的古老爱情。欣赏那粗犷清新的情调:“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那是人融于自然的天性真淳;欣赏那中原大地上小女子的直爽纯真:“子惠思我,蹇裳涉溱,子不我思,岂无他人”,她一定是当年被男孩们一起追的那个女孩;感叹那难舍难分的夸张叹咏:“一日不见,如三月兮”,那才是情感篇的原版;陶醉那意境深远清静淡雅的“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称得上高远拔俗的苦苦追求。诗中的爱情信物木瓜、花椒、芍药、萱草,随意简约地传递着爱的气息。
  
  远处吹来拂面的风,温情地吹落了《诗经》里的文字,我期待的春已在窗外。
  
  注:本文见2012年3月17日《都市晨报》

路过

雷人

握手

鸡蛋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回复 那年的我们 2012-3-9 16:20
顶顶顶!!!!
回复 郭运菊 2012-3-9 22:30
谢谢文友支持,让我们一起顶!
回复 乐不可支 2012-3-24 09:48
艾草、荠菜、苍耳以及叫不上名字的野花野草,在童年的田间地头、溪溪沟沟,自在享受阳光雨露,一直在我的心田在快乐生长。
回复 郭运菊 2012-3-24 15:04
一直在我的心田在快乐生长,说得好!
回复 西都的竹子 2012-9-11 14:54
如沐春风

facelist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高速模式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彭城晚报》网络互动平台!
  ©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
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00195 苏B2-20100179  彭客网法律顾问:江苏运通-孙刚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