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户人家   

热度 1已有 228 次阅读 2013-9-4 19:17 |关键词:城中村 居委会 万元户 出租 房产

  庄户人家
  
  郭运菊
  
  大约在八年前,这城中村赶上了原拆原建,庄户人家喜迁新居。居所地处黄金地段,从小区里出门,片刻就到湖边。以前脚下踩的是自家的菜地藕坑,如今是风景怡人的景区。每户少则分两套,多则三五套不等,每平米两千多元的基价转眼间飙升至上万。村民们被房价惊得目瞪口呆,乐的走路颠颠的,做梦似地咧嘴嘿嘿笑,咱咋就像中了头彩似的,因了这房产成了几百万元户?
  
  大队、村委会没了,改居委会社区了;老村长、支书走了,再也回不来了;民兵营长、村会计没了职务在楼群里闲逛,和大伙一样都失业了。菜地没了,老屋没了,院子没了,可家家户户有了不菲的房产,儿女们成家立业不愁没地住了,多余的还可以出租见个活钱。下地劳作惯了的庄户人家一时适应不了这闲散,想的还是南湖的菜地和种菜卖菜的忙碌日子。拉呱下棋来牌只是少数人的享受,多数人偶尔玩玩便心生愧疚,庄户人家的劳动本色一时半会改不了。
  
  “大队通知体检了,大队叫咱领低保了,大队发粮油过节了,该交大队的门面租金了……”小区门口传达室墙上红红绿绿的通知,落款哪是什么大队?可人们喜欢把居委会叫大队,几十年了,叫的心里踏实顺口。
  
  手里的活钱少,再难再紧也没有几户舍得卖房子的。守着房产受瘪受穷,人们学会了相互取笑开心插诨打科,你说咱挺腰凹肚口袋瘪,这是当的啥子百万元户?
  
  没了地,吃棵葱吃片菜叶都要花钱买,日子过得清苦紧巴,处处需要精打细算。楼下花园边水泥地上,常年晒着各种干菜,豆角、茄子皮、萝卜条、辣椒,还有夏末秋初的黄酱、盐豆子。直对着单元门的是各家的土灶头,拾柴禾捡木头烧锅做饭。柴禾点燃后冒起的滚滚白烟,跟烽火台似的,熏得人直流泪,省下的是煤气电费一笔不小的开支。露天地里撑把广告伞,管它是加多宝还是王老吉,免费为我所用就行。案板上是几户人家大小不等的面块,合伙烙烙馍,即省力又省柴禾。蒸馒头,炸小鱼虾,贴锅饼烩菜,一家人几顿的吃食就解决了。烟雾污染,大伙也知道,可这柴禾废木头不烧,可不也污染环境,浪费资源?“大队”的人知道,面对老百姓的难心事要学会理解,不可苛责,不可偏激,好生活是慢慢过出来的,谁不懂这个理?谁想惹这些烦恼?
  
  做小生意的,开三轮跑客运的,摆地摊的,干保洁工的,转二把手卖菜的,拾破烂的比比皆是。日子总得过,谁也不笑话谁。一户人家在小区门口开了间火烧铺,小饼酥得掉渣,生意红火,儿子儿媳一起干,小孙子吃成了白胖子。一户人家老两口每天早上驾着三轮车去近郊蔬菜大棚拉韭菜,傍晚赶着把一车韭菜择干净,有时一家人挑灯夜战。接着送往固定的饭店、包子铺,天天按部就班,堪称是一条流水作业线,真是风雨无阻的好买卖。每天一早,屋山头就有一伙中老年妇女围着几个大盆,帮烧烤摊的老板穿串,青菜、青辣椒、面筋、臭豆干等,数量品种可不少。有说有笑地干,跟玩似的,还有微薄的报酬。满满当当一小车烤串,天黑就卖光了,小生意不错。收破烂的小李来了,烤串人家屋里光空辣椒酱瓶子就收了几麻袋。有些人更省事,一早拿着编织袋骑车出门,满世界找人多的地方去,捡饮料瓶、易拉罐、废报纸及一切有用的东西。满载而归,有时直奔废品站,卖的钱买了青菜豆腐肉鱼回家。早先占地代工的人,有下岗的,有退休的,都是罗锅子上山“钱紧”。勤劳的人们跟下湖(下田)似的,靠出力流汗土里泥里四处刨食,使自己和家人生活的更好些。
  
  小区里二十几座楼,每座楼前都有绿地花园。一圈冬青环绕着,园内有雪松、木槿、腊梅、紫薇、龙爪槐、夹竹桃等,满园的花草树木缤纷四季。眼前的这块地,让摆弄惯了泥土的各家各户看了眼馋手痒心里直嘀咕,中看不中吃哪!悄悄地,咱点棵丝瓜吧,爬那雪松,黄花绿叶青春无敌高歌猛进,雪松只能蔫蔫败下阵来。旁边再种上石榴、柿子、樱桃、枣树、山楂、无花果、葡萄、杏树、桃树……见缝插针的还有南瓜、苋菜、葱、蒜苗、马齿苋等。心知肚明,每棵树每条藤都有爱它的主人认养,施肥浇水支架搭棚,看花吃果,纹丝不乱。一棵如向日葵杆粗细的小杏树竟也结了三十多斤金灿灿的果子。“大队”巡视员戴着红袖章天天来,有花有草姹紫嫣红的,他也看不出有什么不妥。樱桃树下,一位弯腰驼背的老太,伸长手背攀着果枝慢慢挺直了腰身,摘了熟透的樱桃,大把往嘴里唵,一口气吃个半饱才坐树下歇息。隔壁单元里,一位喜欢花草的老顽固在属于他的领地里劳作,十指沾满泥土,肥料弄脏了一身衣服。几棵好品种的月季,花开的娇嫩。他叹息着,哎,当年本该起房子的宅基地被我全养了花草,硬是少分了两三套房,后悔莫及呢。后悔且不改初衷,咱有点地还是要养花,看着心里畅快。花痴的人品和犟劲,令人叹服折服。
  
  有少数人家偷偷的养鸡,小黑元宝鸡、珍珠芦花鸡、小草鸡……时圈时放,搞得有点脏乱差。每每检查紧了,就放地下室藏着。有些老人把鸡当宠物养,自行车后座带着鸡笼子,骑到野外放养去,养鸡成了他们的精神寄托。再看那水泥地上晒的捡来的剩米饭、馒头、糕点,这些粮食喂个小猪都吃不了,真是看着可惜,扔了心疼。还是那位老哥养的鹦鹉潇洒机灵,在大树上急吼吼地喊:“来啦,来啦,快藏,快藏”,刨食的鸡们不理它,却引得大伙一笑泯恩仇。据说小区里有不下几十户老两口们,常年里一个月三四十斤挂面勤俭度日。省了又省的老人,喜欢面条里打个笨鸡蛋加点营养,谁又能忍心毁那几只鸡,毁他们的“小小养殖业”呢?老百姓的尊严、幸福,维护起来总是要有些人性化的关爱在里面支撑着,氤氲着。
  
  隔三差五的,小区里“百鸟朝凤”的乐曲就唧唧喳喳响起来了。彩色的拱形大门一早就吹起来了,大红灯笼、气球、红双喜字、飘带,把结婚的喜庆场面装扮得热热闹闹。请婚庆公司的上万元费用省了,杂七杂八的也都免了,有宽敞的新房,新娘子觉得这婚礼办的低碳环保,活色生香。有人会夸:“你看这小女子,会找男人,冲着婆家几套房的不动产就喜笑颜开地来了。”房子就在眼皮底下亮堂堂的矗着,谁说不是一处吸引美女的富矿呢!
  
  这个叫“庄”的小区里耄耋老人多,每当一曲哀乐大大咧咧地响起,那是又有要出老殡的了。多是喜丧,夹杂着流行歌曲,整日里声乐不绝于耳。灵棚、花圈、纸人、纸扎电器、牲畜,摆得满满当当。纸糊的平板电视里放的是“唐百虎点秋香”,太阳能热水器也是好牌子,别墅、轿车、水榭亭台一律纸糊的,显示着梦中的好生活。一群热心的大娘大婶,很专业地叠纸钱、叠金元宝、缝孝帽子、孝衣,不忘给驾鹤西去没走远的老友调侃几句。大太阳地里,搭个彩条布棚,一溜八仙桌排开,大炉子一烧,一帮厨师耍起来,人们就吃开流水大席。一庄子人零零散散地来个大多半,凑够一桌随吃随走,鸡鱼肉蛋菜肴实惠。从早到晚,儿孙们披麻戴孝,一连几天的闹腾。出殡的头天晚上,要唱半夜大戏。傍晚时分,戏台就搭起来了,锣鼓敲得震天响!看那不起眼的戏班子,把豫剧《大祭桩》演唱的酣畅淋漓,那扮主角黄桂英的青衣,一身白衣,个头适中,星味十足地唱出对爱情的坚贞不屈。接着是《花木兰》、《断桥》、《卷席筒》、《李天保吊孝》等,破嗓子地吼,哪能叫你寂寞冷清地走?
  
  明晃晃的太阳照着“庄”里的一座座大楼,许多人家都不装防盗网,没有几个闲钱在家里,怕甚?没落下一人,劳保、医保、低保都有,哪需要那劳什子防?隔窗喊话聊天,菜地里练就的大嗓门,忙忙碌碌的原汁原味过日子。这就是庄户人家一时改变不了的简单快乐的有点自豪有点梦想的幸福生活。
  
  注:本文见2013年10月25日《彭城周末》

路过

雷人

握手

鸡蛋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冬寒如冰 2013-9-26 16:51
今天又看了两篇,这篇记事状情都很详尽入微,目题<庄户人家>应为<李家庄的变迁>,笑谈
回复 郭运菊 2013-9-26 20:08
谢谢点评,问好!

facelist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知道吗啊?参与彭客网就有机会到礼物哦,还可能免费得门票,带上宝 贝,一家人开开心心度过不一样的周末!(郑亚南)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高速模式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彭城晚报》网络互动平台!
  ©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
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00195 苏B2-20100179  彭客网法律顾问:江苏运通-孙刚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