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日里的清凉

已有 91 次阅读 2013-7-10 15:48 |关键词:何首乌 常青藤 干什么 石莲花 小伙伴

暑日里的清凉
  
  郭运菊
  
  暑天里早起,先去亲近阳台晨曦里的花草。吊兰、常青藤、雾松、何首乌、石莲花等都需要洒洒水,滋润其枝叶以经受暑热的考验。
  
  接着我便趁着头脑清爽,打开电脑上堂早自习。浏览网页、进论坛签到、写写日志。总能发现一些令人折服的文章,看来干什么都是要讲天赋的,你再勤奋、折腾,梦想总是影照着现实,折翅的你终究很难超越自己这道坎,尤其是手里敲出的文字,总是使你萎软无力。
  
  今日又是高温天,清晨五点我便进了熟悉的《文苑》,一个提醒的小灯在闪烁,点开,是升为金牌会员的通知。惭愧多于惊喜,几年来发的帖都在那儿蛰伏着,仿佛在怪笑着嘲弄我:“‘苟富贵,勿相忘’,金牌?不太纯!看来写字与你来日方长,‘辍耕之垄上’的惆怅等着你呢。”仅有的自知之明,使我还有写字的胆量。
  
  记忆总是趁着清晨的露水未干就冒泡浮上心头,那也算是暑日里的一些清凉吧。
  
  “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叫醒了过去那些暑日的趣事。小学毕业的那年暑假显得特别漫长,一心等着上中学,感觉自己一下子长大了,便常常伙同邻居小伙伴们去云龙湖游泳。柏油马路晒得滚烫,匆匆来到湖边穿着汗衫裤头就下水了,没想到那湖水还真凉爽。只见会游泳的不会游泳的都下饺子似的疯玩在浅水区里,一时忘了暑热。想想上岸后的热浪滚滚,大伙儿都赖在水里不想出来。记得有一天孩子们脱在堤岸的衣服被人全偷走了,只好穿着湿漉漉的“泳衣”回家,丢衣服的结果是再也不能去泡澡了。赶巧巷子里有位我同班的男孩,游泳淹死了,各家大人下了狠心,从此没人再敢提游泳的事。我更是怕得很,记得平日里班主任总是表扬我和他,水里会不会有他的影子?我闻着湖水的气味,心里直打颤。“赶快上山吧,勇士们”,我们的避暑改为隔三差五去爬山。沿着石台阶一口气抵达山顶,走进爬满青藤的寺院和古树下的浓荫,习习的山风拂面,使人一下子陷入曲径通幽阴凉之地。
  
  更多的记忆还是劳作。暑假一放,我们兄弟姐妹的勤工俭学就开始了。砸石子、剥蒜、搓皮子、送奶、糊火柴盒、糊信封,这些都赶在早上做,凉快出活。记得三哥那时跟着舅送牛奶,每日里起的最早。3点多钟出门,天色漆黑一片,爷俩拉着平板车就上路了。路边的两排杨树还寂静地睡着,报晓的公鸡也懒得打鸣,狗更懒得吠一声,趴在黎明前的黑暗里沉睡。昏暗的手电筒光照着路面的坑坑洼洼,车上的空奶瓶子叮咚作响,爷俩摸黑来到乳品厂,朦朦胧胧中拉着一车奶往回赶,牛奶送完,天才大亮。砸石子也是趁凉快干,毒日头下人一发昏就麻烦了。记得后来在农场,暑天里也是赶早下田,路过熟悉的池塘,路过碧绿葳蕤的芦苇,路过花开缤纷的棉田,最喜那秧青水秀的稻田。赤脚下田,站在没了脚面的清水里,拔稗子、三棱草、水花生,水中不时有墨黑的蝌蚪游来,凉凉地撩拨着脚丫,痒痒的真舒坦,很像如今人工温泉里的小鱼儿给人疗伤的美景。薅水草时手吃苦,腰也累得要断,直起身来小憩。
  
  “麦黄草枯”的小鸟儿在头上盘旋鸣叫,送来掠过心灵的清凉。
  

 注:本文见2013年7月23日《都市晨报》

  

  


路过

雷人

握手

鸡蛋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知道吗?彭客网会让你增加很多的朋友,期待周末相聚的时刻!(阿凡达骑士)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高速模式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彭城晚报》网络互动平台!
  ©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
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00195 苏B2-20100179  彭客网法律顾问:江苏运通-孙刚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