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佳节倍多情

热度 5已有 289 次阅读 2013-6-4 09:28 |关键词:雄黄酒 金盏菊 米高 原野

端午佳节倍多情
  
  郭运菊
  
  端午在我心里,像是一位每年夏日里来家做客的亲。清清爽爽飘然而至,周身散发着一股混杂的香味:粽叶香、艾草香、菖蒲香、荷包香、蒜香、鸭蛋香……这温柔曼妙的亲,缓缓走在初夏的原野里,随手采撷了鲜红的晶莹剔透的樱桃,妩媚人的心灵;还有紫黑油亮汁水欲滴的桑葚,甘润酸甜的麦黄杏。
  
  老屋拐角处有应景的秫秸花、端午红、金盏菊、晚饭花;门框上插着艾叶、菖蒲;院子西边有蹿得一米高的紫苋菜;街边铺子里飘散着雄黄酒香;这就是光阴荏苒的端午留给我的星星点点的记忆。那些不得温饱的年代,一只只软糯香甜的米粽,足以带来无尽的欢乐,心里对它溢满说不出的喜欢。
  
  记得每年的端午前夜,母亲便分外细心手脚麻利的忙着包粽子。黄釉盆、白糯米、绿粽叶、大红枣、月光、石榴树,一竹蓝逐渐增多的粽子。母亲一双巧手包出各种形状的粽子,有斧头粽子、菱角粽子、小脚粽子。松紧正好,粽叶的清香味才释放的开,米也香糯有嚼头。母亲用牙咬住棉线的一头,手牵着线的另一头,把粽子捆上两三捆,拉拉紧,两两一对系好。夜晚,一口大锅放满粽子加足水,灶火不熄地煮。清晨是粽香唤醒了鼻子,想来当年最能俘获我心,最受亲睐的当属这舌尖上的甜粽了。如今的人混迹于江湖,相望流连于各种美味小吃,可胃和心的思念还是牵挂儿时的粽子。不加设防的香糯,一不留神便亲吻舌尖、滑入胃肠,整的你口齿留香。
  
  童年幸福的记忆里,有母亲放在井水里养着的凉粽子。小满过后的初夏接着芒种,闷热使人头昏脑胀,凉水浸过的米粽滋味更加甘甜,入得口来醒脑开胃。再后来日子过富裕了,许多食物都吃腻了,可不管什么时候,只要家里有粽子,生活便欢快地泛起浪花,引得馋虫泛滥。或早或晚,剥开一只随意吃,打一碗鸡蛋白汤,脾胃一爽,周身轻松。母亲晚年患了阿尔茨海默病,多年以后去世,我再也没有可口的粽子吃了。每当隐身于大街小巷端午节的氛围里,闻到那些氤氤氲氲的清香,便会想起老屋前开满红花的石榴树下,清瘦的母亲身着月白大襟褂,头发挽着香蕉纂,黑裤、黑鞋、白袜,端着一盘粽小心翼翼地走来。就这样,一盘端午粽,在几十年的时光长河里,静静地卧在我内心深处。它带给我的温馨快乐,宛若就在昨天。
  
  我笃信,艾叶、菖蒲是通向遥远往昔的时光隧道。天光从高高的屋顶洒下来,老旧的门框上,插上了防疫驱邪的灵草。菖蒲与兰花、水仙、菊花并称为“花草四雅”。菖蒲、艾草“不假日色,不资寸土”,“耐苦寒,安淡泊”,飘逸而俊秀。端午时节,悬菖蒲、艾叶于门、窗。还要贴“午时联”,它如灵符一样护卫着家园:“手执艾旗招百福,门悬蒲剑斩千邪”。节俗里还有斗百草、簪榴花、配香囊、挂百索、赛龙舟……剥开米粽蘸着蜜糖的人们,像穿越端午时光里的旅人,少了一份喧嚣,多了一份宁静和感恩。
  
  “少年佳节倍多情,老去谁知感慨生。”对端午的思念如云朵一般,在我的心空弥漫。
  
  

 注:本文见2013年6月8日《都市晨报》


路过

雷人

握手

鸡蛋
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郭运菊 2013-6-6 09:24
谢谢来访!
回复 快乐珠珠 2013-6-24 11:18
美文欣赏了!

facelist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知道吗?三个多月没来彭客了,如同失恋般落魄。(温柔坏男人)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高速模式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彭城晚报》网络互动平台!
  ©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
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00195 苏B2-20100179  彭客网法律顾问:江苏运通-孙刚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