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巷散章   

热度 4已有 195 次阅读 2013-5-18 22:37 |关键词:pp

  小巷散章

  

  郭运菊

  

  小满时节里的一场雨,下得清凉醒脑。聆听着三点五点的雨声,不由地让我想起记忆深处的小巷雨景。

  

  雨后的小巷,潮气泛滥,周遭湿漉漉的,逼仄的草屋檐下滴答着黄水,空气中有淡淡的霉味漂浮着。庭院里角落处牵牛花、晚饭花、秫秸花、胭脂花、蔧篲香披着水珠,漠然地绽放。家家的灶房里,火柴受了潮,好不容易点燃的柴草冒着浓烟,熏得人两眼直流泪,熏得蚊子、蚰蜒、潮虫、蚯蚓躲躲闪闪;有的人家捅开封了一夜的煤炭炉子,弄得烟尘飘飞、煤灰呛人,扒出的炉渣灰正好垫脚下的水汪。一会的功夫,锅屋里有了饭菜香。大人急吼吼地喊着吃饭了,吃了饭小孩好上学去,一天的生活就这样拉开了序幕。

  

  小巷里住的多是些平头百姓底层人物,正如刘震云笔下的引车卖浆之流,卖豆腐的、剃头的、杀猪的、贩驴的、喊丧的、染布的、开饭铺的……

  

  一大早先赶“茅集,集市上就把家长礼短天下大事发布了。有唉声叹气的,有劝人想开点的,谁家的心事也瞒不了人。傍晚时分,拉着板车、扛着挑子的出力汉收工回家,光着膀子或穿着柿涩褂,等着摆在家门口饭桌上的一壶小酒,一盘小菜。酒下了肚脸一泛红,人便来了精神,与自己及邻家的婆娘调侃荤段子,惹得满巷子追赶打闹。房子住的狭小,各家各户的活动都在庭院、巷子里,小孩子们乱窜场子吃百家饭,大伙热闹的开“派对”。

  

  在机械厂做技术员的李老爷子从来不与人闲聊,不合群的他,戴着一副黑边深度近视镜,一圈圈玻璃片后闪烁的是忧郁的眼神。有贤惠的李婶陪着他坐在高坡上的院子里,还有一群灰白鸽子,衬托着主人不入世俗的清高。

  

  隔壁的胖婶有点蔫蔫的,一定是头晌午卖了血的缘故吧。听说前几天有人来通知不定哪天要喊巷子里几位老卖血的人抽血去。一旦接到通知,动身前,几碗淡盐水先喝下是精门,卖了血回来,总得补些营养才是,不然人可受不了。那时比不了现在的人血脉旺,缺吃少穿饿得前心贴后心,苦不堪言紧巴巴的日子把人的血都快榨干了,不到万不得已穷的叮当,谁敢去卖血?每隔个把两个月,巷口里几个中年女人就会神秘地失踪半日,然后蔫蔫地回来。邻居间私下议论,爷们不敢干的事她们敢,月事不少来,娃儿不少生,劈柴喂马活儿不少干,岂不成了肿眼囊鼻灰头土脸的本色英雄?

  

  巷子北头的疯嫂过日子有门道。单等拉板车的男人吃饱喝足,腰间粗板带系好驾辕出了门,便蒙头裹足破衣烂衫挎着篮子上菜场寻摸。从头逛到尾,掐芹菜拿茄子捡番茄拾豆角拽尖椒,捡拾菜叶还需问价扔两个小钱?忒不厚道地装疯卖傻,恨不得把国营菜店的一筐菜兜底拉到自己篮子里,累得歪歪斜斜满载而归。独此一家的穷法孬法,谁人能比?有她独创的革命无罪,给我一床被;造反有理,给我一袋米的如雷贯耳醍醐灌顶,谁又能给她讲出个更实惠的道理?

  

  巷口头的麻老歪熟菜做的地道,热腾腾的一出锅,香满半条街。木头墩子菜板用的频率高,切的生生凹进一个坑。清香的荷叶包裹着香气四溢的米粉肉、猪头肉,吃得嘴角流油鸡飞狗跳,那是有钱的几户人家关起门来吃。一定是忘了杜工部的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想来陋巷里的小民一时也到不了那高境界。有贫寒的人家看准这麻老歪营生赚钱,偷偷地学着干,推着熟菜车子到桥头卖,一来二去竟也创下自己的品牌。那是一户儿子屡犯前科的人家,公安的看着他入了正道靠劳动致富,主动协调税务部门减免其税收。连带的邻居们也跟着感动、感恩,像是帮了自己一样的欣慰。

  

  如今,小巷拆迁多年面目全非了;人也都老了,走的走去的去,各奔东西凑不到一块了;那老李叔文革初期就自杀了,很是令人惋惜心痛;大伙住进了楼房,相互不太来往了;人们不卖血了,赶着去街头义务献血;那麻老歪品牌菜,牌子没倒,用巷口头铺子的刚出炉的烧饼一夹,保管吃的你眼馋肚饱。

  

 注:本文见2013年6月4日《徐州日报》放鹤亭 


  
  

路过

雷人

握手

鸡蛋
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郭运菊 2013-5-28 18:58
谢谢诸位来访!

facelist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知道吗?在彭客网吃大餐不要钱。彭客网有一个活动叫彭客试吃团。(恒恒Mum)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高速模式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彭城晚报》网络互动平台!
  ©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
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00195 苏B2-20100179  彭客网法律顾问:江苏运通-孙刚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