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想过年谁想辙

已有 180 次阅读 2012-1-15 15:46 |关键词:腊梅 花骨朵 星光大道 小女子 精气神

  谁想过年谁想辙
  
  郭运菊
  
  “有了梅花便过年”,这是谁想的充满诗情画意的辙呢?这梅花一定是腊梅吧?也可能是一幅纸上谈梅的画卷吧?
  
  进了腊月,凛冽的寒风里,小区花园里的腊梅忙不迭得就打了满树的花骨朵,黄艳艳的透着精气神。是浓香的素心腊梅?还是磬口腊梅、小花腊梅、红心腊梅?记得曾有诗赞美这寒梅:“枝横碧玉天然瘦,恋破黄金分外香。”“何须着红与挂绿,素装玉裹自一流。”这梅破蕊怒放于寒月早春,以那幽香彻骨,鹅黄透亮映照新年。眼前的美景不禁会让人想起汪曾祺的《腊梅花》:“下雪了,过年了。大年初一,我早早就起来,到后园选摘几枝全是骨朵的腊梅,把骨朵都剥下来,用极细的铜丝把这些骨朵穿成插鬓的花。……我把这些腊梅珠花送给祖母……梳了头,就插戴起来。然后,互相拜年。”腊梅花,这过年的辙优雅清新,如一幅水墨画,有谁会不喜欢呢!
  
  上了“星光大道”的加拿大“洋喜儿”及美国的胖“洋白劳”,充满深情地唱起了:人家的闺女有花儿戴,你爹我钱少不能买……,忽悠的让多少小女子想起早年属于自己的红绒花!记得小时候,一连几年的春节都没有新衣服穿,母亲早早地把闺女的花棉袄洗拆干净,顺色配上粉色、大红的绢花、绒花。花钱不多的头饰,把大人孩子及新年点缀得喜庆极了。有一年春节,我们姊妹几个去了住在骆驼山军营的大姐家,部队家属大院因红绒花姐妹来走亲戚串门而热闹非凡起来。在解放战争中就参了军的大姐夫匆匆出了门,不一会儿买回来一卷枣红色的府绸布送给姊妹。带回家,母亲连夜就赶做出了几件琵琶扣的新衣。穿上新衣,我一下子觉得头上的绒花更美了。离休多年的大姐夫今年八十岁了,他可知道?当年春节他想的做的那个轍,一直温暖厚实到如今!
  
  年前抽空到大年集市去逛逛,是我和老公多年来养成的习惯。老公说是为了熏染点过年的气氛,接点民俗地气,也好趁机找找写文的灵感。一圈逛下来,总忘不了的是要买盆水仙、茶花,还有一些土的掉渣的物件。每每赶集回来,感觉增添的是对年热切的盼头。
  
  “要说年味浓,还得到乡间!”就冲大作家冯骥才的这句话,每年我们都会去近郊农村大娘家送点年货,大娘会回送一包她亲手种的芝麻。二分地的芝麻,大娘选在春末夏初时播种,酷暑时节顶着烈日除草,施农家肥,绝不打农药。初秋芝麻熟了,收芝麻是个细活,割芝麻杆时轻拿轻放,宝贝似地用被单裹好蹬着三轮车回家,放在干净草席上敲打,一遍遍筛捡,太阳下晒干收藏起来。舍不得榨油,只留着春节炸芝麻叶,端午做月饼。看着大娘在灶房里忙乎,烧木柴拉风箱,被烟呛得咳嗽。劝她别忙乎了,她说就这几天忙年呢!柴草烧出的东西吃着香。
  
  记得有一年赶上帮大娘贴春联,大门、屋门、水缸、猪圈、羊圈、抬筐、粮食口袋等能贴的尽量都贴上,满院子红得喜庆。大爷笑呵呵地不忘提醒:千万别把猪圈上的红联贴你大娘床头了!
  
  我看还是大娘家年忙的有辙,施展得开,乡土气息浓,年味最足。
  
  注:本文以“腊梅痕”见报于2012年1月21日《徐州日报》,正逢年二十八,明日是除夕了,祝各位文友新年快乐!

路过

雷人

握手

鸡蛋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知道么?在彭客网你能知道怎么样去畅游徐州,还有各种有趣的活动。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高速模式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彭城晚报》网络互动平台!
  ©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
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00195 苏B2-20100179  彭客网法律顾问:江苏运通-孙刚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