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梦老南门

热度 11已有 495 次阅读 2011-12-20 14:32 |关键词:店 小区 邻家妹妹 建国路 建筑群

  寻梦老南门
                                                                                      郭运菊
  
  年初搬家,与一位儿时的邻家妹妹住在了同一小区。经常见面,有一天约好了喊上几位姐妹去老南门看看,我想不知能寻觅到什么?
  
  离南关小巷子老家不远的南门口,是一个承载过历史厚重的街区,如今早已消失殆尽在时光里。往昔南门口的位置,相当于泛亚大厦至电信大楼一带,是建国路与青年路之间的彭城路段。当年的旧宅老屋拆除一空,代之而起的是现代化建筑群。
  
  一同前往的几个人布衣素颜,儿时的模样依旧未变,生生应了那句“乡音未改鬓毛衰”的话语。亲热一番后,面面相觑,无奈呀无奈,昔日老南门商业街衢,民居容貌只能在彼此的记忆里找寻了。好在眼前还有这条面目全非的奎河,像周身的血脉一样汩汩流淌。那斜斜的吊桥没了,那东西岸边的矮檐土墙没了,那长袍马褂的黄雀卜卦,鸡鸣犬吠也都没了。清新、古朴、灰垢交织在一起的生活记忆,只能靠放慢脚步左盼右顾七嘴八舌了:光滑的石板路,斑驳的青砖墙;砖雕的门楼,残破的白墙黑瓦房;悬挂着铜环的黑钉木门,门旁的石鼓石狮;前店后坊的小商铺、间杂的民居;小饭店、杂货店、古董铺、竹篦扎匠店、锡匠银匠铁匠铺、染坊、乐器店;几重穿堂后花木掩映的大院落,那种低贱且热烈的太阳花、喇叭花、扁豆秧、丝瓜藤攀爬出“采菊东篱下”的场景,一切仿佛再现,一下子温热了寻梦人的情感。
  
  同来的小萍笑了,我们几个转了圈的估算一下,脚下踩的是她母亲当年从业的小饭店了。专干捏包子的萍妈,五更头来店生煤炉,整个老南门里烟雾缭绕狼烟咕咚。散在的住家户也起来了,劈木柴声,打扇子声,拉风箱的呱嗒声,还有人被煤烟呛得咳嗽声、喊孩子声,此起彼伏,煞是热闹。一起来的几个姐妹,当年很少吃过这饭店里的包子,倒是都挺羡慕萍妈有口福的工作,她是当年少有的回家不吃饭却养得白白胖胖的人哪。后来摊到了全家遣送农村,胖婶的体重才减下来。
  
  往前走不几步,是老字号“万通”酱菜园。一起来的袁姐,说起她弟弟偷喝酱油的事。打回家的酱油少了,奶奶逮着孙子就打,“打死你个好吃鬼。”揪着耳朵不放,一挣,耳根撕开一个口子,鲜血直淌。记得当时竹篦扎匠店有人追出来,“给你把刀,把他耳朵割了。”想来那都是被生活逼迫,为了一箪食一瓢饮,实属无奈。
  
  “其兴也勃,其衰也忽”。不觉来到繁华了半个世纪的彭城路,正在大兴土木的地方应该是我父亲站了几十年柜台的“新昌百货店”旧址了。早年患伤寒留下的耳聋使得父亲与助听器结缘,那位皮货柜台的郭师傅,热心肠,业务熟,有双手打算盘的绝活,是店里的台柱子。想必也是许多老徐州的老熟人,逛街进店总会见到他吧。上世纪80年代末,父亲去世。鳞次栉比的店铺先后歇业,仅存一两家门面紧巴的小杂货铺,承载着诸多历史文化记忆的老南门地貌外形,如今已荡然无存。一个街区一条路的兴衰,尽在无言中。
  
  奎河是城南的护城河,南门外的古桥是吊桥。桥两侧,沿河一线城墙下的路,是东泊墙和西泊墙。当时通航的奎河,清澈的河面,盛产鱼虾,记得还有茭白。岸边停泊船只,车船往来、人烟稠密。西泊墙有座古朴典雅的四合院与低檐土墙的民居混杂在一起。收铺衬、打鞋拷子、捏泥人、搪红泥炉子、卖糖猴、山楂球、五香面蚕豆的,偶尔有着饭菜香的人家,粗粝而温暖踏实。东泊墙头一处四进院子,是我祖母的叶姓娘家,当年做茶叶生意。
  
  染坊家的莲子也来了,记得他父亲的店里染过不少洋面口袋,省了钱票做衣服,这南门口的染坊留下念想不少。
  
  南门有两条古巷,路西的叫钥匙巷、路东的叫回龙窝,钥匙巷后改为“艺波巷”。记得在市总工会上班的大嫂曾住在巷内,文革中失学的我看过二侄子小军,可惜时间太短。
  
  诺奖得主布罗茨基说,“追忆往事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它同探求生存意义的努力极为相似。”蒙尘的记忆赋予人们一种特权,可以重新经历一遍曾经的生活。
       
       重回时间隧道,寻梦老南门。
  
  注:此文发表在2011、12、26日《彭城晚报》文苑星空栏目。

路过

雷人

握手

鸡蛋
7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5 个评论)

回复 锴锴456 2011-12-21 09:11
真羡慕郭老师有那么多的回忆,那么多的故事,生活的点点滴滴皆成文章。
回复 郭运菊 2011-12-21 10:03
问好文友,“追忆往事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它同探求生存意义的努力极为相似。”喜欢这句话,探求吧!
回复 冬日朝阳 2011-12-26 16:02
好美,一幅幅画面展现在我眼前
回复 梅花妆 2011-12-27 12:18
想象不出来,过去的城区,怎么就恁么一点点呢,从南门到庆云桥,就那么一点点大的地方,为什么历朝历代打仗还争得跟啥样, 争甚呐,人也不多,东西估计也多不哪去吧
回复 梅花妆 2011-12-27 12:21
从东到西,从南到北,早上晨练,都能绕城跑一圈了,怎么这么小啊,想象不出来,古代徐州,到底是个啥样的,西边,也就到燕子楼那块吧?..
回复 梅花妆 2011-12-27 12:26
那戏马台那块,以前是在城里还是城外呢?
回复 郭运菊 2011-12-27 15:06
位于徐州古城南门之外,小城故事多。
回复 浪子燕青 2011-12-28 20:42
娓娓道来,郭老师文笔真好!!每次经过某医院大厅,总会下意识的找寻你的身影。
回复 郭运菊 2011-12-29 07:54
问好朋友,谢谢想念,见字如面!
回复 郭运菊 2011-12-31 08:54
问好仲媛!
回复 郭运菊 2012-1-1 14:22
问好Mango文友!新年快乐!
回复 静静的月亮 2012-1-3 20:02
我们住在户部山一片,到南门桥就是进城了!
回复 郭运菊 2012-1-4 09:35
月亮是城外人哪!问好。
回复 寒莲子 2012-1-5 10:45
这种故地重游回忆往昔岁月的感觉很美。。印象最深的却是这句话,有点无语:“那种低贱且热烈的太阳花、喇叭花、扁豆秧、丝瓜藤”
回复 郭运菊 2012-1-5 14:57
问好文友!

facelist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知道吗?彭客网有很多志同道合的吃货。(阳光满满洒下)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高速模式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彭城晚报》网络互动平台!
  ©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
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00195 苏B2-20100179  彭客网法律顾问:江苏运通-孙刚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