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春二月

已有 118 次阅读 2013-3-5 09:51 |关键词:的 是 城东区 老电影 花苞

  早春二月
  
  郭运菊
  
  “春暖花开,这是我的世界。每次怒放,都是心中喷发的爱。风儿吹来,是我和天空的对白。”春晚的一曲《春暖花开》,绝美的画面,飘落的花瓣荡起我惜春的涟漪一圈圈活泛。
  
  

      立春、雨水,节气奔着惊蛰,奔着早春二月而去。正月十五一过,天色变得越来越亮了,到了傍晚时分,太阳还高高地挂在西天,邻居们欣喜地打着招呼,熬了一冬是外出踏青的时候了。早早的出门,周遭依然是春寒料峭,冬的痕迹充斥四野。可你只要细细地看,那蓬蓬枯草、芒花、芦苇似乎已有了泛青的心意;匍匐的小草隐隐约约呈现着“草色遥看近却无”的新绿;玉兰在枝头打了粉嫩的花苞;枇杷光秃的枝干上挂了褐色绒毛包裹的小果;如白黄菊花的结香低着头含羞怒放;还有黄色的腊梅和迎春在风里送着芬芳;荠菜顶着细小的白花,染得掐它的人满手碧绿清香。早春二月的景色,清洌地扣人心弦,不禁让我满含深情地记起年少时曾经看过的老电影《早春二月》。
  
  

      那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在老城东区中苏友好馆里看的。剧中男主人公萧涧秋飘逸潇洒的长袍,彷徨忧郁的神情,那是大众情人的风范。观影时的陶醉早已潜入我心底,江南芙蓉小镇的一汪湖水傍着二月剪刀裁出的垂柳在心中摇曳了几十年。《早春二月》的故事桥段充满悲剧的凄美色彩,文嫂的自杀,情感的重创,使萧涧秋毅然离开芙蓉镇,投身到时代的洪流中,心爱的姑娘陶岚也随他而去。多少个春雨潇潇的早春时节,曾经青春年少过的我们这些观影人,对剧中主角的未来无不充满痴心的遐想与祝福。
  
  

     “春到人间万物鲜”,在这明澈的春色里,雾霾散去,春阳明媚。梅园里人潮涌动,是媒体组织的“寻找花儿把春报”的摄影活动。捕捉最佳镜头的人们,可知当年扬州八怪之一的李方赝画的那幅梅花?可知那首七绝∶“写梅未必合时宜,莫怪花前落墨迟。触目横斜千万朵,赏心只有两三枝。”相传梁实秋丰子恺们最欣赏的就是李诗中的“触目横斜千万朵,赏心只有两三枝”。眼前男女老少闪光的镜头,寻的可是这“赏心只有两三枝”?正值周末,六岁的小孙子带我俩去春游,入了梅园,孙子那清澈的眼眸,定格在一枝腊梅上:“咦,这枝梅多像咱们一家人,小的花骨朵是我,盛开的是爸爸妈妈还有你们。”温馨浓郁的香气萦绕心间,谢谢使小记者孙子赏心悦目的那枝梅花一家人,让我驻足流连。折寿哪,爷爷奶奶级的也算得上盛开一族?。
  
  

       早春二三月里的杏花,含苞绽放,把艳红、鲜红的花瓣展现。随后的花期里色彩渐渐变淡,谢落的是雪白一片,生生应了王安石的“纵被春风吹作雪,绝胜南陌碾成尘”。温故而知新的还有“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红杏枝头春意闹”等。记得杏花开了的时候那感人的故事,黄永玉对表叔沈从文说:“三月间杏花开了,下点毛毛雨。白天晚上,远近都是杜鹃叫,哪儿都不想去了!我总想邀一些好朋友远远的来看杏花,听杜鹃叫。”沈从文微笑着回答:“懂了就值了。”那天的春阳好比帕瓦罗蒂的太阳,叔侄二人欣然走进杏花深处,聆听杜鹃的鸣叫。两位大师,心灵纯净地享受生命里春天的鸟语花香。
  
  

      “风儿吹来,是我和天空的对白。”春风拂面,早春二月迎来的是春暖花开。
  
 

       注:本文见2013年3月9日《都市晨报》、“一陂春水浇花身,身影妖娆各占春。纵被春风吹作雪绝胜南陌碾成尘 。”


路过

雷人

握手

鸡蛋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知道吗?彭客网的小编和斑竹都很漂亮。(yoonleung)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高速模式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彭城晚报》网络互动平台!
  ©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
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00195 苏B2-20100179  彭客网法律顾问:江苏运通-孙刚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