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的“村庄”

热度 1已有 149 次阅读 2010-9-5 20:47 |关键词:村庄

夏日的“村庄”

读了曹乃谦的《最后的村庄》,那雁北农村的莜面鱼儿、斋斋苗儿、装傻的愣二、野酸枣姑娘,就不时地在我眼前绕呀绕地,到哪儿去找这些鲜活的人物、场景?身边会有这样可亲、可敬的人吗?我陷入一片茫然之中……

今年夏天搬到这个叫作“庄”的花园小区,满庄住的都是原拆原建的庄户人家,近在咫尺的“新地皮王”天价数字,搞得“村民”有点晕乎乎的。庄子里时而幽静,时而吵闹;断断续续的婚丧嫁娶鞭炮鼓乐声;烧柴做饭烟熏火燎的灰烟满楼道串;挑筐卖菜、穿着橘红马甲,骑着清扫垃圾的车子下班回家人,顺带着捡废品、拾破烂的老头;久违了的生活气息及辛劳质朴面孔,猛然间让我找回了心中一直在渴求的一些本原的念想。

“生如夏花之绚烂”,三伏天的小区花园里,木香花、月季、秫秸花、夹竹桃、紫薇等盛开到了极致。繁茂的花儿晶莹的叶,生生应了作家罗兰的《夏天组曲》:“夏天的花和春天不同,夏天的花有浓烈的生命之力。如果说,春花开放是因为风的温煦,那么夏天的花就是由于太阳的激发了。”我喜欢这些阳光而又饱满的生命精灵呢!傍晚下了班买菜回来,总会遇到行动不便坐在楼道的老太太们,她们会问,“芹菜、菠菜、豆角多少钱斤?”我一一作答。老人总会说,“每每天去南湖地里,捡鲜的,有什么摘什么,哪要去买?

一有空,我便会坐下来,在电脑里记下老人的一些温暖话语,也无法知道这个小区庄子里,还有多少蜗居在床上起不来的老人?在田间劳作了一辈子,许多都是长寿之人。可从搬来以后,三天两头总是看到死人出老殡的。奔丧的吃流水大席。大太阳地里,搭个彩条布棚,大炉子一烧,厨师耍起来,人们就吃开了,一庄子人零零散散地来个大半,临时凑够一桌,随吃随走,不论是早是晚,一连几天,真是热闹。声乐不绝于耳,花圈、纸人、纸扎电器、牲畜,摆得满满当当的。一日清晨,起床就听到唧唧咋咋的一阵声响,我说又死人了,身边的老公说,这是“百鸟朝凤”曲子,是搞错了?还是另有一家逢喜事?一时也搞不清楚。该出殡的头天晚上,要唱半夜大戏。傍晚时分,戏台就搭起来了,锣鼓敲得震天响,热情似火地喊人呢!没经过这场面的我们开始还真不习惯,想着入乡随俗,硬着头皮去看看听听,没想到还看出点兴趣来了。看那不起眼的戏班子,报出的是豫剧《大祭桩》,那扮主角黄桂英的青衣,一身白衣,个头适中、沉实大气、星味十足。酣畅淋漓地演唱出对爱情的坚贞不屈。那人情冷暖、世态炎凉被渲染得韵味醇厚。直觉得那高亢激越的唱腔细腻委婉,一点儿也不是噪音!接着是《花木兰》、《白蛇传》、《断桥》等,靠山吼吧,哪能叫你寂寞地走?听戏听上了瘾,不禁想起了鲁迅的《社戏》:“至于我在那里所第一盼望的,却在到赵庄去看戏。赵庄是离平桥村五里的较大的村庄;平桥村太小,自己演不起戏,每年总付给赵庄多少钱,算作合做的。当时我并不想到他们为什么年年要演戏。现在想,那或者是春赛,是社戏了……。”一场场出老殡的情景,是人生法则、自然法则,百姓人家的普普通通的文化在阐述生命的短暂和留恋!

泰戈尔的“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让我参悟出了伟人萨马兰奇墓前的一枝孤独的红玫瑰,多么高尚、精美的定位!庄上的人他们不会这样,我落泪了。

明晃晃的太阳照在小庄里的一座座大楼,许多人家都没装防盗网,老庄户人家哪需要那劳什子?装齐全的,又装修室内的多是要结婚的年轻人。燥热的暑天,天一朦朦亮,有喜事的人家就把音响打开了,娶媳妇或出嫁闺女,全庄跟着乐吧。傍晚天一黑下来,鞭炮先炸开了,接着就放大礼花,映亮了整个庄的天空。听说有一家放的礼炮歪了,串出去伤着人了,花了不少银两。我总在想,新媳妇再好的脾气也叫这震天响的炮震毛了,练大胆了,温柔贤惠的美德会震跑吧?

夏日的“村庄”,让人闻到了泥土和花草的芬芳,那葱绿的枝叶遮挡了暑热和浮躁,造化了一夏的清凉。

 


路过

雷人
1

握手

鸡蛋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李继玲 2010-9-5 22:42
我们本市井,从老师的每篇文章里,都闻到了这样原汁原味泥土和花草的芬芳!

facelist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知道吗?彭客网可以让天南地北的徐州人都刹那天涯咫尺。(Christina_Eve_Y)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高速模式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彭城晚报》网络互动平台!
  ©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
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00195 苏B2-20100179  彭客网法律顾问:江苏运通-孙刚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