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里的念想

已有 101 次阅读 2012-12-16 23:47 |关键词:的 一 地平线 半边天 太阳光

  冬日里的念想
  
  郭运菊
  
  记忆里,那年的冬天来得有情调。风轻轻地吹了一阵,雨冷冷地下了一地,便有雪花飘落下来,草棚后的一大片竹林渐渐没了声响。座落在长江边的农场——我们知青的第二故乡,进入了寥落而冰冷的冬季。
  
  硕大的草席棚里住了上百个女知青,来自上海、苏州、无锡、南京、常州、徐州等地的。统一的床铺,四根木桩顶着块门板,自带的铺盖和蚊帐把宿舍搞的如万国旗似的杂乱无章。席头茅草围起的草棚里,夜间气温低得常把人冻醒。脸盆、毛巾、牙缸冻得粘在一起。挑战寒冷,需要一点兵团战士的勇敢,起床去屋后的河边漱洗。蹲在伸入河中的木板码头上,远远望见从城里通往农场的公路如一条长长的玉带,在田野间蜿蜒逶迤而去。在氤氤氲氲水气升腾的河边,放眼望去,东方地平线处呈现一片朦胧的鱼肚白。转身低头的一刹那,太阳光就把半边天红透了,真是让人惊讶的失语发呆。
  
  乡间的早晨,也是被寒冷冻醒的,老农场职工家的灶间有炊烟袅袅升起,知青食堂有稀饭馒头咸菜候着上工的人。雨雪过后,天空清爽的不挂一丝云彩,太阳白花花地耀人眼,有挖沟整田积肥拔秸秆的农活等着去干。
  
  在农场劳作的冬日里,我经常会看到一位知青把自己的棉袄披在牛背上为其抵御寒冷的场景。那位帅气男子的朴实与善良,把生命和灵魂像老农一样交给了土地、牲口。一个年轻人面对困境及渺茫的前景能摆正自己的位置,意味着他一定经受过足够的波折与磨砺,才会拥有这份淡定和超越。关于他,有传奇故事。听说在文革串联时,他徒步长征去的北京,几千里路云和月,练就了铁脚板,风餐露宿赶上了第八次接见。那年十一月下旬的北京已入了冬,串联的学生被统一安排在各学校里吃住,等着接见。天黑下来晚饭是黑窝窝头管饱,接着发了个大面包备明日食用,没有汤水喝,听说沿途有老百姓摆的茶水摊。晚间十点,二十人一排的方队紧挨着往前走,走走、停停、睡睡,整整一夜,终于赶到了天安门广场。中午十二点,广播里传来周总理的声音,人山人海中终于等到了毛主席的接见。想想那时的我在干什么呢,不知前途在哪里的焦虑,驱使我整天往学校跑,没有老师讲课了,满街满学校的大字报。最后等来了上山下乡下放农场,有地方去就好,心和灵魂都有处安放。
  
  在刚到农场的那个冬天,年少的我体验着远离家乡及亲人的痛苦,不得已的把自己失学的伤痛留在了广袤的田野泥土里。在沉默中劳作,在磨难中喘息,蹉跎岁月中,有农活有棉花水稻小麦来慢慢抚平我曾经的狂热和伤痛。
  
  一场场霜接着一场场雨雪,大田就被彻底冬眠了。放眼望去,裸露的田地里只留下静谧的风,每天和光秃的树木窃窃私语。冬日里没有农闲,我和知青战友们在泥土里摸爬滚打,把土疙瘩搂碎耙平。只因领导头脑里有修大寨田的潜意识在作崇,愚蠢的搞什么不合时宜折磨人的“愚公移山”。使得我们在平淡且艰辛的日子里,实践着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锤炼红心的苦行僧生活。无心去欣赏平原田野的宁静与安详,无心去看美丽的日出日落,只是默默期盼和等待着改变命运的那一天早早到来。
  
  记得也是在一个寥落冬季,连队里调来个叫“大炮”的男知青。接受文革后期审查的他,被一帮人马看管着。失去自由的他,出来进去昂首挺胸搞得自己像个布尔什维克革命先驱。狂热冲动的岁月似水流年,做了错事的年轻人终会有忏悔意识和灵魂救赎的那一天,只是或早或晚而已。
  
  广阔天地的风霜雪雨,使我们在内心深处栽下了独立思考、实事求是的根苗,不惜用汗水及青春的热血来浇灌它。学会了用头脑来评判世界,评判社会中的人和事,评判自己的思维和价值取向。那时的我,看淡了许多东西,心里最想的是听知青们说说故事,再就是怎么种好田,然后解甲归田彻底回老家。
  
  感谢这些冬日里的念想,感谢这段知青的经历,给了我深入骨髓的忧患意识和温暖的人性关爱,还有坚韧的理想精神。
 
         注:本文见2013年1月5日《都市晨报》
  
      
     
  

路过

雷人

握手

鸡蛋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知道吗?彭客网是我每天必须浏览的网页,就是我每天必须吃饭一样,必须。(leanfy)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高速模式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彭城晚报》网络互动平台!
  ©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
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00195 苏B2-20100179  彭客网法律顾问:江苏运通-孙刚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