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奎河

热度 1已有 194 次阅读 2010-8-22 20:34 |个人分类:花草小居|关键词:奎河

曾经的奎河


       
家乡对于我来说,总有着散落不尽的情感。其中最灿烂的念想当数儿时那蓝天白云下的清清奎河水了。
      
我的老家在徐州城南关千里巷,一条由奎河穿绕而过的小小古巷。
      奎河是古战场徐州的护城河。明万历十八年即
1590年由潘季驯在奎山脚下开通奎河,使石狗湖积水得以经奎河下泄,南流入濉河下洪泽湖。先人以十分考究的条石砌成蜿蜒舒缓的河道。岸边的河沿有修缮精致的多处码头、台阶以利水路的漕运及民用,河水清澈透亮。两岸的河堤石缝中长年生长着清翠欲滴的水生物,水中有鱼儿畅游。记得我儿时的奎河边总有勤劳的人们汲水刷洗浆晒,河中也有船儿撒网捕鱼。那年头的一派祥和景象,颠覆着“穷山恶水,泼妇刁民”的谬论,诠释着徐州曾是水路、陆路交通枢纽,南北商贾漕运要地,富饶宛若江南的鱼米之乡。
       
我上小学是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那时放学回家,放下书包急着做两件事,先扒馍馍筐子后找娘。找不到娘时便往巷子南头井沿或奎河沿跑。娘多半在奎河洗一大家人的衣物。娘顶着烈日,头上披盖着湿毛巾,支几块石头蹲在河水边,不时砸碎皂角搓洗衣服,并用棒槌敲打石板上的布物。忽得把衣服甩出手在河心水中,又缓缓收回在条石搓板上反复搓洗,洗得很是清爽脆生。我喜欢看河中游来游去的鱼儿和娘洗衣服时泛起的水花波纹。娘专心地洗,时而伸伸累酸的腰身,听着河沿边洗衣女人们扯着家长里短,可她却从不插言。帮娘收拾着摊在河堤石崖上的半干衣服被单,挎着竹篮子回家。路上娘好说起冬天砸开奎河冰块洗衣服的刺骨凉。我便总是瞅瞅娘累得变形的双手。终日里洗衣、做饭、纳鞋底,娘手掌的大鱼际肌肉萎缩,瘪掉了。我从童年贫寒、纯洁的岁月里,获取的对人生艰辛的抵抗力,可能就源于娘在奎河边的劳作吧。

       
儿时记忆之中的奎河,很少有水浊的时候。夏季天气闷热,鱼好翻炕,一下暴雨,河水暴涨,才略显得浑浊一些。满巷子的人听着有人喊:“鱼翻坑了,奎河的鱼翻坑了。”大人小孩会水不会水的便都下河捞鱼去了。有用渔网撒的,有用烂裤子套的,有用布口袋装的,有用鞋壳捂的,任何家伙都能捉到鱼。逮不完的鱼虾,显示着奎河旺盛的孕育能力源于与黄河、运河、石狗湖的相通。那年头雨水多,奎河水经常是覆沿、覆沿的,小孩子们走在河边看不清路不小心掉在河里,时而有淹死人的事儿发生。

那时上小学、中学都必须经过奎河。我喜欢下河沿冲冲脚,洗洗塑料凉鞋,手帕和红领巾。中学时一位家住郊区的同学经常带些地里拔来的青辣萝卜,我们用清清的奎河水洗干净,擦擦就吃。有些同学不无恶意喊着那个年代扁乡下人的时兴语:“来了来了刮尿的,掉了掉了尿舀子。”想想那时用自己的屎尿浇自个的地,自留地上打粮食自己吃,比现在时不时地吃点残留农药、化肥、色素、促红素可要美得很了。因为喜欢吃青萝卜,引起同班一位男生的关注,后来我们结为夫妻。而后的日子青萝卜好买,却没有清清的奎河水洗它了,其中少了多少情趣?西方哲学家海德格尔说:“人应该诗意地栖居在土地上。”如今到哪儿去找疑是地上霜的明月光,散落在古奎河上的那把碎银?
       
远古的徐州为获水与泗水之交,后为江淮流域通往中原的水利枢纽。那等换舟、马的彭城驿站、房村、夹沟、桃山、利国驿站,曾是怎样的车水马龙繁忙景象,只能在梦中去寻觅了。后因奎河河面狭窄,水流过大又修了苏堤更是精彩的手笔了。
      
如今那清清的奎河水失落在何方?我们的孩子还能记得它吗?他们还能知晓那是父辈生活中的一部分吗?能理解它曾经那般质朴的与人们的生命息息相关吗?
        
每当走过奎河,我总会想起清贫岁月中流淌的清清奎河水及那年头的淳朴民风,民俗。那连接着母体文化的历史,只能用一粒粒文字表达着逝者如斯夫的感慨了。




路过

雷人

握手

鸡蛋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李继玲 2010-8-24 12:42
奎河,果然是逝者如斯夫呀!

facelist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知道吗?如果一天没有上彭客网页,我就觉得好像没有完成任务一样,好失落。(幸福魔方)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高速模式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彭城晚报》网络互动平台!
  ©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
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00195 苏B2-20100179  彭客网法律顾问:江苏运通-孙刚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