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彭城熬硝扫硝人

已有 268 次阅读 2010-8-22 15:06 |个人分类:花草小居|关键词:彭城

难忘彭城熬硝扫硝人

    你还记得路边补锅、修伞的手艺人吗?还记得吆喝拿牙膏皮换针头线脑的生意人吗?往日生活中触手可及的鲜活场景,究竟还能记得多少呢?忘掉它又需多少时光呢?
      
那被岁月淡化了的记忆有时会在偶然间被一些情景激活。例如每当耳边响起节日的鞭炮声、迎亲嫁娶的礼炮声,我便会想起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彭城扫硝熬硝人,扫了硝土,熬出硝,再制出火硝,做火药、制成鞭炮鸣放。
      
那年头,徐州没有当今这么多的企业及岗位,没有固定职业的老百姓凭着一双勤劳的手,干着各种不起眼的行当,挣钱养家糊口过日子。
      
扫硝人多住在徐州西关高头湾,以中老年男性居多。用扁担挑着两个大箩筐,专走小街巷,用扫帚扫浮在路上的一层灰白色尘土。那时徐州的街道路面大都很窄,且都是泥土路面。白天扫硝尘土飞扬会影响行人,因此扫硝大都在清晨五六点钟,街上行人少,正是扫硝好时辰。
      
扫硝并不是谁都能干好的,其中有些诀窍。白天先要四处观察,选好有硝土的小路,心中有个扫硝的路线图。只有阴潮通风好的小路才能扫到硝。行话云:阴潮起盐碱,通风土离地。天还黑蒙蒙的,扫硝人便挑着担子走出家门来干活了。先把箩筐停放在小路的前方尽头,再回转身来,用条帚轻轻地仔细地,像梳理头发似的清扫着路面上的硝土,扫成堆,用铣铲到筐里。不光扫地面上的,还扫老土墙跟上的一层泛白的老陈土,扫人畜便溺所浸泡过的地皮土等。筐满了,天也大亮了,正好收工回家。
     
接下来熬硝更有些讲究了。必须把扫来的浮土倒在大缸中,放入清水用木棍反复搅拌,再等泥汤水沉淀澄清。取上面微黄的水倒入院内摆放的土灶头大铁锅中,然后点火烧那一锅黄水。慢慢地,水开了,熬干锅了,硝终于便熬出来了。薄玻璃状,光泽耀眼,一片片呈针状集合体,稍不留神,一碰就碎了。
     
太阳照在白花花的硝片上,熬硝人笑了。闻着满院子微微的尿臊味,大人孩子都高兴得跟过年似的。像扣好钟点一样,收硝做炮仗的贩子如期来了。熬硝人换来小钱赶紧跑粮店、炭店排队去。柴米油盐办齐了,吃饱肚子了,大人好去扫硝,孩子好去上学,日子虽苦,但过得有心劲,有盼头。
     
回想起这扫硝熬硝的徐州老行当,总想找找这营生的源头在何处?我翻开《大辞海》1642页上详细记载:硝土是我国很早就使用的一种肥源,也是制造火硝的原料。硝土是含有钾、钠、钙、镁等硝酸盐类的泥土,主要是由于土壤中的含氮有机微生物特别是硝化细菌的作用而形成。在阴湿土壤中盐化,无色或白色,易溶于水。
     
现在徐州城里很少有潮湿泥土路面的小街巷了,也没有老土墙的陈墙土了,到处是宽敞的水泥柏油路。当年的扫硝熬硝人也早已安置了工作,改行了,退休了,日子过得还舒心吧?

 


路过

雷人

握手

鸡蛋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知道吗?自从进了彭客网,我每天都会关注他,就像早、中、晚餐,一样也不能缺。(东店子万成)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高速模式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彭城晚报》网络互动平台!
  ©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
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00195 苏B2-20100179  彭客网法律顾问:江苏运通-孙刚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