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入味

热度 5已有 285 次阅读 2012-11-27 23:12 |关键词:的 是 苏东坡 一年到头 萝卜

  萝卜入味
  
  郭运菊
  
  初冬里,面对一塘残荷,不由的会让人想起“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初夏的翠荷。远处有农人在湿润的褐色泥土里忙碌,起出一个个肥硕的萝卜。双手抹掉上面的泥土,如出水芙蓉的容颜就闪现在暖暖的薄阳下。远远看去,仿佛一片红红的荷。
  
  买回家的萝卜,闲适的蹲在角落里,耐不住寂寞,不几天就长出鹅黄的嫩芽,似乎在忙不迭地招呼人:“我可是一天也闲不住,还不抓紧让我该干吗干吗去!”
  
  深秋入冬是腌菜的好时节,家家户户窗外挂晒的多是红皮白瓤的萝卜。这萝卜立春时人们就开始嚼食它,一直吃到霜雪天里,接着小寒大寒一年到头不断。古时称其为芦菔。苏东坡有诗云:“芦菔根尚含晓露,秋来霜雪满东园,芦菔生儿芥有孙。”芦菔为辛甘发散之品,其通气、祛痰、解酒、软化血管、降血脂、稳血压。说起萝卜,总让人想起苏轼复官后的辛辣乱侃:“我在牢里时,每天吃的是三白饭,照样很香甜,世间美味不过如此!”所谓三白饭即“一撮盐,一碟生萝卜,一碗米饭”而已,那样的萝卜不好吃。
  
  萝卜在我能干的母亲手里花样百出。天寒衣单的孩子,哪个嗓子疼,咳嗽了,母亲就选在天黑睡前,取半个萝卜,切成薄薄的片,用油炸了,交代孩子连吃带喝,润润地缓缓咽下,清了浮游之火,保管一次就好。中年的母亲穿着月牙白的大襟褂,当当地切萝卜条,竹篮里晒着,所有的家什都用来晒萝卜条。收了水分的萝卜条洗干净了,母亲用精盐、五香粉、橘皮、桂皮、花椒大茴,揉面似的揉擦均匀,萝卜条被揉的软塌塌的,坛子里密封。几天的光景,爽口的小咸菜就上桌了,嚼在嘴里嘎嘣响。腌咸菜的萝卜边角料,切丝做萝卜卷,不忘放上一把香菜。山芋干稀饭就着萝卜卷,吃了不带烧心反胃的。最拿手的是做椒汁酱,萝卜丁是主角。熬艳了红辣椒油,煸好了五花肉丁,煎黄了豆干,泡软了黄豆、花生、笋干。大料齐全一锅烩,萝卜丁哼哼唧唧地偎在肉汤里,像听话的孩子一样服服帖帖,软软糯糯地享受生活的真滋味,感受人世间的温暖。多元组合如神奇的魔方,变幻出人间烟火熏蒸的美味佳肴。
  
  深谙生活之道的婆婆,一句话点了萝卜的要穴:“萝卜入味”。记得我第一次见她,餐桌上的一盘糖醋小红萝卜,白生生水汪汪,让我领略了好生活的韵味。以后的日子里,婆婆拿手的清真菜系里,粉丝熬粗萝卜条,靠着尖红辣椒提味,家人百吃不厌,就是稀罕的牛尾炖萝卜也攀比不过它。婆婆经常做的白萝卜炖羊肉,总让人想起《黄连厚朴》电视剧中老中医的养生哲学。婆婆晒的几根气萝卜,干瘪的晾在屋檐下。邻居二大娘跟儿媳妇吵架落得气滞肋下痛,婆婆说用气萝卜煎水喝吧,萝卜行气破气。家常里短头疼脑热的,哪能离得了萝卜?
  
  记得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我在苏北炮车镇医院临床实习,时间虽短却长了大见识。医院里不乏文革期间南北二京及上海下放的名医,那些人医术高超,人生多难且会苦中作乐。看清了真伪,看淡了个人遭遇,适应了乡土人情,学会了质朴友善地融入当地百姓之中。常年住在医院里,不论白天黑夜,老乡病员随喊随到。下班了,享受热灶头上有滋有味的一锅萝卜栗子鸡,浓艳的汤汁有情意有盼头。
 
       炮车的萝卜个头小,桃红的瓤,开锅就面糊糊的,入味快。真是让我开了眼,红萝卜、青萝卜、白萝卜、水果萝卜,竟还有这桃红萝卜。记得学习结束,我背了一口袋炮车镇的珍贵萝卜回家,家人说,最入味的萝卜就数它了。
  
     注:本文见2012年12月1日《都市晨报》 
2012-11-28
  
  

路过

雷人

握手

鸡蛋
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知道吗?彭客网上老年人也能找到快乐!——拽酷♂♀狂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高速模式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彭城晚报》网络互动平台!
  ©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
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00195 苏B2-20100179  彭客网法律顾问:江苏运通-孙刚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