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的红歌

热度 2已有 253 次阅读 2011-6-23 16:28

                心中的红歌

      郭运菊

       儿子任教的中学里后天举办红歌联唱,赶巧的是他患上感冒嗓子哑了,我着急地催其吃药,盼着奇迹出现。不喜张扬的儿子天生有一副好歌喉,偶尔露峥嵘的他,推脱不了的成了年级组教师小合唱及校队大合唱的主力。

       看着儿子心急火燎的样子,我的老公发话了:“让老子替你唱去,年轻人尽赶上好事,要说唱这些红歌、老歌,还是你老爹我最拿手”。谁说不是呢?我这当妈的五音不全,儿子的好嗓音可全来自他老爹的遗传基因呢!干着急的儿子听了此话,呛得把满嘴药水喷了老爹一身:“这是替得了的事吗?你赶紧给我买白衬衫去,演出时要用。”

       领了圣旨的老公哼着他心爱的歌去给儿子买演出服了。我不禁想起这人一辈子喜欢唱歌,喜欢唱红歌老歌的乐观劲头。可能是仗着自己嗓子亮,也可能是敬仰他的老乡乔羽先生吧,不离口的就是那“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还有“洪湖水浪打浪,洪湖岸边是家乡”,“西边的太阳就要落山了,微山湖上静悄悄……”,那叫百唱不厌。

       上世纪七十年代他在长山要塞当兵,后调到要塞区宣传队任舞台美工,唱歌跳舞缺人他就能顶上。舞台灯光布景一固定,就三步两步窜上台加入演出队列。女兵们老是笑话他:“杂牌军业务熟,关键时刻露一手。”还兼管后勤伙食,串场子喝点老酒,硬把嗓子喝得更响了,所有的老歌也都唱熟了。记得宣传队有个吹长号的南方人叫陈可亮,把个长号吹得排山倒海,有时又如诉如泣,真是个拿魂的角儿。后来赶上那场自卫还击战,原为步兵连排长的陈可亮放下长号上了战场就没回来。我总忘不了那年去部队探亲时,听他的长号独奏——前苏联歌曲“秋叶”。而作为他的战友,我的丈夫从此把“怀念战友”唱在了心底:“当我永别了战友的时候,好像那雪崩飞滚万丈,啊!亲爱的战友,我再也不能看到你雄伟的身影……”

       记得九十年代初,已是单位一把手的老公总是改不了的把军旅歌曲挂在嘴头,尤其是那首“驼铃”:“送战友踏征程 ,默默无语两眼泪 ,耳边响起驼铃声 。路漫漫雾濛濛 ,革命生涯常分手 ,一样分别两样情。”改不了的是唱歌做人本色显露。

       家常过日子,和面包饺子他喜欢哼歌,洗菜炒菜剥葱剥蒜也喜欢哼歌,歌词记不全了会编现成的。没事就摆弄老带子听歌,儿子小时教儿子唱红歌,如今又教孙子唱红歌:“牛儿还在山坡吃草,放牛的却不知道哪儿去了……”孙子会急着问:“是给八路军送信去了吧?”我说你这歌是唱值了,有执着的小接班人了。

       雪白挺括的衬衣买回来了,儿子的嗓子也不哑了。红歌会比赛回来,儿子兴致高得很,没唱够得偎在老妈我身边哼唱。他的唱法跟他老子比,有点不着调。

见:2011年7月1日《都市晨报》

-06-23
郭运菊

路过

雷人

握手

鸡蛋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彭客巡管 2011-6-24 08:11
推荐至博客首页

facelist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高速模式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彭城晚报》网络互动平台!
  ©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
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00195 苏B2-20100179  彭客网法律顾问:江苏运通-孙刚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