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山记行

热度 7已有 413 次阅读 2012-11-21 11:59 |关键词:的 是 眉山 故乡

       轰隆轰隆的火车,一路奔驰、翻山越岭;蜿蜒穿行于川、秦和中原大地,28小时后,终于驶进故乡浓重的夜色里,停靠在我那已远离多日的徐州车站。到了家里,已是凌晨一时二十分。
       自十三日离家,到眉山参加全国首届苏辙研讨会,至今日返回,已过去了五、六天的时间。时光匆匆,节奏紧张,身体疲倦,而心里,却十分地充实,充满着一种收获的喜悦。
       对于与会眉山 ,原本我是犹豫不决的,主要缘于自己目前困窘的状况。但与会的期待最终战胜了现实的顾虑,加以原本确定参加的徐、周两位专家,都已因故不能成行,假如我再放弃,则徐州地区难能交待也。
       参加此类会议,我属于初次,心里没底;辞行惠局时,他以赞许的口吻说:没想到你笔头这么快,写出的文章质量还这么高!听了这话,我的心里一下子敞亮了许多;他并嘱咐:到那里尽管落落大方,切勿妄自菲薄,我们徐州在苏学界的研究水平还是蛮不错的!十四日晚,我与海伟两个人,踏上了驶往成都的列车。
       眉山的同行很是热情,尽管我们到达时已是夜里,他们依然安排了专车迎候在车站,给了我们极大的方便。后来,海伟告诉我,那是因为我们在对方光临徐州时招待得没的说的缘故;呵呵,难怪呢!古人说:在家不知迎宾客,出门方知少主人,信乎!出门时,徐州已是初冬的气候,寒风瑟瑟,落木萧萧;到了眉山,气候温暖宜人,草木依然葱茏,放眼四望,一派欣欣之象,极是令人惬意。
       来眉前,我抱定一个宗旨,那就是开阔眼界,增长见识。为免功夫的滑落和心灵的放逸,我特意将净空师的《了凡四训》讲义带在了身上,不时地翻阅、观照,灵识处时时提起一念,规范我出门在外的言言行行。
       眉山数日,收获颇多,趣事亦不少。记录如下:
       一 开阔了眼界,结识了苏学界的许多朋友。此类学术性的研讨会,究是如何召开?何方人士参与?作何议程?类我之位卑言轻的无名之辈在会上应作何举止?等等一系列问题,之前,本人是迷茫、毫无所知的。这次与会后,基本了解了其全貌。首日招待晚宴,于各位主任会长局长院长教授专家间杯酒言欢,周旋自如,侃侃而谈,毫无卑琐之态,实得落落大方、不卑不亢的要旨也。宴后回房,想此行即专为开阔眼界而来,岂能闭门于室内、浪费机会,遂主动拜访来自台湾的江澄格老教授,教授八十有余,精神矍铄,甚健谈。道罢仰慕,遂就其学问渊源请教。教授年轻时曾就职于台湾驻韩使馆,因当年韩国出卖中华民国而对韩国人憾恨不绝,往往于不知不觉中将话题弯到了韩国小人身上,其恨韩之声色形容,令人不禁莞尔;如今其子女定居于美国,常周游于美、陆、台等多地,阅历丰富,见闻广博。一谈之下,教授自得之见居然在于古之小学,如渊源于的联系等等,其见人之未见,做学问绝不拾人牙慧之风格,让人于钦佩之余,顿觉耳目一新;我们还由他撰写的《高阳传》,继而聊到南怀瑾、聊到唐浩明及二月河,得到了大陆历史小说作家以二月河水平最高的共识。谈罢,教授亦对我颇生兴趣,特意让我把地址留给了他。
       二、喻世华是镇江科技大学学报的副主编,前曾任为中学语文教师;晚宴前听到我来自于江苏,特意寒暄于我。饭后,自江教授那儿出来,我又去拜访了喻主编。喻亦健谈人也,且十分自得于对苏轼的研究学问,与其同室而居者乃江西瑞安的森林公安局长苏宇——正宗的苏氏后裔。交往之下,我十分佩服喻老师的学问深度,其论述每一个观点绝不流于臆测杜撰、泛泛而谈,总能引经据典,细节俱至,论证严密,头头是道,展现了扎实的考证功底;犹令我着意的在于,喻主编谈到当年朋友指点他如何做学问的道理:不应漫无际崖,须于李白、鲁迅、苏轼三人中选中一人专攻下去,期于有成。如今喻老师果于苏轼研究中有所收获。此为笔者眉山之行中无心之得。缘我亦爱好广泛,漫无际崖也。喻系我此次眉山之行的知音,会罢返回成都的路上,其对我亦频频赞佩,称道我思维深密。其实我哪里有什么学问呀?只是我向他提出了三个始料未及的课题,令他这位自得的苏学专家折服而已:其一,苏氏兄弟友爱情深,一生唱和之作多达几百首,他们间的唱和作品是如何传递的?须知古代既无今天的火车、飞机,亦无今日的邮政机构。驿站虽然为官方所设,但二苏间的私人唱和,难以为其所转达;其二,苏洵当初于王安石声誉正隆时,即能鉴微察著、管中窥豹,写作震烁当时、传扬后世的《辨奸论》,直指王安石为大奸。且不论老洵的胆略,单论其指斥王为奸臣的理论依据,根源于何处?其三、苏氏兄弟忠孝友爱,深得儒家传统,何以二人皆未能归葬父母膝下?喻主编始以有所研究答我,以其经济、政治等原因解释,我就其答复提出反问,并且诘问何以苏洵未归葬其父亲墓旁?苏迈等六兄弟亦未归葬于苏轼苏辙身旁?返程路上,喻再提此义,问我他的答复有道理否,我回以有一定的道理,喻哈哈大笑,说一定二字,颇有领导讲话艺术
       三、傅吉生是苏氏老家——河北栾城的纪念馆长,一身三职,文、书、画皆通。抵达眉山的当晚,宾馆人员为我安排房间时,告以里面已住下一位来宾;当时已是深夜,我轻轻地打开房门,唯恐惊扰同行,孰料门一打开,房间的灯仍亮着,一人正手拿遥控在调电视呢。对方很自然地向我打个招呼,我亦很自然地礼貌回答。简单寒暄后,他递我名片,并说自己年已59,明年退休,本不打算再来衬数的,奈领导信任照顾,安排出游,并委以将继任者介绍业界。 言谈之间,甚是谦逊、和蔼、厚重。唯其夜间呼噜甚具绝技,鼾声如雷,声震屋瓦,婉转曲折,偶尔时断时续,夜间一旦醒来,我即很难再眠。傅兄每晚除谦让我早睡、恐自己先睡后我无法入眠外,晨起总要不好意思地表示份歉意。我亦坦然,回以没事,不影响,且没有过一丝毫的不悦,数日里相处甚欢。眉山期间,北京亦大会,我们二人边看电视边交流,傅兄总是唯唯;此次与会,傅兄履前次之约,还特意为眉山的刘清泉主任捎来自己的画作——“苏轼剔灯图,在送人之前,请我品评欣赏。一观之下,颇有特色和功底,啧啧之时,我尚未语,傅兄已先表歉意:不知你也喜欢,这次只给刘主任带了这一幅,以后再开会时也送你一幅。会议期间,发言者皆以发言稿而进行,唯我脱稿而谈。几项事情,归结于会罢辞行时的赞叹:梁弟才华横溢,待人厚道,我们的印象很好。
       四、会议之前,我与海伟先游了一遍三苏祠。景观之中,我既爱自然,更爱人文,故尔观赏仔细,处处景仰。历代楹联颇堪玩味,明德新民政道怀仁尊孟子,行云流水文风放逸祖庄生(徐聘能);克绍箕裘一代文章三父子,堪称楷模千秋景慕永馨香(何绍基);萃父子兄弟于一门八家唐宋占三席,悟骈散诗词特征千变纵横识共源(郭绍虞);孕奇蓄秀当此地,郁然千载读书城(陆游) ,等等。苏老泉在二子少年登第时的戏谑语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莫道登科易,老夫如登山;莫道登科难,小儿如拾芥。呵呵,有子如此,为父何等荣耀!何况老苏亦是雄才英杰也!三苏祠原来并非祠堂,而是苏家的宅第,是后来的仰慕者为了纪念苏家父子,将其改建为祭祀祠堂的,而且一次又一次毁于兵火而又一次又一次地重建,并逐渐扩大的。由此可见,《宰相刘罗锅》的一句歌词天地之间有杆称,是多么的公平啊!游览之间,巧遇几位军官也在游览三苏祠,于我印象深刻的倒不是这几位军官,而是专为他们讲解的那位导游,她的声音优美无比,眼睛明亮有神,更妙的是她的讲解声情并茂,亦讲亦演,如诗如画,妙趣横生。驻足之下,初不禁微笑颔首,后不禁合不拢嘴。尤其她自我介绍出身于川剧演员、自认以川剧腔调演绎那首千古名篇《明月几时有》更适合,军官请她表演,居然歌喉轻展,一曲美妙的川剧版《水调歌头》即呈现眼前。一身戎装的军官们均表赞叹,旁观的我也不由竖起了大拇指,而且我特意将她的表演用相机录了下来。游罢,我特意到讲解室向她致意,方知这位出色的讲解原来是三苏祠的副馆长李晓苹,那位军官是一位少将。去年成都游览武侯祠时,曾遇到一位男士讲解,当时叹为观止,今见这位李馆长的讲解,当以她为第一也!
       五、16日午餐时,我被安排在与当地的几位教授同座,本来这是一个请教受益的机会,却不料教授们却让我见识了他们的另一面:当时,只有我和这几位教授来到了餐桌,我正自然地等待其他人来齐后再开吃呢,孰料几位斯文的学者却招呼不打、旁若无人地动起了筷子。当后来几位外地专家就座时,初以为教授们可能会感到不好意思呢,孰料他们居然毫无尴尬之情,依然自行吃他们的;倒是那位汝州来的两位男士、和那位来自广东海洋大学的女教授显示出一些不自然。呵呵,我有点意外,但亦不表示什么。权当插曲而已。前日到了成都,与人问道、搭话时,我以普通话问之,对方鲜有以普通话回我者,所遇无不如此,询于海伟,海伟亦有此感觉。人以普通话问路,正是因为听不懂当地方言才会如此,回以普通话不仅理所应当,而且是对问话者的一种起码的尊重,而蓉人多不及此。回顾那几位教授,方悟:原来并非蜀人不礼貌,而是他们太自我”——习俗使然。
       六、会议罢后,组织方派车送我们到了成都,海伟要两日后乘飞机返徐。我在天府广场的附近买了当日的车票,晚上928分的。接着去了火车站,将行李寄下后,打听了去金沙遗址博物馆的路线,遂在公交车站耐心地等候269次公交,谁知居然等了一个多小时!我怀疑由于当地许多街道整修的原因,该次公交绕道了,咨询了两遍那位公交站务员,总答可能路上堵车了,你再等等。望穿秋水,终不见来,我只好随意地上了去青羊宫的27路车,缘其附近三景点也:青羊宫,杜甫草堂,百花潭公园。进得百花潭,一片哗哗之声钻入耳际,循声过去,呵,好壮观!大片的桌椅麻将和玩乐的人们,打牌、泡茶、麻将、聊天呢,景象实在壮观非常!人们常说成都人善于享受生活,于此可见一斑,惊喜之下,不禁掏出相机,录下了这一悠闲快乐的场面。漫步公园,欣赏着不同于家乡的风情,海伟来了信息,邀我同去锦里,然后请我晚饭。约好了在百花潭西门见面,等了许久,海伟居然一直没能打到车;我们再到天府广场汇合,我亦怎么也打不到车。后来辗转问道,见到海伟时,已是三点多钟,显然时间已来不及去锦里了。我们就随意游览繁华的春熙路。信步之下,呵,这里不愧是成都的繁华所在哟,人山人海,满眼人头晃动,用摩肩接踵一词形容毫不夸张!我曾去过闻名世界的上海南京路,即便是那里的人流,也不能如此!好一派大都市的气象!下午六点多了,海伟说请我吃饭,而且要到一个好一些的店里请我,我回以你请客我付帐,这时,海伟方说:下午我电话惠局,汇报了这次参会多亏了你,惠局嘱咐我一定要请你!公款报销。呵呵,听此,方罢谦让。
       七、远途出差,我钟情于火车,尽管轰鸣声和漫长的旅途让一般人望而生畏,而我常常惬意于那种旅途特殊的放松感,总觉着乘飞机缺乏那种悠闲和自在;在乘座火车时,我钟情于中铺,因为中铺既无下铺人来人往的干扰,得有躲进小楼成一统般的闹中清静,而且不象上铺那般逼仄。在来和回的途中,我的下铺都是一对母女。去程的母女,是往成都打工;回程的母女,则是返乡探亲。性情中,我十分爱恋小孩子们的天真活泼,所在,无论来去,我都与那两个小女孩玩得特来劲。让我在意的是,这两对母女的不同以及予我的沉思。去程中,那位妇女时常地呵斥甚至啪啪地责打着孩子,而那女儿则执意要一直赤着脚,顽皮地到处不消停;而来程的那对母女则相反,妇女极端富有耐性,一路上我竟没听到过一句严厉的斥责声,更罔论责打!而其女儿亦聪明伶俐,虽有调皮,却并不顽劣,煞是可爱。我想,这大概正是一对矛盾的共存吧:有其母有其女,有其厉则有其顽。我敬佩于那妇子的耐性,亦爱那女孩的聪明可人,她总想逗我一起玩儿,那份聪明中不乏善良的言行举止,常常引得我哈哈大笑。后来,混得熟了,小女孩问我:叔叔,你好胖哟,你该减肥了!更是令我捧腹不绝。
       八、 眉山之行,悠闲而节奏紧张。悠闲的是心情,紧张的是工作。更可珍贵的是此行的收获。对自己今后的路,心里更加有了一些;不仅如此,几年来的坎坷,交际范围的缩小,已让当年风光无限的我,偶尔生出一些我还行吗?的感觉;而此次眉山之行,谈笑间的飞扬眉色,觥筹交错间的应付裕如,与专家们谈文论道时常常博得对方惊诧的见识,凭添我几分自信。更让我感到些微满意的是,几天来的潇洒,并未摇动我的心!不敢企及如如不动,却也并没有怎么放逸;一念常提心间,不因境变而随波逐流,略具了一些定气。由此欣慰于自己许久来的修行,看来——“读书的不负人!
       尤以来回双程中,我把净空师的《了凡四训讲义》再度重温,得了许多的新悟;读《东坡志林》中句水天相接,星河满天时,不禁心胸一阔,霎那间童年时那美丽星空的记忆,一时涌上心头。
       美哉,眉山之行;快哉,眉山之行!不负我、不虚此行!!

 


路过

雷人

握手

鸡蛋
6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LOVE优优 2013-1-18 10:47
看到眉山就进来了!

facelist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知道吗,彭客网不光有好玩的,好吃的,好看的,还有礼物拿。(幸福娜妈)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高速模式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彭城晚报》网络互动平台!
  ©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
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00195 苏B2-20100179  彭客网法律顾问:江苏运通-孙刚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