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了一个香甜的梦

热度 2已有 262 次阅读 2012-5-5 15:53 |个人分类:小说|关键词:center black style

做了一个香甜的梦
吴作栋

    夜,静得像一池秋水,映着月牙,似老太太年轻时的眼,清凉中透着妩媚。看得老头子有些缠绵。
   
孩他娘,还记得不,那一年,也是这样的夜晚,这样的月牙,我约你去河西逮蝈蝈?
   
亏你想得出,逮什么蝈蝈,那次可吓死我了,我还从没听说蝈蝈可以跑到人的头顶叫,谁知你又那么坏,非说女人头上有蝈蝈,得抱着男人的腰,逮它才不咬人。
   
你抱吗?老头子嘿嘿地笑。
   
还问,那时俺不小吗,老上你的当!不过,你还真的给俺逮了两只蝈蝈。老太太张着没牙的嘴,一瘪一瘪地追忆往事。
   
老头子很专注,却不是听老太太絮叨,而是听蝈蝈叫呢。
   
听!他突然叫道,蝈蝈!
   
老太太就息了她那嘴,静静地瘪着。果然听到了。嘟嘟,嘟嘟。很急,很响。你咋听得清呢?
   
当然喽。老头子张开跑风的嘴,呼呼地笑,你知它叫的啥吗?那是在找媳妇呢!
   
亏你想得出。
   
真的!听,在南墙根又叫了。
   
老太太仔细听了,还真听出了,不一样,就说,那叫声怎么是“哭死”、“哭死”呢?
   
那还用问,是找着媳妇罢!
   
找着了媳妇该喜,怎么还要“哭死”呢?
   
这你不想想,咱的孩子都找了媳妇,你还喜吗?
   
老太太想了想说,那可不!
   
两人就沉默了。此时,月牙在云间缓缓地走,唯恐不小心栽倒的样子,再不是一弯好看的眉眼,倒像是一块缺了大半边的饼。
   
突然,老头子想起什么似的。
   
你等着,我得逮个蝈蝈给咱孙子。听说城里卖得贵着呢!
   
你逮,省了钱留咱孙子买啥不行?老太太眼里一弯月牙,亮亮的。
   
老头子站起来,小心地往蝈蝈叫声凑近。意识上走近了,可老也看不清。凭感觉,他弯下身子用手扑了一下,蝈蝈早顽皮地挪个地方叫了。嘟嘟,嘟嘟。像是和他捉迷藏。第二次、第三次,均是这样,老头子没有它的雅兴,气喘地骂道,他奶奶的,他奶奶的。不知是骂蝈蝈还是骂自己。
   
终于,老头子在老太太的帮助下逮住了一只,他让老太太捏着蝈蝈翅膀,自己去屋里拿来蝈蝈笼子。那是大前年他为孙子编的,每年都逮了蝈蝈等孙子来,每年都没来。他想孙子,她也想。可孙子有孙子的事,孙子得上学啊!上学是大事,可不能耽误!儿子就是上了学从乡间飞进了城里,他们很懂这事。就每年都逮了蝈蝈在笼里养着,想,孙子一定喜欢。
   
嘟嘟,嘟嘟。蝈蝈在笼里叫,只是没了清脆,显得沉默忧伤。
   
哎!他说,我想进城!
   
咋啦?她问。
   
你不想咱孙子?
   
咋不想,有时做梦还想呢。
   
那不拉倒了,我想进城看看咱孙子,好歹十几年不见了,带个蝈蝈去,他准喜欢得不得了。
   
我咋办?
   
你都老太太了,还离不开?
   
她不说了,只盯着他的脸。
   
他们默默地静坐了很久。
   
她在腿上拍了一下。可能是蚊子,秋天的蚊子狠,一咬一个木疙瘩。他忙着替她挠了挠。她突然有些生气地说,不去,不去城里!他们不来看咱,咱还去看他们,不兴!老太太像受了莫大的委屈。
   
不去,你说不去就不去。老头子忙应和道。
   
啪!他照脸上就是一巴掌。
   
蚊子咬你啦?老太太问。
   
咋啦,兴咬你,就不兴咬我?
   
那咱回屋吧!
   
回吧!老头子搀她挪进屋里。
   
灯亮了。后墙的镜框内的三口全家照笑得很甜,那是他们的儿子、儿媳和孙子。算算已有12年没见他们了。12年前,孙子8岁半时来过一次,他给孙子逮了好多蝈蝈,喜得孙子什么似的,他就记得孙子喜欢蝈蝈,于是,每年秋天,逮了蝈蝈等孙子回来。
   
躺在床上,他望一眼挂在照片下的蝈蝈说,孙子大学该毕业了,毕业后,也许会回家看咱的。
   
可不!
   
说着,就没了声音。

 

      本篇获2006中国微型小说学会年度奖


路过

雷人
1

握手

鸡蛋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想要成长 2014-2-20 15:34
很温暖,又有些感伤,很喜欢。

facelist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高速模式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彭城晚报》网络互动平台!
  ©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
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00195 苏B2-20100179  彭客网法律顾问:江苏运通-孙刚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