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 矩《当代小说》2012年4月下半月第八期

已有 235 次阅读 2012-4-27 06:12 |个人分类:小说|关键词:当代 小说 exactly center black

   

                                                                                      吴作栋

我们祖上是杏林世家,传到爷爷这辈,已是三世,治病救人,自有绝活。当然,也有规矩,一旦形成,文规铁律,一直以来,无人能破。 

爷爷擅长针灸推拿,凡是爷爷接手的病人,除非爷爷对必死病人拒绝治疗外,往往针到病除,手到痛消。而且为人治病,成本极小,效果极佳。病者为大,一切为病人着想,这是爷爷行医以来一直遵循的颠扑不破的规矩。因此,爷爷的口碑极好,在周围十里八村倍受尊敬。

听奶奶讲,当年国民党长官白崇禧驻军徐州,染疾白喉,遍访名医,久治病重。后来,经过多方信息采集,打听到爷爷,立即派军车前来恳请爷爷。

兵临门下,爷爷仍然耐心地将前来就诊的乡亲一一安排妥帖,才蹬车前往。

入了军营,森严壁垒。爷爷知道,此处不比家中,秀才遇兵,不免紧张。暗自思忖,也只有尽快将白的喉疾治愈才能脱身。爷爷的心里挂虑着家乡的亲邻,所以,为了赢得时间,给白长官治疗也更加精心。于是,爷爷小破常规,针灸、推拿、热敷、汤剂多管齐下。不到一周,白的病情阴转多云,多云转晴,直把阳光明媚的白崇禧欢得不行,当下就封了爷爷一个上校军衔,诚挚挽留爷爷随在军营。

爷爷对军衔拒不接受,至于留在军营,更是不允。弄得长官手下拔枪威逼,险成灾祸。白崇禧感念爷爷为他摘除疾患,喝住手下休得无礼,随命内务呈上二百大洋,安排车辆将爷爷安全送回家中。

爷爷回来后,依然家中坐诊,门外依然挤满就医人等,来人依然按先后秩序排好队。如遇紧急病号,仍然自觉排队,除非有人主动让位。一直以来,从没有谁无故插队。到这里来看病就医的规矩一直就很规矩。

只是爷爷自徐州回来又多了一个规矩。规矩是每天送出两块大洋的医药费,基本按当天就诊人等均分,百日为限,送完为止。有人说:先生发财啦,大家跟着沾光。爷爷笑着说:沾光谈不上,谁也不想生个啥病什么的。可这光不是我的,那是人家白长官为咱发的。

为了此事,奶奶私下里怪罪爷爷不该如此造作。家中用钱的地方多着呢。孩子的衣服都好几年没有换新的了,房子也年久失修,早该重新修理,或干脆翻盖新房。可爷爷不屑奶奶的说法,他说:扶伤济困是祖上定下的规矩,我胆敢违命。再说,送出的钱也是耽误了乡亲们看病的时间挣的,刚好应了祖上“穷汉吃药,富汉拿钱”的说法。咱又没损失什么,最多也就是将白长官的二百块大洋负责二次分配罢了。

一日,门外落下两乘二人小轿,有一乘里面走出一瓜皮马褂,另一乘轿空着。马褂摇着方步向院中走来。院里已坐满了男女老少,当时,正赶上劳伤肺喘病流行,求医的人实在太多,马褂只得将落脚处认真选好,仔细着地。来到爷爷把脉的诊桌前,马褂满面堆笑说:老先生好!爷爷仍然面无表情专注地为病人把脉。对于来人,看都没看一眼。弄得马褂面露愠色,声音提升了八度:姓吴的,县长有病,让我专程带轿子前来请你,你莫不识好歹。爷爷抬起头,用余光瞟了马褂一眼说:看病可以,先去排队,这是规矩。一句话让马褂吃枪药似的咆哮道:什么狗屁规矩,这是县老爷地盘,如今他病了,在自己的地盘找个看病的理所应当,我来请你,是给你个面子,若果惹恼了我,弄你个大刑伺候。话音未落,惹恼人群,早将马褂团团围住。剑拔弩张,形势严峻,眼见就要发生一场血腥。众人回头见爷爷挥了下手,人群稍有松动,吓得马褂觑了个缝隙赶忙溜走。

第二天,县长将车子停在村头,徒步登门就诊。因为来得晚,就老实地等在人们身后。只是他那极力控制的咳嗽却不识相地激越昂扬,惊扰前后。爷爷不时瞥过两眼,见县官面呈赤黑,知道是积劳成疾,脾肺风寒,不觉面露温恤。众人见了,若有灵犀。

先是排在县长前面的一位大嫂站到了后面,接着又是一个,又是一个。像是受了召唤似的,县长前面的人一下子走空了。

县长咳得心坎子疼,闭目睁眼之际,发现爷爷正在叫他。看到前面再无他人,极为惊讶。他知道百姓们体恤他病得厉害,却不肯受此礼遇。爷爷见了,心里甚是欣慰,就极为恳切地说:县长来敝县执政已有两年,清正为官,草民早有耳闻;苛捐税赋,黎民自有体悟。今日相见,草民钦佩,只是老爷还需管好身边,不可一叶障目,因尘蒙珠。

说完,爷爷将诊桌搬到县长面前,强行把脉。县长极为歉意地环视四周,仿佛是做了件什么亏心事,胆怯惊恐。忽听到人们齐声说道:请县老爷放心就医,感谢老爷心系黎民。

爷爷把脉足有半个时辰,才落笔起方,亲自抓药。接着,为县长针灸、热敷、推拿一通,然后再三叮嘱熬药器皿以及用药时辰、温度等一应事项。

七日后,县长亲自送来匾额,上书:医德双馨,福泽黎民。并赠银十两。赠银时,县长对爷爷说道:放心吧,这银子是我自己的年俸工薪,纯粹辛苦钱,尽管放心使用。又说:先生医术高明,品行高尚,乃吾之为人为政楷模,自叹弗如,较之有愧啊!

只可惜,爷爷去世较早,享年仅有五十一岁。爷爷走时,我才六岁。只记得为爷爷送殡的几天里,人来人往络绎不绝。我和三哥比着数人,每天都数的脖子疼得挂不上弦,也没能数清。为爷爷送行的人实在太多太多。

爷爷死于肝病。做了多年的医生,爷爷医治好了无数人的各种疑难杂症,却把自己的病给耽误了,没能自救,成为爷爷临终无可救药的遗憾。因为,自己的病,也是病啊。

 

吴作栋,男,1964.11出生于江苏邳州,徐州作协会员,《邳州文学》编辑。自中学起发表处女作《堂前草》,至今已有作品发于《人民文学》(副刊)、《神州》、《雨花》、《百花园》、《当代小说》、《广西文学》、《小说月刊》、《华夏》、《中国社会报》、《农民日报》、《经济日报》、《中国青年报》、《中国教育报》、《新华日报》等百余家报刊150余万字。且有小说分别获2001、2002、2006中国微型小说学会年度奖、2008郑州小小说年度新人奖,多篇作品入选《中国微型小说年度排行榜》、《微型小说2003百期精华》、《微型小说2005精华本》等书籍;有散文分别荣获2011年全国散文作家论坛征文一等奖、《人民文学》征文优秀奖、江苏省21届副刊好稿三等奖,著有作品集《淡淡的兰花》、《精典诗词诵读》、《祝福祖国》等。

邮编:2 2 1 3 0 0  通讯地址:江苏省邳州市教育局    手机15190733983

 


路过

雷人

握手

鸡蛋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知道吗?彭客网的彭城达人第一届达人秀是2010年5月3日在彭城壹号广场举办的。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高速模式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彭城晚报》网络互动平台!
  ©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
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00195 苏B2-20100179  彭客网法律顾问:江苏运通-孙刚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