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 栗 园 遐 想

已有 347 次阅读 2013-11-29 07:24

 

古 栗 园 遐 想



在我的故乡邳州,一直茂盛着一片偌大的古栗园——炮车国家一级单一树种森林公园。它们绵延数百年,纵横万余亩,葳蕤驰骋,浩荡威猛,多像是一支庞大的兵勇阵容,令人震撼。是谁的手笔如此洒脱,造就这天地间的壮美。

在这个时髦于穿越时空的时代,我的目光落到三百年前乾隆爷的那次私访。那时,他一身乔装来到邳地,看到的却是满目苍茫遍野凄荒,他的心是疼痛的。于是,立即召集随行大臣现场办公。大概是一位分管农事的户部高官,经过一番细致考察,并将多处泥沙反复捻入口中,潜心品嚼后,决然出招:此等沙地,土质松软,富于碱性,不利其他农作物生长,唯适宜木本生存,尤以栗树、梨树为佳。决意已定,乾隆帝御笔亲旨,立令调拨数万株栗树、梨树苗木。于是,就有了今天的这幅奇观。于是,这里的人们就清醒地知晓,在他们享受栗园带来的幸福时,不会忘记三百年前那位仁主的果决与怀柔,追念那次中央精神落实的彻底到位。史上能有几多皇帝与官员会被后人念叨?被念叨的又有几人能被后人真诚传扬?

又一个微雨的春日,再次光临这座庞大的古栗园。绵绵细雨里,微风腼腆,小心地侍弄着新生的嫩芽,多像是一双温存的手儿轻抚婴孩鲜嫩的面颊。那一刻,新生的细芽是温暖的,能够看到这一幕的心是温暖的。于是,我偶发轻狂,痴想:若果是那些在万人大会上呼吁和谐的人士能够只身到此一游,该会作何感想。相信任何一种纯净的无欲都会燃起心底里日渐迟钝的善念,会在反思中梳理情感的缤纷,最终回归到最为原始的真挚。因为,身在江湖,熏染使然,多少人在活着时失去了自己,唯有那些山峦,眼前的古木依旧留存着自己的本真。生时蓬勃盎然,死亦胸襟坦荡。这一刻,我觉得任何哲学的著述,都是多余,许多哲言,早被这自然的精灵参透、悟透,任何的语释纷呈多余。

因为雨的纷飞,栗园里极为宁静,细雨与栗树对话,婆娑有声。在这种声音里的人是孤独的,孤独在一种独处里。独处却是人们成长的一个重要历程,人生惟有独处才能获取沉淀,才能抽身于繁复的人事,才能脱离于物化的琐碎,才能独立地对话灵魂。独处是人生成长的必修课程。我庆幸自己在这里得到了一次心灵上的提升。在这三百年也许更为久远的古栗园里,极目远观,前后望不到尽头,左右见不到出路,我的心却是宁静的。宁静得十分欣慰。我可以恣意吟咏,放任抒怀,倾吐心中积郁的悲喜,忘乎所以,无所顾忌。清风为我调琴,细雨为我伴歌。栗树枝杈横立,庄严肃穆,聚集的雨珠滴落下来,无声无息地一头扎进泥土,构建着一幅静美安恬的画图。

如果赶上栗花繁荣时节,走进栗园,那是沐浴在上帝的恩泽中。晨曦的光辉慈悲地覆照在偌大栗园,繁花的树头载不动那恩赐的分量,倾泄下来,我心温暖,栗树脚下的草儿温暖。

栗园里到处弥漫着栗花的清香,让我记起那些寺庙里的缭绕,以及太多的清规戒律。在这里,我是自由的,纵情在一个前世今生的期待里,无需叩首膜拜,一样享受着上苍的祝福,一样开启我人生的醒悟。自然的因果里,记录着花儿们秋冬的约定。在我感激着这树、这花的启悟时,我看见每一株栗树却是静默的,不觉自愧佛根清浅。心里充盈着无比的虔诚,叩问眼前每一株祖爷辈的栗树。

渺小在一株古栗树的脚下,仰望它的伟岸,企图在它那枝丫里追寻碧叶与花蕊的姻缘。就像是面对大海,所有考究极具苍白,让我想起那句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的警言。

静穆在古栗树下,默念着它的每一圈年轮,让我联想着所有果木的每一次成长却有着出奇的一致。没有哪一种缀满枝头的果木能够仓促急就。桃三杏四梨五年,栗树呢?过于早熟的东西往往早亡。栗树吸纳着岁月的精华,凝聚着时光的芬芳,让爱宣誓在一坨坨毛绒绒球体间,积淀成型,默默营养着众生的富贵与清贫。

上苍佑我,让我在古栗园内悟得人生真谛,驱我勒马于渺远的追逐,归真于务实的警醒。仰躺于古栗园的沙地,瞭望着枝叶间的蓝天,白云,以及偶尔飘飞的鸟影,洒落斑驳的鸟语。我的身心是安静的,温暖的。一阵风儿焦急地穿越栗园,惊醒我片刻浅梦。我看到天气骤然巨变,霎时拍岸劲风,雨珠急促。我依然矜持着我的思维,仰躺在栗树下,任风儿翻动我目极的每一株栗树的碧叶,眼望着一片片落叶与早夭的落果。

聚涌而至的雨水迫使我只能暂寻一隅栖身。

低矮的茅舍内,充盈着一片漆黑,耳朵里灌满了风雨的喧嚣,不时的树木折裂声横空穿越。让我再一次体悟出世事的嬗变。我知道,栗园里的成员们遭受着太多次风暴的洗礼。三百年来,古栗园在这片土地上演绎着一部怎样的人文历史,书写着一篇怎样的苦乐华章。

乾隆之后,盛世渐衰,国事凋败,历史的阴霾曾像是一张巨大的破网,网不住众生的安宁与幸福。栗树们应该还记得中华大地渗进的经年热血。二次鸦片战争里流过,军阀纷争的战乱里流过,日寇铁骑践踏时流过,解放战争时流过……历史的曲折与辉煌,让古栗园的成员们清醒地铭刻着华夏民族走过的每一个关键时刻。

风雨渐小,茅屋内光线朦胧。我看见一张破床,却是久无人居,多像是一幅画图留下太多的空白。难道这就是传说中那位曾为捍卫古栗园,让所有虎视这片园林者为之却步,最终耗尽生命的老者的居所。我不敢肯定,却又肯定的想,一定是。因为,史上总有不乏怀有真信仰者,那是对肉体生活超越的一种精神价值的追寻与领悟。信仰的实质是对生命的尊重。老人对古栗园是尊重的。生时,为之操劳,穷尽心血经营着这片园林;死后,葬在园林,用自己的肉体营养着,用灵魂守护着这片稀有的栗园。老人对栗园是尊重的,对生命是尊重的,他是用自己的生命来解说这份尊重。我企图在这座园林里找到哪怕是只言片语有关老人的碑文,可我没能找到。只是在我的心里,却真真实实耸立起一座丰碑,上面镂刻着对老人的敬重,以及对一切怀有真信仰者的敬重。

风雨过后,天空一片瓦蓝。阳光妩媚,宇宙间又恢复着始有的宁静,尽管有一些枝叶的损毁,可栗树们安然肃立。不觉想起张无忌的那句戏言: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他行任他行,明月照大江。古栗园就是靠着这种无为而治的决策才有今天的繁荣。

那湾月牙湖是古栗园的媚眼吗?我虔诚地巡回在这千亩栗园的静处,月牙湖倒映着我的身影,激发我,促我希求有所收获。可清冽的湖水一直清澈着我的思维。让我弱弱地难以想象这里曾经发生过的故事。它是一滴情人的眼泪吗?是的!我相信它是的。因为栗树的结晶从来都没有离开过爱情,见证在古今嫁女喜被里的圣物。我寻觅着,在邳州的县志里,在民间的传说里,在我的想象里。我相信这栗园深处的月牙湖,一定刻录着一滴关于爱情泪的凄美传说。

斑驳的古栗树,伤迹累累,每处伤痕里都会深藏着一段诡异的往事,只是许多往事里的角色们多已大江东去,灰飞烟灭,留下的只是赋予栗树们的不堪哀怜,依然警醒着一代代企图谋篡自然生态的诸多笑柄。告诫人们省事成败,因谦乃大,因低乃聚。

风有风的风情,天有天的天空。古栗园让我铭记着一切铭记,让我深刻着一切深刻,让我警醒着一切因果的因果。

尊重自然,尊重这片古栗园,因为,树木常常会比人更为睿智。





路过

雷人

握手

鸡蛋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知道吗?彭客网的地址是金山东路云泉山庄向西300米路南,云龙湖派出所隔壁。(442413851)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高速模式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彭城晚报》网络互动平台!
  ©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
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00195 苏B2-20100179  彭客网法律顾问:江苏运通-孙刚
  

找客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