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诗歌评论

已有 385 次阅读 2012-7-1 14:57

入乎其内  出乎其外

——题画诗《妈》赏析

■原创:张洁

■赏析:江苏邳州市教研室/李晓奎

 

【原诗再现】

题记:台湾网友周雨膧于今年32日在台南奇美医院拍下了一组照片——“台调查局”原台南县调查站退休专员丁祖伋,用彩色包巾将年老体弱的妈妈包在怀中候诊。这幅照片在网上发表后,引起数万网友广为转发。据台湾媒体报道,丁祖伋的母亲丁金臻芳,在永康奇美医院住院10天后因心肺衰竭过世,享年85岁。张洁对此感触甚深,遂作此诗。

 



我已经抱不动您了,原谅我
我只能把您绾进这条慌乱的彩巾

 


这世上有多少孩子啊,但他们
至今还未造出一件母亲专用的襁褓


您的双腿
是您手植的香樟  

渐渐苍老僵硬
软绵无力的衣袖里
你曾经优雅的手臂  

温顺而又谦卑


我曾经有过托起您健步如飞的力气
而那时,妈,您健康着呢

常常在我前面飞



此时,当我小心地擦掉您嘴角
一条淘气溜走的小溪
心底浮起了短暂的安慰


您看,我也老了,抱不动您
我老了却还有一位母亲
这,多么好啊!

 

【品读赏析】

托尔斯泰说:“在自己心里唤起曾经一度体验的感情,在唤起这种感情之后,用动作、线条、色彩、声音以及言辞所表达的形象传达出这种感情,使别人也体验到同样的感情——这就是艺术活动。”诗人张洁就是在唤起自己内心感情体验后,在艺术法则的引领下,展开联想,驰骋想象,用诗的言辞传达出“大孝终身慕父母”的美德。读来热泪盈眶,不能自已。    

本诗除了积极、高尚的主题思想外,在艺术上还有以下几方面的特点:

一、似断实续的情感线

之所以动人,是因为诗人从内心发出的深情强烈地感染了读者,使之产生了强烈

的共鸣。《妈》这首诗的传播,也正印证了这一点。

本诗在描述画面的同时,每节开头都使用了呼告语,把自己情感注入到诉说对象身上,形成主客体之间的“零距离”交流。

一般说来,突然撇开读者,使用呼告修辞,不再以叙述人的语气叙说,而直接和所涉及的人物说话,多因感情急切,难以自抑。但是,本诗的作者没有让这里“呼告”点燃情感,而是让呼告语“妈”领起一个个情感单元,仿佛把感情切割成一块一块的,情感呈现出断断续续、明明灭灭之状。

诗人为何要这般驾驭情感之舟呢?

首先是画面反映真实生活的需要:年过花甲的儿子抱着年逾八旬而又急切等待就诊的老母亲;母亲昏迷待诊,儿子体力不济。这里诗人没有对“妈妈”做切切呐喊,而是轻轻的呼唤,如话家常。

其次,母子亲情原本就是平平常常,朴朴素素的,无须声嘶力竭。

为此,诗人利用6次呼告,构成间隔反复。包孕多种情感的“妈”音节,在本诗每节开头重复,产生独特的效果。从内容上讲,呼告语“妈”是每节的内容核心,由呼唤,进而叙说,扩展了内容:妈,我抱不动您了;妈,还未造出一件您专用的襁褓;妈,您的双腿僵硬,手臂谦卑;妈,您曾经健康;妈,我此时小心地擦掉您嘴角小溪;妈,我也老了。更重要的是,从阅读效果上讲,这样的重复对感情的抒发起一个控制作用。由“妈”发端,感情铺开后,再由这话收回原来的出发点,使每节之间都呈现“扩展——收缩”的关系,循环往复。这就使得读者的阅读心理张弛相间,阅读情绪始终跟着作者感情的收发而起伏波动。

闻一多讲,“诗是带着镣铐跳舞”。诗人用节奏约束着感情,用感情限制着节奏。所以,初读本诗似有情感断裂之感。但实际上,诗人以“爱母”“尊老”“孝亲”为情感主线,抒发了情感主体力不从心的内疚,母亲垂垂衰老的惋惜,以及母子相依相偎的欣慰。感情浓厚而不灼热,真挚而又恬淡,抒情分寸有度,和谐有致,断而不乱,断而有序,似断实连。情感逐层发展与抒情节奏达到完美统一。

  二、虚实相生的智能线

诗人雷抒雁说:绵密的叙事和描写恰恰是写诗所忌讳的。这好比没有河沟就没有水流动的地方。情感是水流动的地方,你的事件是一个河岸。河岸与河岸之间,是河床,是河流。诗,既要写得执著,同时在语言的跳跃上、在对事物的把握上,要随时把叙事变成抒情。要有叹息的地方、赞赏的地方,有呼吸的渠道,不能过于绵密。”

抒情、凝练、简洁,也使诗不允许具体的描绘。所以,在第一节的简单叙述(“我已经抱不动您了,原谅我/我只能把您绾进这条慌乱的彩巾”)之后,第二节就开始虚笔抒情:“这世上有多少孩子啊,但他们/至今还未造出一件母亲专用的襁褓”。抒发诗人发自肺腑的自责、愧疚之情: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如果说第一节是事件的“河岸”,那么本节就是“河床”,是诗人修筑以让情感顺畅“呼吸” 的“渠道”。

第三节回到眼前,写母亲的双腿和手臂:“您的双腿/是您手植的香樟/渐渐苍老僵硬/软绵无力的衣袖里/你曾经优雅的手臂/温顺而又谦卑。”画面内容充实,母亲勤劳美丽的形象日渐清晰却又渐行渐远。

第四节虚笔写回忆:“我曾经有过托起您健步如飞的力气/而那时,妈,您健康着呢/常常在我前面飞。”由母亲现在“渐渐僵硬”的双腿,自然联想到过去在我面前“飞”的健康母亲,在昨日的美好与今日的衰老的对比中,表达了对岁月无情的遗憾。

第五节诗人捕捉到了“儿子”给妈擦口水的一个动作细节:“此时,当我小心地擦掉您嘴角/一条淘气溜走的小溪。”至此,画面的信息全部如实呈现,发生在母子身上的情节元素也都被精心记录。

第六节虚实结合,总结全诗:“您看,我也老了,抱不动您/我老了却还有一位母亲/这,多么好啊!”结构上照应了诗歌开头,也交代“我”的身体现状,又抒发有母亲相伴的欣慰之情。“孝子之至,莫大乎尊亲”儒家文化精髓,在这里升华了诗歌主旨。

本诗由实到虚,叙事和抒情结合,“事件河岸”与“情感河流”相依托,描画出了一条灵动的智能线。虚实相生的结构布局,丰富诗歌的画面内容,丰满了诗歌多种情感,诗歌的材料组织和结构布局,使得结构和情感美丽舞蹈。

三、质朴生动(鲜活)的生命线

哲学家海德格尔说:“语言是存在的家。”诗歌殿堂的唯一“建筑材料”是语言,因此,我们说语言就是诗歌的生命线,诗歌通过“语言”得以存在,得到永恒。

《妈》是一首题画诗,好的题画诗要求“入乎其内,出乎其外”。既要再现画面,使人如临其画,又要跳出画面,使人画外见意。这就需要使用恰当的现场诗歌语言。

诗人面对现成的生活图片,如亲临现场“感触甚深”,以至“情动于衷而形于言”。因此,语言就要有强烈的现场性。穿插此诗的呼告语句:“妈,——您——”就把读者迅速带进语言现场。

本诗现场性语言生活化,口语化,不华丽,不冷僻,不陌生化,少意象化,浅近直白,具有质朴生动(鲜活)特点。如,“我已经抱不动您了,原谅我”生活化、倒装句式的口语,传达出艺术生活的真实。其中的“抱”字既有温度,也有厚度,“抱”出年迈的无奈,“抱”出岁月的沧桑,也“抱”出“我”的愧疚。再如,“一条淘气溜走的小溪”,其中的“淘气”“小溪”, 既是朴实的口语,又兼用拟人、借代手法,生动写出“我”特有的感受,让人会想到母亲为童年的“我”擦鼻的情景。

古人写诗主张“情真”而“语直”,“非从自己胸臆流出不肯下笔”。这些质朴口语比起富丽堂皇、华丽奢侈之语,更能抵达人的心灵。这也是本诗感人的原动力。

有些诗句不是明显的口语化但也质朴生动(鲜活)。如“您的双腿/是您手植的香樟/渐渐苍老僵硬”,鲜活的比喻意象“香樟”,在台湾随处可见,这就真实形象地暗示出母亲往日的辛劳和因辛劳而发生的巨大变化。“你曾经优雅的手臂/温顺而又谦卑”。使用拟人手法,让人联想母亲曾经的美丽端庄。

本诗平易、纯净、精炼的现场口语和质朴鲜活的生成语言,使书写和言说达到了统一,语言抵达生活的真实与诗歌的真实,真情慢慢地流淌出来,侵蚀着每一个读者的心灵。

诗歌是诗人心灵的真实写照,一个诗人诗歌中所表现的道德良知,也就是诗人自己的道德良知。当今社会物欲横流,爱情褪色,亲情减价,疏远老人,“啃老、虐老”大有肆虐之势。而诗人通过自己独特的艺术感受,选取现实生活中诗的元素,用诗句排列内心的思维程序,谱写了讴歌中华传统美德的诗篇。

台南县丁祖伋“老吾老”的孝行点亮我们含泪的仰望;诗歌《妈》用她特有情感线、智慧线和生命线这只温暖的手掌,为我们擎起一方“老吾老以及人之老”的道德晴空。

余秋雨说:“暮年的老者呼喊妈妈是不能不让人动容的。”那就让我们与“老者”一起动容吧。


路过

雷人

握手

鸡蛋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你知道吗?在彭客,你可以“骚”,但我不可以扰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高速模式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彭城晚报》网络互动平台!
  ©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
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00195 苏B2-20100179  彭客网法律顾问:江苏运通-孙刚
  

找客服

回顶部